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1774|回复: 9

大鱼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8-17 20:39: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大鱼

做一回大胎盘——
孕育自己。我在干枯的体内有如把根扎进了土地
有如鱼游在大水。三年也好,十年也罢,出生之前
不化灰,不变熊,不回到大水。我还会回到
你们这里。
             ——摘自旧作



大鱼上岸
就成为人了
大鱼不怕成为人
也不太讨厌成为人
大鱼走在街上
没有人知道他是大鱼
大鱼爱过一个女人
又爱一个女人
大鱼爱过无数女人
没有人知道他是大鱼
大鱼不是想欺瞒谁
而是他一直以为每个人都像他一样
是从鱼变来的
韩小梅问,你叫什么名字
大鱼挠挠头说,我叫杨小拳
哈哈,你的手很小吗
大鱼又挠挠头说,我还有一个名字
笔画太多,字典上也查不到
早就弃之不用

大鱼爱坐在躺椅上查字典
从a查到z
一会儿学鸟叫,一会儿学狗叫
此刻他就像一列火车呜呜呜
韩小梅摇摇头
对此她没有一点办法



大鱼其实最初只是街头卖艺的
猴子倒立
山羊走钢丝
狮子滚绣球
老虎钻火圈
那么多动物其实
只有大鱼一个人
大鱼说,下一个节目叫流水
流水和水半毛钱关系没有
流水就是飞
就是大鱼展开翅膀
当有人指着大鱼说
这是一只鸟
他却突然
落在地上,草丛间
一跃一跃地奔跑
就像兔子
当有人说这是一只兔子
它却不断地
长高长胖
渐渐长成野猪的模样
当有人说是野猪
它却倒在地上
生根发芽,渐渐长成一棵大树
当有人说它是大树
它却被砍倒
做成了一把椅子
当有人说它是椅子
它却被放到火堆上
当有人说它是火
你呀你呀,却成为灰烬
当有人说这是灰烬
一阵风吹来
纷纷扬扬、嘤嘤嗡嗡
就像大雪突至

韩小梅在铁匠铺门口猛得一跺脚喊了声,杨小拳
他立马恢复了人形
满大街都是嘻嘻哈哈
笑弯了腰的
黄豆芽



大鱼在沙滩上晒太阳
韩小梅在水中
一会儿狗刨
一会儿仰泳

韩小梅说,你下来
大鱼撒欢
水花跃出水面
落得韩小梅满脸都是

韩小梅打大鱼的头
像撒娇
韩小梅骑大鱼背上
白的耀眼

大鱼一会潜入水底
一会飞离水面
韩小梅夹住大鱼的肚子
抠住大鱼腮,说,驾

大鱼是马
嘚嘚狂奔
韩小梅骑在马背上
除了上下跃动的乳房还有不住地喘息

大鱼遇到小鱼
没有杀气
大鱼不吃小鱼
只吃韩小梅的唾沫



杨璨说
妖孽,哪里走
大鱼还没醒过神来
一座大山就压了过来
由于恐慌
大鱼现出了原型
大鱼翻了一下身
大山就咯咯叭叭
摇晃了几下
大鱼再翻一下身
大山就咯咯叭叭
又摇晃了几下
大鱼从石缝中走出来
抖了抖身上的草屑和灰尘
立即恢复了人形
在这里,据说还有另外一种说法
说有人亲眼看见
大鱼并不是大鱼
不过是一头黑熊
黑熊从石缝中走出来
抖了抖身上的草屑和灰尘
立即恢复了人形
他看见杨璨站在一棵老树下
穿着开裆裤,小鸡鸡耷拉着
大大的眼睛没有什么光彩
韩小梅打了杨璨两巴掌
杨璨没有哭
大鱼没觉得有什么不妥
就伸手挡了下



大鱼也带兵打仗
大鱼带的兵都是老弱病残
敌国的奸细指着他说
这家伙冷血
老弱病残的人筑城墙
也挥舞刀斧
大鱼杀人如砍瓜切菜
大鱼带的兵如潮水
很快就把战场上的血
冲洗干净
韩小梅检阅大鱼的部队
也检阅敌国的部队
大鱼卸下铠甲
颔首站立
大鱼发现肚子不知道什么时候
被划了一道大口子
血哗哗往下流
大鱼连忙用手捂住
可是血还是顺着指缝哗哗往下流
大鱼弯腰脱下灰布上衣
把肚子裹住
韩小梅的马鞭落在大鱼头上
大鱼忍住痛
两只脚后跟啪的一碰
大鱼发现
很多人的肚子都有一个大口子
血哗哗往下流
一口咸热的浓痰呼噜呼噜直往上涌
即不能咽下去也不敢吐出来
遗憾的是再也看不见
敌国太后的身影



大鱼杀的人
可堆做一座山
可大鱼不杀杨璨
杨璨是韩小梅的儿子
儿子是皇帝
儿子说,你来当这个皇帝吧
大鱼连忙摆手说
我不当皇帝,不当太上皇
也不当太大的官
给我个县令就好

惊堂木一拍
大鱼说,张三你偷吃王二麻子的鸡,你知罪吗
两边衙役把杀威棒往地上一捣
高呼:威......武......
惊堂木又一拍
大鱼说,李四你诱奸赵大癞子的老婆,你知罪吗
两边衙役把杀威棒往地上一捣
高呼:威......武......

数案并审,大鱼从不犯迷糊
衙门外一个孩子敲鼓
衙役驱赶不走
大鱼说,那就叫他敲呗
孩子一边敲鼓一边吃吃的笑
师爷一听到鼓响就皱眉头



朝廷的鹰犬太多
每一个都想要了大鱼的命
大鱼不怕死
大鱼每死一次
都长大那么一点点
这是瞒不过皇帝的
大鱼身边有太多的奸细
那个师爷
尖嘴猴腮,公鸡嗓子
怎么看都不像个好人
悔不该没找个错杀了他
都头嘛,看着不错
但也不排除这个可能
现在县令做不成了
韩小梅也多日不见了
大印挂在县大堂的房梁上
像一个上吊的窝囊废
俺去也,俺去也
从此后,俺只游玩山水
喝酒,泡妞
唉,俺还是回到水中吧



大鱼并没有回到水中
大鱼吹笛子
大鱼走在街上想
遇到南来的车就到北边去
遇到北边来的车就到南方去
大鱼遇到一个女司机
大鱼不再叫杨小拳
大鱼把笛子别在裤腰带上
和女司机聊一个和自己不相关的人
大鱼注意到女司机的脸
不时泛出红晕
不知何时窗外爆发了游行
军队又开始了杀戮
大鱼和女司机在拥堵的路上
有太多的时间
他们甚至聊到司马迁
他们为司马迁是男人还是女人争论不休
女司机解掉一个纽扣
摆了一下头说
如果说他是个男的
那为什么没有小鸡鸡
大鱼想说什么
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14号座位的一个母亲在生病
23号座位一个帅气的小伙子
低头玩手机
太阳,一路向西
慢慢打开鲜艳而灼热的手掌



大鱼,推人
手一松
那人就顺着楼梯滚了下去
大鱼不敢问自己刚才是做了好事还是坏事

大鱼站在楼顶说
五匹马,十个兵
于是真的来了五匹马、十个兵
大鱼知道
如果他愿意,楼下会有
更多的马,更多的兵

一个邋遢的老妇人
从他的兵马面前经过
弯腰捡了一个可乐瓶

大鱼不知道要这些干什么
大鱼一挥手
兵马就往后退
一会就不见了



大鱼在黑暗中吹笛子
看不见眼睛也看不见脸

皇帝被搅得心烦
就说,不如把皇位让给他得了

但大鱼在哪呢
大鱼在哪呢

大鱼在红旗宾馆倒竖蜻蜓——
大鱼头朝下吹笛子

笛音在黑暗中
一会儿如白鸽,一会儿如野兔

十一

坚硬的东西穿过了腮帮子
大鱼不想呼吸
仰面朝上被钉在大地上
大鱼不想看太阳
太阳,太阳,是个大火球,从东边滚到西边
取走了他身上的水分

大鱼想喝水
大水滔滔却湿润不了嘴唇
大鱼突然想起韩小梅
他喊,韩小梅
韩小梅就真的出现了

从此谁都可以视他如不见
但韩小梅除外
谁都可以从他身上直接踩过去
但韩小梅
是不可能从他身上直接踩过去的
不过,这事也难说
以后的事谁知道呢

这样的时候
他想死也死不了
韩小梅哭着喊,杨小拳
大鱼睁开眼,笑了笑说
我不是不能苟活的人
也不是不会装死的人
只是不再需要女人
哈,这次,我也要做一回
大胎盘
韩小梅的脸湿漉漉的
大鱼扮了一个鬼脸,笑着说
哭什么,我又没有死
一个放羊的老汉从他们身旁经过
回头看了一眼,又连忙扭回头去
哼起谁也听不懂的歌谣
装作不经意地甩了一下鞭

2015-8-13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15-8-17 22:52:20 | 显示全部楼层
大鱼,我一开始还以为是一只硕大的鱼,原来我错了。路过,拜读,顶一个!
发表于 2015-8-19 13:06:21 | 显示全部楼层
非常个性化的,童话或寓言式的写作。
发表于 2015-8-19 16:35:45 | 显示全部楼层
可惜的是此作趣味性占了上风,若是能在人性的层面上深化,写出人生的荒诞感和魔幻性,就是上乘之作了。
 楼主| 发表于 2015-8-22 10:26:43 | 显示全部楼层
“妈祖”诗人 发表于 2015-8-17 22:52
大鱼,我一开始还以为是一只硕大的鱼,原来我错了。路过,拜读,顶一个!

问候,多交流
 楼主| 发表于 2015-8-22 10:28:48 | 显示全部楼层
诗人孙谦 发表于 2015-8-19 16:35
可惜的是此作趣味性占了上风,若是能在人性的层面上深化,写出人生的荒诞感和魔幻性,就是上乘之作了。

谢谢孙谦兄指教{:soso_e181:}
我再想想
发表于 2016-7-25 22:00:17 | 显示全部楼层
是个寓言式的长诗,说实话,没有读出深意
发表于 2017-6-12 16:11:46 | 显示全部楼层
来读,问好。应该是一个男人的世界,一家三口人的辛酸。
发表于 2017-6-24 23:23: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阿尔兄弟,你来这里搅合什么?怕人家不认识你还是想得精华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8-21 18:06 , Processed in 0.062305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