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712|回复: 1

[诗歌奖投稿] 写在自由体定式诗歌大赛开赛之际——兼赠蒋贯胜兄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4-11 23:30: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陈珥 于 2015-4-11 23:40 编辑

想象是一袭无声无息的碑文
它早就刻画在那里 有时是象形文字
有时只有零星几个笔画。象鸟啄
象火星人在占卜另一个火星人的踪迹。

火星人的语法总是蔚蓝的。
象我们的叛逆总在制造新的规则。
而新的边界总是不规则的。恰如魂魄曼妙的
形状。不可能被描述。而你,蒋兄。

被称之为蒋兄的你。你的足迹踏遍
大半个中国。(你在夜行时分想必有鬼魂相伴?)
这暧昧的想象一旦生发,就象形式漫出了
诗歌的魂魄。——一个诗人因此对着镜中的无人

将西装穿戴整齐。你因此掏出了皱巴巴的袋子里
仅有的一叠人民币。无人的艺术是失败的艺术。
而你是唯一试图破译这失败基因的灭绝生物工程师。
就象你领养的乌龟死后,仍长久地保留它的壳。

哦……当造字沦为一种可有可无的艺术。
当表达的欲望成为落魄爱情古老的谐音
你在清明时节蓦然间兴奋,蓦然间打开QQ
对着我似有如无的头像打下几行字:

“……让形式……返回它的渊源。”这时节
鬼魂们俱得安宁。无边际的蔚蓝无人扰动。
然而你的头发是不规则的。这就回到了
这首诗的开头部分。“新的边界……

总是不规则的。”我盯着OICQ无形的文字
……眼睛里一阵眩晕:宇宙的某个角落,
一个火星人突然拈香。沐浴。占卜
另一个火星人的踪迹。而另一个火星人鼠头鼠脑。

他眼中的碑文时见漂移——这碑文是早就
刻画在那里的。这就象孔庙旁边的祖屋
一竿老秤早就在那里。它的度量衡依然有着
不合时宜的精确。只是长久以来无人问津。


注1:蒋贯胜兄在生活尚未完全着落的情况下,毅然出资兴办自由体定式诗歌大赛。这也许是诗歌史上最为卑微的比赛,而诗歌的烽火,因其不避卑微,而生生不息。
注2:自由体定式诗歌大赛公告http://bbs.artsbj.com/thread-244350-1-1.html
注3:自由体定式诗歌大赛投稿论坛:
http://www.poetry1.cn/forum.php?mod=forumdisplay&fid=165
发表于 2015-4-12 05:43:41 | 显示全部楼层
此心诚然可贵,此情尤其动人,此行为颇见节骨,诗所以不灭,固其永在唯物论中,而诗心所觉得,借言语而发声,而可见性情,可知高义,可得良朋,可作托孤。
一切尽在诗中,这是最规则的规则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7-17 07:06 , Processed in 0.051135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