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楼主: 偶乃客

四桥烟雨楼的飞檐(组诗)---- 杨炼新作 再现经典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5-6-29 01:06:01 | 显示全部楼层


1.你以为你戴老花镜就表明你的平庸吗?边吃葡萄边说酸!

2.你以为你到处乱窜,你就是竹笋了?削尖了脑袋也是长毛的地蛋!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15-6-29 12:27:12 | 显示全部楼层
偶乃客 发表于 2015-6-28 03:23
我喜欢,就说经典,我说的话就是资格。我是我自己的资格。

1.你以为你戴老花镜就表明你的平庸吗 ...

我不吃葡萄怎么知道其味呢
我是鲨鱼我必须窜,好路见不平呀
 楼主| 发表于 2015-7-3 03:17:37 | 显示全部楼层

获奖感言

本帖最后由 偶乃客 于 2015-7-3 13:27 编辑



获奖感言(杨炼)

    感谢最美杂志《作品》的评委们,授予我的作品《四桥烟雨楼的飞檐》组诗奖。
汉字不长于时间性叙述,却通过组诗这一独特形式,拓展其空间基因,经由诗句、单首诗、直至整部组诗的建构,深化诗意内涵,最终超越各部分之和,而成为它们的乘积。汉语组诗传统,远承屈原《九歌》、杜甫《秋兴八首》,中经宋词上、下阕结构自觉,近抵八十年代以来当代中文诗大型作品之勃兴,充分显示出汉语创造性转型的能力。就此形式以诗含“史”的本质而言,我所有的长诗都是组诗。
组诗《四桥烟雨楼的飞檐》,是一次层层向内的旅程,深入瘦西湖畔这座美楼的隐秘内涵——或者说中国园林美学的内涵:所有风景都是内心之景、孤独之景。一个人漫游在自己的宇宙内,只能渴望、却永不可期待与他人相遇。我很清晰:“不可能之美”,才是诗这座园林唯一的栖居之处。
正因此,最美杂志授予《四桥烟雨楼的飞檐》组诗奖,令我惊喜感动(注意:不仅仅是感激)。因为只有评委们品出、读懂了那“不可能”,这抉择才会做出。而这对“不可能”的鼓励,恰恰验证了诗的主动性:它带我走出自己,与其他诗心之美汇合。
 楼主| 发表于 2015-7-4 00:26:16 | 显示全部楼层
获奖感言(杨炼)

    感谢最美杂志《作品》的评委们,授予我的作品《四桥烟雨楼的飞檐》组诗奖。
汉字不长于时间性叙述,却通过组诗这一独特形式,拓展其空间基因,经由诗句、单首诗、直至整部组诗的建构,深化诗意内涵,最终超越各部分之和,而成为它们的乘积。汉语组诗传统,远承屈原《九歌》、杜甫《秋兴八首》,中经宋词上、下阕结构自觉,近抵八十年代以来当代中文诗大型作品之勃兴,充分显示出汉语创造性转型的能力。就此形式以诗含“史”的本质而言,我所有的长诗都是组诗。
组诗《四桥烟雨楼的飞檐》,是一次层层向内的旅程,深入瘦西湖畔这座美楼的隐秘内涵——或者说中国园林美学的内涵:所有风景都是内心之景、孤独之景。一个人漫游在自己的宇宙内,只能渴望、却永不可期待与他人相遇。我很清晰:“不可能之美”,才是诗这座园林唯一的栖居之处。
正因此,最美杂志授予《四桥烟雨楼的飞檐》组诗奖,令我惊喜感动(注意:不仅仅是感激)。因为只有评委们品出、读懂了那“不可能”,这抉择才会做出。而这对“不可能”的鼓励,恰恰验证了诗的主动性:它带我走出自己,与其他诗心之美汇合。
回复 支持 2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8-22 23:49:08 | 显示全部楼层
没压制住 发表于 2015-6-25 07:57
把注意力完全作用于了表现的力度之中,而自我反而被掩蔽。小气的精湛,永远比不了大气的粗砺。这里有层次之 ...

附议。。。。。。
发表于 2015-8-24 23:50:03 | 显示全部楼层
品茶般的口感
发表于 2015-8-31 06:46:08 | 显示全部楼层
树尖 发表于 2015-6-29 12:27
我不吃葡萄怎么知道其味呢
我是鲨鱼我必须窜,好路见不平呀

你不是鲨鱼,你幼时是蛆,长大是苍蝇,永远滴、必须滴到处乱窜。{:soso_e128:}
发表于 2015-9-19 15:00:24 | 显示全部楼层
没压制住 发表于 2015-6-25 07:57
把注意力完全作用于了表现的力度之中,而自我反而被掩蔽。小气的精湛,永远比不了大气的粗砺。这里有层次之 ...

        毛泽东创造了中国五大纪录:近代史上国土版图最小的记录(为倒向苏联,毛正式割让了外蒙);非正常死亡最高的记录(共死亡6000万人以上);GDP占世界份额最小的记录(文革结束时中国GDP占世界1.8%,而清末民初占世界6%)国民生活水平排名世界倒数的记录;控制人民精神、思想和私人生活最严密的记录。
发表于 2016-2-27 20:44:01 | 显示全部楼层
树尖 发表于 2015-6-25 12:15
女人一样细腻的诗歌,哈哈哈哈。路过瞧瞧

《论语·雍也》云:“质胜文则野;文胜质则史。文质彬彬;然后君子。”杨炼老师的诗,文质彬彬也。
发表于 2016-9-18 22:36:58 | 显示全部楼层
、雨中:小径永不交叉的花园
(一首赠别诗)


雨滴在名字里
           而名字的宿命
   在每颗小小的伤透的心里
               湿   不能再哭泣
就像绿   到处垂挂珠帘
           亮晶晶折射
              亮晶晶不透明
    就像赠别    从来比相聚更早
    飞檐等在这里
               看着你被铐着一千次飘落

我们飘落    烟和雨
一个形式中荡漾另一个形式
               沿着飞檐下来
       一根弯针徒劳缝合碎片
          一只锚抛到肉里   恰似镐尖
                刨   更多  更陌生的记忆
每个人的小径是一个无限
            尽头   眼眶满噙秋水
       瞪着刚认出的距离
          四条轨道滑向四座断壁残垣

最初的诗    写在最后
         命运叼着每个词低吼
    你走  湖岸  柳色  一步步
                   删除成现在
        雨声漏出   一座花园一具躯体
                 眺望的造物
           彼此是词   且衍生为词
亮晶晶的栅栏一边拆除一边修建
    你   用毕生才华追上一座
蛆虫的烟雨楼    鱼骨的烟雨楼

水的原稿抗拒修改
      我们共同的   不能触摸的形状
                  一块粉红色大理石
         推远海底    恰如性交的模具
还在剥什么也不剩的
每个人的烟雨楼
           孤零零笼罩在爱情里
    听一颗心死后也会发白
    一首流逝之诗流逝进残骸
                  只是  真的

水上水下双重的房子
    这首诗写给你   这无限
       梦着你的无限   在飞檐上荡漾
   烟雨中你的眼睑  脸颊  唇线
                 一抹借来的金色
        赠别    埋进自己血肉
花园的形式    在每个墙角毁灭一次
           用每个名字祭祀一次
   冥想的惨痛之美    冥想你从未离去
               沿着飞檐    迎向你升起

……品,问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1-19 01:15 , Processed in 0.266231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