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诗歌奖
查看: 3431|回复: 31

[诗坛动态] 期待与祝福:为诗人郭金牛鹿特丹诗歌之旅饯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6-5 10:03: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田庄 于 2015-6-5 11:42 编辑

按语:6.6日,诗人郭金牛将赴荷兰鹿特丹受邀参加国际诗歌节盛会。临行之际,本网对其进行了一次简短访谈。在此,我们祝愿郭金牛有一个美好的鹿特丹之旅,并期待他把中国诗人的好声音传递给与会的各国诗人!




答问者:郭金牛 提问者:田庄


问:还有3天你就要起程去荷兰了,考虑你的时间关系,我们做一个简单的采访,算是对您此次荷兰之行的预热。

是的,6月6日我就要启程去荷兰了,无论从心理上来讲,还是从其它各方面来讲,我还没来得准备,鹿特丹的国际诗歌节在我没有准备的时候来临了,时间确实很紧,所以,无论是您的这次预热,还是鹿特丹的国际诗歌节,我显得怆惶,但这怆惶的快乐,我是乐意接受的。

问:你近来的创作状态怎样,新近有哪些作品发表?

我近来没有什么创作状态,或者说,我从来没有创作状态,诗歌对于我来说,从来就是不是一种创作,只是我说话的方式之一,这种表达,离我的内心更近一步,他忠实我的内心,并遵照我内心,搬运了汉字。她带着我的体温,我的气息,我的汗水或者我的血迹。
如果它取自我身体某个部位的断肢,
如果它取自某位母亲的心脏,
如果它取自某个墓穴的骨灰……
我知道,我的诗,坚决不离开生命。如果离开生命,一切“盛大”或者“庆祝”又有何种意义?就象乔布斯的苹果帝国一样,他全球的利益联盟,如果压垮了任何一条流水线上的生命,这种“帝国”的金钱积累沾有血迹,那么,它的“盛大”或者“庆祝”又有何种意义?
至于作品,今年是发表是一些,2015年,诗刊第1期刘年编辑编发了4首,作品第1期杨克诗人编发了5首,芳草第3期哨兵老师编发发表了7首。在纸刊这么发表诗显得比网上发表看起来更为舒服,也令感动。


问:除了自身创作之外,你关注中国当代的诗歌吗?你对中国当代诗歌的总体状况是否满意?

不是关注,是热爱。中国当代诗歌总体状况我是不清楚,不过,中国是一个诗歌国度,诗歌,在中国一件平常之事,在中国古代,无论民间、宫廷、宗庙、都有诗歌频频“出场”,比如,中国最早一部诗歌总集见于《诗经》,它汇集了从西周初年到春秋中叶几百年民间、宫廷、宗庙流传配乐的歌词, 按当初所配乐曲的性质,分成风、雅、颂三类。这是三千年前的事了,自《诗经》以将,到楚辞、汉赋、唐诗、宋词、元曲到现代自由诗,诗歌这一传统贯穿了中国文化的始终,并且深深溶入每一人的血液之中。比如我,儿时祖母传唱的歌谣,童年小伙伴们之间传诵的唐诗,从这个角度上来说,诗歌从来没有离过我。

问:自北网获奖之后,你的创作和生活状态有什么变化?比如你认为对诗歌的理解,以及创作方面有没有新的变化或突破?

自北网获奖之后,最大的变化,就是我“出名”了,“出国”了,呵呵,这是我意料之外的事,意外之事正在发生,皆因北京文艺网国际华文诗歌奖影响力非凡。
我对诗歌的理解发生变化是在认识诗人杨炼之后,得到国际诗人杨炼的指导及“开悟”, 如果以前写诗是信手涂鸦的自足自给的话,那么,在网络认识诗人杨炼之后,使我对诗歌有着不同层次的识别:那就是我对诗歌及生命有了更深层次体悟,对人性有了更深刻的思考,诗歌与金钱没有半毛钱的关系,但她会使我在金钱中,堕落的速度变得更慢一些。我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我频繁混迹于互联网上,每一首写完,我不再随意丢掉,而是发到网络诗歌论坛或诗歌网站上,现在,我也有一些诗歌陆续发表在全国知名报刊上,这是以前没有的。


问:你以前读外国诗歌吗?你的创作是否受到国外诗人的影响?

以前读过外国诗歌,诗歌对于我来讲,没想过国内国外之分,包括古代诗现代诗,逮到什么就读什么,喜欢的就会重读,在我眼里,只有诗。受这些诗歌的影响显而见,我常常被诗中某些神秘的力量所控制,以至于不能自已。

问:你怎么理解诗歌的民族性或地域性?作为中国诗人来说,你希望在诗歌节上向国外诗人传递哪些信息?关于中国诗歌与世界诗歌的交流问题,你对它报有哪些期待?

诗歌当然有民族性或地域性,诗歌肯定会她带着个人的体温,个人的气息,或个人的汗水或者血迹,当然也会带着民族性或地域性“气候”或者“气象”之根,只要是用母语写作,就没法离开这个“母”这个根。
在诗歌节上向国外诗人传递哪些信息不重要,这次诗歌节我带去的有两个人:一个名叫郭金牛,另一个人也叫郭金牛。一个是在建筑工地,工厂的流水线,城市的脚手架上干活的郭金牛,另一个是在工地上,流水线上,脚手架上写诗的郭金牛。 写诗,有时候将我一分为二;有时候,让我合二为一,这是一件神秘而疼痛的事情。每当诗歌来找我的时候,她为我自动关闭了“有”的世界,即物质世界;此时,她又为我打开了另一个更为广大的空间,即“无”的空间,这个时候,我就在那儿“梦游”。与此同时,我与被物质侵占的空间和金钱腐化的时间,达成了诗意的“和解”。
    日复一日,我经历着如此无与伦比的伦替,从而,我二十年的外乡漂泊生活,充满了“诗意的偶然”。
当然,偶然是迷人的。偶然:我从网络上结识了“邻家大哥”:诗人杨炼。这位全球意义上的中文诗人,他以他卓越的思想获得了我的尊敬,他在用诗歌修建着一座向下的“塔”,虽然向下修建一座“塔”更难一些,但那又有什么关系,有什么比向下“修建”而抵近低处的生命更为有意义?


问:此次去诗歌节都有哪些日程安排,你做了哪些准备(作品)?

此次鹿特丹国际诗歌节将在鹿特丹城市剧院举行,组委会给我的安排了几个重要环节,鹿特丹国际诗歌节国际网站记者提前做了采访,将发布在这个诗歌节的网站上,另外,我还签署了出版协议。此次诗歌节现场将有我的平面宣传,多媒体影像宣传,作品推介,诗人主题发言,诗歌研讨会,签名售书,记者采访等,诗歌节之后,将有作品在欧洲出版发行,及报刊杂志发表。从发来个人节目单上看(我看不太懂)6月10日11:00-12.30是个人诗歌作品研讨会,14:00-16:00是有关语言与艺术交流或我个人的主题发言,17:15分-17:45分是各国记者采访环节,20:00-21:00个人诗歌作品朗读与欣赏。目前我所知道的信息就是这些。
我准备作品有瑞士苏黎世大学的传媒系主任卢卡谢德勒和学者马克翻译的7首诗,《在外省干活》《工地上,想起一段旧木》《打工日记》《离乡地理》《662大巴车》《十亩小工厂》《第十二个月的外省》。荷兰的翻译家布来恩霍尔顿翻译的《木工部的性叙事》,以及美国诗人莫楷翻译的《纸上还乡》等共9首诗。





附:鹿特丹国际诗歌节网站记者Mirthe的对郭金牛的电子邮件采访

邮件原文:


At 2015-05-04 20:52:03, "Mirthe Smeets" <smeets@poetry.nl> wrote:




Great! This is an interview on beforehand, to publish on the website. You can answer me in Chinese, if you want.



Could you answer these questions:

-          Could you tell us why you started to write poetry?

-          Which other poets do you admire, why?

-          When exactly did you write your first poem, what was it about?

-          You were working at that time (what job did you have), did you write in the evening, after work? Weren’t you too tired? Why did you want to write anyway?

-          You also write about complex subjects, like the poem about the man that has to replace the net that saves people who try to kill themselves every day, why?

-          What do you expect of the Poetry festival in Rotterdam? Why do you like to come to the Netherlands, why do you like this country? What do you know about the festival?

-          Do you think you will be inspired, that you will write about your experiences at Poetry International Rotterdam?

-          What are your plans for the future?

Kind regards,



Mirthe


访谈中译:

你能告诉我们什么时候开始写诗吗?

您好,我不记得我什么时候开始写诗,诗歌,在中国一件平常之事,在中国古代,无论民间、宫廷、宗庙、都有诗歌频频“出场”,比如,中国最早一部诗歌总集见于《诗经》,它汇集了从西周初年到春秋中叶几百年民间、宫廷、宗庙流传配乐的歌词, 按当初所配乐曲的性质,分成风、雅、颂三类。

《诗经》中的“风”的意思是土风、风谣,也就是各地方的民歌民谣。“雅”是正声雅乐,是正统的宫廷乐歌。“雅”分为“大雅”和“小雅”,重盛大宴会的典礼;“小雅”则是用于一般宴会的典礼。“颂”是祭祀乐歌,用于宫廷宗庙祭祀祖先,祈祷赞颂神明,史诗、讽刺诗、叙事诗、恋歌、战歌、颂歌、节令歌以及劳动歌谣等,这是三千年前的事了,自《诗经》以将,到楚辞、汉赋、唐诗、宋词、元曲到现代自由诗,诗歌这一传统贯穿了中国文化的始终,并且深深溶入每一人的血液之中。比如我,儿时祖母传唱的歌谣,童年小伙伴们之间传诵的唐诗,从这个角度上来说,诗歌从来没有离过我。

正儿八经的写诗,大约是在2012年8月份左右,偶然逛了一个网站:北京文艺网国际华文诗歌奖论坛,在这里,我发现有很多我喜欢的大诗人参加一些诗诗歌活动,比如著名的诗人于坚、臧棣等,还有来自港、澳、台、英国、德国、荷兰、加拿大等海外华语诗人。诗歌奖评委除了国内著名诗人评论家唐晓渡、西川、翟永明、杨小滨、秦晓宇、姜涛等外,还有国际诗人杨炼、阿多尼斯,盛大的诗歌场面和顶级的评委吸引了我。随后,随手在诗歌论坛投了一个组诗《虚构中的许》,得到国际诗人杨炼的指导及“开悟”, 如果以前写诗是信手涂鸦的自足自给的话,那么,在网络认识诗人杨炼刚让我对诗歌有着不同层次的识别:那就是我对诗歌及生命有了更深层次体悟,对人性有了更深刻的思考,诗歌与金钱没有半毛钱的关系,但她会使我在金钱中,堕落的速度变得更慢一些。我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我频繁混迹于互联网上,每一首写完,我不再随意丢掉,而是发到网络诗歌论坛或诗歌网站上,我经常去的网站有北京文艺论坛,中国诗歌流派网和诗生活论坛,同时,我在这三个网站,义务赚职版主或编辑。



你欣赏哪些诗人,为什么?

我欣赏或喜欢的诗人有很多,古今中外,这将要列出很长的一串名单,我之所以喜欢他们,是因为他们的每一首诗,一定有一个让我着迷的“世界”,可以肯定,我会从每一首诗中都会得到一部“乌托邦”式的天梯,越过国界,肤色,种族,以及空间和时间。那里,有我的、诗人的、或他者诗意的“栖居”,无论是生命向下修建,或向上的追问,诗歌内核就是自由,这是人类及其生命的终极朝向。



你的处女诗作什么时候写的?跟什么有关?那时你做什么工作?你是不是在工作之余写的?你感觉累吗?你为什么能够坚持下来?

处女诗作大约是2011年左右,发表在《宝安日报》打工文学周刊上,具体什么时间和写了什么内容,我都不记得了,我不太在意诗歌与时间的关系,较为注重,这些文字是否按照我内心进行了“搬运”。

我的工作,就是离开故乡去外省干活,在我谋生过程中,反复经历的多个地址:比如深圳市、比如宝安区、比如石岩镇、比如罗租村。在那儿或这儿,我漂泊了20余年,从事过建筑工、搬运工、工厂普工、仓管等工作,也摆过地摊。那个时候,我有时在工地的木板上写诗,有时在工厂的集体宿舍写诗,流浪的时候,在公共广场上也写诗。更多的时候,一首写完,我随手就扔掉了,或放在某处租住的地方就离开了。

我写的诗,都与“现场”有关,与汗水,体温,血肉有关,我坚决不离开生命。虽然生活比较累,但诗意一直与我同行,每一个人都有自已的诗意或者表达诗意方式,就象一只鸟渴望在天空飞行。

至于我为什么能够坚持写诗,我自已认为写诗不需要坚持。一是我写诗,是我说话的方式之一。二是写诗是我内心的需要。




    你也写了一些复杂主题的诗歌,比如有诗描写一个不得不取代网络的人,这个网络可以拯救那些每天想要自杀的人,为什么?

诗的主题其实并不复杂,在我看来,诗歌就是将不可说“简化”至透明,让我们看清生命本质,除了生命,我不认为诗歌有什么其它主题,如果有,相对于生命,那也是轻的,没有重量的。

网络是一个新兴传播平台,打破了由纸媒单一有限的传播方式,这个更为广阔的传播空间,让更多的人听到隐于民间的音声,我经常上的有北京文艺网,中国诗歌流派网,第一届北京文艺网北京国际华文诗歌奖一年就出现8万多首诗,而中国诗歌流派网一天最高峰时,有上万人次发表诗及发表诗歌评点,这样的互动,形了网上“诗歌江湖”,我所工作的深圳,几乎每周都有诗歌活动。比如诗歌朗颂会,诗歌剧场(诗歌与其它艺术形式的互通互融)……

但这个网络不可能拯救那些每天想要自杀的人,上帝也不能,但诗歌可以是灵魂的出路。




    在鹿特丹诗歌节上你有什么期待吗?你为什么要来荷兰?你喜欢这个城市吗?你了解这个诗歌节吗?

我要去荷兰,是因为荷兰有一个“鹿特丹国际诗歌节”,荷兰因为诗歌变得更加美丽而迷人。我知道, 荷兰·鹿特丹举办国际诗歌节举办了45届,有着悠久的、令人骄傲的历史,世界上最优秀的诗人,比如巴勃罗·聂鲁达,约瑟夫·布罗茨基,希尼,帕斯,安·卡森,莱斯·穆雷,英格尔·克里斯滕森,贾安·卡普林斯基,赫伯特,汉斯·马格努斯·恩岑斯贝格和马克·斯特兰,都参加过这个诗歌节。这些闪光名字让我充满了仰慕之情,这些巨人曾经站过的地方--“鹿特丹国际诗歌节”,非常棒,就算我只站这里一分钟,献上一首中国诗,也是值得的。

在诗人杨炼通信中,听说德国著名的诗人杜尔斯· 格仁拜恩将光临“鹿特丹国际诗歌节”,期望在此期间向他学习,向大诗人求取“真经”。还有,我与很多的中国诗人在第44届“鹿特丹国际诗歌节”与北京文艺网同步诗歌节时,读过荷兰女诗人艾斯特/娜奥米/皮卡的诗,非常喜欢,期望在荷兰能够见她的芳容还有她的郁金香,

另,听说荷兰的窗子比门大,不知是不是真的?




6.你认为你会因为这个诗歌节的经历而写些什么吗?

会。

荷兰·鹿特丹国际诗歌节将会成我记忆中最重要部份之一,我会在中国传递鹿特丹国际诗歌节的温暖以及她的迷人的魅力。




7、你未来有什么计划吗?

没有,未或属于未来,不计划未来,我乐意遵从自然而然。



诚挚的祝福!

中国朋友郭金牛

2015年5月8日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Register

x
发表于 2015-6-5 10:34:01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
发表于 2015-6-5 11:40:2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罗傲鹰 于 2015-6-5 11:45 编辑

祝贺钻石吧。

从得奖以来,钻石没写出一篇有份量的新作,而且不再到论坛跟兄弟们玩了,身份不同了嘛,有时我想,名利对人的磨损这么大?

钻石的事,给人一种印象:写作→得奖→出名→四处受采访及参加会议→无暇写作→光环消退。如果出名如此损害人的才华,那么,名声是垃圾。

而且,过于渲染此事,会让人真的把文学当敲门砖,去追求物质层面的东西,因为有成功者在前了啊。

一个真正有志于创造经典的人,会说,不要挡住我的阳光。无论挡住阳光的是什么。
上官南华相对而言,更具有文学的忠诚与审慎。
 楼主| 发表于 2015-6-5 11:44:37 | 显示全部楼层
罗傲鹰 发表于 2015-6-5 11:40
祝贺钻石吧。

从得奖以来,钻石没写出一篇有份量的新作,而且不再到论坛跟兄弟们玩了,身份不同了嘛,有 ...

坦诚之言。
发表于 2015-6-5 12:02:58 | 显示全部楼层
罗傲鹰 发表于 2015-6-5 11:40
祝贺钻石吧。

从得奖以来,钻石没写出一篇有份量的新作,而且不再到论坛跟兄弟们玩了,身份不同了嘛,有 ...

首先感谢傲鹰兄鼓励。但文学跟对文学的忠诚有关又无关。

对于艺术史来说,她永远只留下独特而个性强烈鲜明的作品。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之文学。也许,钻石有一个作品就足够了。文学不是数量。余秀华和钻石的出名,是有时代需要的。也是文学的一个层面,别样的风景。
钻石,工人诗篇,这是北网诗歌奖的收获,也是另辟蹊径的诗歌之路。关注现实,方向是对的。

祝贺北网诗友钻石参加鹿特丹国际诗歌节。祝贺钻石以诗出名、挣了钱,改变了生活。这是公平的。谁说,写诗不可以挣得身家名利。
这也是劳动致富。我完全支持。
发表于 2015-6-5 12:11:53 | 显示全部楼层
受邀参加鹿特丹诗歌节,毕竟是一件好事情,祝贺钻石。
我想到了一个词——回归。当繁花褪尽,回归是最美好的途径。
发表于 2015-6-5 12:42:5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罗傲鹰 于 2015-6-5 13:06 编辑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记得初一发表第一篇小文章,我就疯狂地爱上文学,开始严重偏科,放弃数理化的学习,在父母眼里,算是走上了邪路。为让我改邪归正,我父亲(是个石匠)约好我爷爷,大伯,三叔,么爸,五个大男人,审问我一个十四五岁的小男孩,让我别再写作。五人中,不知是谁,是我爸还是大伯,说着说着,猛地挥手在我后脑勺上一大巴掌,打得我眼冒金星,仰面躺倒在地上。此种扼杀天赋之事,可算世间闻所未闻吧。我这偏执狂,还是一路写到现在。对我这种脑后有反骨的人,没什么能让我屈服。而且,就冲我挨的那顿家庭暴力,要是我写不出几部传世经典,别人给我十次诺贝尔,我都等于白活白吃大米饭。因为,志不在此。

各有各的道。有人混,有人不混。就这么简单。

兼回田庄兄与上官兄。

发表于 2015-6-5 12:57:35 | 显示全部楼层
祝贺钻石!
发表于 2015-6-5 13:03:32 | 显示全部楼层
难得辛苦半生,今日终成正果,祝贺之!~
发表于 2015-6-5 15:32:1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上官南华 于 2015-6-5 15:33 编辑
罗傲鹰 发表于 2015-6-5 12:42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记得初一发表第一篇小文章,我就疯狂地爱上文学,开始严重偏科,放弃数理化的 ...


打工的人很多,残疾的人更多,但与诗相遇,并成功,目前,就几个人。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人与诗的相遇,也是一种命运。

真讲此时此地的大众网络名声,昌耀、西川,杨炼们绝对没有余秀华大,但诗不完全是大众网络知名度问题。

《诗经》开创的是诗作者无名的历史。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1-16 23:14 , Processed in 0.135903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