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4462|回复: 29

[江湖百家] 《究竟是谁在窥视诗人之死??》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5-8 12:39: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究竟是谁在窥视诗人之死??》







有写诗人之亡 新闻就紧追不舍!



参见阅读:

为何又一个诗人选择了自杀?丨洞见 -- 凤凰网文化频道 -- 传送门
http://chuansong.me/n/1360159



2015-05-07 景成 凤凰网文化频道



以下是此文的导语:

导 语(如下)

‘’5月2日下午,90后诗人王尧在人大宿舍楼顶纵身一跃,结束了自己仅仅21岁的生命。在持续发酵的阵阵惋惜声中,“为何诗人纷纷自杀?”也成为了随之而来的一个尖锐问题。

王尧生前好友景成认为,在一个诗歌被迅速边缘化或沦为消费品的精神的“贫困时代”中,正是纯粹诗歌本身的个体属性和真诚品质,使得其与现代技术理性支配下的意义世界发生了不可避免的激烈冲撞,而时代精神的贫瘠荒芜和真正诗人作为当代人对其刻骨铭心的痛苦感受,是造成诗人自杀的根本困境。‘’



看下导语就知道下文该分析上纲上线了!读者可以自己查阅去。而我只是要脱口而出的是:

我不喜欢也不同意“导语”之言。或者说,将此言作为导语——不是小题大做,而是对生命于世俗的炒作!





诗人之死,有那么可怖吗?

诗人之死与同龄人之逝有大不同吗?

是想要诗者被嘲笑的更加猛烈些吗?‘’

为什么,写诗的人就不能选择自杀?

自杀很不火爆吗?



不写诗者之死就平淡于写诗者之亡吗?

写诗,写诗人,本就一件普通人所做的事情。你干啥要洞见窥视?



悲哀不过生者暴

死亡本就诗人力

喜将肉灵混搭去

未丧柔体闻新烛



《狗仔止步!》——偶乃客即时草就。







微信诗友红尘跟帖说的真切:

‘’王尧做到了。诗人王尧、烈士王尧做到了。

这是讴歌,还是崇敬,赞美,称颂,鼓励,支持,引导,认同……

?我只有这么一个符号

无论如何,不到我自杀的时刻,我几乎麻木于这种死亡的选择方式。

没有谁有权利结束生命,包括自己,若非生不如死,蝼蚁尚且偷生。

生是死的代价,死不一定是生的价值。

有人死,有人撰文,是前者演绎了生命,还是后者表演了文笔?

生和死,都值得敬重,轻生轻死,都是极端。

如湖北女诗人的成名,许立志的跳楼,这样的事情我从不参与讨论,因为这事几乎没有讨论的意义,昨天还有一位诗歌朋友向我请教,诸如海子许立志等人的死,我们是否会步入后尘,无论考虑他三四十岁的年龄与否,我觉得此问都是滑稽的。

借兄此贴,唯一说这么几句,关于些事,我有自己更多的看法,唯愿我和兄都深知究理,好好活着!‘’

我的读罢感怀,并跟帖如下:


写诗不仅仅是诉说痛苦——痛彻不公与黑暗。艺术的美学意义并不只是由悲剧构成。艺术也不是还原真相,以便泄愤,发泄情绪。

还原焰需要揭穿,艺术不是用来发泄的!



艺术的原本要义是让从事艺术的人与感受艺术者去更有力量与信念去生存栖息于世间万物之中——融入,更好地融入家庭、社会与自然。



世间本就自然界一部分,是一小部分而已,生命的短暂正是要人们去正眼看待社会——拥抱自然。

生命大都达不到也不可能不悲不喜的境地。但生存是生的基本需求与权力。生命的自由就在于自身要拥有多重选择,以及死亡的不可逆转性。这是人性的基本常识。



诗人是人之言说之人,不是死亡的师范。



谁都有权限选择死,但你有能力选择生吗!?



唯有死亡与山河同在吗?



诗人本就是美学意义的代言人,怎但今天正式成为“自杀”的代名词?!



人类社会本就是自然界一部分,但许多所谓诗人却在自觉不自觉的将两者割裂混淆。此,写诗能有的意义仅仅成为对生的懵懂甚至自愿者的狂吠。这是对诗与诗人的亵渎,极其错误的诱导!









一个还没有搞清楚你身边的社会仅仅是自然界起起落落,水落石出的一部分——这样一个基本原理,就匆忙于焚毁,岂不是被山河湖海嘲笑吗?那,写作若借用的那些自然意象不就成了自身的臆想吗?



诗,语言艺术的最高形式,是生命力量的源泉,为何如今遍地未知生就道死?!



如此,诗与诗人形成恐怖与悲哀的代言人。写诗意义岂不成了“死到临头”了吗?!



唯有谈论死亡方成诗业?



不要去谴责死亡,该谴责的是那些假借死亡事件大做文章之人,与山呼海啸般将死亡——这一从属于自然现象的范畴,却打鼓悲鸣于外,冒充深刻的人!



究竟是谁在窥视(诗)人之死??答案只有一个:

生者。



而人之所以生,却在于生既始于死。生死间的距离——修之缘之远。

世间之物能供观赏者观赏的:死者。生者中,总有些在生死间跑路喊话的人。



小说家大都越写越上瘾。越上瘾越美丽动人。于是,他们大都选择生于长。而诗人大有不同。

阿多尼斯今有八十开外——最好别拿杜甫、李白开涮今人。



严歌苓,一部一部作品问世,步步惊心。也没见得人家大呼小叫。更无从拿诗与其小说比较谁深谁刻。



没有生在沙皇时代,就不要去决斗。不是艾青,也蹲不了牛棚。不去向世界《宣告》——《回答》,也成就不了那北岛。



海子说:我的死与任何人无关。诗人之死,能否担起生之命!



陈超自杀——先生,你有选择生的方式。先生,你几近著作等身。先生,你是深刻的同时也映照出炒作诗人之死者的浅薄与羞耻。



王尧之亡,与教育的体制有着特殊关联。不要展开过度辐射。青春不是资历的炫耀,而是要立人的最佳时机!



诗人,何此到了非死不可的地步?!


《究竟是谁在窥视诗人之死??》_偶乃客诗文集_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bdb6153a0102vjrv.html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Register

x
发表于 2015-5-8 14:52:58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
发表于 2015-5-8 19:04:42 | 显示全部楼层
嗯,房兄分析的很到位。
诗人王尧的自杀让人悲伤,但媒体将其放大刺激大众的眼球则让人反感。
发表于 2015-5-8 19:09:3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在微信上看了那篇微信,全文充斥着让人感觉妖魔化诗人的语句,正如您分析的,“”生是死的代价,死不一定是生的价值。
有人死,有人撰文,是前者演绎了生命,还是后者表演了文笔?
新闻媒体有其正面作用,但在相关指标的压力下,总是喜欢泛娱乐化事件。所谓 妓者!
发表于 2015-5-8 19:28:04 | 显示全部楼层
诗人也分很多种,有热爱生活的,有倦于世俗的。诗意的世界难免要与现实发生碰撞,但也不能将现实全盘否定。诗人之死,死的只是要死的那些诗人,我们可以惋惜,可以感叹,但不可以盲目。支持你说的。炒作那些人是什么都没搞清楚,但基于他们对精神世界的关注(现在的我们确实精神匮乏,诗意荒芜),我们也要体谅。
发表于 2015-5-8 19:44:5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罗傲鹰 于 2015-5-8 20:00 编辑
667 发表于 2015-5-8 19:09
我在微信上看了那篇微信,全文充斥着让人感觉妖魔化诗人的语句,正如您分析的,“”生是死的代价,死不一定 ...




诗人王尧的自杀,让人悲伤
但媒体,将其放大
刺激大众的眼球
则让人反感。
我在微信上看了,那篇微信
全文充斥着让人感觉妖魔化诗人的
语句,正如您分析的,“”生是死的代价,
死,不一定是生的价值。
有人死,有人撰文,是前者
演绎了生命,还是后者表演了文笔?
新闻媒体有其正面作用
但在相关指标的压力下,总是喜欢
泛娱乐化事件。所谓 ——妓者!


音乐感,心灵强度,文字与处境的对称,诗与人品。有性情的人就能写诗。
先放松,把你感觉的情理事一起端出,有无规矩,像与不像,一律不管,先“化”,文字与心毫无阻碍地相融,再谈其他。走好第一步。放松,交融,相互支配,把自己交给文字,信任它,不拘束。
发表于 2015-5-9 07:55:03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因复杂。
发表于 2015-5-9 11:01:46 | 显示全部楼层

RE: 《究竟是谁在窥视诗人之死??》

罗傲鹰 发表于 2015-5-8 19:44
诗人王尧的自杀,让人悲伤
但媒体,将其放大
刺激大众的眼球

感谢罗兄鼓舞,感觉内在节奏感这些都比较难以把握,还得看具体情境。
发表于 2015-5-9 11:42:00 | 显示全部楼层
667 发表于 2015-5-9 11:01
感谢罗兄鼓舞,感觉内在节奏感这些都比较难以把握,还得看具体情境。

要淋漓尽致地把那个淋漓尽致的“我”一古脑泼洒出来,嬉笑怒骂全泼出来,把性情泼出来。
 楼主| 发表于 2015-6-22 13:34:1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因此会发现解决问题的方法总比绝望这种方式多很多。同时我们还会发现,世界远比我们面对任何困难或挫折的无奈所产生的颓丧和伤感更加美好。
最后,向英华早逝的人们表示惋惜和悼念。

在路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7-7-29 02:51 , Processed in 0.113828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