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3786|回复: 27

姐姐(十八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4-9 15:14: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张军 于 2015-6-12 09:07 编辑

姐姐(十八首)

万岁

那一年毛主席逝世
我不相信  许多人不相信
毛主席怎么会死呢
我也不相信
他老人家会和我们一样
吃喝拉撒
和我们一样有爱恨情仇
但我相信
我的父亲一定会死
像一株粗壮的松树
突然被大风吹断筋骨

自由人

今天我去银行取出存款
去邮局注销了工资卡
去单位退还了工作证
我想做一个自由人
当我来到公安局
申请注销户口时
那位散发海藻气息的漂亮小姐
一边敲打键盘
一边羡慕地对我说
这样你才是一个真正的自由人
最后我变成
一只没有颜色的甲壳虫
在人群中挤来挤去

征兆

爱人告诉我看见双亲了
一个在妆奁前梳头
一个站在镜子旁整理衣襟
她说这话时眼里饱含泪水

我安慰她明天去上坟
买大号的衣箱  大额的钱币
最响的鞭炮   好让他们在冬至前
收到我们的问候

父亲

一场新雨
老家屋后的竹笋
窜过了屋顶
他们吱吱作响
从风雨交加的夜晚
疯狂到天明
残阳如血
染红低飞的喜鹊
竹林深处
年迈的父亲扛着锄头
蹒跚走来
我两眼一热
他陌生  瘦小
像陶潜一样怡然自得

姑妈

我唯一的姑妈
五岁时卖到江北
做了童养媳
那天下午
风吹进田野
地沟里的苦菜花
开得正欢

她第一次回来
我少不更事
嗍着发黑的牛屎糖
向伙伴们
大声炫耀

她第二次回来
我刚定亲
她拉着未婚妻的手
一会儿说笑
一会儿抹泪

当年的童养媳
如今熬成了婆
明年开春
姑妈七十大寿
父亲打算去趟江北
接她最后一次回娘家

姐姐

我有个姐姐
在我没出世的时候
就死掉了
有人说,是饿死的
也有人说,是病死的
那一年,隆冬的巴茅草
盖过了头

这一桩伤心事
母亲只字不提
她小心捂着它
像捂着自己
多年不愈的心口病

她是我陌生的姐姐
十岁那年
我跟在父亲身后
去看她
空旷的山谷里
一座似是而非的小坟
让我突然记住
死有多么可怕

她是我唯一的姐姐
如果还健在
该有我的相貌
微微发胖的身子
也许正坐在稀薄的太阳底下
谈论她很少见面的儿女

孝子

昨天晚上
一个瘫痪八年的老妇人
驾鹤西去

我的窗外
灯火通明
蛾子飞来扑去
人们撇下他
为死者忙碌

生者空虚
梧桐树下
这个中年男人
背着手
望着天空发呆

我看不清他的愁容
焰火照亮夜空
熄灭的刹那
我看见我
和他靠得更近

兄弟

昨天黄昏
我出去散步
碰到一只猫
它很小,不安的叫声
回荡在校园上空

它遭谁人抛弃
又被谁带到了这里
这种司空见惯的事
已叫人见怪不怪

这让我想起
我的一个小兄弟
为了有一个儿子
扔掉一个女婴
之后
又扔掉一个
我很伤心
但我阻止不了他

回来的时候
天已擦黑
我碰到一只小猫
寂寞的林子边
嘶哑的叫声
叫人心烦
又叫人怜悯
我想带上它
让这两个小兄弟
能再次相逢

夜里,风雨大作
小猫的叫声
回荡在梦中
一棵粗壮的大树
轰然倒掉

白鹳

两只白鹳
站在浅滩里
它们一大一小
专注的样子让世界寂静

它们身后
丛林被大块切割
快速用农用车运走
裸露的黄土
又重新推来

水面越来越小
鸭子都宰杀干净
忙碌的水獭
早已不知去向
据说,这里将矗立起
现代化的游乐场
据说土包子们
也能来一饱眼福

现在,黑夜从远处袭来
笼罩这片浅滩
那只受伤的小白鹳
伏在水面上
它肮脏的翅膀
浸入水底
被最后一抹余辉
照亮

野鸽子

在我的头顶上
住着一只野鸽子
它浑身雪白
光滑的羽毛驮回山顶
磨损的余辉

它曾是谁家的鸽子
风暴中迷失归途
或不忍重见丧偶之伤心地
如今被自然收留

但我更爱想象是后者——
这不免叫人沮丧
就像校园里那个常常徘徊在
空旷草地上的老教书匠
乞讨在街头的失学者

孤独在一阵叫声里
空空的
纸一般轻盈、脆弱

雨打芭蕉

在岱湖边
长着一棵芭蕉
巨大的叶子挡住了天空

六月的湖水
被风吹开
一条小鱼吸入
大鱼口中
一只白色虾米
弹出了水面

在追逐与逃逸中
我们盯着湖水
看自己的脸
就像美少年高挽发髻
顾影自怜
漂浮在
烟波浩渺的湖面

我们都有一张
相同的脸
震颤的芭蕉、屋顶
一张张迷人的脸
在青山的倒影中
被雨水打散

谁会迎来云开
谁又送走日落
雨打芭蕉
每一滴都溅起
不同的绿色闪光

手枪

七岁那年  没有人发现我钻进库房
制作一把木质手枪
也没有人发现我爬上山顶
在树林里悄悄演习

一座老式砖瓦房  风雨中摇摇欲坠
那里有明亮的黑暗  弥漫的灰尘
那里有木屑的霉味和寂寞的回声
长满青草的泥地上
躺着一把巨型木刨

用力搬动它  多么沉
厚实的身子像一张犂
我推动它的姿势像父亲抱紧犂
咧着嘴嗞嗞地锨翻草皮
样子笨拙  真有点让人发笑

我愉快地干着活
空空的库房里开始有活生生的气息
一只老鼠睁大眼睛跳过头顶
一条菜瓜蛇分开草丛停下来张望
我没有害怕

如今  我那七岁的儿子
紧握塑料小手枪
瞄准敌人的姿势多么像我

空房子

那一次  去外婆家
我窥视过一座老房子
它年久失修  锈迹斑斑
  
一座空房子  掩映在竹林里
我迷恋它那张淹没在黄昏中的脸
迷恋开在它头顶的金菊花
身边的杂草  寂寞的树叶
和上下飞舞的彩色蝴蝶

小心靠近它  它多么富有
一张八仙桌舒适地呆在堂前
一把温暖的小桌椅泛着紫色的光
一只小花猫独自徘徊在墙角

我试图推开那扇门
去窥探黑暗中的秘密
可它太沉  在岁月里封闭得太紧
怎么也推不开
透过门缝  我睁大眼睛朝里张望   
直到暮色降临

我儿子出世的那座老房子
如今也变成了空房
只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
我才离它们更近  才听见
它们从黑暗里传来的回声

风筝

整整一个下午
风筝都呆在天上
像一只游荡的小精灵
一小片飞过记忆海洋的绿树叶

它多结实  和三十年前
父亲给我的那只一模一样
它曾扎伤过我的手
一根又尖又细的竹针深深陷进手心

现在它高高在上  懒洋洋的
快接近云端  绳子的另一头
牢牢缠住了儿子的小手

我卧在草丛里
轻轻吮吸手心
吮吸沾在伤口上的血迹
我喜欢它的咸味
喜欢针尖扎进肉里的紧张
和拔出竹针后的舒服劲儿
并为之着迷

风筝飘过头顶
透过那长长的黑线
我还能感到当年的震颤
感到父亲那蹲在草丛里的忧伤

卖唱

南瑞菜市场大门口
有一对小夫妻
在摆弄行头
时间尚早
空旷的湖面
吹来几缕晨风
小伙戴着墨镜
用失明的双眼观察天空
小媳妇左手拄杖
右手拖动那只
笨重的木箱
新婚第二天
他们的幸福生活
在菜市场延续
小伙捏紧话筒
开始试唱
他歌声清澈
比戏台上那些个明星更加纯粹
他们的快乐感染了我
也传递给闹市中的每一个人
我在那儿徘徊很久
为自己太多伟大的计划而脸红
也为那些高贵的朋友而羞愧  

英雄与小人物

这些天
我在看荷马
我要把多年来胸中的苍凉
再重温一遍
伊利亚特英雄们锋利的投枪
搅得我难以入眠

我的身边
诗人们自命不凡
为那些个风花雪月的事儿
争吵不休

今天中午
站在拆迁的废墟上
目不识丁的父亲突然问我
乡下人都赶进城住进小洋楼
没有了地种
该怎么办

这个年过七旬的小老头
搞得我兴趣索然
有时候
一些小人物的小问题
也会令英雄们黯然失色

莫言

那天
我看完莫言
心里空荡荡的
很多人不曾想到
莫言会获奖
很多人不以为然
我却为之感动

昨天
我吃了两顿酒
一顿是同学的女儿考大学
一顿是同学的儿子考大学
她们都埋怨
我未能把自己的孩子带去
她们教育我
这种场合
是最好的熏陶
我很矛盾
一会儿赞同她们
一会儿又否定她们

回来的时候
夜已很深
我打着酒嗝
吹起青春的口哨
穿过一个小区又一个小区
一直走到两腿发软  

把割伤手的刀包扎起来

这是个阳光茂盛的日子
波伊斯  我们相逢在一本书上
在达姆斯特城黑森林自然博物馆里
那把割伤手的刀安静地躺在晶莹的玻璃罩中
闪着冰冷的光辉  还有那块
切成刀状的黄油

波伊斯  我想象那是个阳光茂盛的日子
在达姆斯特城一间宽敞的工作室里
阳光屏住呼吸  试图穿过厚重的窗帘
你小心转动着刀  刀锋割破你的手
血滴在地板上  滴落在你疯子一样
反复摆弄的装置上

时间收起羽翼  闪烁在刀刃上  
波伊斯  事隔多年  我仿佛还能看见
一朵朵缓缓飘动的血色梅花  看见
掠过你内心的难以名状的恐慌
你谨慎包扎起刀子  包扎起那块
切成刀状的黄油

波伊斯  半个世纪前一个阳光茂盛的日子
在法兰西西部一个安静的小镇
几十名身着白色节日衣装的孩子
正跳着杠子舞  阳光跳动在他们的脸上
一群纪律严明的德国兵彬彬有礼地
把他们杀死在阴暗的仓库里

波伊斯  半个世纪前另一个阳光茂盛的日子
在我们这个曾被称为支那猪的国度的东南部
一座贫穷而又幸福的村庄  几百名男女老少
刚吃罢午饭  阳光憩息在村子上空
一群长途跋涉的日本兵粗暴地
把他们埋葬在潮湿的树林里

在这个阳光茂盛的日子
波伊斯  我们相逢在一本书上
在达姆斯特城那间宽敞的工作室里
你一定神情悲切  心绪茫然
包扎刀子和黄油的白色纱布早已变黄
黄油是否记住了那把刀子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15-4-9 16:23:14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通俗,随意,还写得好,路过,支持一下!
发表于 2015-4-9 18:15:28 | 显示全部楼层
自然,朴素,清水,白饭的平常,蕴涵深情,看似不动声色的述说,内蕴悲悯。这样的语言表达方式和人伦之情的淡然,也是一重境界。因此,加精。
发表于 2015-4-9 18:32:34 | 显示全部楼层
质朴也是一种绚丽。问候张军兄
发表于 2015-4-10 11:17:53 | 显示全部楼层
嘿嘿~~~~~~~~~~来读张老师的佳作~~~~~~~~~~~~语言质感~~~~~~~~~~~力度~~~~~~~~~~看似波澜不惊~~~~~~~~~~~~却又暗藏玄机~~~~~~~~~~~~学习~~~~~~~~~~问候~~~~~~~~~~好像如是老师也来了~~~~~~~~~~
发表于 2015-4-13 08:25:56 | 显示全部楼层
直接书写,让生活的本来自然呈现。
 楼主| 发表于 2015-4-15 12:01:02 | 显示全部楼层
“妈祖”诗人 发表于 2015-4-9 16:23
写得通俗,随意,还写得好,路过,支持一下!

谢谢支持,问好诗人!
 楼主| 发表于 2015-4-15 12:01:58 | 显示全部楼层
上官南华 发表于 2015-4-9 18:15
自然,朴素,清水,白饭的平常,蕴涵深情,看似不动声色的述说,内蕴悲悯。这样的语言表达方式和人伦之情的 ...

谢谢加精,问好诗人!
 楼主| 发表于 2015-4-17 09:51: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阿尔 发表于 2015-4-9 18:32
质朴也是一种绚丽。问候张军兄

问好阿尔兄弟!
发表于 2015-4-18 10:51:35 | 显示全部楼层
喜欢的语境   朴素地叙述   较深的内涵   问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10-17 17:44 , Processed in 0.084364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