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楼主: anterran

长诗《存在:时间涟漪》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6-5-18 15:58:5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此文本独特的地域性以及以汉语形式书写,将汉文韵律融入雪域,在雪域深古的大地上捕捉一种灵魄,从心灵上增进藏汉文明的融合,也给内地或世界能展示一个清晰西藏的神秘面目。希望它能得见天日,就像佛光普照了一次世界。另个人今年遭遇了一次车祸,大腿股骨粉碎性骨折,醒来恍若隔世。这个潜意识时间将我在重度昏迷的一周时间里带到天上地下梦游,在宇宙的深处孤零零漂游,在雪域高原听其子民们唱歌。在身心受损的维度,不存在时间,只有荒凉与深远(空),时间之存在头颅,完全是一个身心健康的个体所同步存在的。唯惦这顶时间之花冠,尽管它在一段时间与我身心感受处于分层状态。就像在我受伤恢复的梦境,总感觉有天人的关照。朦胧的。
发表于 2016-5-18 18:27:2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诗人孙谦 于 2016-5-18 21:34 编辑

诗歌所表达的现象的东西甚或抽象的东西,都可以找到解读的路径,而宗教性质的神秘体验的东西,则需要心灵感应去触摸,如果以通常的世俗的眼光理解这一类作品的话,那一定是不得要领的,或者南辕北辙,或者隔靴搔痒,或者弃之如蔽履。宗教神秘性的作品是需要切身的体验,若无此类体验,写作者无从把握真谛,阅读者则找不到理解的路径,个中秘密不是书卷和阅历可以提供的,真境和对真境的触摸只在修为之中转出,别无捷径。我在与诗人螻冢探讨神性写作的问题时曾说过,中国的神性写作要实现本体上的构成,只有三个宗教信仰的群体可作为神性写作本体建构可资生长的基地,一个是信仰伊斯兰的穆斯林民族;一个是信仰藏传佛教的民族;再一个就是信仰基督教的群体。最近有延安诗人贾勤的《凡人晨歌》面世,是伊斯兰文化本体上完成的作品,冉文俊的文本《时间涟漪》则是在藏传佛教文本本体上的一种诗学建构。我坚信时间,将会鉴证它们真正的价值。
发表于 2016-5-18 20:19:38 | 显示全部楼层
诗人孙谦 发表于 2016-5-18 18:27
诗歌所表达的现象的东西甚或抽象的东西,都可以找到解读的路径,而宗教性质的神秘体验的东西,则需要心灵感 ...

修行,是灵与肉的沟通
是通往阶梯的阶梯
是关于有限变无限的法门
的确,宗教的细软,不是简单的见识
与经历问题。


一滴水,   落下      大海无边无际
一点光 ,  瞬念       光华无穷无尽
一个阶梯   一个阶梯    又一个阶梯。。。。

有点像物理学
但灵要穿过肉   穿过自己
生命中每一个时间段或点都通往永恒
这需要何等的感恩

我更相信每一个不同最后都是相同
我更像是我自己的总和
像每一个人的总和
我很喜欢最平凡事里的这种神秘的感觉?
她能给我带来幸福,有时候甚至是决绝,却不绝望。
我们没有人是不灭的
但带来喜悦感的所有起因或因果的纯在都是永恒的。

这是修行问题
人生处处不修行?


发表于 2016-5-18 22:03:45 | 显示全部楼层
小白 发表于 2016-5-18 20:19
修行,是灵与肉的沟通
是通往阶梯的阶梯
是关于有限变无限的法门

谢谢小白阅读!诗歌确实是对读者是有选择的。诗歌读本既是通用的,又不是通用的。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是通常的说法,但更靠近的说法应该是对各种文本,或对某一个具体文本,每读者接受的程度是千差万别的,这里有知识结构,阅历,感觉方式的不同而显出差异。而宗教文本中出现的超验的东西,不是身处其外的人能够吃透的,有些东西甚至是他本人也说不清楚的,宗教的神秘性就体现在种种无法言说的玄妙之中。当然《时间涟漪》并不是一个完美无缺的作品,这部作品要成为一个精品仍然需要持续的精心打磨,去除芜杂的成分,还原生命本源与神性本源纯真的一致性,尚需时日。

 楼主| 发表于 2016-5-19 10:55:2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激活心灵需要一个菩萨。如果我恢复不了心情,可能就是文本的生长方式如此。让众神去弥补。未出车祸前的时间,正在酝酿一朵至纯酝酿的花,后来那感觉只能停留在永恒,现在我都无法继续浇灌,又谈何精持。它最有可能净化的方式就是能有一个藏女的爱情,并深入她的民族的精神。
 楼主| 发表于 2016-5-19 19:40:1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今日早些时间回首观觉,才发现在任何一处,你将会感觉到时间的过去现在与未来的切换与融合。任由你自由的移动岁月。此文本有些人看不懂,那么你就感觉它一波一波的节奏与快感。看懂了的,你当多看、或隔一段时间分不同的境界细看,它的美与魔幻以及自由时空的变幻尽在其中。一些超念的话语也会令人回思无穷。此文本之事物属于看懂并感受到它的人。我并不存在,我即是你,你即是神,神生万物。爱之于存在,以永恒的魔力徘徊于北斗七星边缘,文本中或许有你感兴趣的一颗星。你也可以全拿去。或者雪花、或者温泉或者乐园。
 楼主| 发表于 2016-5-21 16:11:4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在北网微信刚看到了上官南华兄的《八声甘州》,才看到他大部分诗意也是在雪域游走。每一个文本都有它诞生的契机。假若我不去追逐西藏的爱情,对西藏的认识这不会会这种致命的梦境与野心。时间涟漪是对前期痴狂的思念破碎后的一次深度释放与自我拯救,当然也是创造,以及对身处西藏的时间的深底的发掘。上官兄对雪域也有一番无尽的情怀。或许你的文本是从遇见的景物出发在演绎。而我的文本,先觉就笼罩在梦画的色调之中,这种念思情调蔓延整个雪域。这或许是我们自心能量的感应分歧。
 楼主| 发表于 2016-5-31 16:16:19 | 显示全部楼层
诗人孙谦 发表于 2016-5-1 16:23
祈祝文俊早日康复!

感谢孙谦兄记挂!两个月休养的时间的确不怎么好受。好在伤处渐渐好转,准备坐着火车游行一圈。意识混乱之时有过一些消极的心情,重回文本后觉得神体验的我也体验了很多,突然就知足了。感谢您一直关注这个文本。
 楼主| 发表于 2016-6-1 10:14:55 | 显示全部楼层
没压制住 发表于 2016-5-15 10:34
虚妄之词,看似真理,实际没吃透精神。故而虚妄,却不落实。:::虚妄之极,超越内容即可,简而得之。所谓 ...

冒昧说一下,可能你比我更不懂佛的精神。你说我 虚妄到时无所谓,但这个文本完全是指一种自觉地触及,尽管不乏有点顽皮。而且这个文本有些语言,是作为能量体现在我的后续生命之中的。我车祸骨折之后再回首,就发觉是自己再完成这个文本之后给忽略了,譬如,对十轮经心咒的默念。期初当我在梦中遇到邪恶的能量,就会潜意识默念这个心咒,居然就能很安宁。而我为了道回到内地,脱离西藏,遭遇重创,更体验了时间的真相与意识的倾向。所以希望你能对藏传佛教的精神以及其族人的想象以及认可存在的方式给与一个尊重。我承认我不能达到他们仪式上的虔诚,但对于这个文本,不完全是我的想象。而是梦境的赋予。偶然即启示。当然,你我理解或者说体验过的存在,精神之深浅,都或许 有别。
 楼主| 发表于 2016-6-17 14:17:1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存在即时间。时间即能场。宇宙能量演变倾向于黄金分割比例塑造宇宙之形态,人的进化之自觉亦呈黄金分割比例的倾向永无止境。此识:只有着迷于思维本身而其它一切消失,个体才能发觉它的运作。这又恰似一种顿悟,或是微顿悟。该来的时候它就会来,也许一辈子也不会来,它来不来是偶然的,或许恰好某个特定的能场,它就来了。你要一直追逐它,在虚无与“现在”之间捉迷藏,你就可以永无止境地跟它玩游戏。不想玩了你就得升华,哪怕循环、升华。如此而已。人就是这样子的一个潜在宇宙发生形态。
你必定不能丢弃你的自觉。它是思维自由化运作倾向的触点,完全是一种内在的黄金分割比例倾向。换句话说,你在孤立个体的思维自由化运作中,一直在发觉它。模式与倾向是一体的。所以,你也无所谓丢弃自觉。
然而,净化并没有那么单调。它会促使个体开发自己的各种器官去改变能场,使其能量汇聚于头颅,使个体觉悟、不断觉悟,达到神性(高境),获得一定限度的自在。因为毕竟,你的身体器官修炼有限。
在循环与相似的深处触及不到的事物,只是体验者(修炼者)的能量还波及不到它所谓“在”的位置罢了。此位置亦属于虚空或梦境的维度。
如此。自觉是一种内在的黄金分割比例。个体永远不能完全达到那个极点。这也是宇宙的自然律。圆,只是一个虚假的概念;360度的圆满也只是由数字呈现。自觉的形态是一种永无止境的椭圆演变。唯有自觉的形态才是一种存在的真理。宇宙有着同样的能量精神:也该称作自觉、或黄金分割比例倾向。
如此,诗即是在此自觉的倾向中捕捉特定能场内的存在(它是意境、是喜悦、是光明等良性的能场塑造的形态。犹如DNA基因片段。所以这些细线、片段与空间以黄金分割比例的倾向倾向于极致、自在);此亦为道。它是模式与内容的同一。而作为定义为此在的孤立个体,我们运用了这些个体族群定义的真与美(即是真如境界与n种能场范畴的美之境界)化现给个体感官的认识,称作诗意。如果一条道都布满奇异与喜悦,它就是一片诗意的栖居地。
如此,诗性即自性,本就与此在同一生长,进化。又由各种能量波汇集成大自在的能场,达到永恒。所谓永恒,也即是能场能量的饱和。此为自在。自在即极乐。极乐之极,是为无极,为恒境也。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7-17 06:37 , Processed in 0.053002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