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楼主: 潘黎明

谁翘望故乡,谁就要练习熄灭(关于湄洲岛的几组习作。请批评。欢迎来妈祖故乡采风。)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2-24 13:47:50 | 显示全部楼层
像一幅幅民俗特色的画卷,优美而不失张力,一些设置的引句像点睛,耐人寻味!
 楼主| 发表于 2015-2-24 20:52:35 | 显示全部楼层
杨炼 发表于 2015-2-24 05:57
我认为这些诗内在张力大得多,却又不失其美,感觉很好。

最重要的是,我能从中清晰听到你自己的声音: ...

变奏



@潘黎明



旷野,有一种说不清的极权体制,在某个时刻
统治我
太阳就像一个钟摆,在玻璃的天空上
被一万只往北逃窜的狐狸
爆破

狐狸,是的,狐狸。它们翘起的尾巴,在政治学之外
代表人民的愿望
自由,民主,共同富裕。它们模仿
羊群,在大地上慢跑。温存,善意,容易亲近
“上层建筑,还有一只虎。”黑夜里,我看见
控制下的自由,流放千里的民主,面目全非的富裕
农村被魔术师含成蛋黄,城市被镇压在蛋壳里
无数迁徙的人,一敲就破
狐狸躲在地下密室偷笑。“只要不被捉住尾巴,我还能扇动一切飞翔。”
如今,在玻璃面前,我也发现了我有很多张脸
抵制的声音终于有人发出:
“所有的治平都是乱世,所有的抵达都没有觅处。”
狐狸,羊群,虎,还有我,还有迁徙的人
我们互为旷野,都无法定义谁更黑暗
那么多物种都拥有两幅面孔。贪欲也是,找不到它的边境
狐狸在阳光下躲进佛像,十分虔诚,掏空了自己的肚子
“你看,我多么清廉。”
佛学在这个春天成为最暖的风景
太阳被爆破之后,大会堂还有几支烛骨
断刀升起,成为一面新鲜的旗帜
羊群在沉默里低徊的叫声终于有了回音
许多骑士抖动全身的鬃毛
发丝落尽,也要勒住疯狂的殉难者
”祖国在大地上陷落,我不能再让狐狸艺术化地腐败。“

夜深了,狐狸竖起警觉的尾巴,随时准备越境
政治学好像一片空白。狐狸在佛学里占据
羊群的位置。我也感觉被抽空了
狭小的空间,带错的假牙,冲不干净的厕所,半夜的呻吟
呆滞的目光,粗糙的食物,神志不清的邻居,无力掉下来的树皮
批量打包的现实,让我如何逃避与反抗
只有狐狸的尾巴被揪住,我才使劲一跳

仿佛旷野也是我的底座,那些皮毛的起源如此盛大
虎,羊群,狐狸,政治学,佛学
当钟摆被爆破,还有
一只猫,也在屋角
伺机而动
 楼主| 发表于 2015-2-24 20:53:57 | 显示全部楼层
潘黎明 发表于 2015-2-24 20:52
变奏

问好杨炼老师,这是我晚上新写的,感觉有些突破,有时间请斧正。谢谢!

晚安。
 楼主| 发表于 2015-2-25 12:13:26 | 显示全部楼层
杨诗斌 发表于 2015-2-24 13:39
这一组地理诗写得韵味足,再品

问好杨兄!非常感谢杨兄一再的激励。黎明给您上茶!

还请杨兄多指点。祝福新春!
 楼主| 发表于 2015-2-25 12:15:11 | 显示全部楼层
嘶沙 发表于 2015-2-24 13:47
像一幅幅民俗特色的画卷,优美而不失张力,一些设置的引句像点睛,耐人寻味!

呵,问好嘶沙兄弟,我也是在摸索,微话剧的微玄,这是我的特色吧,与兄弟探讨是愉快的。
 楼主| 发表于 2015-2-27 08:46:41 | 显示全部楼层
腊梅


@潘黎明



这是无法修正的   那光芒中的颜色
不是我的   叶片中疾走如飞的
是向冬天的屋顶生长的流水    我看不见
它的形状  它太辽阔   太安静   太芳香
那是不知所踪的死者  或是我的父亲
我想念着速度与恩授   这最轻的重量
如鸽子飞着  让我重新虚构扇形的你

      2015.2.27
发表于 2015-2-27 09:53:29 | 显示全部楼层
都是很有“嚼劲”的诗,越品越有味
发表于 2015-2-28 07:21:56 | 显示全部楼层
潘黎明 发表于 2015-2-24 20:52
变奏

看得出你扩张诗歌容量的努力,但也要注意凝聚力。我喜欢你过去诗作中的机敏,一刹那抓住妙到豪巅的感觉,这首变化大,但也稍嫌散乱,两种写法之间,应有最好的衔接点,再找!
发表于 2015-2-28 15:22:53 | 显示全部楼层
杨炼 发表于 2015-2-28 07:21
看得出你扩张诗歌容量的努力,但也要注意凝聚力。我喜欢你过去诗作中的机敏,一刹那抓住妙到豪巅的感觉, ...

他的记忆力和抓住丝毫的重点记忆并书写的能量很不错。
 楼主| 发表于 2015-2-28 15:58:23 | 显示全部楼层
米绿意 发表于 2015-2-27 09:53
都是很有“嚼劲”的诗,越品越有味

问好米绿意。你的新作我看到了,那才叫有韵味。空了去学习。谢谢你来读我的拙作。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9-18 13:20 , Processed in 0.058701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