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诗歌奖
查看: 2819|回复: 19

[诗论随笔] 以悖论的方式齐生死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4-1 23:42: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罗傲鹰 于 2015-4-5 07:37 编辑

以悖论的方式齐生死
              浅析杯中冲浪诗友的短诗《父亲临终》


原作地址:http://bbs.artsbj.com/thread-243713-1-1.html

《父亲临终》

父亲好久没有挣扎,他靠近了黄昏
哥哥和我远远的观察着一切
我们悄无声息,装作毫无知情的样子
后来,他假装自言自语
其实他装得很像,——像真的在跟自己说话
“我完蛋了!”他说
于是他像真的完蛋一样,嘴很尖厉的吹响口哨
脸搞得像个非洲人,真的滑稽
我悄悄地喊他几声,我其实很怕把他叫醒
因为一醒他就痛苦得不行
后来,他的脸竟大笑了起来
为了控制他笑得没完没了
我们就开始装殓
再然后
就把他埋进麦地了

    齐生死,一般是指:将自己的生死相等量齐观,生死相互嵌入,以至于生无可恋,死无可惧,一切显得自如融洽,坦然悠然。但作者这篇精巧的短诗,却首先齐了别人——即诗歌中父亲的生死,不仔细留意,你甚至不知道那位父亲到底活着还是已逝去,那父亲,生死难辨,几乎没有分明的界限,至少,作者是在刻意抹杀或模糊那个界限。又,作为活人的作者,他的生,与“父亲”之死,几乎也模糊了界限。其间,巧妙的机关,玄妙,荒谬与深情,令人唏嘘。

    且先来看看这诗歌。整体效果,如同一幕黑色怪诞剧,一个英格玛.伯格曼电影中幽灵出没的镜头.当现实过于平庸,一切不遵循现实本貌的符号,不确定的,带着异质色彩的象,便会变得格外醒目,格外有魅力。我得说,首先吸引我读完这首诗的,正是这牵涉生死甚至魂魄的设局。因为我童年时候的确看见过某些东西,所以一直华盖运,呵呵。能够在诗歌中呈现这些,自己显出一些童年特征,比如,相信神秘,相信鬼神,对未知事物仍然充满好奇,这几乎就确保了作者拥有做诗人必要的天资和敏感。而信鬼神,则意味着作者有敬畏,这也是一个完整的人所必须的。读者诸君会问,你谈诗,谈到作者内心去了,离题没有?答案是,没有。谈诗,不就是谈诗人对于世界,包括鬼神世界的对称?谈世界在他内心引发的波澜?
   
    作者非常善于造境。不管那父亲是否真的死去,或又在两个儿子眼中搞笑地活过来,在“准叙事”中,父亲接近了死亡,即黄昏。而儿子假装不知道父亲将死去,我是说,故意显得无人死去,(这心理因素慢慢解释),既然还活着,就象活人那样表演,搞笑吧,象依然完整的融洽美满的一家人那样活着。尽管,确实有人死了,死者就是那位父亲,会吹口哨的会哈哈大笑的父亲。而儿子们,也心满意足地欣赏着那位只在假想中活着,而已经真实死去的父亲。作者在一二十句诗歌中,由死,未死,仿佛活着,仿佛活着带来的表演,不想叫醒而表明确实已死,躲闪腾挪,巧妙机智驾轻就熟地控制着局面的精妙变化,以细节的微妙变化来对称心理的变化。于是,一个驳运诡异的镜头诞生了,作者的造境能力得到体现与升华。


    让我点赞的是,作者对于情绪的控制力。一般悼念逝者的诗歌,要么悲怆,要么煽情,要么呼天抢地。真情一旦被渲染到呼天抢地的煽情地步,便会显得虚假做作。想表现深情,会成为滑稽戏般的表演。想求得深度,却成为肤浅的。悲伤,也会被指为虚伪。一句话,滥情是诗歌之大敌,死敌。一切悲哀与思念,都不徐不疾舒缓有致地,随着诗句符号变幻以及事态发展而自然而然流露出来,本真,真实,不做作。生死悲剧在上演,是死者之悲剧,因为他不能再生活,只能活于儿子思念中,也是儿子家人之伤悲,因为,一个人即使活到九十岁时失去了父母,他都是孤儿,失去父母乃至大之悲痛也。但是,人间至大之悲痛,不是哭哭啼啼地,要死要活地,而是及其冷静,克制,甚至假想出父亲活着吹口哨的情节,荒诞滑稽。正是这冷静,克制,荒诞,滑稽,与悲伤到极点的现实形成极度反差,那么,越冷静越滑稽,便越悲伤欲绝。作者,也在此获得了真正的悲剧性力量。真正的悲剧是不哭的,它必定会设置一个相反而不相互抵消的对比力场。悲之深,痛之切,那个痛,是以悲剧性反差来获得。而且,通篇并未有惊奇字句,惊奇的,是整个流程,是以事件本身蕴藏的力道来击中人,而非强加的外在修辞符号来动人。即,以本真感动人,而非说服你“去悲伤”。这就是朴素的力量,有春秋笔法的味道,简约,见证 ,以事,以平常口吻,叙天地之道。

    整首诗歌之情,是动人至深的。诗中“父亲”死了,没有人冲上去扶尸嚎啕,而是假想父亲未死,“我们悄无声息,装作毫无知情的样子”,根本不愿意接受父亲已死的现实。于是,假想“活着”的父亲,是怎样像生前一样好玩的,比如,“假装自言自语”以至于“像真的在跟自己说话”,甚至会说“我完蛋了”,并且“嘴很尖厉的吹响口哨”,很有些音容宛在的意思。只有至爱,至悲,至痛,才会认为死者依然活着,并且想象出活人才有的生命细节,那以荒诞滑稽,以混淆生死求得的“活人与死者共生”,或“大家依然生活在一起”,难道不是最至大的爱,思念,与哀悼?或对死者的挽留与追忆?

    至此,作者以荒诞,混淆,极度冷静与极度沉痛形成的反差,使一篇生者与死者共生的诗歌,一篇死者永远不会消逝于生者心中的诗歌,便成功完成了。“父亲”死去或活着,都是活着。儿子失去父亲或没失去父亲,都依然拥有父亲,就如,我们拥有这至情至深的诗歌。其中,透露出的温和,敦厚,隽永,好生令人回味。于是便在结束这篇短文时,祝贺作者得到好诗歌,并永远保持温和,敦厚。




发表于 2015-4-3 17:26:53 | 显示全部楼层
才看到,顶一下。傲鹰兄可以写诗论了。放马诗坛,妙论天下诗歌。
发表于 2015-4-5 04:33:14 | 显示全部楼层
杯中冲浪 发表于 2015-4-3 17:26
才看到,顶一下。傲鹰兄可以写诗论了。放马诗坛,妙论天下诗歌。

够品味的诗人才有够品味的诗论,譬如傲鹰;空头理论家的诗论不会有长期的市场,譬如鸭子。
发表于 2015-4-5 04:41:4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偶乃客 于 2015-4-4 17:49 编辑

请罗兄在篇头加上原作网址,以备诗歌奖微信平台选用。谢谢!


备用于诗歌奖微信平台选稿库。

如采用,根据需要,可能会稍加整理---在不截断文稿脉络与观点情况下。
发表于 2015-5-24 22:36:39 | 显示全部楼层

顶一下罗傲鹰先生的文艺评论!
---------以悖论的方式齐生死!
祝好!远握!


发表于 2015-5-24 22:38:01 | 显示全部楼层
水准颇高。赞。
 楼主| 发表于 2015-7-19 15:00:4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罗傲鹰 于 2015-7-19 15:24 编辑

老帖子顶起来了?感谢钢兄。
钢克兄与南华、田庄兄等苦心经营诗赛及论坛,令人动容。此心此意,天日可鉴!

老钢对得起您哥们杨炼的友谊。
发表于 2015-7-20 12:39:27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卤味,有不律之力。
发表于 2015-7-20 16:48:21 | 显示全部楼层

再顶诗人罗傲鹰先生的大作《以悖论的方式齐生死》!
祝好!远握!
发表于 2015-8-6 09:58:18 | 显示全部楼层
顶一下!
   问好,握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8-23 21:27 , Processed in 0.056924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