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7198|回复: 155

《窗下》等几个(不参赛)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2-8 18:13: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杨诗斌 于 2015-7-12 09:29 编辑




一个人的山坡


这么多蚂蚁
在我眼前爬来爬去
这里有好草
却没有一只蚂蚁会弹琴
但我有佛心
不会一怒踩死它们

          2015.5.15



一棵树及他的阴影


草原空旷得
只剩下了草
一望无际的草
但有一棵树,从车窗外一闪而过
他伫立在山坡上
我瞬间记住了他的样子,以及
他投在草地上的阴影

            2015.4.4晨草
      

初 雪

冬至那夜,锡城小雨夹雪
我推着单车,一个人步行在
回家的路上
这是农历年的初雪,抑或
最后的雪,得珍惜
我故意放慢脚步,仰起脸
享受雪粒打在脸上,像亲人
赠予我的疼
                     2015.02.09

一只鸟

一只鸟死了,在距林子一米开外的地上
看见它时,雨水已经剔除了它的肉体
冲走了它曾赖以飞翔的羽毛
洁白的骨架展陷在泥土里
头倔强地偏向一方
仿佛是神要将它飞翔的姿态
雕刻在大地上
                    2015.02.28

有些疼痛不被认领

鳞片被铲掉,鳃被挖掉; 接着
腹部被剖开,肠子和内脏被抠出,扔进垃圾桶里
现在,它已不是五分钟之前
在玻璃缸里游动的那条鱼了
现在,它是五分钟之前的那条鱼
的尸体,在一个人的手提塑料袋里
不时用力跳蹦几下,因为疼痛
而这疼痛,是属于五分钟前的那条鱼呢
还是属于它的尸体?
                  2015.02.26


窗 下  

云朵滑动无声 。云朵
摩擦着天空无声

我在晨曦里的阅读多么轻
我在窗下的阅读多么轻
     
有人从东山采来枇杷,又
西山采来杨梅

一年一年的河水
一年一年的芦苇

寂寞是银
孤独是金

我哑如水底的石头。习惯
被淹没, 不想跳上岸来

        2014.8.1


夜 寂

藏身书柜后面的那只蝈蝈
每到深夜,它就叫两声
中间空出的一大段白
要我用什么来填补
其实,它叫第一声
我的心就凉透了
昆剧不能看,更是不能听
尤其在午夜
尤其那《牡丹亭》
似要将一个人的魂魄
唱散

          2014.6.27


这个午后是有斑纹的

“这个午后是有斑纹的,
豹子和羚羊身上的那种”
醒来后我嘟哝出这一句
有点惊讶!
一只豹子和一群羚羊到来过我的梦境?
我的梦境里有一场慌乱、激烈的追逐和厮杀?
我宁愿相信最终是羚羊群甚至是
一只羚羊杀死了豹子......
此刻,屋子里寂静无声
窗外一片广玉兰树叶落地的声响
大得足以让我听清

         2014.4.4


鲜花是大地的疼

我不赞同:鲜花是大地的微笑
我以为:鲜花是大地的疼
终于在春天里
以花朵的形式表达出来


在一只苹果里飞翔

在一只苹果里
飞翔,不仅仅
需要技巧
更需要想像
                   2015.03.02


五 行

芦苇换了新装;柳树也换了新装
广玉兰的叶子仍是去年的,旧旧的。犹如
我被生活磨得发亮的旧心情
年复一年,日复一日,被我重复使用着
极少长出嫩芽和新叶


二月十六日途径观山路

一只鸟,在光秃秃的枝头跳跃
枝上没有叶子没有毛毛虫
一只鸟的跳跃纯粹是
练习将灰蒙蒙的天空收紧
                   2015.02.28

宽窄巷子最成都

时光在这里,三百多年的
流淌,至今
也没能流淌出
250米长,宽约8米的
两条巷子
这足以说明
它的
闲,与
它的


泡在茶馆里的人,偶尔把头
浮出时光,又
潜了下去
他们的腹部两侧,以及后背
悄悄长出了鳍
只是
懒得划动

街旁的神算子把自己
装扮成铜人
一把折扇,是他们最好的道具
身体一个迅速的左右侧倾
就将你定格在
旧时光里

在这里,最宽的云也盛不住
最窄的雨
一个下午,我把一把雨伞
象征性地攥在手里,却
不愿意将它打开
从宽巷子进,窄巷子出
又从窄巷子进,宽巷子出
                          2015.02.26

评分

2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5-2-8 19:26:26 | 显示全部楼层
后二首喜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2-8 20:08:37 | 显示全部楼层
自语道:今天下班不用买荤菜了
我说鸽子是上帝的化身
她说:就是上帝,我也要杀了他
炖给女儿吃



这个过瘾!!!!!!!!!!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2-9 13:00:08 | 显示全部楼层
溧阳囚肉 发表于 2015-2-8 19:26
后二首喜欢

问候囚肉,《星星-太湖风》诗刊收到了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2-9 13:01:08 | 显示全部楼层
凡心 发表于 2015-2-8 20:08
自语道:今天下班不用买荤菜了
我说鸽子是上帝的化身
她说:就是上帝,我也要杀了他

问好凡心,上帝也有受人宰割的时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2-9 13:02:48 | 显示全部楼层
五 行

芦苇换了新装;柳树也换了新装
广玉兰的叶子仍是去年的,旧旧的。犹如
我被生活磨得发亮的旧心情
年复一年,日复一日,被我重复使用着
极少长出嫩芽和新叶

呵呵!岁月沧桑,吾心老矣

问兄弟新年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2-9 13:04:41 | 显示全部楼层
山东十一傻 发表于 2015-2-9 13:02
五 行

芦苇换了新装;柳树也换了新装

兄弟新年好。似乎没有什么能让我心动了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2-9 19:39:35 | 显示全部楼层
加一个《初 雪》

冬至那一夜,锡城小雨夹雪
我推着单车,一个人步行在
回家的路上
这是农历年最初的雪,或许
也是最后的雪,得珍惜
我故意放慢脚步,仰起脸
享受雪粒打在脸上,像亲人
带给我的疼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2-10 10:27:49 | 显示全部楼层
杨诗斌 发表于 2015-2-9 13:00
问候囚肉,《星星-太湖风》诗刊收到了吧

谢谢诗斌,已收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2-10 10:32:0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故意放慢脚步,仰起脸
享受雪粒打在脸上,像亲人
带给我的疼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10-16 07:43 , Processed in 0.061029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