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楼主: 潘黎明

潘黎明诗歌【怀抱列车的人】(自选三十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8-4 13:26:42 | 显示全部楼层
潘黎明 发表于 2015-8-4 09:53
打破与重组,解构与异化,拼贴与蜕化,穿插与超越。。。我试着融合画的,音乐的,舞蹈的,话剧的,小说的 ...

是的,破坏!于词来说,这必是一种发现,一种新生。它让词暴露被被遮蔽的核,被尘封已久的美。某种角度讲,诗,就是我对词的寻找和判断,词对词渴望和暴力。所以当这头陌生的骄傲的,甚至荒谬的野兽,出现在我们面前时,我们必将被震撼,乃至被摧毁!这时,我们何尝不是被它重塑!哥哥
发表于 2015-8-4 17:25:12 | 显示全部楼层
  一首首读下来,断断续续,时间从上午持续到黄昏。中间午睡。读的过程,有涩涩难懂,有读懂后的喜悦。读不懂的,会一遍两遍重复。在认识中辨别所知的环境与状态。但仍有一些,我还未找到通往它的密道。我需要借助一双手,或者一个声音的提示,我想知道《音乐的白》《目送人间越过圈栏》《抽象主义》它们暗示了什么。它不如《狩猎者》《雨点》和《变奏》能读到它隐密的痛疼,和现实状态的一种无奈。好吧,好吧,既然与这些文字相遇,那就慢慢解读,慢慢解读。
  
  
  
发表于 2015-8-4 20:29:2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北斗 于 2015-8-4 21:44 编辑
潘黎明 发表于 2015-8-4 09:32
非常感谢北斗先生赐诗。深感荣幸。

读诗,最欣慰的,或是能从对方的文字中读出“我自己”。北斗先生研 ...


仅就北网来看,诗人就以数以千来计,高峰时在线就曾出现过这个数量,这只就北网的一个小蜘蛛网,就爬上了这么多的蜘蛛,如果把各处的蜘蛛网统计一下,把网上的蜘蛛统计一下,或许能把我们自己都吓死,太多了。我不知道蜘蛛的天敌是谁,也没发现过,好像没有,或许都处在自生自灭中。北网是我偶然上来的,能有一年多的时间,现在感觉它的粘性不大,我很想撤下来,而一直没撤,或许就是为了发现一些诗人的诗句,参注到我的三字诗里,互为保留,若有所思,不然就真的是自生自灭了。
 楼主| 发表于 2015-8-5 00:49:39 | 显示全部楼层
楚楚 发表于 2015-8-4 17:25
  一首首读下来,断断续续,时间从上午持续到黄昏。中间午睡。读的过程,有涩涩难懂,有读懂后的喜悦。读 ...

楚楚,你生命里的这一天!!

谢谢!难以言表!
 楼主| 发表于 2015-8-5 07:45:18 | 显示全部楼层
楚楚 发表于 2015-8-4 11:58
  ◎音乐的黑
  
  文/潘黎明

这一段时间,我感觉到写诗的欢乐。因为有你,楚楚!因为有你们!我感到欣慰,也感到幸福!


黎明95年南下深圳,从开始的年薪不到五千到后来的年收入三十万,我用了整整十年。还记得开初的两个月。第一个月领到160多元,第二个月才领到80多元。是计件工资。好多同来的老乡都回家了。但我留了下来。一个信念支撑着我。我想,我有手中的笔。四个月之后,我当上拉长。就是流水线。一年后,我进入写字楼。在比亚迪公司旁,我办起了墙报,也经常组织晚会,当主持,上台演唱。第三年,我当上了1500人的公司经理。那时,我感觉用尽了身上所有的潜能。我仅有初中学历啊。能混到这一步,也出乎我意料。在这过程中,我体会到工业文明带来的个体生命的衰微。开始的时候,根本不适应。吃的干饭,跟沙粒一样。站在水沟边。条件非常艰苦。写的这些,都是我对那时的“回忆”!

有顾客了,再续。。。
 楼主| 发表于 2015-8-5 09:24:10 | 显示全部楼层
潘黎明 发表于 2015-8-5 07:45
这一段时间,我感觉到写诗的欢乐。因为有你,楚楚!因为有你们!我感到欣慰,也感到幸福!

跳跃一下。再说到比亚迪。

我和老总有过两次交集。他刚开始做的充电电池。我们是做玩具的。可以豪不夸张的说,我给他们输送了百分三十的人才。我当时管的人事。他那边待遇好过我们。我招来的员工就“流”去了。为此,我老板和我找过两次王传福。

后来,当我得知他开始做汽车,还上了富豪榜。心中不免产生崇拜感。我觉得他就是这个和平年代的英雄。我在他”隔壁“见证了他的成长。艰苦卓越,一点也不为过。他,就是我写”虎“的原型。
 楼主| 发表于 2015-8-5 09:31:33 | 显示全部楼层
潘黎明 发表于 2015-8-5 09:24
跳跃一下。再说到比亚迪。

我和老总有过两次交集。他刚开始做的充电电池。我们是做玩具的。可以豪不夸 ...

就当时来说,大到老板总裁,小到员工保安电工,谁都活得不轻松。深陷时间的黑暗的人们,只知道为了产值为了最大利润为了不被人挤下去---你只能往死里赶!就是这么残酷!

现在回过头来写那些感受,有些疼痛也是铭心刻骨的。

不好意思。我得忙会了。再叙。哦,差点又忘了说声:谢谢!
发表于 2015-8-5 11:02:28 | 显示全部楼层
潘黎明 发表于 2015-8-5 07:45
这一段时间,我感觉到写诗的欢乐。因为有你,楚楚!因为有你们!我感到欣慰,也感到幸福!

  谁谁说过的,磨难是笔财富,当你付出,生活总会给予你回报。不以精神回报,必以物质回报。矫情点说,其实我很羡慕这种一波三折的打拼日子,当你经过了那段岁月,你回头再看,那就是一盏精神之灯,它一直引领着你向前、向前。我19岁那年,我玩得最好的同学,她去了南方,我留在小城。她是邀请过我的,但我没有勇气迈出那一步。她的生活虽然多磨难,但最终还是迎来生活里的春天。至于我,就像温水里的青蛙,所有的梦想和激情,包括青春,一点点消磨在小城人事的冗杂中了。有时候,想一想,这就是命吧。如果我当初跟着出去,一定会吃很多苦,但也一定是另一种生活方式。人至中年,那颗不死心,还是很羡慕你所讲的打拼的经历。这样的经历,会让人的内心变得无比强大。
  另外呢,你的解说,让我又增进了对你诗作的理解。谢谢!
  
  
发表于 2015-8-5 11:18:12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波,又一波,亲人,今夜月亮
就像神龛上的佛
我像极了佛前燃起的香

水光在窗外。亲人,一声低斟,湄,在透明的雨里
洲,已游离出界外。旧的玉盘,新的青山
亲人,你住的那个屿
流隐于鸥的双翅。“儿啊,你就是我的香火。”
在海峡以西,大河有道。佛说起夜航的船,说起三叩九拜的信徒
亲人。今夜,我在香火的叶片里,点亮欲振的
瓣。佛褪去海峡之蓝
湄。一屿涟漪不敢喊疼,不敢喊累,不敢喊出故土的无边

亲人。今夜,我木质的焰,以佛的称谓
涌动微亮的海面
你描画的月有宋词的纹理
“至今沧海上,无处不馨香。”


再次赏读黎明兄弟好诗

这一首有感恩的心和一种莫名的沧桑感
发表于 2015-8-5 13:04:11 | 显示全部楼层
龙岗看上去就像一个裸浴的女人
她的小翅膀,金色的绒毛
秘密地歌颂着光

欣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9-22 11:54 , Processed in 0.056673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