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1414|回复: 10

[诗歌奖投稿·长诗] 长诗《脑仁散记》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5-6-9 21:48:3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章  一个爱做梦的人



21
一个人简单的可以每天清晨起来,却回不到昨天的床
时间总会帮我们抵挡着什么,就像阳光可以斜过窗帘
诉说昨夜到底发生了什么?夜色逐渐苍老
一帘幽梦干掉了失眠药片,镜子哭泣

小妹你还好吗?夜空有一个俊朗少年在等你
大风已起,没有狂跑的门板
只有一个神秘什么人来着
记不清了,就是今天

云彩可否变为蝴蝶,玫瑰突兀
藏有你的、媚骨。
你爱之时,我没有觉察
我爱之时,什么又都结束了,梦变得无药可救



22
空有一柄铁凿,却无法凿开夜幕
继续听门板发出的咆哮,撕碎项链
让人狂躁,一个不会发声的怪兽走进笔锋上的暗夜
请第一时间开灯,起夜

留下一些尿液送给马桶,马桶戏虐流水声
冲淡了呓语,继续加持梦的持久
不是狂想,剧情用上了疯人院模式
一切都是望风扑影吗?

长夜返回到初夜,总是这样无聊
陷阱多余仙境,那些谎言比誓言还多
神继续打瞌睡,一夜慢长无序
密码恰好天知道,鬼却不知道



23
密集,人群很密集。在一个密集的城市
信息空前,谁在乎网络不是一只蜘蛛的布控
逃脱这个时代,比一片落叶离开简单
蚂蚁穿过钢铁的疼痛,一颗牙齿咬疼了今夜

无需另一个梦境,那里有关于治疗神经痛的药
小心使用任何·都与今夜的燥热无关
一直美丽的躯体干掉了你所认可的昨天
取消今夜也许是一种正确的美妙

动作的武装取代了形式,一切技巧都变得过分花哨
无用,一张纸的无用就像一个合同的无用
荒诞干掉了婊子的情谊,一切哈哈
生活呀为什么还是那些兑水的添加。高度酒精干了?



24
如果可以飞行,你会选择哪种飞行器
苍蝇,它喜欢肮涨的交易
蚊子,带血的生存,感谢蜻蜓
它的残暴没有告诉过飞鸟,俗世不谈素食

今夜一只蚊子用了你最不喜欢的方式亲吻了你的脸颊
你会怎么办?是一掌还是一耳光
都是一个样,千万别说你是佛教信徒不杀生
任何生物因你而死那绝不是少数

秘密源于你看不透的剧情
没有预先设置,任何设置都是无用的
神剪短胡须,让黑色停止
错误却延续了一个混沌,就像人类还在继续犯下的错




25
明亮如何取舍,就像从未开始
一根简单的风穿过巷口,一根针刺破夜空
缝合今夜与明天,是一场豪赌
需要用去一颗心,多少次熟悉又陌生

走成了一条路的蜿蜒曲折,水
亲吻着美丽的夜,干渴的风撕碎了寂静
多少个日夜辗转反侧,像一只动物
听爱情岛的传说,夜空占据了眼睛

任何花朵都无法体会玫瑰尚存的忧伤
请不要轻易的怀疑
那些早就更迭的誓言,石头僵化了表情
却从未石化我那如水一般的内心



26
水滴石穿,却从未滴出文字
一滴血美艳绝伦,好过一滴火的魔力
谁在意我的皱纹,一个写满悲剧的痕迹
笑容碾碎了这精致的图腾

神的微笑,来自风的回眸
睡按在梦上的人,床是媒介
听是最好的·享受
断肠人去了天涯

关于一场风,他可能在流浪
文字没有留下任何微笑
怀疑屠杀,就像怀疑今夜一般
死亡是一次正确又暗含失败的结束,每个人都将获得这场结束



27
月光被规定为乡愁模式,一些路人
放下了思念,继续赶路
遥远的夜空,有星星在说话眨眼
听见一只蝉悲戚的歌唱,风割开夜幕

一个静静的酒杯狂暴起来,醉了
花生米在跳舞,酱牛肉与牙齿亲密接触
酒辣,麻。醉了,一个忘记家的蜗牛
背着生活,继续走一步退两步

闲很闲,夜在咳嗽
夜里的男人在咳嗽
这就是生活,掩饰不住
血有一朵莲的模样,夜黑暗,佛躲的好远



28
剪碎一个夜晚,白天留给忙碌、工作
伸出左手抓不到右手,今夜袖子在飘荡
这不是杨过,这是壮士的沉默
没有风,夜空虚构了摆动的过程

十个人被夜晚遥控,有三个人失眠
有两个人睡老婆,还有几个人睡别人的老婆
这夜还嫌长吗?
还有一群光棍,莫要说啥子男男、女女

都是摇晃与坠落,欲还是?
长梦充满了圈术,充满了恶心与被恶心
妓女都是仙女,一个夜晚比一个夜晚无用
一根黄瓜多半无能,卡车慢慢卸下止渴的黄瓜



29
一个美丽的夜晚,需要美人吗?
寂寞的草锯开生活的全部
暴漏无疑的存在感已经渐渐消散
迷离之美,带来风撕碎清白的美感

与性的交谈,长夜不是肉欲的加持
柔软的包容坚硬的,生命是·神秘的
爱是一种伟大的力量,可现实
力量却是无力的,被风摧残的花瓣

迷醉的子宫,一座生命的宫殿
王者,孕育一个又一个生存法则
伟大的词语贱如纸张
贩卖这深夜,妓女的世界也是美丽的伤痕



30
一个人的醒来是走到将醉的深渊
无法看清自己,正好做一个自己
时间卷曲成为发条,听狼低调的行走
羊是肉的节奏,生活需求是物质

生存啊你为何让我们失去了太多
灯光干掉了夜早已疲惫的身躯
陷入这人性的囧地,法则改变不了贪婪
笑话被泛滥的嘴巴嚼烂

神多么可爱,梦还是萌
你放纵是美,神秘是美
简单的人群重复这种美
可谁又可以拥有这种美,简单的狼复杂成了人



第四章  关于灵异


31
风推开了门·一张脸
忘记笑与哭,都躲进背后
藏着,听人慢慢的走进
镜子,可以看见你
你却没有影子
屋里点着灯,灯光的心情很坏

掌心很冷,容不下一些加热的器官
鬼蜮被手机中的小说传播着
听门的吱呀,门外风声继续

你的头发美丽,就像黑夜滋生的恐怖
冰冷的刀子切割着冻肉
冻肉无法流血,握住刀的人
是一个鲜活的生命

她看着镜子,会不会随时走进
也许是今天或是明天
突然寂静的夜里
隐隐约约,有声音喊她的小名
月儿、月儿
镜子里有她,屋子里却没有



32
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盛开的皇冠
空无一物,空的无一人
空的无一鬼怪,无一仙
空无一妖魔,一滴水掠过子宫
盛开、枯萎

学习命运的沼泽孕育万物
一粒云朵,需要一粒民
梦是天使与魔鬼的共聚之所
无需镜子,桃花已无情
落尽孽根

冰冷的浩劫,吞噬一朵人的云
笑看,冷冰冰的现实
你解开长裙
缓缓的风撕碎墓碑

一颗太阳心,能否照亮这白雪皑皑的人性
魂将命引,风还原你的躯壳
一座空坟,装满了欲
水已无鱼,黑夜一朵花盛开
宫殿神秘消失
你已是怀胎九月



33
药剂产生的梦幻取代了下体的僵硬
手术刀任意的切割,比如一块烂掉的文字
寂寞怀疑伤疤的可能
丢下器皿与落日,拿出止血钳
无影灯笑了, 操刀鬼也笑了
护士忘记了擦汗

没有注射,脊柱含有贩卖骨髓干细胞的可能
抽搐对砍寒冷,牙齿听见嘴巴的理想
家长里短,这是文化吗?
冷冷的风错过电梯直达手术室
穿过门缝,(这一段无菌)

请交款,谢谢
手术一半的交款
暗伤呀,一条鬼笑了吗
没哟,人哪、鬼哪
放弃治疗的吊瓶软
请助手说话,剩下的时间还是冷冰冰的

不要怀疑时间已过去
推开门,声音不是呻吟
没有尸体,鲜活的鲜肉
没多久,起来了
没有危险的怀疑
一天继续找另一天的门
鬼的暗号是“一短三长”



34
病况,是一种 、看见自己
却看不见别人的结果
就像苹果发现虫洞
却发现不了农药
一缕幽魂,炼成了药
怀疑吗,鬼只喜欢在夜里吓唬
小孩、女朋友

镜子撕开一角
里面走出一人,没有头
就像她没有脚一般
穿过一道墙,留下一个影子
影子推里门外出

夜很冷,冷的舌头与石头颤抖
牙齿坚不可摧,抵挡抵达
一条幽静小路,害怕
一条蛇死于你的计算
就像她生于你前世
死于你的怀里一般

莫笑,莫弹奏
一只小手摸到弦外之音
谁在咳,夜除了寂寞还会流血
黑色的血液,一只鬼
拿着镜子向那道墙隐去



35
古堡充满了阴森恐怖的气息,奇迹
这里开竟着一种美丽的花
她根本不存在根,也无叶子
花美丽到了极致,比胎记精彩
超越了人力想象的范畴

妖异之美、神圣之美
超越了语言,不是赞美诗
没有黑夜可以看见你静静的走
与衣服无关,黑夜隆起的只是月光
精美的面孔,放大神的眼球
神啊,你会不会迷离

惊叹这世间竟有这般美丽的存在
让人无法自拔,这是梦吗?
美丽的如何枯萎
鬼都在怀疑
风吹过古堡
花香飘荡,飘出一枚·仙女

跳舞,不是一个人
是两个人,不是人。哦又搞混了
是神,不是神。超越了人类的想象
也许其中那个是我
一个与美丽共舞的男人




36
寂寞加剧修炼、风找不到方向
夜晚很无奈,无奈啊
门上的锁孔可以听见滚滚惊雷
可显示还是一片寂静
无需你的迎合,找不到更好的借口

路弯曲又执着,向梦中延伸
仿佛在绝望的日子里看见你
可以获得存在下去的理由
没有什么用来牵挂
风筝放走了春天

云默写惨败的翅膀,自由已无门
那些黑暗的继续装点不争的现实
血淋淋的声音喊破一个还未醒来的黎明
爱情多少钱?
神倒地,一命呜呼

一只没找到面具的女鬼
继续寻找着

门外,脚步声慢慢逼近




37
手机继续跟踪夜晚的宁静,月光
能否抵达心扉,一扇门关闭
预示着一扇窗也跟着关闭
生活中,信任是一种美德
比如信任,一柄上未开封的刀
刃就是一口气

伤害,就是今天让人难以接受的吊灯
晃动,就像上面站着几个小人
随时吊灯变成杀手,刃口裂开骨质
去肉的风暴中,听喉咙外放的呻吟
可怕与狰狞,此时都很可靠

那些让人头疼的结果,大量复制
蔓延的恐惧干掉了黑色夜晚
白屏,苍白
就如同死机一般,没办法
只有用耳朵听

电话铃声响起,接听
号码其实很突兀,没来得及看
喂您好,今夜的骨灰可以打包收货上门
听完后,黑色墨镜下
那个人头皮发炸,一夜就像灯一样无眠




38
几秒过去了,依然看不见你
心在器皿里跳动,听钙的留恋
时间的用途是去了不回
风忘记选择路口,通变成了不通
谁在缓解压力,又是谁拔掉了瓶塞

听,风吹疼了瓶口
巷口依旧合不上嘴巴
牙齿咬住月光不放,路灯下
那女人飘过,飘荡着长发
没有影子,回过头
只是向着对面淡淡一笑

飘,一个夜晚
继续经营它的恐怖、阴森
此时刚好午夜,指针向上
旋紧一颗划过嗓眼儿的心
卡住了,不上、不下

这样的场景,只适合颤抖
拔不动双腿,冷冷的支撑
一身冷汗叫醒了还在沉睡的路面
滴答、滴答、是否还在说抵达




39
烦躁的飞行,让一颗纽扣拥有了鸟一样的理想
去除生病的羽毛,文字谨防拉锁
防卫卡到,一起合法吧
穿好外衣,拿好鞋子
不乱说话,不玩陌陌
微信只跟外省人说话

长夜默默想鬼,比如他和她散步
它还在想一根羽毛的流浪
流量消费那些人的人生
又何必触碰,屏裂了
小心,小倩来了姥姥

月光寂寞却不会夭亡
走过环形山,可能不光嫦娥
还有他,一匹北方的狼
穿越王者的袍袖
去往手指上的天涯

谁是谁,点至如此
夜小心的打开,带有滴血的眼睛
是不是一个最为灵异的屏保
他的据说是一副会跳舞的骷髅
乌鸦几时飞过不是歌舞升平




40
没有虚度,草上长满了浮动
竹也开始了节外生枝,多么可笑北方无竹
竹制的筷子夹住了一打打钞票
经济学,餐桌上的学术
推杯换盏,今天你醉了吗?
无需解答,一瓶茅台比你贵

喝,留下影子哭
人说命是老天的,啥时候想要
他拿走,酒醉倒了一块石头
石头砸到了脚
今夜喝干血性,还剩啥呢?

对于风暴,你想要雾霾吗?
对于酒你想干杯吗?
如果是这样,别人劝你酒是不是也会多喝一点
一点点,命运就差这一点点?
鬼信吗?

可,墓碑会相信
死亡是墓碑的重生,一个酒鬼
喜欢的不是醉生梦死
也不是什么醉醒离世
也许仅仅是那一杯两杯的不好意思
干了,酒瓶子上插满了白菊花


 楼主| 发表于 2015-6-9 21:50:4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章 “杂想物流”





41【长舌】



舌头不会分叉,美女可否贪吃
大妈行为是只在广场上吗?
对抗闲言碎语,耳塞一个堵塞的夜晚
可怜的风刺破了讽刺的人群
一个散布谣言的场所
不是小区楼下,就是菜场
再不就是广场,总之好过
人与人陌生,就像一个玩石头剪纸布的夜空
童年的舌头不打结去往北大街
风沙拦住去路,王大妈李大婶
小心,有人绕过
这个卷曲的夜晚
小李分别尝到老婆的平翘舌
王寡妇家灯光闪烁
一个长夜寂寞的
那些人以耳传耳
呵呵,不是以讹传讹吗
话单,舌头板子压死人的还会有
明星的绯闻,不是小报狗仔的独播
茶余饭后随便吧议论吗
那钓鱼的神马继续神钓
镜头有盖舌头无盖
用自己的舌头说别人的坏话
千百年来谁又可抑制
言论自由,闲言碎语无罪
有色眼镜看不到漏光的裙底
针孔扩大化,你对他说三道四
她对你言听计从
小心一个慌忙的人生
就被这些人给无情消耗了
语言的吊瓶
一滴滴的滴碎了夜空
如果可以静心
请把自己的院子打扫干净
取消一片片落叶与微风的距离




42【癫狂的一代】



腰腿酸软的春天被牙齿黑掉了
继续保持寒冷,一个月的微风
只是吹掉了一朵小心的花
开放仅仅是无数次中的一次
夜晚冷静,听喧闹逝去
每个人都会操心自己
就像我们每个难以入睡的夜晚一样
不是被命运眷顾的人
奔跑愚弄,与风浪交谈
说人话办人事的只是蚂蚁
看见乞丐讨要生活
听新闻说乞丐就是白领
还有一群被迫害的残疾人
多么可怕丑恶的人性
逼迫残象下跪
微信杀手继续漫步
蹂躏花朵的夜晚
叫兽,提出性教育
反应危险的操作
谁打碎了一面镜子
又把它重新拼好
完成人生残缺的拼接图
光棍都不会去拼爹
只会拼命生存
房间小到吓人
容纳一个完整又要破碎的梦
有的人拥有几十套住房
有的拥有很多豪宅
破鞋漫天,老公是谁的
孩子是谁的
有的人
交往16,7个女友
有的保养7,8个情妇
她和它玩交
群p的继续
性饥渴的继续强奸夜晚
疯人院的逻辑
还是我没疯我没疯
可现实的逻辑
疯了疯了





43【寂寞饮料瓶】



听,风徘徊于巷口
牙齿喜欢跳舞的节奏
香烟寂寞的很啊
戒烟贴很管用吗
无需问好,手机调到震动
一个文明的夜晚
需要多少神秘的开始
小心梦境撕碎衣服
灯光亲亲
无需暗,只因暗
已告白于天下
饮醉,一个寂寞的人
在行走,怀疑生活





44【种植定数】



没有冰冷的存在
阳光改变的不是我们
时间是你无法抗拒的
就像你任凭自己慢慢老去
却无法做些什么
总是怀疑命运掌控的是自己
可自己又一次一次打败自己
对于这些人变得
没有任何办法
任由一切·继续
如果有一天
神对你说,可以改变这一切
那一定是真的
就像梦一般的开启
莫要怀疑
你要小心
就像相信一样
一切就像欲望一般展开
是人都会有欲望
喝水是欲望
吃饭是
睡女人是
获奖也是
写诗还是
无欲该是苍天无雨
梦不分现实虚空
都是真实的自己
万物皆有法
万物亦有相
存在必然存在
消失仅仅是消除
不过是开始与结果
过程打败一切
理由交给不会实考的神
他在人间默默的种植自己




45【冷静的镜子】



磨裂深夜,就像一只怀疑黑色的灯
因为质疑才会点亮
那些病了的影子隐于黑暗
身体听火炉打着饱嗝,取出碳涂抹于脸上
吓坏了玻璃窗,转身
留下寂寞的影子,影子
向黑暗走入
与更深处的影子交谈
寒暄,像人一般客道
玩场面,玩人间可以玩的一切
身体继续走向光
就是这样的一个夜晚
风忘记了关门
灯光打湿了将要独立的诗稿
镜子冷漠的一面
被称作黑夜
那些喊疼的树木
趁着风声挺立




46【墙是一种学术】


穿过,喜欢主动
就是今夜或明天的那个夜晚
不要害怕,仅仅是一次穿过
雪白的墙体,没有其他的意外
不要哈,那就随你了
简单的问题干嘛弄得很复杂
干脆拆掉它就可以了
可它偏偏是承重墙
拆不得,拆现代的流行词
一个拆字,多少财
富贵荣华,一面墙
挂着世界名画
多么危险天真的行为
是否需要一根钉子呢
也许只是一只苍蝇
那么满足了这些条件
名画是不是低略的仿品
严格说不过是一个工艺品
穷人家哪来的名画
只是一个比较熟悉的梦罢了
那些寂寞的墙是砖做的
不是砖头
砖,每一块都是独立的
又都是团结有序的
铸成了墙,拦住了你需要
推开门才能探出的欲望
让那些喜欢你的人当你是透明
不用想都知道
最好的办法就是穿过去
就像碰见了玻璃
下面是玻璃来告诉你结果吗
显然不是
这样的结果无需预料
就像一开始就错了
光明正大走门
小偷喜欢走窗吗?
也许他就是个开锁专家





47【邮寄冷漠】



专心致志打开一扇窗,倾听
一切可以听见的声音
冷静的冰箱用自由运转来解释
一个空间的冷漠,电视机
播放的永远都是同类剧情
任何雷同只能证明本故事纯属虚构
微波炉用叮一声解释
她已成熟,美丽的加热
说出熟女的味道
水龙头继续节省被浪费的时光
不要怀疑木质地板
会发出皮鞋的尖叫
拖鞋40码不小了
冷静的吸尘器每天只是工作一次
不要小看杯具
他整齐的摆上桌子
听由你摆弄
冷水尖叫热水继续
没办法浴室就是这样
马桶冲刷
人性寡淡
卫生纸继续拉长
烦躁的开门声
冷静的厨房
砧板立起
没有血腥
一团素气,刀挂于刀架
很少切肉
可能已经忘了杀伐
给冷漠的西红柿一条命
辣椒就剩了半条命




48【挤一挤水分】



掉落的话题,就是一根钉子
缝隙喜欢接纳,却不能允许
如果镶在梦里你可以随时走入
就这样简单,无需征兆
那空旷的世界很冷就像在下雪
可它是雨天,充满了泪水
总让人感动。幸福等待吧
那些可以存在的东西
尽情存在吧
如果说爱你的心如细水涓流
那生活就是一个器皿
现在称之为杯具




49【两块吗】



许多个夜晚,让我怀疑沉闷的砖头
如果可以请将它敲响夜幕
不要怀疑,破坏的沉默
你无须解释,两块就他妈的两块
一个包承受不了两块砖头
一个脑袋却能。可怜
就是这样上天不会让你白白浪费两次机会
那些血肉恒流的·战争就是历史的轮轴
前进的风猛烈,吹散了耕读
那些浮云吹乱了你抚琴的乐章
砸碎这碎片一样的镜子
你可以透过它看见自己
是否与祖先有不同
那些轮回的镜像
让开了小区的监控
无需防备,车经过
小区门口。驶向何方
不要问路顺着导航
任何前途莫测
就像你未曾给死亡购买保单
生,是剩下的权利
如果可以请将那两块砖头
放在坟头压纸
凄美的乳房也是两块吗
雪落满地




50【做自己的旁观者】




如果可以无悔,一棵树就在路旁
谢谢那些亲耳听到的
美丽砂砾不会迷住眼睛
风沙沙作响,任何宿命都是影子与路灯
那些无法移开的幸福堂而皇之的走了进来
没有局中人,看客给看客写小说
刀上舔出一朵莲花
阿弥陀佛
镜中一只人在造精子
对于无事生非的你
雨是无用的
爱情就是剧情,猜到国人都懂
一切就是玩,风暴只是走开的一个过程
我们无需经历
都是天使爱二货
忘不掉今夜灯下黑
就一个人上路
也许你猜出了知己的把戏
就是一群疯子演给傻子的剧情
无需猜测,都是异想天开的结果
那样还不如拿起可乐
狙击这黑夜落单的猪
幸福过后还应该是幸福






第六章  忆不起的童年



51
玻璃球一般的童年,多变。向前
多么需要勇往的力量,那些玩法
崩城,三皇五帝都在掌控。一种圣者的贪念

碰撞,精彩的更迭。无休止的暗算
英雄崛起的日子,那些因果都是泡影

坑,命运的填充。封杀一切的标准
屠戮,围绕命运的坑害
就是这样,杀戮。无需任何,孩童的游戏

线,那是一道底线。最近的球
杀伐与这个春天无关。一种童趣的游戏

转眼,就是几颗玻璃球
暂住在夜晚里,没法子
有的时候就顺着梦蹦将出来。就是一个小游戏吗!




52
陀螺,被时间旋转。没有就是圣
脱离自由,忘我
生存需要万物,却不需要理由

英雄不问短长,爱旋转
一个梦的抉择,不是小彩旗

它是小孩儿,玩笑
听风、听夜、听生活如此莫测
命运顽抗到底,小玩出大

这是一个宇宙的神秘吗?
那些云淡风轻都回不去了

个头干掉了小衣服,四季就是轮回
回不去的长夜,写满了童年
童年是清楚的也是无法炫耀的




53
积木搭建寂寞,没有小朋友一个人玩呢
那风超越了你听见的落寞
没有高深的建筑,生活才是艺术

塑料体格没法子完成那万里挑一的结果
喜欢这样的建设

没有问题,你会爱上这夜空
深情的眼眸看不到月光下
金字塔一样的雄壮,它是童年的梦

一颗颗印成了滚烫的金子
那无需轮回的超脱

一切藏有玩味的神秘,莫测的只是
那些岁月的途径
如今高楼上的丹心依旧孤零




54
一串火红,写满了生命的意义
坚定的冰雪表情让甜蜜抹上了幸福
一丝丝笑意沁着糖的理解力

山楂树不在是只有结果的·存在
爱情甜蜜过后会不会有些酸酸

冷静的夜晚,孩童对于这种美味
无法抗拒的弱点显现
就像精致的礼物,春天播撒记忆的种子

爱情会有多甜蜜,小的时候
你对我好,我便会对你好

可现在长大了,一些事一些人
都不会那样简单,人际关系
就是那一串串穿起的经验,红的血,透明的泪




55
小淘气,你还好吗?一块糖
一款思念,谢谢那些甜蜜蜜
你不会懂我的小手,摸清醒的糖纸

你的名片呢!想一个没有爱情的夜
那一定是童真,听着《摇篮曲》

浅浅的划开星河,遥想美丽的夜空
充满甜蜜的微笑,那独特的味道
只是五分钱的神秘,今天消失了

神秘的印痕只是隐在脑海里
深刻,好过情人。甜美干过蜜糖

多少次,你让我忘却贫民的微笑
多少次让我想起那橘黄色的记忆
多少次,你还会走进一个贫民的梦境里吗?



(注解:百度一下0.8元一块,今天的天价糖果)





56
汽水用过程证明了瓶子的问题
那些气吞山河的状态来自你想要的欲
对不起,牙齿咬开了瓶盖

汽是美德,炎热的夏日
阴了,凉快既是片刻幸福

徒劳,那些青春入迷。造一个门吗
水带着童年嬉戏的乐好似气泡
听滋滋作响,这是可爱的心态吗

回不去了?今天的碳酸饮料
七七八八都喝过了,味道找不到了

其实那是必然,必然的长大
长成了一个成年人,踏过青春之门
正剩下些许怀疑,爱情真的很重要吗(过去的总将美好)




57
俄罗斯方块占据了整个夜晚,阿列克谢·帕基特诺夫
你发明这样一个夜晚,复制成为许多个
一点点升高的失败摆脱了空中楼阁

控制,被控制。需要多少个夜晚摆脱
梦中继续下落,填满得分

所有的快乐都在安稳复杂的建立
取出手柄的控制权,该写作业了
该睡觉觉了,被窝散漫

所有的星星对着夜空眨眼睛
睡眠说好了一般,失眠却无法克制今夜

回是回不去了,今夜床板的病情加重
谁还在怀疑游戏就是人生
哈哈,谁又可以做到游戏人生呢




58
超级玛丽证明了,人挤人、人踩人的世界是存在的
那忙于生存的蘑菇毒倒了夜晚
踩是一种生存,被踩是另一种生存

生 存的路上充满多少·艰险
陷进是甜蜜的也是致命的

我们不会获得多条命,命仅仅是一条
换不来夜幕将影子吞没
童年瘦小却充满了秘密

轮回之苦,忘掉了是存在的理由
没有下一轮,梦会不会继续

疼了,才知道头上有包
星星还是那星星,原地不动
那梦中的月光已远走多年





59
魂斗罗·继续加持。那是特种兵的王者
30条命,一个排。不,那是两个
黑天激战,狭路相逢勇者无敌的剧情
打飞强化包,狠辣的夜晚包容着童年
收取夜色,一路奔跑

狼入羊群的角逐,这样的夜晚
不会平静,手柄被两个玩家控制
父与子,上阵父子兵
带着孩子,80后应该回顾、应该去玩的夜晚
和谐、完美、这就是生活

压力山大,被此刻缓解
生存没有选择,游戏可以选择
忘不掉,30条命
如果有青春、童年
你又会在乎几何




60
任何玩法都需要一种玩的理由
梦的一半就是我们期望重新开始的一定是美丽的
游戏如此、童年亦如此
孩子的天性就是玩无可厚非
玩,最原始的技能。玩物者英雄也

这个世界就是一场美丽的游戏
当死亡了,游戏结束了
如果重新开始场景转换,不会是那里
就像我·一首的最后一句
如果可以轮回,哪都是天堂

其实命运就是如此,当你不被上天玩弄了
游戏就自动结束了,一切都是背叛
爱情、亲情、换不来一把黄沙
生才是存在的真理
玩是生活,亲你会懂的





第七章  奔跑吧




61
狂野的灯幕撕碎了还在奔跑的狼群,一阵风让夜晚变得长吁短叹。
寒冷吗?我足够骄傲的翅膀,舔舐着卷曲的灵魂。颓废的躯体不会飞翔
冷漠,街角的灯光足够冷漠。它注视夜里厮混的人
冷厉的高楼正在“火锅人性”吃肉吗!吃人?
黑暗、角落、顽抗到底。这个看上去火热的世界
冷冰冰的,只有水是完整的。污染被乌有的情景
灯光是这全天下最为正常的暗示,光明被禁止了吗
拆开会流泪的盒子,你应该让风学会泪流。奔跑不过是一个人为了完成命中某种所需的选择。
过程告诉我,理由并不重要。但一旦没有了理由,骨灰匣也会打碎在梦里。谁是谁非重要吗?
曾经有一个疯子诗人,说过这样的道法:天地人神,无法正一,万物无形、一切真空
千年的梦境抵不过一次轮回。那时我站于山顶,你离别了断崖



62
海角无梦,断崖有泪。你生烟云,我捉风缘。泣血的日子总会逐渐累积
让夜晚漫长,笔割碎月光。乡愁无果。那些隐藏年纪的石头与日俱增
刀落了一地,你不知道哪一片算作落叶,哪一柄算作笑容
钉子灭绝的铁锤,夜晚蹦出火星。你该逃逸了,像一颗无畏的火
点燃冷静的干脆,消解无畏的抗拒。时光里是你亲吻梦蝶
火辣的身姿引发了雄性荷尔蒙,裂变
一颗核弹的威慑力,干掉一切望闻问切。病例
走了两公里,嗓子发干。你再喊前半夜前半夜,谁再喊后半夜后半夜
呀,门呢?
谁在喊夜色将美,路遇一堂春艳。泪色轻狂
拒绝与狗交谈,滚,又一声大喊臭流氓
骂声响彻这夜,不分前后。也无论上下




63
上铺有风,下铺有鬼。你怀疑过的窗外树摇摇晃晃的就走了进来
无需夜晚闪光的夜晚,那烦躁的铃铛唧唧歪歪
鞋带系的好紧困住了翅膀,那所谓的飞翔就是脚趾问路的因由
那一生的路好短,忘不掉的尽头剪切落日。往夜幕里灌水
说生活的对与错,把梦说成评书。一路招摇
说大树有多冷漠,鞋上长出钉子,扎伤夜晚
莫要怀疑冷风袭来,仅仅是一盏灯的熄灭
好似天堂的一次意外,那很好,你的天使翅膀脱落
就像小孩过家家一般,草缠住夜晚
你缠住玉足,梦可怜的被拉长塞进目光里
狂热的问题,是你指挥双腿
双腿奋力运行,车轮提高难度
压折了一千张名片,那些人,言过其实
上面的姓氏多半,张、王、李、赵。余下的多是些闲人




64
情绪迟缓,打不开可乐瓶、望见黑夜,就如黎明痛饮的血液
忘记潜伏的灯火就这样飘忽,引起一连串的遐想。越过0分作文的系数
魔摆高了姿势,请微笑一秒钟的女生牙齿颤抖
我们为了生活而生存,却还要抱着幻想
可笑的皱纹多像条形码,迈开二维码的步伐狂扫整个夜晚
黑就是白吗妈妈?,一个还未出生的孩子问向妈妈
多么哲学的问题,欺骗与魔鬼,我们需要的天使有多虚伪
以至于打开可乐瓶的前一刻忘记了他还存在
背向我和你饮下黑色火焰,太阳跳舞
热浪滚滚而来,打碎了星星繁密的封锁
小心高空坠物,随时让你找到回家的感觉
是姥姥家,彻底的坟墓会微笑。那抖动的乳房
写满了急迫的心跳




65
濒死,如需光幕请花钱。鞋带绑住双腿
流浪的布袋装满和尚,一支口红只是涂抹双唇
你就像女人,拎着高跟鞋。允许烦躁的夜晚跳舞
流浪汉死于一场游戏,与狗的角逐,结果你该想到了
不过意外的是一尸两命。这个悲吹的时代
让生命简单的无法反抗,泛滥的夜晚你一定多喝些浓咖啡
让神经保持顽抗性,一定是坚持赢了结果
生存就是那一次次长跑,危险不会减少
如同爱你的娇唇,吻醒整个·你怀疑过的夜晚
这个世界狼从未减少过,肉多贵理由就有多贵
它是奔跑唯一的理由,寂寞荡开去
我勒个去,你还是你,吃人吧




66
狼群从未怀疑过都市,羊群数星星。那些肉完成了肉的命运
请到餐桌上来,没有谁是缺席者,缺席者已被淘汰
马拉松引发了盛宴,语言肢解一地。没有沉默的狼
最伟大的发明是月亮,爱上明天那是多大的希望
徒手撕碎一个夜晚,王告别盛宴携带流量
去下一个空间,多美的跳跃无需任何法则
只要它那么一思想运动。王
我是自己的王,一个自己王国失落的王
失去一切赢得希望,诗人高歌
换来的就是时间巨轮,向前
对后方的一切说永远!永远!永远!






               




                                2015.2.22 ——2015.6.9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5-6-9 23:31:3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上官南华 于 2015-6-9 23:39 编辑

就本论坛不断成长的诗人来说,你的进步是惊人的,但开篇语言平庸至极,毫无神情。你通体在语言方面思考。
需要更严格的要求你,你自己需要更苛刻的学习现代诗,更苛刻地琢磨意象、反叛“平庸的散文语言”,进入诗境的营造、创新。
发表于 2015-6-9 23:37:04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世界最伟大的女人。无人质疑
无鬼质疑、无神质疑。母亲不是天
她是大地,是祖国、是一切的源头
大地的乳浆孕育着万物,大地却不奢望不索取
人间多少情,只有母爱最伟大和无私
我的母亲一个小个子女人
和每个中国母亲一样
在我小的时候,家里穷
父亲又有病,母亲撑起了大半边天
每天拨弄炊烟,还要忙于生计
那时候一个人挣钱养全家真的很难
何况是一个女人
岁月在母亲的脸上穿行留下了道道伤痕
母亲的一双小手握紧了生活重担
担起全家的幸福,再往后
病魔摧毁了一个倔强的男人
那时的父亲
与酒交谈、与烟交谈
与药交谈、与沉默交谈
就是很少与我和母亲交谈
当父亲走后,母亲的精神支柱到了一半
但还好还有我,另一个长大后坚强的男人
生活充满伤痛,也会藏了很多幸福
母亲老了头上的白发再也藏不住
仿佛一夜就开满了枝头
可我的心中却还是昨天、今天
明天的明天生活依旧继续

“支柱到了一半”,“倒”错误成“到”了。

“与酒交谈、与烟交谈
与药交谈、与沉默交谈”意味着孤独,不与你和母亲交谈,以下句就是丝毫空间没有了。
“就是很少与我和母亲交谈”

整个这一段不是诗,而是平庸的散文叙述。


 楼主| 发表于 2015-6-9 23:53:48 | 显示全部楼层
上官南华 发表于 2015-6-9 23:37
这世界最伟大的女人。无人质疑
无鬼质疑、无神质疑。母亲不是天
她是大地,是祖国、是一切的源头

其实第一首应该是我有意为之,平庸或者朴素,是由一个母亲展开的。正是利用了这种朴素为后面的作品作一种颠覆,或者是后面的对前面的颠覆。母亲本身就是一首诗,也是生命的母体,因为母体的朴素才可以显现后面威力。就像导火索,最原始的就像引子一般简单,谢谢老哥中肯负责任的批评问好
发表于 2015-6-9 23:58:07 | 显示全部楼层
独竟天涯 发表于 2015-6-9 23:53
其实第一首应该是我有意为之,平庸或者朴素,是由一个母亲展开的。正是利用了这种朴素为后面的作品作一种 ...

这些解释是无用的,天下哪有故意平庸的诗人。这是无论怎样说不过去的。你不要辩解平庸。
 楼主| 发表于 2015-6-10 00:02:06 | 显示全部楼层
上官南华 发表于 2015-6-9 23:58
这些解释是无用的,天下哪有故意平庸的诗人。这是无论怎样说不过去的。你不要辩解平庸。

那就去掉第一首
 楼主| 发表于 2015-6-10 20:07:25 | 显示全部楼层
长诗就是一套独特的语言系统!有他的布局,有他的合理与无理!就像一个棋局,重要的是谁来下这盘棋!
 楼主| 发表于 2015-6-11 22:46:16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5-6-15 21:27:15 | 显示全部楼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1-16 23:12 , Processed in 0.125395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