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2003|回复: 18

[诗歌奖投稿·组诗] 词,在词语的路上 (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7-11 13:57: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沙马 于 2015-7-12 08:12 编辑

词,在词语的路上





浩瀚的流逝啊!人影分离,时空流动……一切
都在溃散。母亲的坟头上
开出一朵硕大的花,梳理着周围
纷乱的事物
并逐渐向这儿聚拢。
短暂的秩序让我安宁了下来。
从死亡里开出的花朵
获得了心的感应。我理解这些是
因为我看到了蜉蝣短暂的一生,透明而客观。





风擦过风,人影擦过人影。我脆弱的家园
摇晃不定,母亲的物质
贫困而苍白,难以布置理想的生活。
皖河上的世世代代,没有
一只船游出了芦苇荡。乌鸦
在落日里,寂静而荒凉。思维在这里
还没形成语言
难以叙述内心的东西。
人的深处,灵魂,是灵魂的囚徒吗?
噢,我要学会理解我的世界
并感受到:乌鸦的心,不一定是黑色的。





空虚,能容纳我的理性吗?词语,会接纳我
无序的行踪吗?夜晚,能守护我的
梦游吗?从物质里流出的血是红色的吗?
心里的东西,双手能抓住吗?
雾里的人,能回到
正确的路上吗?当故乡
还没找到它的灵魂时,我该在什么地方
安置我呼吸微弱的影子?
为了回答这些
一天天,我的谎言,擦出了思想的血迹。





有些事刚刚经过语言,还没有形成它的
形象,就在风中散去,精神之光啊
还能映现出晃动的事物吗?
多少年后,我才知道,有些花朵
是不能插在父亲坟头上的。
父亲曾对我说:
小心,在路上,自己别踩着自己的影子。





在风的路上我看到一篇落叶,便弯下腰
轻轻的练起了它。这也许
是一个没意义的动作。
风,还在吹着风。叶子,还在
边枯边落。“可见之物
不一定能触动思想”, 但我
意识到:随手拾起
身边散落的事物,是一次美好的短暂。





好的思维,难以穿过淤血的事物。为了
理解它们的含义,我
耗尽了心血。在不断的丢失中
皖河边的老人想用手
从眼睛里扣出花朵和闪亮的物质放在
这空虚里。为此,我还相信那
恍惚一现的偶然性吗?为了
抵达内心的事物
有了太多的抵抗、挣扎、无语,形成了淤血。





近半个世纪里,我走在自己的路上依然
没形成自己。一半的心
一半的影子,一半的语言,一半的
思维,一半的物质。这些
维持不了一半的生命。为了自身的
完整性,我
破碎不堪,但还是伸出脑袋
前倾着身体,在风的路上,骨头发出嘎嘎声。





这儿,那儿,那儿,这儿,都不是我要去
的地方。该去哪里?一秒钟
擦过另一秒钟,思想受到了挤压。
但依然不敢想到“毁灭”。
不敢将父辈们的遗像,放在遗忘里。
灰蒙蒙的一天,我绕着父亲的
死亡,走一遍,再走一遍。
告诉他:我没有能力热爱我虚构的事物。





这一生,注定是我的一生。物质、幸福、女性
没有布置我单调的房屋,没有
进入我简陋的生活。我,作为我的囚徒
也无法在循环时间的内部
打开一个缺口
朝理想的地方走去。
啊,朋友,别,请别来,我的故事里空无一物。





这些年我常常一个人走在路上,一个人和
一个人说话,一个人
回忆一个人,一个人痛骂
一个人。好在一个人的生活不是
人类的生活,好在一个人的
漫长,也不是人类的漫长。我常常离开
自己,远距离的看看自己。
哎,很糟,的确很糟
作为人,我感觉还没能活出个人模狗样来。


十一


过了50岁,我几乎不说什么了,不想清理
过去留下的痕迹,也懒得
调整房间里的时钟。眼前的一切
也许就是以后的一切。
该对孩子说些什么?在他展开
他的未来时,我
躲开了,回到自己的巢穴,与灵魂会一次面。


十二


心,在路上,没有形成心境。一秒钟的语言
拿不出逃离的理由,那么多的
日子,山水不显。我走过了落叶,前面
还是落叶。在心的路上,
拿什么来围拢这些散乱的
事物?而生命的长度,仅仅是呼吸的长度。


十三


我能找到一个无形的我吗?能找到一个
内在的我吗?能找到
一个走在别人路上的我吗?
隐隐约约的痛,扩大了范围。不能有
更深的记忆,过多的相对性
磨损了我的心。夜深了
我在主观上,喊一个孩子一道回家。


十四


本质,时隐时现,心,躲躲闪闪。一些事物
经过我时,总显得晦涩
而惶惶不安。我只能沉默,害怕
手里仅有的一点东西也
失去它的体温。以后,靠什么
来延续自己?又怎么能
面对遗像里的母亲?一生一世,风吹草动。


十五


风,移动着月亮,犹如躯体移动着影子
在不确定的路上,词,引诱
另一个词,几乎是
隐秘的。为什么镜子出现的总是
另一张面孔?从整体里
破出的差异,使那么多人无家可归。
而精神的悲剧,在冰块里
透明而闪亮。手,却触摸不到它的恐惧。


十六


仿佛一生是个片刻,仿佛人的思想统治
不了肉体,仿佛是离开了我的
事物构成了这个世界。
仿佛我的卑微,是他们的礼物。
直到有一天我的影子也
逃离了我。一个空荡荡的我,站在
皖河的河口犹疑了一会
又走了,家乡的侧面,心,囚禁在心脏里。


十七


伸出手不一定就能抓住什么。母亲啊,如同我
难以描述你弯曲的脊背和
望着窗外的表情。
窗外再也看不到父亲抽烟的动作。
“家庭,是日子里的
一个伤口吗?”什么时候,母亲不再热爱
镜子里的自己?什么时候,父亲
在空虚里谈论着他的物质?
我逃出去时,还不理解祖国复杂的心理。


十八


洪镇乡的亭台拆掉了,家庭七零八落,飞过的
鸟儿也留不下痕迹。
啊,漫长的事物找不到一个能
靠近的中心。纷乱中
找不到一颗可以信赖的心?越过亭台就是城市
城市,记忆里的伤口
伤口深处是朴素的遗嘱。为什么
两代人不能坐在一盏油灯下谈论生活?
心,是一间温暖的房子。
父辈、儿女站在
一个词的两边,两手空空,捏不住无常的命运。


十九


人们在风雨中散去,只留下灰暗的房屋和坟地。
月山上的月亮,也没开出一朵桂花。
幽灵们在漫长的日子里,还没形成自己的
面孔。从远方回来的
儿女们也老了。心,是无限的
还有那无限的物质,无法聚集起散乱
的意思。当年的孩子们回来后
用物质的碎片
拼凑出一个精神的故乡,来容纳自己最后的日子。


二十


长江的水经过这篇芦苇,夜晚的蝙蝠却在
空中划下无序的曲线。
从芦苇里划出的船,在风中
摇摆。生活,
似乎也在晃动不安。心
形成不了境界。只得用一生的时间
稳定生活,学习知识
理解那些从词语身边一擦而过的事物。


二十一


被他们说出的我已经不是我了,一些事物
在他们的观察中
已伤痕累累。可见之物
还没形成它稳固的客观性。我来到这里
说出飞过的鸟儿,它的本质
是否还保留在它的
痕迹里。难以说出一只鸟儿的夜晚
和一个人的夜晚,在语言里,相隔几公分。



沙马通联:
住址:安徽省安庆市华中西路南一巷10号2栋2单元601室(刘伟收)
邮编:246003
手机:13855654098
邮箱:ahaqwsm@163.com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15-7-11 15:13:05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发表于 2015-7-11 17:08: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上官南华 于 2015-7-11 17:09 编辑

您认真的思考,尽力的组织语言,是一个认真的写作者。
但新的语意、新的意象,新的意境,独特的细节,感受,似乎少了。
期待您,握手共进。

 楼主| 发表于 2015-7-12 14:42:40 | 显示全部楼层
“妈祖”诗人 发表于 2015-7-11 15:13
本帖最后由 沙马 于 2015-7-11 14:01 编辑

谢谢你的阅读。问好!
 楼主| 发表于 2015-7-12 14:44:35 | 显示全部楼层
上官南华 发表于 2015-7-11 17:08
您认真的思考,尽力的组织语言,是一个认真的写作者。
但新的语意、新的意象,新的意境,独特的细节,感受 ...

谢谢你提出的中肯意见,我会参考的。一个有责任感的版主。问好!
发表于 2015-7-14 08:03:07 | 显示全部楼层



浩瀚的流逝啊!人影分离,时空流动……一切
都在溃散。母亲的坟头上
开出一朵硕大的花,梳理着周围
纷乱的事物
并逐渐向这儿聚拢。
短暂的秩序让我安宁了下来。
从死亡里开出的花朵
获得了心的感应。我理解这些是
因为我看到了蜉蝣短暂的一生,透明而客观。





风擦过风,人影擦过人影。我脆弱的家园
摇晃不定,母亲的物质
贫困而苍白,难以布置理想的生活。
皖河上的世世代代,没有
一只船游出了芦苇荡。乌鸦
在落日里,寂静而荒凉。思维在这里
还没形成语言
难以叙述内心的东西。
人的深处,灵魂,是灵魂的囚徒吗?
噢,我要学会理解我的世界
并感受到:乌鸦的心,不一定是黑色的。

赞一个。
发表于 2015-7-15 21:17:46 | 显示全部楼层
很高兴在这里读到沙马兄的诗。
发表于 2015-7-16 19:45:16 | 显示全部楼层
草树 发表于 2015-7-15 21:17
很高兴在这里读到沙马兄的诗。

问好草树兄!远握!
 楼主| 发表于 2015-7-17 07:23:37 | 显示全部楼层
草树 发表于 2015-7-15 21:17
很高兴在这里读到沙马兄的诗。

问好草树兄。远握!
发表于 2015-7-18 18:17:37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组诗,被我反复读好多遍了,格外喜欢它的表达方式。向沙马老师学习!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8-24 17:12 , Processed in 0.085319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