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1969|回复: 24

流浪的风(7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5-2 22:09: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独竟天涯 于 2016-6-25 21:45 编辑

流浪的风(7首)




《远处的风》


难以看见这最后的停留,沙子穿过深巷
没有明天,一个纸做的窗口放进衣兜
叠起一打思念,就是那样的夜晚

徘徊,挥散不去。没办法总会怪上记忆
时间干掉某些,又想起某些

浑然不觉的夜晚,跑不出一个空月亮
思乡、思念、思你

思这慢慢东去的流水,思这风中的心跳

默默的逼近,又默默离开
说这云,不如说这夜还是一团漆黑



《离开或离去》


没带走任何,比如一阵·不会说的风
脚印由浅入深,由浅消失,由深沉沦
敲开大海掩盖的门,今夜笑声淹没了哭声

涛声击碎了礁石,夜在研磨
如同一滴墨,滴进鲜红的血中

梦开始融化了,一些人取代了另一些人
我们习惯叫做繁衍,繁衍的速度就是日晷的速度

历史留下少部分人名,其他都是尘埃
沉淀、漂浮、留下的是真金

坟头开着的白花犹如激荡的浪花
拍打着一个又一个永去的春天



《徘徊的水流》


没有源头,只是一种无形的水
就像意识,水无常形的蛇爬出洞口
去往不是口腔的黑洞,你怀疑这道窄门寂寞
没有风声,落泪的幸福不可以误解为性福
任何时刻都与今夜·无关
看不破人世那点事,都在活
又都在欺骗,你是谁的?
这美丽的又是谁的?
沉默爱上寂寞,你·小心
我担心,日子一跳跳的过
让人难熬,鄙视这样的长夜
这样的长夜本质是黑
没办法改变,包括洁白的身体
或仅仅洁白着的床单



《一个梨》


短暂的分手与梨的笑容关系不大
一口口的咬与刀不一样,谢谢水洗掉了记忆
徒手好过温柔的一刀,刀上有草的气味
怀疑一根草如何用刀,不用怀疑
无需怀疑,草就是草民
沉默的草民习惯了沉默
对待不公会选择一言不发
因为骂街的、顶多算个泼妇
平安吃苹果,闲暇吃个梨
生活不在是孔融小的时候
分有分的道理,让有让的道
都是·一些生存之道
就像怀疑肉不如怀疑狼
适者生存,一只梨说我只吃素



《可乐还是可乐》


时间注满人间,一团气泡吞下一团气泡
黑夜不在是黑色,拧开的风暴
听蚊子咬破稚嫩的肌肤,液体不是血
只有悲伤,怀疑杯具的装载力
一杯黑掉了性福,记忆的图腾
被拉锁卡住,生活拉黑一些人名
寂寞的不是云遮月,也许正是白加黑
长长的胡须害怕弯弯的短刀
割,这该沉睡的乡愁
风和云的短暂就像一团墨迹
莫要怀疑只需你慢慢吞下
奇妙的夜晚你会不会
就着命运的不堪一饮而尽




《苍天一叹》


往事剪断夜光杯,怀疑黑夜就是明天
无需征兆,任何都是过往
谢谢这杯残茶,几点星芒
路过人间,绢帕已载满泪痕

太阳醒悟,血粼粼的现实
抛去宿命的牵引,一只蚂蚁
随风引蝶,祭奠魂魄
笑,千万骷骨已成山

美人英雄共度难关,废墟
返回,莫说流年饮尽尘埃落定
万世孤独,没有一个永恒的王
问天下,谁又有宇宙风度




《流,心跳》


生,来自命运之泉。忘记源头
那些峭立的心跳弹碎了忧伤
卑微,一只蚂蚁错过了昨夜的口粮
星星贩卖情人的眼泪,供养月光

都在自欺,又欺骗
走上独木,又怀疑独木
跳跃红色,爬出缝隙
一夜无需多与少,笑脸用尽

回忆,那漫长的迟疑
那时间之乱,淡入流水
跳不出一跃而起的躁动
青春的火烧尽一切梦之泪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15-5-2 22:37:19 | 显示全部楼层
路过,学习了,顶一个!
发表于 2015-5-3 02:42:20 | 显示全部楼层
梨者礼也,让梨即是礼让!~(分瓜分果不分梨,彭大将军不赔礼来只陪梨。)
发表于 2015-5-3 08:15:51 | 显示全部楼层
其实,我搞懂了。这种玩,实际上就是一种“去对象化”的激动与快乐之中,找到了人性、自感和世界的真。但是,只是找到了这种感觉,并没有在感觉之上建立起真正的“感觉实体”——建设内容,又走出内容,从内容中开花结果的“正我”。
发表于 2015-5-3 09:06:04 | 显示全部楼层
因您,而让我想到了这里,谢谢。


     给“玩”正名


天堂可以和地狱转承
烈火可以和清水接吻
下作爬上了杨开的眉梢
头发也掩映了荒唐的流线

我不是倒在玩中作孽
而是顺着自己思线
把天空拉扯穿成一串
我是顺着对世界的心构而开门见山

我理解你这种痛楚的表情
亦为你的难过捱到天明
你是有了自己的快板
去对象化的世界在你胸中火气喧天

整个天地一下就沉下来了
只剩下孤独的你我在最后的扯淡
就让暴风雨最后挡住了你的视线
不,不,我要从你的内心中燃起一道燃毁世界的直立的空间
发表于 2015-5-3 09:34:55 | 显示全部楼层
没压制住 发表于 2015-5-3 09:06
因您,而让我想到了这里,谢谢。

不,不,我要从你的内心中燃起一道燃毁世界的直立的空间
.......................

建议把两个不字去掉,不然会让人联想起尾气排放的声音
发表于 2015-5-3 15:01:57 | 显示全部楼层
说这云,不如说这夜还是一团漆黑

很好,语言感觉,越来越疏松,自然,而意味淡然而出
 楼主| 发表于 2015-5-4 21:28:22 | 显示全部楼层
“妈祖”诗人 发表于 2015-5-2 22:37
路过,学习了,顶一个!

谢谢朋友来读问好
 楼主| 发表于 2015-5-4 21:28:43 | 显示全部楼层
山居武陵蓬蒿人 发表于 2015-5-3 02:42
梨者礼也,让梨即是礼让!~(分瓜分果不分梨,彭大将军不赔礼来只陪梨。)

谢谢朋友来读问好
 楼主| 发表于 2015-5-4 21:29:10 | 显示全部楼层
没压制住 发表于 2015-5-3 08:15
其实,我搞懂了。这种玩,实际上就是一种“去对象化”的激动与快乐之中,找到了人性、自感和世界的真。但是 ...

感谢您的理论问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9-22 11:52 , Processed in 0.057102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