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1071|回复: 6

[诗歌奖投稿] 2014 初定 2017再定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4-16 12:18: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二月 于 2017-8-30 23:24 编辑




《伊斯坦布尔》1

路旁的树下
一位母亲牵小男孩走过
她嘴唇翕动
像交谈又像是淳淳教诲
过一座桥时又看见他们
他前头跑,她后面跟着
一轮落日斜照海滨
大地沧桑而又恢宏
这是君士坦丁堡的黄昏
多么美好啊,多么忧伤
亲爱的
在这样一个神圣的时刻
我想你
和很久很久以前的你


《小霭村》2


我们的房屋毁弃于一次地震
九月的夜空仍寂静温柔
恨和爱过的人都已死去
生命的黑洞
在星星周围建立起繁奥的平衡
还有什么值得惊讶,追悔
你呼吸,族谱之页艰难的翻过
每一个活着的人都成为幸存的人
而今夜你再次回去
一只颀长的白鹭立在树荫中
隔着一条河流
沉默精确如彼此眼中淡描的线条
然后它消失,你坐在身体的黑夜中
渴念白昼的临近


《晨光》3


仿佛一道明澈的指令穿过人群
雷霆之上和深渊之下再次重叠
静穆如石上青苔,树上微风
一切谎言都指向一个隐身的真理
你行走,捡起落叶,又捡起石子
让陶罐溢满
不断流出混沌的火焰之泉
身体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
它醒了
愧疚并感激它崇拜过的女人
像沐浴后换上干净的衬衣
现在的你是如此坦然
面对愚蠢、不幸、屈辱和虚荣
就像面对一群孩子


《寂静》


一阵风,麋鹿跳进了树林
层叠的山峰之上天空蔚然一片
清澈的小溪流过光滑的褐色石头
寂静如你的发丝摩擦着脸颊

没有痛苦。我爱这一切
但同时想死


《泉》4


喝过那杯浑浊的水
再喝这杯普通的白开水
感到神圣
这维系我生命的恩泽啊我将不再领取
没有为难
但谢谢那些喜欢过的女人和孩子
来到这个世界
像一只狐狸看见了山上的松柏和月光
我未玷污于真诚
亦未玷污于爱


《归人夜来》5


恒来电说快到巷子口
我和杨下楼去接
淋着小雨,偶尔说几句话
便见他拉一箱子
挎着包从黑暗的那侧走来
这些年殚精竭虑费尽心机
桀骜不驯,委曲求全
雨落在黑色芭蕉叶上
轻轻的
一切突然都过去了
而青春老死在途中
我心清澈如一块呼吸的水晶
它听见
黎明米粒般散落在无边旷野


《盛夏时光》6


白色床单、蓝色短裤
粉色内衣
吊带细长的碎花舒适裙。在院中跳舞
绿波在宿醉的矮屋间荡漾
小溪潺潺
红色汽车鸟鸣般的多重奏
骑着自行车的哥哥摘下帽子
树荫下休息
一只蝴蝶飞呀
干净散漫的云
太阳在空中划个弧线
落入山峰
星星钻出了水面
她双手支着脑袋
一会儿又趴着
啊呜——
一颗流星


《雨》7


雨,阵雨
我在雨中乱走
不是悲伤
而是一间房子突然崩碎
雨下着
每个人的日子都不好过
那个高个子的有点腼腆的牙齿很白的你
穿过葱郁树林的你
现在和我说话已变的不可能


《看雨》8


明净的雨,挺凉快
我在窗前
看对面楼上的女人脱掉裙子
黑色乳罩迷住了我的心
一百米,不会感到无礼
也不至让我的注视完全消散
之后,她倚着栏杆
穿一件白色睡衣
她看见了我了吗?
几分钟,她转身进房间
我仍看着
感谢她。如此生动的一课
细雨连绵
愉快而安静的下落


《穿旗袍的少女》9


这里的夜晚并非你的夜晚
房屋和树木都有一颗清澈之心
微风轻拂,随着这个带我漫游者的轻松
我怀念一张被铁犁耕耘又被雨水灌溉过的脸
它的主人在帕克农神庙旁随手叩响两块石头
一块叫做自然,另一块
叫做文明
声音比其他语言更为真诚
听,树叶、树枝,它们在跳舞和说话了
一个声音说:美丽清晨,小径黄昏
一个声音说:幽幽林莽,涓涓细流
一个声音说:苍茫大地,浩瀚星空
纯真时刻,真爱永恒,最后一个声音如此说到
这是一个小教堂的婚礼上简单的对白
她说:谢谢你在这个世界上爱我
他说:谢谢你让我在这个世界上仍有所爱
那个穿黄绿色长裙的狡黠的笑着的小女巫
消失在海浪溅起的泡沫里
而感觉再次将我召唤
回到雷暴过后那阴郁敏感的岁月
日历撕下并吞掉一个个混蛋的今天
于是我在爱之前学会了恨
在恐惧之后学会了安宁
在撒谎之中学会了撒谎
构陷、污蔑和曲解生活的人
教育人们如何做人
这是上帝跟我们开的一个莫大玩笑
谁不曾愚蠢呢
谁不曾年轻
谁不曾傲慢的像一只小鸭崽
如果不是那个注定要哭泣离开的人
谁又会学会沉默、谦卑和宽容
那个在冬晨流着鼻涕唱国歌的孩子
还在频频的用圆珠笔给我写信
就像现在我说给你听的
但不要问我故事的结局
所有的河流都在往东,都在往东
而那绚烂之光在苍穹之渊的最高层迸射
这是叔叔写在日记扉页的
而我看到的是那出淤泥而不染的荷花
是那被迫进入到更精微处闪光的坚韧
风停了,我回到房间
此刻街上又飘起了雨
即使那些认为真相就是正义的人
也会在混乱的愤怒中抽出片刻
来赞美这裂隙中的甜蜜与宁静
像一个讷言的瓦匠乘船
徜徉在激荡的洋流里
不是华兹华斯那大片摇曳的水仙
也不是由维吉尔导游
后来贝雅特丽齐引领的最终之地
随着这清冽的雨声
未见过的范宽的山水和顾恺之的洛神
从你的身体里悄然展开
融解在这看见的和看不见的事物之中
并非继承血统或高贵的礼仪
这是锻造,是雕刻,是生长
你需要独自穿越厌倦和绝望
从石阶上一步步下来
因为已经懂得了崇敬和怜悯
你在这深厚大地即将泯灭的精神中
强健而自由的呼吸
雨,淅淅沥沥
每一滴都到达了自己要去的地方
它不为我而下
我却因此有了一个柔软的睡眠
她来了
那个快乐时就在床上滚来滚去的笑的
那个朝我做鬼脸的
那个穿旗袍的
美丽的让我目瞪口呆的女孩
伏在我的胸口
黑色灼热的眼流像梦一样绵延
骤然破碎
一束纯净的光降临了我的生活


《阿伊》10


春光烂漫
盛夏你脱掉裙子光脚在房间里走
秋天的树木长出时代金色的智慧
雪花飘飘,这是寒冬降临
我们生活在不同的世界里
而大海却呼啸着
是浩瀚的星空让我们向彼此靠近
阿伊
阿伊
我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想你
你梅花鹿的角枝
你眼睛的心


《香樟》11


清晨的旷野少女般安静
青蓝色的天空明净闪亮。一阵凉风
白色香樟轻轻摇晃
地面上纠缠的阴影也在摇晃
对于那些摇动我们奇异快乐的事物
你能说些什么呢
啊,好啊啊,真美
心灵的匮乏让人羞愧
肉体却让人耽溺
去吧!让它们迷惘、懊悔、哭泣以及叹息
像两只追逐的黑白鱼
香樟却一直在这里
它要去的地方就是脚下
是那梦幻般瑰丽浩瀚的星空
我的父亲从一个傍晚里来了
摸着那粗糙的树皮
感到一阵细腻的凉意
在这种教育中他懂得了自己
我的母亲
那个灵敏的女子爱上了他
他们建造房屋
并在这里生下了我
而我已不能效仿他的生活
还有银杏、水杉和雪松
我要走了
我得做我自己的事
很轻的风
吹我脸颊
多年以后
一片绿色香樟的叶子
突然长出了我的心


《库尔德人》12


蔚蓝的穹顶下
窗户敞开
窗帘如被巫师驱赶的群鸦迫不及待的飞往巷口
河边伫立着零散而呆滞的树
女孩抿着嘴
慌乱的发遮掩一张冷毅的脸
她从一辆装甲车里向后凝视
别了,库尔德
一颗被宠爱过的灵魂无法逃避
当你哭泣,当你笑,然后沉默
当你睡眠时
均匀呼吸着那岁月激荡里的宁静
冒烟的月亮点燃一个纯粹的夜晚
那一刻
整个天空都飘落着肮脏的雪
向着
向着一个时代开始成熟的地方


《夏夜屋外乘凉》13


夏天阵雨说下就下
随便看书
躺在竹椅上
不知不觉睡着了
一阵凉风把我吹醒
辽阔的夜空悬挂着明澈而稀疏的星星
我看着
仿佛过去了一千年
此刻我才知道我是多么爱你
万分幸运
为这
为这一切仍奇迹般的在我眼前


《银河》14


这是一条自苍穹之上奔腾而下的河
如一挂银瀑垂落窗前的梧桐
四季小鸟般在枝叶间跳跃,鸣叫
静于一枝
它构成你温暖着我的房间
就在今天
它倒了、它塌了、它毁了
像突然吃下一块空气的铁
如此惘然,当我跪在这里
终于知道有些人为什么会哭
爸,这是我第一次心无杂念的看你
也看见了那条河,莹透、闪亮
像未曾拥吻过我的你的拥吻
爸爸
现在,你轻松了
你把你的一切都交给了我


《海港水手》15


一个莽撞的小伙进入中年,却仍没有
被噩运打磨成可用之器
理智在你的心灵表现的中规中矩
那同样来自天性的情感却伪装了
它以欢乐、幽默与忧郁
对抗岁月里无边无际的愚昧与荒诞
而寂静将使你听见另一个世界的声音
当你孤身一人在街头消失,柔软的
衣袂瑟瑟于沥青与木叶混合的空气
一颗哀伤的心仿佛亘古长存可再也
无人在山巅将那燃烧着的利剑高举
以证明
我们不仅仅是活在青春的阴影里
啊,群星灿烂的时代已经逝去
驶过风暴的船在一个阴天嘎吱作响
如果你不曾突然死在路上
你会看见,一张煞白的脸泛起潮红
将有人重新信仰上帝
有人决定回家回到故乡,终老于此


《长夜行》16


远山像几只卧倒的巨兽,月光皎洁
夜莺在静谧中学习屋顶慵懒的云
这是去年夏天之后的另一个夏天
阿黛尔,没有尊严的时代
就由噩梦统治大地
让失去庇护的人在流言中羞愧说出
真话。懊悔于怯懦的日子你会发现
包括去死,所有的事都被尝试过了
只为减少别人和自己犯下的罪
森林里松柏静静燃烧,纯粹的生活
就是纯粹的疯狂
透过窗前空荡而清凉的一角道路被
凝视成一道道峡谷,而我被指责
为一个肮脏龌龊的人,就像石磨
把碾压并侵泡过的黄豆旋转成豆浆
那些摧毁心灵的事物也在蕴育着它
到了这个年纪
就不得不承认过去也是爱的一种
当少女在黄昏的花影中轻盈起舞
河流坠落成瀑布,最终汇于大海
银杏的汁从星辰之眼中颤抖着滴下
你本是一篇倾尽毕生但尚未完成的小说
再一次
清风翻阅着,又离去了
它将带着你的体温抵达小霭村的清晨


《小镇》17


几颗高高的柳树旁
杂堆的豆萁散出岁月微苦的气息
田野空荡
可以看见远处深沉静穆的小山包
秋日凉意丝绸般划过我的肌肤
旷寂如一只倦鸟落于破木椅背上
许久之后
我发现自己坐于台阶
夜空中闪烁着明亮的光芒
在那些不朽灵魂的注视下
我纯粹的像一个藏地小孩
没有说话
所有情感的神圣与卑鄙都交付了
风,吹过树叶
汇入小镇含混激昂的声音里
那千百年的时光在我耳畔絮絮低语
我彻底静了
如一叶摇晃的偏舟系于桥头


《猫》18


偶尔吃草,像个街头艺术家
并且爬树
专注而冷峻,这是在猎铺麻雀
夏夜谷仓里无忧的吱吱声像一首旷古的乐曲
在幽寂的星空下传的很远
以及半梦半醒间听见的噬咬桌腿的声音
这些恶作剧的缔造者们都对它闻风丧胆
不是怯懦,而是为了活下去
它,不知为何仇恨而仇恨的一只猫,消失了
像魔术师帽子里的那束红色玫瑰
起初妈妈频频劝慰自己,而后渐渐忘了
留下并非最好的,只是赖以呼吸的限度
一只鹿、一群大雁、一片森林、一座山
一片星空
纯粹之物让人平静而又激动
这里仿佛隐藏着关于灵魂的奥秘
而人在走了很长时间之后仍能再次迷失
我喝茶,望着窗外
手指上被它抓过的地方已经完全看不见
我想它是决定了
去探寻
我在这间房子想念它翡翠般混沌的眼睛


《短歌》 19


梧桐的冠盖耸立云端
一旁
女孩跪着给城堡画星星
散挂火箭草的老狗趴着
稻草人沉醉于寥落的葡萄园
旷野
几只长尾鸟从我身后扑棱棱飞走
如此简单
夜晚从许多窗前升起
一支欢快的短歌在我心中荡漾
璀璨星空啊
寂静的大地
万物是神祇的一个梦


《菊花》20


对面楼上一盆黄色的菊花开了
好几天
我在窗前快乐
那纯净的花束静静簇成一团
仿佛蕴含着一种至理
我不知道
那是什么
但我的心无比平静
像一滴雨
像晚风吹过沙滩上的一根白色羽毛


《秋日》21


苦楝青黄色的树冠充满柔情
蝴蝶轻轻
飞过白雾流转的山峰
多么纯净
石径隐现
瀑布梦见自己是一位少女
散步集市
她正应接不暇
她正惊讶于人


《偶然》22


你向西走
我往东走
错身而过的那个瞬间
我们凝视
仿佛两辆在黑暗中行驶了很久的车交汇灯光
然后各走各的
但你知道
那时我们的灵魂完全向对方袒露
并叹息了千百次

《小女歌者》23

你有一头金色长发
柔软,恰好及肩,因打算父亲节
给爸爸表演一个节目
弟弟腰跨短剑,驾一匹蓝色木马
而你唱歌,妈妈说这像稚鸟鸣叫
凛冬的雪落在驯鹿蹄子轻踩苔藓的森林
你穿着金色长裙站在耀眼的舞台上唱歌
歌唱这个时代不眠的夜晚
你歌唱恋人,歌唱寂静草原与浩瀚星空
你歌唱悲哀、困噩和厌倦
也为死者而歌,那些永远不再去爱的人
我随着你的歌声游历高山流水且阅览了人世沧桑
并抵达了那明净温暖的梦中景象
当你唱完一曲,羞涩的笑着,微微喘息
有人在巨大的掌声与欢呼中流泪,那是我的兄弟
他本是一个无家可归并对此不报希望的人
你的歌却让他找到了
那让他流泪的不是歌,而是你


《果园》24


原本是一片苹果林
爸砍了它
闻着多汁的桃叶味道
我看见
树干上泥土色的蝉蜕

一个冬天再次路过那里
我没有进去
我踏上了新的积雪


《降落》25


当道路在你面前展开它的所有可能
如何在一去不返的日子里做出智慧的选择
对每个人来说都是持久的灾难


《窗外》26


一缕阳光照在你的脸上
它轻柔,是暖的,让人懒洋洋
你不断从这种阅读中获得勇气
以摧毁身体里隐蔽的邪恶势力
就像秋天在果园摘下一颗苹果并且吃它
汲取那被熠熠寒光所滋养的丰富矿藏
这感觉,这不可取巧的劳作恰似学习
清洗肋骨直至灵魂彻底透明
你知道自己孤独但并不孤单
崎岖的路上,你开始唱那首古老的歌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让那条被岁月遮掩的河流
重新发出好听的水声
这时你将发现
自己是林中一颗苍然的树


《折》27


一群大雁飞过蔚蓝的天空
在水面投下轻灵的影子
它们消失
有一天你会发现自己并不快乐
因为一只鸟成为了人
你的家将被建立
在坚实、牢靠、棱角分明的石头上
你会为一个迟到的孩子满心欢喜
然而你活着,只是一个更大的悲剧
不断使你对生活降低着要求


《阿伊》28


阿伊,你在草原上
阿伊,你在树林里
阿伊,你在那山顶
照耀夜空
也照耀恋人们光彩的脸庞


《翻译家》30


教诲于在窗前看见的
却从未想过
是谁帮你打开了那扇窗户
当寒冷的风暴对大地肆意的侵犯
他倾斜的身体像一颗骄傲的云杉
闪烁着,遥远星辰微弱而尖锐的光芒
并让窒息的空气
因震惊而发出巨大的颤动
本是一个普通的丈夫、父亲和儿子
但有些事不做就没人去做了
于是他接过老师的手艺
来把异乡的珍宝带给当地
仿佛从天穹开凿了一口清泉
他用自己岁月里的虚弱、信念和宁静
在生命中创造生命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15-4-16 12:44:38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发表于 2015-4-16 20:08:21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体味,贴身,平淡,挺好。注意升华不要太陡。注意更富表现力的细节,也注意小和大关系,很勤苦,也很注意观察,体味。鼓励,期待。
 楼主| 发表于 2015-4-17 17:19:32 | 显示全部楼层
“妈祖”诗人 发表于 2015-4-16 12:44
兄弟午安!小诗写得不错,路过,支持一下!

谢谢。你看的挺快
 楼主| 发表于 2015-4-17 18:09:54 | 显示全部楼层
上官南华 发表于 2015-4-16 20:08
有体味,贴身,平淡,挺好。注意升华不要太陡。注意更富表现力的细节,也注意小和大关系,很勤苦,也很注意 ...


好久没人提出意见了,谢谢。

发表于 2017-8-30 19:13:44 | 显示全部楼层
            喜欢的
 楼主| 发表于 2017-8-30 23:32:34 | 显示全部楼层
你好,也喜欢你的,你的意境营造很下功夫

除去新人,这边用心写诗的没有几个,你算一个。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12-17 18:14 , Processed in 0.060571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