北京文艺网

查看: 1427|回复: 8

胡茗茗的诗:以安之名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8-25 21:14: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胡茗茗

以安之名
           


你用大片叶子,遮住
飞鸟腋下
最便捷的检索
安,进出房屋的女子

叶子,翅膀,如嘴唇微张,似轻轻点头
像是命运承认的素
安,正让我如此

我们的好,超过现实可能的好
因为罕有,所以迁就



黄昏也换上你浆洗的衣裳
微雨,我那怀揣着的
发髻高高,眉眼低低,
素质颠簸,鞍马现行
盛宴即将开始
鞍,主人不是我们

鞍,我们同名,互换,从不发声
拆解盘亘纠结的绳子
试了又试,笑了又哭
结绳者是谁?



鞍,别叫我醒
我的奶水飞溅,飞溅

天上的,怎么也那么拥挤
如果拆掉睡梦的堤坝
鞍,你们冲出来!



我抬起左臂
又抬起右臂
天哪!我多么爱这些味道
它所散发的故事

我们彼此太过熟悉,暗示
气息、身体语言,我们的好,这陋习

我在端庄的母亲和情不由己的
小妇人间来回,鞍,二十岁
三十岁,四十岁
以及八十岁
安,房屋下的女人

大风呜咽,甚至漫天的符号
箭头朝下,都没让我再躲进被角
像忧伤的手艺躲避生活的拧巴
  


如今脚底都走黑了
白日闪烁其词,月下不可告人
站在对岸,瞠目结舌

宁愿珠宝被抢
我宁愿受伤也不愿什么都没有


伸出被窝的脚丫,像蛇信子
让人分不出春寒与秋凉

如果我还会哭泣,对于过往岁月
这不算什么,而如果为未来
忧伤经不住眼泪的试探



原谅我是如此无知

这些年,你一钎一钎地接进我
你亲手挖掘一条抵达不了的地道



疾病不会说谎
头顶的白炽灯被旧报纸遮挡
它侧目这个三十四病床上的人
在我之前,我之后
到底谁是被上帝之手
画上黑色记号的人

钟表改变了钟声
属于我的黑夜来临
就这样卸下
只身横在隧道口前



只有无法放松的肌肉
我要把解散在病中的药物救赎

我双手接引爬出洞口的我
像沙滩捧住被大海送回的漂流瓶



这瓶体光滑,外湿内干,声音微颤
它经由海浪、鲸鱼、虎穴龙潭的吞吐
肚子里的纸条没有人捡到
它被什么画上一道道记号
  
十一

除了侥幸
唯有终点的不确定

我已经准备好与生活
交换最致命的东西

曾经到达的山顶,远看依旧葱郁
我一万次地以脚底的碎石
将一座大山画上和身体一样的记号

鞍,惊回首
离天三尺三


胡茗茗,祖籍上海,现居石家庄,现就职于河北电影制片厂。曾参加第二十三届青春诗会。获2010年度“中国作家出版集团”奖、河北省第十一届“文艺振兴奖”、台湾第四届“叶红诗歌”奖首奖等。出版诗集《诗瑜迦》、《诗地道》等四部。



发表于 2015-8-25 22:10:58 | 显示全部楼层
喜欢你的诗。去过你博客。
发表于 2015-8-25 22:30:2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正在看哈利·波特。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15-8-25 22:56:48 | 显示全部楼层
刚上线,总觉得是很有功底的作品,有幸拜读,问好!
发表于 2016-6-20 23:17:14 | 显示全部楼层
提读————
发表于 2016-7-19 23:59:13 | 显示全部楼层
提读————
发表于 2018-4-21 21:03:00 | 显示全部楼层
喜欢这样的诗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5-24 20:02 , Processed in 0.129746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