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9684|回复: 48

四桥烟雨楼的飞檐(组诗)---- 杨炼新作 再现经典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6-25 01:53: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偶乃客 于 2015-6-26 18:39 编辑

杨炼获得最美杂志《作品》年度组诗奖

2015-06-24 智岚JASON视文采风



四桥烟雨楼的飞檐(组诗)

一、 风景主题



是桥还是楼?都有水的步履
桥    四散的方向挂满琼花 桂花
楼    牵着死囚返回 鞭梢湿淋淋绿

一根柳丝拂低历史
一扇嫩的窗户   满湖飘洒终点
一道飞檐   拎着一座园林起飞

谁在漫步?水袖掸下诗句
吟  每座桥衔一轮自己的明月
每一缕月光抽出一支玉人的箫曲

穿过荷叶的街巷   鸟声的早市
千年   推着一个不愿醒来的梦转身
谁不是被梦见的?惊醒就跌入乱石

桨声咿呀   那背影是追不上的
四散的星辰不停车裂一本导游手册
飞檐   擦净血肉的钓饵

花窗两侧   眼睛被抹去两次
水   一座后宫   雕镂成内心
拍栏之手   抚弦之手  同一场沉溺

楼角斜斜垂下寒意
桥也是鬼魂    藏进一千重倒影
擎着美学 一个字用尽了花事

沿着瓦的足迹   云的足迹
谁呀    从储存无限毁灭的天空
又撕下这一页?


二、时间主题



竹子的厌倦
是一年年锁进登楼的脚步 被判决
装饰早成琥珀的春天

人的厌倦    转弯
木楼梯吱嘎作响    劈面一桶柏油
年龄粘稠    速度粘稠   深陷的长卷

此刻无限大    咫尺之外   湖岸    海岸
也加入你布置的钢铁静静生锈
一个人   轮回的慢的笔尖

经过   经历过  甬道之幽暗
眺望船来船往一道裂缝  花开花落
什么没出没于血泊?腐烂

用这幅画黏住   暴露的器官
重复你见过的死   你的那些死
飞檐收放飞鸟   柏油味儿的大雪弥漫

也在登临    一只鹤翩翩
穿缝死者    更深葬入此刻这块磁石
哪双泪眼不在俯瞰

自己的远方   那么多宇宙浸染
一点墨色   今生来世都回到这儿
一枚琥珀中水声激溅

总是刚刚滴下的  千年
滴落   楼之遗址上一颗星
你的艺术   找到一朵不原谅岁月的莲


三、空间主题



无数小小的金飞檐翘着波动
水面的风徐徐吹入水下
那房间搬得更空

那笼子   辞语编的    辞语般晶莹
一行诗句的水阁粼粼行驶
反锁在外的    还是我的眼睛

看  空间优雅如病
继续一场看不见的发育   扬州
暗暗吮着它所有的屠城

柳色   焚毁至湖底像一声
呼救  水位扮演败亡的远山
我的动荡   平铺直叙着被挪用

再说    也只是借景
凭栏亘古    墨迹还是血沁洇出的形式
飞檐奋张吸盘楼   再多生灵

也填不满    水下一丝赝品的风  
鬼魂的故乡只剩一个无尽的刑期
早判了  躯体集中营

把砖木  老漆囚在外面  倒映
囚在更外围的星系   那些我
拉开死后的直径

看    一个水做的 不在的构成
微微荡漾 从未超出一句的遗言
诗    冷冷把噩耗捧在手中


四、孤独主题

一个人   三种形象
当楼之一瞥    宛转如牡丹亭
当三个梦彼此梦着    摸不到的月光

格外色情    一条石子小径茫茫
指挥斑竹上纷飞的泪    碰洒脚步
一次溺死捞月的欲望

一个人是一条路    一千年的回廊
谁经过    就再抛光玉砌的雨声
比无声更远    满满抱着方向

比无人更像虚拟的历史   翅膀
四道飞檐俯冲进一张肉质古琴
裸露    碎的内脏

公子   那就追吧   那鬼魂船娘
还得继续为鬼魂诗篇斟酒
醉眼中写尽的   无尽的   仅仅一行

楼已在天边    浣洗朝代溢出的香
捕捉一幅干裂到眼底的构图
养殖   甚至无力结束的思想

三个形象   吹响
一枚人形的哨子 认出坠毁的燕子
孤独    一个永远的异乡

在故乡   黑暗一景幽幽哼唱
青石井沿下   父亲咳嗽声深怀亲密
父亲咳嗽声无比空旷


五、雨中:小径永不交叉的花园
(一首赠别诗)


雨滴在名字里
           而名字的宿命
   在每颗小小的伤透的心里
               湿   不能再哭泣
就像绿   到处垂挂珠帘
           亮晶晶折射
              亮晶晶不透明
    就像赠别    从来比相聚更早
    飞檐等在这里
               看着你被铐着一千次飘落

我们飘落    烟和雨
一个形式中荡漾另一个形式
               沿着飞檐下来
       一根弯针徒劳缝合碎片
          一只锚抛到肉里   恰似镐尖
                刨   更多  更陌生的记忆
每个人的小径是一个无限
            尽头   眼眶满噙秋水
       瞪着刚认出的距离
          四条轨道滑向四座断壁残垣

最初的诗    写在最后
         命运叼着每个词低吼
    你走  湖岸  柳色  一步步
                   删除成现在
        雨声漏出   一座花园一具躯体
                 眺望的造物
           彼此是词   且衍生为词
亮晶晶的栅栏一边拆除一边修建
    你   用毕生才华追上一座
蛆虫的烟雨楼    鱼骨的烟雨楼

水的原稿抗拒修改
      我们共同的   不能触摸的形状
                  一块粉红色大理石
         推远海底    恰如性交的模具
还在剥什么也不剩的
每个人的烟雨楼
           孤零零笼罩在爱情里
    听一颗心死后也会发白
    一首流逝之诗流逝进残骸
                  只是  真的

水上水下双重的房子
    这首诗写给你   这无限
       梦着你的无限   在飞檐上荡漾
   烟雨中你的眼睑  脸颊  唇线
                 一抹借来的金色
        赠别    埋进自己血肉
花园的形式    在每个墙角毁灭一次
           用每个名字祭祀一次
   冥想的惨痛之美    冥想你从未离去
               沿着飞檐    迎向你升起

以上文字、图片均为诗人杨炼原创作品(转载自智岚风采)

——————————

(1.特别喜欢“空间“孤独””主题。音韵,用字,——精美,讲究。穿凿之想象力可让阅读膨胀。

又见经典。这哪里像60岁的笔触!

不服不行!
明显的口语化——化到高位。

2.读后有《饕餮之问》《纣王的腰坑》般经典回归的巡迴之感。

前作《饕餮之问》《纣王的腰坑》等与此“四重奏”(时间 空间 风景 等四个主题。)虽相隔不是很久,表象读取,少了逼问的势。但,四重奏却因整体的“思想”的修辞,加上四个甚至多个不同的自觉的音韵的精制、圆通和任性,用字用语的考究,多读几遍后,感觉比“饕餮”更“回荡”比“腰坑”更“深一点”。

以优雅生出“野艳‘’。有立体的、纵横的穿越深度。


3.初读笔触轻略,再读——字句,意的向度与关联性,使得“主题”外延层森跌宕,呼应而膨胀有型。有形象刻录历史,广、长镜头变换的画面质感。意蕴辽远。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5-7-4 00:26:16 | 显示全部楼层
获奖感言(杨炼)

    感谢最美杂志《作品》的评委们,授予我的作品《四桥烟雨楼的飞檐》组诗奖。
汉字不长于时间性叙述,却通过组诗这一独特形式,拓展其空间基因,经由诗句、单首诗、直至整部组诗的建构,深化诗意内涵,最终超越各部分之和,而成为它们的乘积。汉语组诗传统,远承屈原《九歌》、杜甫《秋兴八首》,中经宋词上、下阕结构自觉,近抵八十年代以来当代中文诗大型作品之勃兴,充分显示出汉语创造性转型的能力。就此形式以诗含“史”的本质而言,我所有的长诗都是组诗。
组诗《四桥烟雨楼的飞檐》,是一次层层向内的旅程,深入瘦西湖畔这座美楼的隐秘内涵——或者说中国园林美学的内涵:所有风景都是内心之景、孤独之景。一个人漫游在自己的宇宙内,只能渴望、却永不可期待与他人相遇。我很清晰:“不可能之美”,才是诗这座园林唯一的栖居之处。
正因此,最美杂志授予《四桥烟雨楼的飞檐》组诗奖,令我惊喜感动(注意:不仅仅是感激)。因为只有评委们品出、读懂了那“不可能”,这抉择才会做出。而这对“不可能”的鼓励,恰恰验证了诗的主动性:它带我走出自己,与其他诗心之美汇合。
回复 支持 2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6-25 09:20:06 | 显示全部楼层
由于主体无创造能,所以湎入表现而表现之中,虽精犹腐也。把肉化着蛆不是本事,能把蛆化着一个伟能者的蛋白质才是正事。而今当下,全被这伙无主体之能、只有钻入表现卖淫的人窃取了肮脏的社会。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6-25 07:57:34 | 显示全部楼层
把注意力完全作用于了表现的力度之中,而自我反而被掩蔽。小气的精湛,永远比不了大气的粗砺。这里有层次之别。这个世界应该被凡高宣判。所以,从有名的角度看来,中国现代诗歌,除了毛泽东,还真无人。小人永远是不能理解大人的味道。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6-25 06:57:04 | 显示全部楼层
又见经典。这哪里像60岁的笔触!
..................................................

确实很筋道,但跟年龄没关系,诗人永远年轻。
 楼主| 发表于 2015-6-25 07:43:43 | 显示全部楼层
湘西刁民 发表于 2015-6-24 19:57
又见经典。这哪里像60岁的笔触!
..................................................

读后有《饕餮之问》《纣王的腰坑》般经典回归的巡迴。

前作《饕餮之问》《纣王的腰坑》等与此“四重奏”(时间 空间 风景 等四个主题。)虽相隔不是很久,表象读取,有少了逼问的势。但,四重奏却因整体的“思想”的修辞,加上四个甚至多个不同的自觉的音韵的精制、圆通和任性,用字用语的考究,多读几遍后,感觉比“饕餮”更“回荡”比“腰坑”“深一点”。
以优雅生出“野艳‘’。有立体、纵横的穿越深度。)

所以,我也是随口实叹。全当轻松赏诗吧😄。
发表于 2015-6-25 08:00:34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是那一套。
发表于 2015-6-25 08:13:38 | 显示全部楼层
没压制住 发表于 2015-6-25 07:57
把注意力完全作用于了表现的力度之中,而自我反而被掩蔽。小气的精湛,永远比不了大气的粗砺。这里有层次之 ...


小人永远是不能理解大人的味道。
.........................................
所言句句都是,所行件件皆非。瓜娃子又贼喊捉贼了!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15-6-25 12:15:02 | 显示全部楼层
女人一样细腻的诗歌,哈哈哈哈。路过瞧瞧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15-6-25 12:16:18 | 显示全部楼层
和我一样文质彬彬嘛。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15-6-25 12:18:04 | 显示全部楼层
那里很冷吗   地球加入夏天了,同志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1-21 00:48 , Processed in 0.156128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