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楼主: 秘语

那个时刻(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0-29 23:49:35 | 显示全部楼层
肖像

紧缩着。它灰扑扑的羽毛。
完全寂静。没有歌声。“又死了
一次。”这是一桩美德。
厌倦了推门而入,或者
推门而出。厌倦了宾客往来。
那里,诗完全失去踪影。

他的肖像比他完美。
在那个诗集封面上,那个冬天的场景,
树丛之前,从黝黑的底部,闪电般
预言的慈祥的脸庞。
他不能动,他的所有
都紧缩在这个定格里。

没有歌声的夜晚。没有脚步。
一切事物被钉住。
只有肖像与在它之下压得薄薄的语言
像巨大鹅毛毯般的天宇,
而读他的人躺在露天的草地上
仰面感受他丰盈的覆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0-30 09:47:30 | 显示全部楼层
真正意义的好诗,来自灵魂深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0-31 16:09:20 | 显示全部楼层
安静的状态才出抵达心灵的作品。好高兴见到周鱼的帖子!问候周鱼并新老朋友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1-3 09:23:44 | 显示全部楼层
初见周鱼这名字,以为是川男--诗人周渔。一瞧相照,哦,原来是闽女--诗者周鱼。周鱼的诗,很细腻,也很冷艳,但是有一些技巧太深,也有一些百搭错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1-12 20:11:48 | 显示全部楼层


周鱼:近作7首


秘密

我把那十二位诗人
来自不同国家不同年代的
十二位诗人的名字
写在一个本子上
写在最后一页
一行
写一个。

他们像十二个不同的琴键
黑白错落,发
不同的音。
没有一个与另一个
一模一样。

但那是同一首曲子,那是同一个时刻
在伤害他们。

如今我也在埋怨,愤怒
垂头丧气,转过头去。
但谁会想到
这些也是我的渴望。
我渴望被那个时刻
伤害。
那一定是一个不断再生的时刻
它强悍得不死
比我们中任何一个都活得长久
把我们相加起来,不断
印刷,在我们难以阻止的
一些小小的夜晚。

那一定是一个很小的时刻,
非常小,像一个把自己丢在路边的
醉汉的孤单身影,能格外清楚地
看见月光,听见猫叫
闻见六月夜来香浓烈的味道
卑微的祷告语
怎样一个词
跟着一个词。




梦山路

在梦山路,发现自己久未亲临
一条街道,或许,我们一生中
难得只有几回亲临一条街道。
大多时候我们不会看到它弧形的
弯处,延伸的空白,不会
注意到一个手里提着纸袋的
老人,某种异象正在他脸上疯长,
也不会看到两个孩子在一侧的
行人坡道上正在清清楚楚地
上升像一个奇迹,他手里
放在栏杆上摆弄的玩具
要很认真地去看,那是一个
小金刚,狂欢着黑色四肢。
夕阳透过树梢,一天中只会
这样出现一会儿。出租车
划过地面的音律都叫人要
发出感激。在梦山路显现的
是活生生的街道。那一类
公共的私人街道。它们存在
在逼仄中,在眼泪的边缘打滑,
很容易错过——我们的心灵
常常小得可怜,缩紧像一只
饥饿又野蛮的麻雀,而生活又
太具体,把我们挤掉,挤到
远处——没有街道的
荒凉里,全都在那里互相
争执,去不真实地拥有,
不存在的星星们在脚边东倒西歪。




克制

她不害臊的、从第一柱花蕊里迸发的、
可击碎墙、可击碎我的语调,
我尽量克制,怪其过分强烈。
并不是她有作假,恰是她太过真实、直接,
但这亦是天真的虚幻,当我们首先将许多
易逝的事物当真,便也将自身
迅速地加入这些事物的行列。

我也在听,既然它还是不可避免,
那痛苦的飞高的歌声,高难度
杂耍艺人般,环绕屋顶,
但一旦深夜来临,她将回到我这个体内,
变得毫无光华,躺在那张原本在那的安静的床上。

这时,我们再一起来看看还有什么
不能消逝;在变凉的房间的黑洞里,
这时我们再一起来听听
还有什么正在退后、
坠落、躺好,
冷淡地成为
永恒的音乐。



偶然

站牌下就是一个新时空,置换她
为另一个。刚才那个她还在家中寒冷里
沉溺,但此刻,她只占有自身的
至多四分之一,剩余的则完全成为
陌生,自成一体,在她身上独立,
作为一种能量——当刚刚停靠的
一辆公车上某位乘客偶然投来的
悲伤的目光要求从她这儿把她
吸去,因为那可爱的事物,那相较于他、
她、他们都要显得永恒的事物——阳光
——透过树叶正洒在她身上,
她像一个二三十岁的女人,黑长发,
紫罗兰色外衣,竹叶图案的蓝裙子,
站在这。她像是一个女人。像是一个


午后无伤亦无害的女人。
一个没有来历的女人,一个纯正的女人。
一种象征,站在这。成为那个拥有
悲伤目光的白发老太太取走的一部分,被携带到
另一个新的时空,一个公园,一个
餐厅,或者一个家,一个急需用一个象征
来划开忧伤河流的家。



不是意外

那个男人将电动车停靠在树下,
到河边的栏杆边往前轻探出身子,
姿态显得兴奋,当我差点以为
这条并不清澈的无法构成美景的河水也能
施展自身的单纯,,也能瞬间将人
带往另一种存在的非现实,
另一种更致命的希望里时——
他回身从车上取出鱼竿,他的妻子
不知从哪个方向突然也出现,把一塑料袋的泥土
送过来,那里面有许多蚯蚓,可以派上用场。
他们一齐抖擞着往河里看
只想要把那个明确的兴奋点勾住。
只想要看见那些能够被肉眼看见的事物。
我需要迅速撤离,拐弯到阴影处,十月的
中午,阳光依然热烈,城市像一本
摊开了太久散发焦味的教科书,一切都将如他们所料。
阳光投在他们身上,投在河上,投在动物的器官上。



侍奉

在雪地上,他们常常聚拢起黑影,为某件事紧张。
这一天他们紧挨着她的房子,她听到他们的
交谈声和搬动石头的有力的声音,她轻轻关上窗。
她安心于在有限的身体里裂变,
把仅有的两张椅子搬来搬去,一天里不超过五次。
她有时靠近那个角落,闪动着两只蜡烛,没有神龛。



新黎明

新的一个黎明,是早就存在的了。
它缓慢舒展,从前年冬日他们
放弃了争吵的床头,它第一次
把她问候。看见它把自己
卷轴般摊开,一点点,慢慢
摊平,把清晰的推远,只留取
灌木、静静的河道与房屋,
留取丝滑与朦胧的。

它做这一切的时候,悄无声息,
不像那些紧张的事物,不像
说“我爱你”或者“恨”,不像
十五岁时她推窗而临的陡峭的
诱惑,不像一首诗,比如
这首,在抚平的柔软水面上获得
一次鱼雷的机会,这射击与爆炸

相比那把诗深深地埋着的,却
只值得一次短暂的注目礼。相比
那日光微张的眼眸:把最大的厚礼
往那片寂寞的绿幽幽的草坪渗入......


image.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1-15 01:43:5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卓美辉 于 2015-11-15 01:46 编辑

一些人死去

         (周鱼 2015-11-14 17:34:40)

一些人死去。我不出声。
我想到这不是属于今天的问题。
它属于昨天,也属于明天。
在今天,我活着,出不了声。那些正在死的人,
那些刹那之余的光的移动,像隐形的数字
从一座山到另一座,从这个街区到另一个,
日复一日,它们从来都难以出声。
警察戴着白手套,他们所经过的场所
都是夜晚,沾满雾气,那些手套没有摘下来过,
救护车响动的火光旁,它们无力地垂着,如同
虚无的孪生兄弟们。一个微小的生者,只能
把死含在口中,而不能替代出声者。法院
是陷落之处,除了远方亡灵敲响的钟声,再没有什么
催促我调整壁上挂钟的指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1-27 00:54:44 | 显示全部楼层


周鱼:近作3首


声音

她活着时,她的声音环绕她的国度
但无人应答。
而现在她死后的这么多年过去了,
她的声音还在窸窣降落,这一天又落在
另一个国度的一个人的桌上,
这人会把她小心翼翼夹进一本书里
作为一枚多水分的书签,或者
把她写进去。

这样看来,在世的命运也不算什么,
在世,多么短暂。而她的诗
却让她的死在加长——
一条很远的路,通往地平线,
路上直直站着一些不怕死的人。



像这日子

词,在现形,你可以
把它们一个个读出。
但它们还不是诗的完成。

诗,只在它们每一个里短暂歇脚。
一首完成的诗,
你读不出。像一种永不被完成,
它经由词而飞升。

像空中消失的白被单,
我们仰望那个形状,
像这日子,不被我们控诉,
从街道与房间里逃逸,回到它的原处。




这个下午

这个下午是伟大的。什么也没发生。
绘繁花图案的床单,把床恢复为平静,
是伟大的;距离凋零还时日尚早的
不知名的绿树是伟大的;从楼道里出来的一个女人
走向三轮车边的另一个女人,她们交谈,
都穿黑衣的身姿像两只鸟占据在两个位置,
用她们眼神里传递的神采保持着平衡,以及
交谈时频频用到的手势,抬高,或者打开,
或者向下垂,这是伟大的。
我不知道是什么让我把捧读的书本
放下,也许那时一个词
在纸上,碎裂开,但这件事不起眼,
持续的是它随后闭拢潮湿的
呼吸,同时把我
停下来,既不用冥想
也不用诵经,只是突然去看,
不清楚那是什么,但它无疑是伟大的,
把所有景象都平凡地显现出来。

image.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2-10 01:24:01 | 显示全部楼层


周鱼:十一月(另外7首)


割草日

细碎的、淡黄色的、枯槁的
遗体,还有芳香,躺在草地边
小径上。割草机休息。
我已被割向十一月。
我母亲端坐在我里面,数栗子。
阳光打开最里面的房间,
那个远方的人,在光里沉睡。
平坦的秋日上,
那个声音,我依然听见,否则
一切都是虚空,那空中最飘渺的声音:
孱细的、附在小男孩嗓子里的、
最孱细的、不像人的、
打圆的、不会断的。


问候

朋友,我问候你,
并不是想从你那里
获得任何。只是像我
现在洗这白盘子
我洗它就是洗它,
我的灵魂现在不为
别的事分神,
不从事那些奔走相告。
在这个把自己落在
发白月光的
树枝上的初冬,
我把你的名字,从我口中
传给你,只为了曾经
另一个冬日里
无数个夜晚中的一个
我们之间有过的小小星火。
你,拥有名字的你
可以把我这呼名的声音
轻轻从你肩头
拍落,像丢弃一截
烟蒂,由你处置。
我的白盘子,洗完
就搁在橱柜。



奇景

当焦烤带鱼的腥味裹住我,我急迫
推开厨房的窗,寻找一条缝隙。
微风与路灯光一起从那里涌入。
看见楼下那个女人和她的金毛犬。
据说那女人多年前丧夫。一头抹布般
耷拉着的直发,身形瘦弱枯槁,常常
带着狗出来散步。今天她穿着一件
怪异的毛绒长款睡衣,显眼的金黄色
和她的狗的毛色那么相近,简直
如同情侣服。这厚厚的行头像在扯着她
往下,她第一次显出湿巴巴的样子,又
在那金黄里暗含着某种甜蜜的希望。
我看清了她在做什么,她正在一点点梳理着
金毛犬的毛发,身子越来越俯下去,像
一朵黄花越来越低下去,那只手的节奏
多么缓慢,就如同极其虔诚地
在擦亮一块透气的窗玻璃。



菊展日

公园里穿梭着惊奇,那些菊花正在
风头上,被乔扮出人们沸腾的心海。
这节庆般的一天,几乎无人腾出
空余目光分给路边一棵木瓜树上
在绿色的中心处结着的熟透的果实。
长得太高,无人采摘,就由青变黄,
变烂,就掉落。它们就这样在这
匆忙的城市多余。几乎一种例外。
与那些惊叹、评论、闪光灯互不
参与。在隐秘的中心,它们只说
一种悄悄的话,独处的自语。它们
的死,则无需挽回,相等于那些
夜里沿着树干的指引仰望它们的
灰烬般的眼睛:无数个次日,我与
它们擦肩而过,在那些安着或大
或小嘴巴鼻子的不同面孔上,重新
燃着,或已空无一物,我常蹲下身
关注松开的鞋带而无耐心关心它们,
我们分开在广场或街角汹涌浪潮。



早衰者

无论是从身体还是心灵的变化上来看,她都显现出
一种早衰症状。
自从那一年突然的疾病和随之而来的一场分离之后
一切都改观了:身上的疼痛时常还像石头一样
滚动回来找她,她的话语明显减少了,
许多观点都厌倦于表达,像把一个瓮口
封得更紧,爱情在她的感受里,变得与泥土的味道
接近,而并非在空中不可捉摸的风。
许多日子都一如昨日,有时她会猜想死神也许
就要在一个临近的夜晚来牵她的手,但一切迹象
并不能证明她对未来的生活失去兴趣,
当迎面走来一个孩子时,依然有许多的笑声
要从她里面飞出来,着急着要与他相互分享
从未改变过的那点东西——那存在于
厄运将那些多余的事物抢走之后的世界里的,
也就是那孩子现在萌芽的双眼看到的世界里的。



一扇门

那里面有铁凝的小说,
不戴手套的手指在公车上、
上班的缝隙间寒冷翻动它,
关于一个女儿的母亲
为女儿隐瞒的一桩凶杀案。

里面有几张霜冻的照片,
记录在城市奔走的人们,地铁的
昏睡,像一条内部
流淌悲伤脓液的蠕虫在梦游。

里面有假笑的房东和他妻子,
有堵了三次的下水道
有一只饿狗在跟着我。
另一只在家中把垃圾桶弄翻
它挨我的打。
有它在短短几天之内
迅速可见的死。

那里面有一个在风中强壮
而不转过身的男人。
有在教堂飘荡的圣歌和
在它斜影下相互的肉体的交换。

那里面有在楼底下的等待,
等,等,等
一个人下楼与之见面。
但最终也没等到她,

现在来到身边的是:
在另一座城另一种生活
脑袋从枕头的沙丘中升起的时候
看到那扇门向后打开那个冬天……
楼下发抖的蓝灯芯绒裙子
边缘,空着的身影。
再次被它占据几分钟和几分钟。



在十一月紫荆花树下

在十一月的脚步里,
我将与那志得意满者分开,
也与那些一天到晚嚼着
言语发霉草根的失意者分开。

我发一半人声,
一半兽音,
走那条最细的道路,
在十一月满树的紫荆花与它们
落下的花瓣的遗香中……

通向天的路其实只会有一条,
它不从事任何人间的事业。
它既完全属于这个时代,
又丝毫无需它的挽留,从它两端穿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2-10 06:37:46 | 显示全部楼层
很有含量、曲折韵致的诗,如同点彩派画作,细致笔触见意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2-10 08:54:12 | 显示全部楼层
卓美辉 发表于 2015-12-10 01:24
周鱼:十一月(另外7首)

读周鱼新作,谢谢卓兄贴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10-16 08:19 , Processed in 0.058969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