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1439|回复: 7

我用余下的日子写诗(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3-27 21:56: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随处春山 于 2016-8-22 21:44 编辑

我用余下的日子写诗(组诗)



            随处春山







当然



我说,我们需要这样一个地方,

你早起就来钓鱼。

我总是起得晚。

当然要养一条狗,对面的山更像一只豹子,

它们好作伴。

桃花开的时候,我会考虑写几封信。

你用这湖水煮鱼,

我用余下的日子写诗。你可以一直偷偷地看。





一首诗



我想写一首诗:远山。夕阳。落日。

倦鸟归林……

居中是一座名叫清风的桥

这首诗不悲也不喜。

我说不出针尖大的疼,也说不出铺天盖地的美

这首诗里没有半点秘密

驻足的时候,我是逗号,也可能是句号

欲言又止的时候,我是省略号……

它们沉沉睡去

又纷纷醒来

我将从这首诗的最低处起身

离去——





闯入者



沉思良久。

我这样为你命名。

虽然,你无意深深的楔入我的身体,

也无心引我进那窄门。

你是柔软的,也赠予我坚硬的一面

你是沉默的,也赠予我热烈的一面

你是骄傲的,也赠予我谦卑的一面

我常常指认风雨,雪花,雷霆与闪电,为你的化身

也常常将你还原为鸟鸣、晨露与内心的火焰

你的闯入,越来越难以觉察

你早已窥见了我中年以后的平静。





意难平



飞禽与走兽,更多的时候只为它们的食物张开嘴巴

而我总是写诗,吞咽、咀嚼古老的汉字

用这暗哑的喉咙

我试图赞美的时候,

也是厌倦再次袭来的时刻

俯身向下的一小块草地上,

至少有三种以上的野草安身立命

我对卑微事物的颂歌里,更多的是自怨自艾

更多的是把自己深深的投射

“叶片对生的都是良药”

这世间该已是埋伏了多少伤病和苦痛

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上是我的祖国

十四万平方公里上是我的省

三千二百六十一平方公里上是我的城

她们都过于辽阔,直至都可以忽略不计

我的奔波

不过是从一朵花开,到一朵花灭

从一棵草生到一棵草亡

我开始急于为每一朵花,每一棵草命名

“认识你自己” 这是一道神谕

而我徒劳地遍寻自己的踪迹

徒劳地归于尘土

徒劳地灰飞烟灭

这些白纸黑字将作为呈堂证供

我从来都有庸俗不堪的一面

一个人耽于多少的美,生出多少次的欲念

才能贪婪的度过一生

竟不自知







又如何



世界柔软。包裹着我们,温暖着我们,又吞噬了我们。

风吹动了万物,吹动了万物又如何

吹不动的是冥顽之心,卑微之心。

我们的身体借来草木,借来草木又如何。

也止不住枯萎,也止不住溢出的泪水,日趋干涸

风借来诗的喉咙发声、抒情、歌唱,又如何

石头沉默。



石头沉默。

我们像石子被投进了人间

也曾携带闪电的速度,利箭的呼啸,又如何

我们的身体借来江河湖海的杯盏,又如何

也止不住,饮下的热血,割破喉咙。

割破了喉咙,又如何。

一个诗人,一生的歌唱……

都不过是一粒石子被投进人间

那一刻,有过微微的荡漾。



读诗



迅速的翻页,差点割破了手指

差点割破的地方,一直隐隐的痛,

好像在提醒着什么。



书已经过半,不是的,是已经接近了尾声,

很多人的人生也进入了下半场

正读到臧北寄诗于育邦,243页

不是,是295页。

第二日的白昼,

我矫正这样的一个错误。其实,这没什么,

我们都一直活在对回忆的错误指认中。



商略。1970年生,

津渡。1974年生,

苏野。1976年生,

李三林。1976年生,

育邦。1976年生,

臧北。1977年生,

张文武。1979年生,

数字代表什么,数字很多时候,代表一切

我没有能力窥视,并从这些数字里提取,作为同代人共同拥有的悲喜

七个人。七个不同的魂灵。

我更没有能力,贴近任何一个赤裸着魂灵的人



那些长短句,呼吸局促或缓慢

我一一分辨。差点与你相遇,又差点与你错过。

合上书的时候,手还在痛

没有伤口,有些痛只有自己知道。

合上书的时候,那些一直朝着失败走去的人

单薄的身影跟这书中的纸片一样。



女诗人



写诗。是我爱着,并深深爱着世界

最妥帖的方式。难以放弃。它是我的



乳房,生命琼浆的源头。值得男人,也值得

自己去爱。我的诗歌和它一样温暖柔软。



懂得爱,并舍得爱的女人不多。

我这样的爱着自己而已,请不要嫉妒。



我微笑,露出扇贝一样洁白的牙齿。

啃过的骨头。埋在我的诗歌里。有时看不到。





一部分



你是我最温柔的一部分,

是离开了我,远去的一部分

在暮色里,你是就要消失的一部分



你是我永不能遗忘的一部分

是离开了我,又能相逢的一部分

在暮色里,你是我孤单的一部分



你是我最隐秘的一部分,

是离开了我,并要带走我的一部分

在暮色里,你是我曾经热爱的一部分。



我从未拥有过全部啊

我也只是我自己的一部分。







《我能看见你》

你已经诞生,却来不及保存

除了那些词语,那些句子,和烛火是光亮的

我和整首诗都与黑暗融于一体

火苗燃烧着,细微的跳跃、颤抖

仿佛难以抑制的悸动的心


我在黑暗里睁大眼睛。胸口常被你

压得生痛。我蜷缩着身体,轻浅地呼吸

这么黑的夜,这么遥远的距离,我能看见你

看见月光如水。她是你的。她照耀着你。她宠溺着你











山水如画,我的小城什么都不缺

甚至不缺一两个流浪的人。

他们在桥洞的绝望,也许和阿伦茨一样

流浪的人从桥上走过。

从桥上走过的人,终要回来。

穿越一座桥,是生活的隐喻。桥是道路的破折号。

我的小城在不断的架桥

我的小城在不断的架桥

……

“智慧的人类站在水边,于是产生了桥”

桥是不是我们欲壑难填的符号?

我也在不断的架桥

我也在不断的架桥

……

搬动那些词语和句子,渴望像一个流浪的人

抵达另一座孤岛





无名岛



写诗,把一个人从人群中分离出来

甩到对岸,甩到某个无名岛

此去,便缥缈。遭遇

一两个失眠症患者,

一两个魔术师,

一两个幻想家,

一两个捣蛋鬼,

一两个长不大的孩子,

一两个真正点石成金的人

我爱他们,他们写诗,稀奇古怪。

失眠的人可以入睡了……

魔术师和幻想家,月光下交换法器

点石成金的人,正在藏他的金子和石头

那些长不大的孩子,

东奔西跑,制造又新又大的迷宫

捣蛋鬼只负责捣蛋,其他的,什么也不干。



诗生活



他们……

……她们……

说,这里——

是诗的肋骨,耳朵里的天堂,钉子的反光、月光的白色药片,草丛里的蓝色发卡,岸边的陌生人,爱的万水千山

是捡起的碎瓷、午夜葡萄园、夜的狐步舞、影子的声音、飞越黄昏的塑料袋

是水的雕像、纸上建筑、时光插图、非分之想、个人履历

是意念的力量、潮湿的隐喻、形式主义的感伤、黎明时分的咒语、带体温的证词、一个时代的画像

是亨亨的奇妙旅程、私人田野调查笔记、特种兵花园、一个人的苍茫

是最后的青楼、汉语的眼睛、肉欲的生灵、平静的决斗、刀锋上的血、温暖的冰、无辜的绿、稀薄的门,后来的孩子、金黄的稻穗、隐匿的路途、汹涌的广场、仪式的嘴唇

是仙人掌、蓝瓦罐、丹青见、一畦地、嗮梦场、穿堂风、杂货铺、古桥头、暗室、是伸向黑的手

是纸上长安、银河水底、生活原形、诗歌的几何学

是毒药、白痴,弃儿、木雕鼻子、偷鲸向海的贼

是隐身志、个人史、时光简史

是惶然书、隐逸之书、命运之书

是最初的和最后的、宗教或回家之路

是未完成

是草稿

……



发表于 2015-3-27 21:58:09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赞一个!
发表于 2015-3-28 06:22:33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喜欢《一部分》式的细和稳。
发表于 2015-3-28 08:53:59 | 显示全部楼层
平静里的汹涌~~非常喜欢!拜读学习!问候诗人!
 楼主| 发表于 2015-4-1 18:38:37 | 显示全部楼层
湘西刁民 发表于 2015-3-27 21:58
拜读,赞一个!

谢谢点赞,问好诗人
 楼主| 发表于 2015-4-1 18:39:46 | 显示全部楼层
蔷薇依依 发表于 2015-3-28 08:53
平静里的汹涌~~非常喜欢!拜读学习!问候诗人!

说的对,我节制的还不够好。总有汹涌的部分溢出来。谢谢你。
 楼主| 发表于 2015-4-1 18:42:20 | 显示全部楼层
杨炼 发表于 2015-3-28 06:22
很喜欢《一部分》式的细和稳。

明白了。有时候写起来没控制好。谢谢您的喜欢。您的鼓励让我开心。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10-17 17:45 , Processed in 0.064081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