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诗歌奖
查看: 2452|回复: 24

[诗论随笔] 《诗歌创作的大方向与大词语的消解》评诗人孙谦“悬诗:巴勒斯坦悲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4-3 12:16: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星星变奏曲 于 2015-4-3 13:16 编辑

--------------评诗人孙谦“悬诗:巴勒斯坦悲歌”

孙老师这组大作最难得的,是在诗坛如今一片庸庸碌碌阴盛阳衰,浮夸风不知所云之风盛行,嘲弄传统蔑视崇高,欲彻底割裂当代诗歌与初唐陈子昂主张倡导的“高蹈奇绝”之风的血脉联系,只留下轻巧浮艳浓妆雕饰的靡靡之音之时,发出的震耳欲聋的虎啸龙吟。就凭这一点,在下也得敬重孙老师。诗歌作为文艺的重要组成部分,当是社会重大变革的号角和排头兵,想想初唐四杰的遒劲风骨(正能量?想用这个词),再想想晚唐的温飞卿,韦庄,直至南唐的李重光,和他们的作品各自对应的时代,不由得为再次为孙老师击节赞叹。

这倒决不是说温韦那样的作品写不得碰不得,文艺海纳百川,各类型各体系的作品多多益善引为互补相得益彰,比如本论坛的蟋蟀老师,是我个人一直喜欢的诗歌作者,其追求语言的新颖,追求陌生感疏离感,这并不是所有的诗歌作者都有能力达到的,也未必是所有人都愿意这么做的;有人则追求的是语句的清澈通透,平易之下的奇崛,这也未尝不可。凡此种种,不一而足。盛世更需要号角般激扬、高屋建瓴的史诗性作品,孙老师令我称道的,正是在于他对作品题材的宏观把握上,提前置自己于险地的气魄,而不是他所创作出的某首具体作品,包括眼下这一组。

孙老师此篇作品起势不凡,通篇气势似颇足惊人,把作者用心追求的“大”(也有承继古典悬诗的野心)表露无余,文本中也确乎用了大量的形而上的“大词”,囿于时间精力有限,就不一一引用了,为了追求对阅读者形成压迫感,作者本人也十分擅长并乐于使用排比,使作品有洋洋洒洒一泻千里之态,当然,如此一来,也就相应地产生出若干问题。比如收敛节制等等等等。

着重说说一些过于庞大的词语带来的消解问题。多数诗歌作品中的这种大词语都貌似有力,实则乏力,甚至流于沦为喧哗叫嚷大而无当。当然,纯形而上的大词并非写不出好的作品,比如《登幽州台歌》,通篇几乎没有一个像样的独具匠心的意象,但并不妨碍它成为经典传世之作,陈子昂用遗世独立、苍凉孤寞的情绪感染了一代又一代的阅读者,窃以为其以情动人以情胜出。这样的作品少之又少。孙老师没有及时地对他的大词语做出消解,粗糙的大词语的充斥,使作品给人以粗劣、缺乏细致的感觉,连带着,因为大词语砖头沙砾一般随处可见,信手拈来之余更会觉得易于上手使用,这,亦会造成作者对于作品把握能力的超常自信忘乎所以,将自己完全置于全知全能的位置,主观性加强,于是常常在诗句中下诸多乏善可陈的结论,做令人疑虑的定义。比如,谁谁谁他是个什么什么样的人等等,无法做到客观呈现。越主观的东西,越不易为人接受,反而排斥厌恶,而口气越强硬越毋庸置疑的结论,恐怕立论者的内心越是虚弱。而且应该是年龄的关系吧,作者的激情有限难以为继,显得有些倦怠,文字中明显地露出了疲态,在文本中我是看不出有什么令人注目的激情的火花在闪烁,倒是冷静得像铁板一块,说是铁板却又决非无懈可击,也许是生锈的铁板吧,创作中的惯性、思维定势比比皆是,让人一览无余。作者个人在文本之末加了很多注释(这本是解人和阅读者的事,如果当年曹雪芹高鹗强作解人,红学家们就失业了)------没对作品中的大词进行有效的消解,却在文本后狗尾续貂。我相信,诗友中不乏好事好学的阅读者,他们对孙老师的文字顶礼膜拜俨然奉若神明,如果要读下去要通解,大可以自作解人。这些人璇玑图呕血谱都解得,作者自己无理由开解的,他们也解得,哈哈,何况孙老师此作呢?无论如何,为自己的作品自加注释,都不是一个好方法。(孙老师,您怎么知道我们明白哪处不明白哪处呢?依何作此推断呢?如果有人对通篇都不明白,您是否有时间自己写个评论呢?)这种事后的补救,缺乏应有的与这种文本相对应的严肃性和建设性。

不单注释,诗歌文本中说明性议论性的文字也罗列了许多,这样的文字,尤其是议论性文字,对诗歌的杀伤力,常常是致命的,它们会使文字丧失掉诗歌独具的表现力,空间通道变窄,使阅读者无法参与创作,”未完成美学“变成了直通车。问题更在于,比如阿拉法特那首,作者的说明诠释和议论,属于自己的东西寥寥无几,几和官方发布的信息一模一样,也就是说,作者说出的,是别人都早已知道的。作品起承转合的机械呆板,诗歌技艺的单薄老化,创作态势的习惯性因袭性,使诗性,使诗歌应有的光芒降格了许多。这样的写法,如果作者是新人,自然是会引来一片呵斥教育之音的,当然,面对着孙老师,溢美之辞又纷至沓来,有人也许会归为以拙胜巧返璞归真也未可知。


原诗链接:
http://bbs.artsbj.com/thread-244162-1-2.html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5-4-3 14:16:4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罗傲鹰 于 2015-4-3 21:43 编辑

顶帖,支持。
发表于 2015-4-3 18:10:12 | 显示全部楼层
着重说说一些过于庞大的词语带来的消解问题。多数诗歌作品中的这种大词语都貌似有力,实则乏力,甚至流于沦为喧哗叫嚷大而无当。

——很赞赏这段话。当今诗坛,我发现一个很可笑的现象,就是追求过大过高,追求强势,追求千古留名。糗大,没错。任何追求都没错,错在是大而不当,扯大旗做虎皮,吓唬人。大是大了,自己无法把握。更可笑的是,一些读者,一看到大,不管读懂读不懂,一律叫好。只要看到名人,一律叫好。
 楼主| 发表于 2015-4-4 22:35:31 | 显示全部楼层
杯中冲浪 发表于 2015-4-3 18:10
着重说说一些过于庞大的词语带来的消解问题。多数诗歌作品中的这种大词语都貌似有力,实则乏力,甚至流于沦 ...

问好冲浪兄。
 楼主| 发表于 2015-4-4 22:36:01 | 显示全部楼层
罗傲鹰 发表于 2015-4-3 14:16
顶帖,支持。

谢傲鹰兄。
发表于 2015-4-4 22:52:26 | 显示全部楼层
再读。如果我是版主,一定加精的。原因有四:1、见解独立。非人云亦云。2、见解正确,有理有据。作者的观点的确能立起来。3、针砭时弊。这种现象不是一人之现象。4,此贴非攻击人的帖子,是就诗论诗。如此理由,一个正常的论坛是要鼓励的,也就是加精推荐的。
那,为什么不加精呢?是版主忙而无视,还是其他呢?如果一个版主也是有独立见解的,也是有水准的。我想,应当会鼓励这类帖子的。
 楼主| 发表于 2015-4-4 22:55:04 | 显示全部楼层
罗傲鹰  本想和一长帖,但从冰柜里拿东西时,被尖角顶到肋骨,当时啪的一声,以为断了。疼了十来天,咳一声都痛,就作罢了。

呵呵,世界是圆形的,不管用什么方式,南辕北辙也不妨碍最终抵达。“我们以不同的方式表达,组成世界的黑白。”

也许,黑才是白的终极意义。
 楼主| 发表于 2015-4-4 22:56:20 | 显示全部楼层
杯中冲浪 发表于 2015-4-4 22:52
再读。如果我是版主,一定加精的。原因有四:1、见解独立。非人云亦云。2、见解正确,有理有据。作者的观点 ...

有冲浪兄一言之褒,胜过北网百篇精华。我想,必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的。
发表于 2015-4-4 23:14: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杯中冲浪 于 2015-4-5 00:48 编辑
星星变奏曲 发表于 2015-4-4 22:56
有冲浪兄一言之褒,胜过北网百篇精华。我想,必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的。


对不起,昨天没看仔细,还以为你也是拍马呢,所以拣了一句,进行分析。今天细细的读一遍,感觉很清爽很正常。我对“大”诗很敬佩,但我想,“宏大”的诗歌不好写。比如巴勒斯坦的领袖们,以巴争议,那不仅仅是领土之争,那是宗教之争,是历史问题。如果把握不住这些东西,另一个国家的国民,最好不要参与。
发表于 2015-4-4 23:27:29 | 显示全部楼层
加沙的课程

加沙应当学会逃生
尤其加沙的学生,应当必修这门功课
比如和炮弹赛跑
还要学会倾听
和预算
这个一定要刻苦练习
比如在语文课上
随时侧体或扭身,假装打个呵欠也好
(老师呵斥就让他呵斥好了)
让飞翔的子弹与心脏
或某一根比较粗大的动脉血管
有哪怕零点几几的偏离
加沙的学生要修好多门课程
比如学会淡漠和超然
对待死亡保持一份习以为常的安宁
加沙的学生不要学谦让
要学会迎接
学会死亡时很快关闭眼帘
并且保有一时间段儿的微笑和鲜艳
就像刚刚被摘下的一朵花
2009-1-9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10-14 18:57 , Processed in 0.058499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