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2285|回复: 24

献给母亲的诗(一组)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3-27 21:58: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随处春山 于 2016-7-11 22:14 编辑

献给母亲的诗(一组)

              

《你好,母亲》

一个母亲绝不会全然死去

春风吹过的地方,小草再次返绿

太阳继续巡视人间

母亲,绝不会全然死去。到处都是温暖的光



《怀念》

狗尾巴草黄了下来,正低着头

巴茅花和五节芒,毛茸茸地开

这些都是秋天的意思

这些事物纤细地挺立着,轻盈而温软

为什么?我的目光总是高过那些灌木丛,那些杂草

也许是怀念母亲的乳房

和暖暖的手

也许是想起她的手,拂过我的眼角、脸庞和发梢



《陷入》

这个夏天的第一声蝉鸣

在母亲的窗外



我和母亲的聊天

陷入沉默



我们常常会陷入沉默

陷入对彼此的一无所知



窗外的玉兰树又高大了一些

我们也苍老了一些,但都难以觉察



还有什么渴求呢?

在母亲的身边,就远离了人世



《暮晚》

树叶在冬雨里,泛起微光

橘子样的灯火,也泛起微光



这是多么好的人间呢

许多孩子,都走在回家的路上



姆妈,倚靠着门框

姆妈说:“莫着黑,莫着黑。“



姆妈,衰老的姆妈

死亡,在她身后跑,在她脚边绕



《那一天》

穿过篱笆、小径、塘坝、田埂和菜畦

我几乎是一路飞奔

隔着两三块稻田

我站在高高的斜坡上

就开始大声喊,喊我的妈妈

“妈妈,妈妈……”

我的好消息一路都要颠出嗓子眼啦,我的妈妈

我的妈妈弯着腰在地里扯红薯藤

那些红薯藤一辈子贴着泥土,匍匐前行

我的妈妈

在高高的斜坡下



《远去的,将无法归还》

离开老屋的顺序是这样的——

大拇哥、二姆弟、三中娘和四小弟

最后是小妞妞和她的小花园

小花园里的太阳花、节节高和一丈红……



然后慢慢消失的是——

猪栏里的猪、看门的狗、生蛋的鸡……

突然值钱的桂花、玉兰和香樟树……



老屋只剩下了我的父母亲和一只猫、一个菜园子

还有一口井……



井里的沁水也越来越少了



《三天三夜》

灯光是温暖的,我们也不谈论忧伤的话题

母亲在谈她的墓地。欢快轻松的口气

“死也死得。”

母亲就这样总结了自己的一生

灯光照不到的地方,黑咕隆咚

很像她经受过的苦难,已很少提起

“最好死在老家,在祠堂里做上三天三夜的道场。”

母亲眼里有炽热的火苗

比灯光还亮

仿佛她卯足了劲的一生

就为了这最后的三天三夜

无限风光



《向日葵》

母亲常在田头、地角种下几棵向日葵

它不是芒克的《阳光中的向日葵》

也不是梵高的《向日葵》

它是我母亲的《向日葵》

只需要每一天的太阳照常升起

秋天里总能收获零碎欢喜

一葫芦瓢又一葫芦瓢

像极了母亲一生的絮絮叨叨

《迷信》
求儿子在出租屋里睡得安稳
求街边的盒饭能吃得饱
求儿子尽快找到一份工作
她点了三支香
朝着菩萨跪了下来
她说她一心向善,平身没做过亏心事
求菩萨保佑
求菩萨保佑
求菩萨保佑
她最后说
我这样无权无势的穷人,只有求菩萨
也没有其他的办法

香灰颤动,青烟袅袅向上 。菩萨端坐着
什么也没有说。她的眼睛浑浊,又望向别处
赶回家的路上,仁慈的阳光,照着她


《母亲的敲打》

借着灯光。院子里,母亲不停地挥动着手中的连枷

从这一头甩到那一头

从那一头甩到这一头

在连枷的吱扭声和枯燥的敲打声中

我们姐俩在堂屋埋头看书写作业

从这一行写到那一行

从这一页读到那一页

等到年关了

母亲捧出金子般的黄豆,磨豆腐

接着是杀年猪

母亲把老师们请到堂屋的正中央

母亲的脸,笼在锅台腾腾的热气里



《伐木》

母亲,站在齐腰深的河水里

父亲伐倒的圆木,从上游下来

母亲用力推拉手中的竹篙

丁状的铁头,将圆木重新送入流水

母亲,一直走着

像一个护送山洪去往长江和大海的人

我们在地上奔跑,摔倒了再爬起来

圆木在流水里,云在天上

群山从高处俯视着我们

我们越过老虎和父亲的肩膀,长成一片新的森林

我的母亲,一直守在水边

我的父亲,一直守在山上


《永远》

母亲已经老迈

记性和耳朵越来越不中用

责备她的时候,她的委屈像个孩子

讨厌她的坏脾气,生她的气

有时候,懒得理睬她

让她消停,少管闲事

现在,我凡事可以拿主意,自作主张

像个大人,英明神武

从没想过她终会彻底离开我

虽然,我在诗歌里不断写下死亡

母亲,像一座山

横亘在死亡的前面

一旦倒下

死亡才会朝我露出狰狞的脸


《你好,儿子》

很多年以后,我们会忘记三月的这一天

会忘记这一年早春的寒意

我们各自挪动胸口的石头

透过金属的栅栏

窗户外的石楠,新叶红艳

长满杂草的园子里,又新栽了牡丹、樱花、海棠花

还有桂树和香樟

现在,我又想起你

一手拎着绿色的小书包,一手拿着书本

奔跑在扑向我怀中的路上

更多的时候

我想走过去,听见树叶簌簌的响

想停靠一会儿

“你好,儿子。”你已经长大

那个时候,你低下头

我愿意是你树下的任何一株野草




发表于 2015-3-28 06:17:45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母亲绝不会全然死去

——这一句已经是深沉的定音。下面的是诗作里,也佳句频频。



窗外的玉兰树又高大了一些
我们也苍老了一些,但都难以觉察

还有什么渴求呢?
在母亲的身边,就远离了人世

——细腻,敏感,体贴幽微,很好。
——写母亲不易,因为同类诗作数量庞大,这组诗有特点。

但也有不少疏松之处,可改。
发表于 2015-3-28 16:10:13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母亲绝不会全然死去

春风吹过的地方,小草再次返绿

太阳继续巡视人间

母亲,绝不会全然死去。到处都是温暖的光芒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15-3-28 16:31:34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到此文,想到母亲,泪流。你好!
发表于 2015-3-28 17:31:0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北斗 于 2015-3-28 17:43 编辑
“妈祖”诗人 发表于 2015-3-28 16:31
看到此文,想到母亲,泪流。你好!


“暗中时滴思亲泪,不知思儿泪更多。”这一组诗,儿子的感伤好像更浓。其实更多的,是无言的母亲。北岛在《给父亲》一诗中的最后写到,“这世界并没有多少改变/女人转身融入夜晚/从早晨走出男人”,或许这就是所有为母亲的女人的伟大之处。这个男人,或许也就是她的儿子。是女人塑造了人类,这句话真是对的。。。。。
 楼主| 发表于 2015-4-1 18:32:57 | 显示全部楼层
杨炼 发表于 2015-3-28 06:17
一个母亲绝不会全然死去

——这一句已经是深沉的定音。下面的是诗作里,也佳句频频。

谢谢您读过它们。我诗艺不精,还要多读多写。祝福春安!
 楼主| 发表于 2015-4-1 18:34:19 | 显示全部楼层
蔷薇依依 发表于 2015-3-28 16:10
一个母亲绝不会全然死去

春风吹过的地方,小草再次返绿

依依,春天吉祥快乐。
 楼主| 发表于 2015-4-1 18:35:42 | 显示全部楼层
“妈祖”诗人 发表于 2015-3-28 16:31
看到此文,想到母亲,泪流。你好!

问好诗人。我们的母亲都是伟大的。
 楼主| 发表于 2015-4-1 18:36:07 | 显示全部楼层
北斗 发表于 2015-3-28 17:31
“暗中时滴思亲泪,不知思儿泪更多。”这一组诗,儿子的感伤好像更浓。其实更多的,是无言的母亲。北岛 ...

问好诗人。
发表于 2015-4-3 05:47:39 | 显示全部楼层
随处春山 发表于 2015-4-1 18:32
谢谢您读过它们。我诗艺不精,还要多读多写。祝福春安!

感到了“诗”,就抓住不放!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9-18 22:03 , Processed in 0.058830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