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楼主: 江一苇

大雪里的小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3-5 12:03:04 | 显示全部楼层
你只是一味在说你想怎么做,但你却没有做出来个什么。文字,是用来做的,而不是用来说的。
发表于 2015-3-5 12:26:19 | 显示全部楼层
没压制住 发表于 2015-3-5 12:03
你只是一味在说你想怎么做,但你却没有做出来个什么。文字,是用来做的,而不是用来说的。

哇,压制兄,这么直接啊!
听到你的声音,我瞪大了眼睛!
发表于 2015-3-5 14:15:58 | 显示全部楼层
《过年》

父亲说:你一年难得回来一次
所有的亲戚
能转到尽量都转一下吧

......可是,你不是说
富人过年是过钱
穷人过年是团圆吗?

父亲眼里闪过一丝慌乱

他接着说:一年也就这么一次
庄子上的人
能转到也尽量都转一下吧

......可是,我只有七天假
除掉两头
只剩下五天啊

父亲的眼神继而有些灰暗

我知道这些年人情都变成了什么
可咱这是农村,万一有天我死了
凭你一己之力,能埋了我么?

我愕然。随即听见白发苍苍的母亲
失手
打碎了一只白瓷碗。

发表于 2015-3-5 14:16:5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一直在这些诗句中转悠,它能直抵心灵,能感动我。
发表于 2015-3-5 15:18:20 | 显示全部楼层
楚楚 发表于 2015-3-5 14:16
我一直在这些诗句中转悠,它能直抵心灵,能感动我。

直抵?小心一些。万万莫要受伤哩
发表于 2015-3-14 17:59:0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要说的是,我一直就是个穷孩子
我吃过很多苦,所以更珍惜。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15-3-14 19:54:22 | 显示全部楼层
《手机》

以前没有手机
要找谁便直接奔了去了
基本也没有找不到的人
而现在有了手机
人们都懒得再走路
很多人的电话
却永远无法接通了
搞不懂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去年夏天我去外地出差
路过我一同窗八年的同学处
提前打电话他说在
找到他住处时他却就像蒸发了
这让我非常气愤
甚至非常伤心
我实在不愿相信
这就是我相濡以沫八年的同学情
回来的路上
我心有不甘
不停地拨着他的号码
结果可想而知
就像是给一个已经死去的人
一次次进行胸外按压



哈哈哈哈哈,好玩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15-3-14 19:55:38 | 显示全部楼层
《过年》

父亲说:你一年难得回来一次
所有的亲戚
能转到尽量都转一下吧

......可是,你不是说
富人过年是过钱
穷人过年是团圆吗?

父亲眼里闪过一丝慌乱

他接着说:一年也就这么一次
庄子上的人
能转到也尽量都转一下吧

......可是,我只有七天假
除掉两头
只剩下五天啊

父亲的眼神继而有些灰暗

我知道这些年人情都变成了什么
可咱这是农村,万一有天我死了
凭你一己之力,能埋了我么?

我愕然。随即听见白发苍苍的母亲
失手
打碎了一只白瓷碗。



哈哈哈,有 意思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15-3-14 19:56:33 | 显示全部楼层
《诗歌是什么》

有哥们儿问我:诗歌是什么?
我想了想,说:
诗歌就像女神。
茫茫人海,总有一个
在瞬间电到你,让你想入非非
欲罢不能。

之后,
之后的事情你知道,
她绯闻缠身。



   精妙!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15-3-14 19:59:29 | 显示全部楼层
《大雪里的小镇》

雪越来越大了。远远望去,那些山峦,树木
都笼罩在一层白色的雾气中。

赶路的人,
大口喘着粗气,仿佛在抽烟。

这是年关将近的小镇,
楼下时不时传来一阵爆竹的爆鸣声。

我将一瓶烧酒烤在发红的炉盘上,
一次次往炉膛里添碳

小镇在大雪的掩护下越来越肃穆,
那个说要来和我喝酒的人,迟迟不见踪影。



妙呀妙呀!妙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1-21 12:30 , Processed in 0.142401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