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楼主: 草树

近作几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6-6 23:04:0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是来向各位前辈学习的!
欣赏草树前辈的佳作!学习中期待进步
发表于 2015-6-6 23:06:29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留痕。
发表于 2015-6-6 23:53:31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老师!学习了你的诗歌!置顶!
发表于 2015-6-7 09:48:54 | 显示全部楼层
《物有其名》

最喜欢这个。
问候草树兄。
发表于 2015-6-7 09:50:1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色色001 于 2015-6-7 09:58 编辑

《国家》

我很少写到这个国家。
她像大海一样宽泛无边,无从写起。
今天在医院熙熙攘攘的候诊大厅
当我伸手扶住电动扶梯口这个怯步的老人——
我捕捉到了她的形象:一片看不见的嶙峋
令起伏的孤舟骤然一震。

我喜欢这首诗。通体来讲,我认为这是一首好诗。好诗我认为是这样的,我描述一朵花,不用告诉你它是香的,如何香,为什么香。我只说,“一只鸟,飞下云朵,盲目的人,在春天,用手中的盲杖,轻轻点下光明的快门……”顺此理念,再看《观鱼记》“一群鱼住在水槽中”这一句写得很美,宁静,不喧哗,我认为是一句诗。而之后,或许,或,追问,饲养池塘?焦虑又如何?全部是诗人的身影了,换句话说,诗人本身的身影,完全当住了诗意。我认为诗人不可能是鱼,所有的论断显得唐突。观鱼记本身只能是对一尾鱼的猜测。所有的结论,只能是假说。“送来氧气。足以苟活,只是没了倒影”这样的文字总有一种先入为主之嫌,谁又能得知,在鱼的内心,何尝不能是这样的想的。“多少条鱼身之后,换得后世齿间一句人言” 故此,我认为这首诗,构思一般。

《海螺畅想》

诗歌大意如此,“一只小海螺,在海滩上跟随海浪翻滚。偶有一人用海螺吹螺歌。空空的螺歌里,有海螺闪光的波纹。”那么诗的名字《海螺畅想》“畅想”就显得多余。这里又是诗人的影子挤了进去。不如就叫〈海螺〉


《物有其名》
腰肢大致如此:
首先,
物有其名: ……(解释一下)
然后,
例1,……
例2,……

这和辞海里的词条解释,无两样。

《一辆甜卡车冲下坡去》

这首诗从名字开始,诗意就开始了。
(我在这里一下子想到卡车可能是拉西瓜的车, 司机的红与西瓜的红,碎了一路。  )
当然,不管读者会想到什么,首先文本的本身就给你想像的翅膀。我认为这才是诗,大诗人,不要老想充当什么先知,像大画家一样,不要传达什么伟大的意义。我喜欢罗傲鹰先生的一句话“所有银河系伟大的国家加起来,都没有我的母亲重要”这才是一个真正诗人要去表达的至真,至纯。没有这份至真,至纯,还有什么所谓的诗歌呀。诗歌不像别的,诗歌是一个人的心跳,假不的。


甜卡车,何以甜?是青春会见了肉体
释放了生命之重,还是放空归来

带着满腹的牢骚?甜卡车,哐当哐当

诗人喜欢用发问和解释的方式,来传达诗意。

啊,那路边店脱光了的鸡肚腹洞开在砧板上!

最后用这样感叹句,来重复“心中的疑问句”

说真的,我不知道这样的表达好不好,但我认为,手法还是比较单一的。

《礁石》
“礁石的无动于衷并不表示它
厌倦了一切    ”

诗歌一开始就下结论。这好比老师在讲台点名,“王二小”,然后说,王二小是个英雄。好了,后面肯定不用说,那就是讲王二小,为什么是个英雄,怎样成为英雄的。

一动不动就像先驱者在菜市口
瞪着眼睛

读到这里好像深意出来了,但我依然认为这样的安排不值得。诗意不能靠一个读者熟读百遍才能出来。
诗意得像春天的桃花,如暗器,一不小心就击中赶路人。
记得,读者不是朝圣者,是赶路人。诗意不能太曲,高深,诗意如水照明月。

《鸽子信》和《国家》一样,好诗,无需太多废话。

《新移民病》

而那随来的苔藓,却鲜绿起来
像个长命的丫鬟。

最后两句写得不错。前面的表达都太俗。


呵呵,班门弄斧,草树老师不要介意。祝福,敬茶。
发表于 2015-6-7 11:00:03 | 显示全部楼层
读老乡作品。
 楼主| 发表于 2015-6-7 11:36:16 | 显示全部楼层
上官南华 发表于 2015-6-6 22:20
老压正经起来还是说得对头。好在处处留心,好在及物有情。

问好上官兄:)
 楼主| 发表于 2015-6-7 11:37:31 | 显示全部楼层
色色001 发表于 2015-6-7 09:50
《国家》

我很少写到这个国家。

谢谢色色的细读和批评,也一并问好各位诗友:)
发表于 2015-6-9 09:42:23 | 显示全部楼层
当我伸手扶住电动扶梯口这个怯步的老人——
我捕捉到了她的形象:一片看不见的嶙峋
令起伏的孤舟骤然一震。
发表于 2015-6-9 09:43:03 | 显示全部楼层
顶起好诗!欣赏陌生诗意表达!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9-20 22:22 , Processed in 0.056088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