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楼主: 上官南华

凤凰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5-3-31 17:48:43 | 显示全部楼层
偶乃客 发表于 2015-3-30 13:14
能读到诗人上官的新作,确为欣喜!

大时代与世俗与诗是一个微妙的系统。有待于大跨度的大胆的成新。

幸福规划局

试图让宇宙,虚无都沉实起来
可以触摸,可以吃,可以像鸟叫一样听见

每个瞬间,都劈开来,每一个日子
都是一个截面,总有一把刀的

阴云如内幕散开,真相一旦出现
你未必认得,天空像一张偿清的借据

杏花枝头像一次性收费颤丽
宿如风只吹过灵魂G点

气度高华,变幻在机器中
消费的天敌或许是超短波复活币

空虚正上方,磨矿机英雄传说
虚构白虎女,缴费单的典范

出丑放乖不还价,合法的告别另存
扼腕熔断体古话尿激酶,肉朒规范

正面看,额外揉搓,各分东西
听到入仓的颓废,请按时发放浪花

重新出发,拜火教销售处腹部
让石头怀孕,让好天气怀孕
让空间怀孕,塑料,乳胶漆怀孕

快感,空格符电吹风,短除法
一盏油灯在睾丸下鹪鹩

深渊是大生意,灵魂的升值空间越来越大了
压缩,兴奋剂黏糊糊的,勒索消沉

春风拆解古方,云如废钢材
暗属性大采购不惶馁

路口极光火反刍倒叙
幸福规划局到了开荒高峰

我不能用天空,泥土做检验仪器
也不再用大海吹嘘心灵
太阳辉煌的裂变
我真的感到很温暖

我真的爱你们
而你们求解的却是误解

心只负责心跳
人只负责死去

百年恨反复分布恍惚间话本处方
笑东风,儿歌小荡妇

你能把一列火车的影子
兑换银子吗,你能把空气叫醒
灵魂就在里面

(2015,3,31)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15-3-31 18:46:45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哥真的是3多也:多才。多角度。多视野。路过顶一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3-31 20:07:4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上官南华 于 2015-3-31 22:35 编辑
“妈祖”诗人 发表于 2015-3-31 18:46
大哥真的是3多也:多才。多角度。多视野。路过顶一下!


石头的哀歌(第四稿)

那些石头已经打开了改名卡
即使从奥德赛的夜晚选择了星象
A或者AB,这些红色的,黑色的符号
依然是最简单的迷,这些被标识的石头

石头的本能是什么
石头成了石头的商标

破碎堆积,一座山的破碎不再象征破碎的事
如果能计算出破碎,那将是所有数和精确的疼痛
也许只有疼痛才能清算破碎
而疼痛已经获得了破碎的利润
而利润也许是破碎的负数,是的,数和破碎、疼痛纠缠着

石头内部是石头,事情没那么简单
一根石线的美会破坏石头的统一品质和价格
也许你会说,泉水像粉尘尖利地飘走了
而石头内部的裂痕会像闪电把一个人击毙
那在火中的,冷却的戏剧全部重现
如同一个巨大的市场在破解,运输,出卖沉默
他们低估了沉默的非价格因素,低估了沉默的悲凉
也许他们低估了一朵雏菊和一只蝴蝶的死亡
在一个流氓的世界是没有母亲的
故乡随行就市,石头是女人插进钢钎
电接通泉水,按下按钮泉水迅速膨胀爆破

我曾经搬起一座山喝水
曾经在睡眠中野生车票
一座山被分解到哪里去

没有谁否认一块石头的身世
就是利润

没有水,石头没有生意,也没有声音
你听,那声音,如蝴蝶的噩梦

石头的册页,铺展复古风
在那墙壁的反光中,风度复活荒美之诞生

死亡是有价格的
就像石头,从那压死的人体里
压出一口气,一口气就是一口价

一口气,那最软弱的支撑着
如一朵浪花支撑着,泪水滋润着死亡的干枯
虚无和废墟,一座山飘在鹅背上
一棵白菜支撑着,一个人什么也支撑不了
一片霜一块石头就是琵琶安魂曲
改名卡也许是一只蝴蝶,蝴蝶尖叫
有人用眼睛吐丝,用眼泪咬眼睛的桑叶
疼痛是粉末,齑粉,如同虚无和废墟的摩擦

铜镜咬出齿已打成锯盘
电是最盲目的,水也真像妓女
电和水,钢铁都没有记忆,也没有反省

但它们交媾,生产,遍布全地
资本的伦理如霞光,也如彩虹

只有蝴蝶在梦中破译梦境如
一个石场,风的浓度,弥漫的消费观
一个石场,像一个难产的母亲
被刨开肚腹

神殿的反规划空落落看破哦
它们复活了一个古战场
也复活了那厮杀的回声

在石粉风尘之上
天空寂静如词液中的是

(2015,3,3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3-31 22:41:4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上官南华 于 2015-3-31 22:53 编辑

石头的哀歌(第五稿)

那些石头已经打开了改名卡
即使从奥德赛的夜晚选择了星象
A或者AB,这些红色的,黑色的符号
依然是最简单的迷,这些被标识的石头

石头的本能是什么
石头成了石头的商标

破碎堆积,一座山的破碎不再象征破碎的事
如果能计算出破碎,那将是所有数和精确的疼痛
也许只有疼痛才能清算破碎
而疼痛已经获得了破碎的利润
而利润也许是破碎的负数,是的,数和破碎、疼痛纠缠着

石头内部是石头,事情没那么简单
一根石线的美会破坏石头的统一品质和价格
也许你会说,泉水像粉尘尖利地飘走了
而石头内部的裂痕会像闪电把一个人击毙
那在火中的,冷却的戏剧全部重现
如同一个巨大的市场在破解,运输,出卖沉默
他们低估了沉默的非价格因素,低估了沉默的悲凉
也许他们低估了一朵雏菊和一只蝴蝶的死亡
在一个流氓的世界是没有母亲的
故乡随行就市,石头是女人插进钢钎
电接通泉水,按下按钮泉水迅速在岩体中膨胀爆破

我曾经搬起一座山喝水
曾经在睡眠中野生车票
一座山被分解到哪里去

没有谁否认一块石头的身世
就是利润

没有水,石头没有生意,也没有声音
你听,那声音,如蝴蝶的噩梦

石头的册页,铺展复古风
在那墙壁的反光中,风度复活荒美之诞生

死亡是有价格的
就像石头,从那压死的人体里
压出一口气,一口气就是一口价

一口气,那最软弱的支撑着
如一朵浪花支撑着,泪水滋润着死亡的干枯
虚无和废墟,一座山飘在蝴蝶上
一朵雏菊支撑着
一片霜一块石头就是摔碎的琵琶和摔碎的安魂曲

改名卡也许是一只蝴蝶,蝴蝶尖叫,岁月才突然醒来
有人用眼睛吐丝,用眼泪咬眼睛的桑叶
疼痛是粉末,齑粉,如同虚无和废墟的摩擦

铜镜咬出齿已打成锯盘
电是最盲目的,水也真像妓女
电和水,钢铁都没有记忆,也没有反省

但它们交媾,生产,遍布全地
资本的伦理如霞光,也如彩虹

只有蝴蝶在梦中破译梦境如
一个石场,风的浓度,弥漫的消费观
一个石场,像一个难产的母亲
被刨开肚腹

神殿的反规划空落落看破哦
它们复活了一个古战场
也复活了那厮杀的回声

总是破碎,在破碎的陶罐遗迹上
再破碎一座山,在山的破碎之中再复加蝴蝶和雏菊的破碎
还有被粉尘和切割的尖噪破碎的月光

而在石粉风尘之上
天空寂静如词液中的是


(2015,3,3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4-1 01:03:4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上官南华 于 2015-4-1 13:13 编辑

石头的哀歌(第六稿)


我们抵押了天空,抵押了物质不灭的真理
编钟破碎以后,钟架固定成锯架
螺丝和水泥墩震颤物,震颤实物,震颤抵押

物与物的角力,那也是一种厮磨
与一种蔚蓝的宁静对峙,锯石似乎断臂求法
似乎是错乱的诵经和祷辞
也似乎是一种讲述,两米直径的锯盘
往复剧挫石块,从那沟槽中流淌出叙述
浑浊和凄厉是实物,也是强度,具有强烈的喻力

有机器的地方便不再有劳动
天空被卷进锯齿和石之中
天空的负数和人的正负极皆被卷进锯齿和石
人是导体

那些石头已经打开了改名卡
即使从奥德赛的夜晚选择了星象
A或者AB,这些红色的,黑色的符号
依然是最简单的迷,这些被标识的石头

石头的本能是什么
石头成了石头的商标

石头也曾是门楣和图腾
石头开花,石头直达天庭,闪闪发光
滚过云层,滚过重金属和音乐厅
石头聚拢火塘,语焉不详,影子从此飘游
石头只有破碎的命运

那似乎第一滴落在石头上的血的破碎的诅咒、谶语和回声
谁知道那山上山下古老的军城都干了些什么
至今牌孤山,牌孤城之牌与孤,也错愕难解

一块一块石头进城了,也许那正是一座山追随一个山民的磨砺之途
破碎之途,在电锯的切割和乙炔火枪的烧灼中,成就自己的方圆
它的硬度,高度,占领城市的硬度和高度

破碎堆积,一座山的破碎不再象征破碎的事
如果能计算出破碎,那将是所有数和精确的疼痛
也许只有疼痛才能清算破碎
而疼痛已经获得了破碎的利润
而利润也许是破碎的负数,是的,数和破碎、疼痛纠缠着

石头内部是石头,事情没那么简单
一根石线的美会破坏石头的统一品质和价格
也许你会说,泉水像粉尘尖利地飘走了
而石头内部的裂痕会像闪电把一个人击毙
那在火中的,冷却的戏剧全部重现
如同一个巨大的市场在破解,运输,出卖沉默
他们低估了沉默的非价格因素,低估了沉默的悲凉
也许他们低估了一朵雏菊和一只蝴蝶的死亡
在一个流氓的世界是没有母亲的
故乡随行就市,石头是女人插进钢钎
电接通泉水,按下按钮泉水迅速在岩体中膨胀爆破

我曾经搬起一座山喝水
曾经在睡眠中野生车票
一座山被分解到哪里去

没有谁否认一块石头的身世
就是利润

没有水,石头没有生意,也没有声音
你听,那声音,如蝴蝶的噩梦

石头的册页,铺展复古风
在那墙壁的反光中,风度复活荒美之诞生

死亡是有价格的
就像石头,从那压死的人体里
压出一口气,一口气就是一口价

一口气,那最软弱的支撑着
如一朵浪花支撑着,泪水滋润着死亡的干枯
虚无和废墟,一座山飘在蝴蝶上
一朵雏菊支撑着
一片霜一块石头就是摔碎的琵琶和摔碎的安魂曲

改名卡也许是一只蝴蝶,蝴蝶尖叫,岁月才突然醒来
有人用眼睛吐丝,用眼泪咬眼睛的桑叶
疼痛是粉末,齑粉,如同虚无和废墟的摩擦

铜镜咬出齿已打成锯盘
电是最盲目的,水也真像妓女
电和水,钢铁都没有记忆,也没有反省

但它们交媾,生产,遍布全地
资本的伦理如霞光,也如彩虹

只有蝴蝶在梦中破译梦境如
一个石场,风的浓度,弥漫的消费观
一个石场,像一个难产的母亲
被刨开肚腹

神殿的反规划空落落看破哦
它们复活了一个古战场
也复活了那厮杀的回声

总是破碎,在破碎的陶罐遗迹上
再破碎一座山,在山的破碎之中再复加蝴蝶和雏菊的破碎
还有被粉尘和切割的尖噪破碎的月光

而在石粉风尘之上
天空寂静如词液中的是

(2015,3,30,4,1,1:37,13:23)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4-1 13:24:0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上官南华 于 2015-4-1 22:47 编辑

石头的哀歌(第七稿)

我们抵押了天空,抵押了物质不灭的真理
编钟破碎以后,钟架固定成锯架
螺丝和水泥墩震颤物,震颤实物,震颤抵押

物与物的角力,那也是一种厮磨
与一种蔚蓝的宁静对峙,锯石似乎断臂求法
似乎是错乱的诵经和祷辞
也似乎是一种讲述,两米直径的锯盘
往复剧挫石块,从那沟槽中流淌出叙述
浑浊和凄厉是实物,也是强度,具有强烈的喻力

有机器的地方便不再有劳动
天空被卷进锯齿和石之中
天空的负数和人的正负极皆被卷进锯齿和石
人是导体

那些石头已经打开了改名卡
即使从奥德赛的夜晚选择了星象
A或者AB,这些红色的,黑色的符号
依然是最简单的迷,这些被标识的石头

石头的本能是什么
石头成了石头的商标

石头也曾是门楣和图腾
石头开花,石头直达天庭,闪闪发光
滚过云层,滚过重金属和音乐厅
石头聚拢火塘,语焉不详,影子从此飘游
石头只有破碎的命运

那似乎第一滴落在石头上的血的破碎的诅咒、谶语和回声
谁知道那山上山下古老的军城都干了些什么
至今牌孤山,牌孤城之牌与孤,也错愕难解

一块一块石头进城了,也许那正是一座山追随一个山民的磨砺之途
破碎之途,在电锯的切割和乙炔火枪的烧灼中,成就自己的方圆
它的硬度,高度,占领城市的硬度和高度

破碎堆积,一座山的破碎不再象征破碎的事
如果能计算出破碎,那将是所有数和精确的疼痛
也许只有疼痛才能清算破碎
而疼痛已经获得了破碎的利润
而利润也许是破碎的负数,是的,数和破碎、疼痛纠缠着

石头内部是石头,事情没那么简单
一根石线的美会破坏石头的统一品质和价格
也许你会说,泉水像粉尘尖利地飘走了
而石头内部的裂痕会像闪电把一个人击毙
那在火中的,冷却的戏剧全部重现
如同一个巨大的市场在破解,运输,出卖沉默
他们低估了沉默的非价格因素,低估了沉默的悲凉
也许他们低估了一朵雏菊和一只蝴蝶的死亡
在一个流氓的世界是没有母亲的
故乡随行就市,石头是女人插进钢钎
电接通泉水,按下按钮泉水迅速在岩体中膨胀爆破

我曾经搬起一座山喝水
曾经在睡眠中野生车票
一座山被分解到哪里去

没有谁否认一块石头的身世
就是利润

没有水,石头没有生意,也没有声音
你听,那声音,如蝴蝶的噩梦

石头的册页,铺展复古风
在那墙壁的反光中,风度复活荒美之诞生

死亡是有价格的
就像石头,从那压死的人体里
压出一口气,一口气就是一口价

一口气,那最软弱的支撑着
如一朵浪花支撑着,泪水滋润着死亡的干枯
虚无和废墟,一座山飘在蝴蝶上
一朵雏菊支撑着
一片霜一块石头就是摔碎的琵琶和摔碎的安魂曲

改名卡也许是一只蝴蝶,蝴蝶尖叫,岁月才突然醒来
有人用眼睛吐丝,用眼泪咬眼睛的桑叶
疼痛是粉末,齑粉,如同虚无和废墟的摩擦

铜镜咬出齿已打成锯盘
电是最盲目的,水也真像妓女
电和水,钢铁都没有记忆,也没有反省

但它们交媾,生产,遍布全地
资本的伦理如霞光,也如彩虹

只有蝴蝶在梦中破译梦境如
一个石场,风的浓度,弥漫的消费观
一个石场,像一个难产的母亲
被刨开肚腹

神殿的反规划空落落看破哦
它们复活了一个古战场
也复活了那厮杀的回声

马群长满青草,古老的养马城在陶罐里
破碎也许是马奔向少女的一刻
心的颤栗也许是花朵最美的破碎
是一朵雏菊或者蝴蝶花撒满一身
撒满牌孤山野,马蹄踏在石头上
石花破碎,刀戟刻在石头上
石花破碎,锯齿在草叶上挂满水珠
锯齿咬碎了一夜月光

人和敌人同时搬起石头
同时在石头里撒进火药

总是破碎,在破碎的陶罐遗迹上
再破碎一座山,在山的破碎之中再复加蝴蝶和雏菊的破碎
还有被粉尘和切割的尖噪破碎的独孤青
破碎的借贷资金链,破碎的人和破碎的风水符
破碎的熟面孔,破碎的信头预购娘娘庙开局六八九
破碎的函告红,源头燃点凤凰,破碎的黄金尼采

而在石粉风尘之上
天空寂静如词液中的是

(2015,3,30-4,1)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4-2 00:01:4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上官南华 于 2015-4-2 10:28 编辑

甚嚣尘上
            ——石头的哀歌(第八稿)

似乎是在证伪永恒,石头的破碎
石头的交易,不是为了真理,而抵押了真理
抵押了天空,抵押了物质不灭的真理

石头必须进入账单,山必须进入账单
故乡随行就市
如同幸福,没有价值,只有价格
没有物质,只有实物,实物必须注册
故乡必须注册,故乡抵押给故乡的价格
山抵押给山的价格

他们怎么会不知道山是肺,是肾,是泉源
炸了肺,挖了肾,断了泉源的人
在碎石堆积的废墟上垒砌土地庙
祈求能炸出好肺片,挖出好肾,能断到最旺的泉源

杀神敬神

编钟破碎以后,钟架固定成锯架
螺丝和水泥墩震颤物,震颤实物,震颤抵押

物与物的角力,那也是一种厮磨
与一种蔚蓝对峙,锯石似乎断臂求法
似乎是错乱的诵经和祷辞
也似乎是一种讲述,两米直径的锯盘
往复剧挫石块,从那沟槽中流淌出叙述
浑浊和凄厉不是形容是实物,也是强度,具有强烈的喻力
你听,那声音,如蝴蝶的噩梦

有机器的地方便不再有劳动
天空被卷进锯齿和石之中
天空的负数和人的正负极皆被卷进锯齿和石
人是导体

那些石头已经打开了改名卡
即使从奥德赛的夜晚选择了星象
A或者AB,这些红色的,黑色的符号
依然是最简单的迷,这些被标识的石头

石头的本能是什么
石头成了石头的商标

石头也曾是门楣和图腾
石头开花,石头直达天庭,闪闪发光
滚过云层,滚过重金属和音乐厅
石头聚拢火塘,语焉不详,影子从此飘游
石头只有破碎的命运

第一滴落在石头上的血,破碎出诅咒、谶语和回声
谁知道那山上山下古老的军城都干了些什么
至今牌孤山,牌孤城之牌与孤,也错愕难解

一块一块石头进城了,也许那正是一座山追随自己的子民进城的砺途
破碎之途,在电锯的切割和乙炔火枪的烧灼中,成就自己的方圆
它的硬度,高度,占领城市的硬度和高度

破碎堆积,一座山的破碎不再象征破碎的事
如果能计算出破碎,那将是所有数和精确的疼痛
也许只有疼痛才能清算破碎
而疼痛已经获得了破碎的利润
而利润也许是破碎的负数,是的,数和破碎、疼痛纠缠着

石头内部是石头,事情没那么简单
一根石线的美会破坏石头的统一品质和价格
也许你会说,泉水像粉尘尖利地飘走了
而石头内部的裂痕会像闪电把一个人击毙
那在火中的,冷却的戏剧全部重现
如同一个巨大的市场在破解,运输,出卖沉默
他们低估了沉默的非价格因素,低估了沉默的悲凉
也许他们低估了一朵雏菊和一只蝴蝶的死亡
在一个流氓的世界是没有母亲的
电接通泉水,按下按钮泉水迅速在岩体中膨胀爆破

我曾经搬起一座山喝水
曾经在睡眠中野生车票
一座山被分解到哪里去

没有谁否认一块石头的身世
就是利润

石头的册页,铺展复古风
在那墙壁的反光中,风度复活荒美之诞生

死亡是有价格的
就像石头,从那压死的人体里
压出一口气,一口气就是一口价

一口气,那最软弱的支撑着
如一朵浪花支撑着,泪水滋润着死亡的干枯
虚无和废墟,一座山飘在蝴蝶上
一朵雏菊支撑着
一片霜一块石头就是摔碎的琵琶和摔碎的安魂曲

改名卡也许是一只蝴蝶,蝴蝶尖叫,岁月才突然醒来
有人用眼睛吐丝,用眼泪咬眼睛的桑叶
疼痛是粉末,齑粉,如同虚无和废墟的摩擦

铜镜咬出齿已打成锯盘
电是最盲目的,水也真像妓女
电和水,钢铁都没有记忆,也没有反省

但它们交媾,生产,遍布全地
资本的伦理如霞光,也如彩虹

只有蝴蝶在梦中破译梦境如
一个石场,风的浓度,弥漫的消费观
一个石场,像一个难产的母亲
被刨开肚腹

神殿的反规划空落落看破哦
它们复活了一个古战场
也复活了那厮杀的回声

马群长满青草,古老的养马城在陶罐里
破碎也许是马奔向少女的一刻
心的颤栗也许是花朵最美的破碎
是一朵雏菊或者蝴蝶花撒满一身
撒满牌孤山野,马蹄踏在石头上
石花破碎,刀戟刻在石头上
石花破碎,锯齿在草叶上挂满水珠
锯齿咬碎了一夜月光

人和敌人同时搬起石头
同时在石头里撒进火药

总是破碎,在破碎的陶罐遗迹上
再破碎一座山,在山的破碎之中再复加蝴蝶和雏菊的破碎
还有被粉尘和切割的尖噪破碎的独孤青
破碎的借贷资金链,破碎的人和破碎的风水符
破碎的熟面孔,破碎的信头预购娘娘庙开局六八九
破碎的函告红,源头燃点凤凰,破碎的黄金尼采

疯狂的破碎否定了永恒
破碎的利润证实了有用才是真理
只有现在才是金子,必须抓在手里
吃到口里,必须把月亮吹出银元的声音

必须点石成金
必须让山交税
必须让石头和泉水交出汽车,房子、机票,玛卡
红木家具,二奶,麻将,交出你的魂魄

即使交出一切最后是空虚
而我的空虚正如一个只有饥饿的婴儿
嗷嗷待哺
机器不响既是死亡
我富足,我兴旺,我发达,我的电锯日夜不停
我甚嚣尘上

而在石粉风尘之上
天空寂静如词液中的是

(2015,3,30-4,1,于卧象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4-2 11:17: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上官南华 于 2015-4-2 12:33 编辑

甚嚣尘上           
       ——石头的哀歌(第九稿)

似乎是在证伪永恒,石头的破碎
石头的交易,不是为了真理,而抵押了真理
抵押了天空,抵押了物质不灭的真理

石头必须进入账单,山必须进入账单
故乡随行就市
如同幸福,没有价值,只有价格
没有物质,只有实物,实物必须注册
故乡必须注册,故乡抵押给故乡的价格
山抵押给山的价格

鸟儿像伤口飞走了
他们怎么会不知道山是肺,是肾,是泉源
炸了肺,挖了肾,断了泉源的人
在碎石堆积的废墟上垒砌土地庙
祈求能炸出好肺片,挖出好肾,能断到最旺的泉源

杀神敬神

编钟破碎以后,钟架固定成锯架
螺丝和水泥墩震颤物,震颤实物,震颤抵押

电锯切进石块,物与物的角力,那也是一种厮磨,厮杀
与一种蔚蓝对峙,锯石似乎断臂求法
似乎是错乱的诵经和祷辞
也似乎是一种讲述,两米直径的锯盘
往复剧挫石块,从那沟槽中流淌出叙述
浑浊和凄厉不是形容是实物,也是强度,具有强烈的喻力
你听,那声音,如蝴蝶的噩梦

有机器的地方便不再有劳动
天空被卷进锯齿和石之中
天空的负数和人的正负极皆被卷进锯齿和石
人是导体

那些石头已经打开了改名卡
即使从奥德赛的夜晚选择了星象
A或者AB,这些红色的,黑色的符号
依然是最简单的迷,这些被标识的石头

石头的本能是什么
石头成了石头的商标

石头也曾是门楣和图腾
石头开花,石头直达天庭,闪闪发光
滚过云层,滚过重金属和音乐厅
石头聚拢火塘,语焉不详,影子从此飘游
石头只有破碎的命运

第一滴落在石头上的血,破碎出诅咒、谶语和回声
谁知道那山上山下古老的军城都干了些什么
至今牌孤山,牌孤城之牌与孤,也错愕难解

一块一块石头进城了,也许那正是一座山追随自己的子民进城的砺途
破碎之途,在电锯的切割和乙炔火枪的烧灼中,成就自己的方圆
它的硬度,高度,占领城市的硬度和高度

破碎堆积,一座山的破碎不再象征破碎的事
如果能计算出破碎,那将是所有数和精确的疼痛
也许只有疼痛才能清算破碎
而疼痛已经获得了破碎的利润
而利润也许是破碎的负数,是的,数和破碎、疼痛纠缠着

石头内部是石头,事情没那么简单
石头内部有深渊,有雷电,有额头,有眼睛,有心肝
有你的五腹六脏,有狼群,也有花团锦簇的淤血,更有地府暗道鬼门关
石头内部也有一个家族,一个故乡,如处子,修士
石头内部是一触即破碎的脆弱

一根石线的美会破坏石头的统一品质和价格
也许你会说,泉水像粉尘尖利地飘走了
而石头内部的裂痕会像闪电把一个人击毙
那在火中的,冷却的戏剧全部重现
如同一个巨大的市场在破解,运输,出卖沉默
他们低估了沉默的非价格因素,低估了沉默的悲凉
也许他们低估了一朵雏菊和一只蝴蝶的死亡
在一个流氓的世界是没有母亲的
电接通泉水,按下按钮泉水迅速在岩体中膨胀爆破

我曾经搬起一座山喝水
曾经在睡眠中野生车票
一座山被分解到哪里去

没有谁否认一块石头的身世
就是利润

石头的册页,铺展复古风
在那墙壁的反光中,风度复活荒美之诞生

死亡是有价格的
就像石头,从那压死的人体里
压出一口气,一口气就是一口价

一口气,那最软弱的支撑着
如一朵浪花支撑着,泪水滋润着死亡的干枯
虚无和废墟,一座山飘在蝴蝶上
一朵雏菊支撑着
一片霜一块石头就是摔碎的琵琶和摔碎的安魂曲

改名卡也许是一只蝴蝶,蝴蝶尖叫,岁月才突然醒来
有人用眼睛吐丝,用眼泪咬眼睛的桑叶
疼痛是粉末,齑粉,如同虚无和废墟的摩擦

铜镜咬出齿已打成锯盘
电是最盲目的,水也真像妓女
电和水,钢铁都没有记忆,也没有反省

但它们交媾,生产,遍布全地
资本的伦理如霞光,也如彩虹

只有蝴蝶在梦中破译梦境如
一个石场,风的浓度,弥漫的消费观
一个石场,像一个难产的母亲
被刨开肚腹

马群长满青草,古老的养马城在陶罐里
破碎也许是马奔向少女的一刻
心的颤栗也许是花朵最美的破碎
是一朵雏菊或者蝴蝶花撒满一身
撒满牌孤山野,马蹄踏在石头上
石花破碎,刀戟刻在石头上
石花破碎,锯齿在草叶上挂满水珠
锯齿咬碎了一夜月光

人和敌人同时搬起石头
同时在石头里塞进火药

牌孤山顶有庙宇石础,磨盘,石臼,磐石上有旗眼
牌孤山下有养马城,地下有古墓鲜红的漆棺,陶罐
暴棺破碎,陶罐破碎,骷髅,眼窝,牙齿放大成遍地石坑,碎石
一座山的骷髅,一片古城的骷髅,神殿的反规划空落落看破哦

一座山失明了,停止了心跳和唧啾
一座古兵城换了一副机器的喉咙,机器的心跳,机器的厮杀
资本复活了一个古战场

总是破碎,在破碎的陶罐遗迹上
再破碎一座山,在山的破碎之中再复加蝴蝶和雏菊的破碎
还有被粉尘和切割的尖噪破碎的独孤青
破碎的借贷资金链,破碎的人和破碎的风水符
破碎的熟面孔,破碎的信头预购娘娘庙开局六八九
破碎的函告红,源头燃点凤凰,破碎的黄金尼采

疯狂的破碎否定了永恒
破碎的利润证实了有用才是真理
只有现在才是金子,必须抓在手里
吃到口里,必须把月亮吹出银元的声音

必须点石成金
必须让山交税
必须让石头和泉水交出汽车,房子、机票,玛卡
红木家具,二奶,麻将,交出你的魂魄

即使交出一切最后是空虚
而我的空虚正如一个只有饥饿的婴儿
嗷嗷待哺
机器不响既是死亡
我富足,我兴旺,我发达,我的电锯日夜不停
我甚嚣尘上

而在石粉风尘之上
天空寂静如词液中的是

(2015,3,30-4,1,于卧象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4-2 12:11:04 | 显示全部楼层
神殿的反规划空落落看破哦
它们复活了一个古战场
也复活了那厮杀的回声

在石粉风尘之上
天空寂静如词液中的是

上官老师越来越深奥了,严重学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4-2 12:56:3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上官南华 于 2015-4-2 23:37 编辑

神殿的反规划空落落看破哦
它们复活了一个古战场
也复活了那厮杀的回声


甚嚣尘上           
                ——石头的哀歌(第十稿)


杀地也,勿居也,勿〔留〕也。
    ——《孙膑兵法•地葆》

牌孤山,在鲁东南九仙山西南余脉,为战国兵城遗址,碎陶片参差的古养马城夯土残垣犹在。地下有古墓,掘者隐而不张。此地,花岗岩存量巨大,现已是石材工业区。石坑渊阵髅布,碎石犬牙尸陈,块石累累错叠,蓝色厂房鳞次,车水马龙。草木尘霜,衣不能凉;浊流渗地,井不能饮......是耶非耶,感而发之。



似乎是在证伪永恒,石头的破碎
石头的交易,不是为了真理,而抵押了真理
抵押了天空,抵押了物质不灭的真理
真理总是亏本,从来也没赢过

石头必须进入账单,山必须进入账单
故乡随行就市
如同幸福,没有价值,只有价格
没有物质,只有实物,实物必须注册
故乡必须注册,故乡抵押给故乡的价格
山抵押给山的价格

鸟儿像伤口飞走了
他们怎么会不知道山是肺,是肾,是泉源
炸了肺,挖了肾,断了泉源的人
在碎石堆积的废墟上垒砌土地庙
祈求能炸出好肺片,挖出好肾,能断到最旺的泉源

杀神敬神

编钟破碎以后,钟架固定成锯架
螺丝和水泥墩震颤物,震颤实物,震颤抵押

电锯切进石块,物与物的角力,那也是一种厮磨,厮杀
与一种蔚蓝对峙,锯石似乎断臂求法
似乎是错乱的诵经和祷辞
也似乎是一种讲述,两米直径的锯盘
往复剧挫石块,从那沟槽中流淌出叙述
浑浊和凄厉不是形容是实物,也是强度,具有强烈的喻力
你听,那声音,如蝴蝶的噩梦

有机器的地方便不再有劳动
天空被卷进锯齿和石之中
天空的负数和人的正负极皆被卷进锯齿和石
人是导体

那些石头已经打开了改名卡
即使从奥德赛的夜空选择了星象
A或者AB,这些红色的,黑色的符号
依然是最简单的迷,这些被标识的石头

石头的本能是什么
石头成了石头的商标

石头也曾是门楣和图腾
石头开花,石头直达天庭,闪闪发光
滚过云层,滚过重金属和音乐厅
石头聚拢火塘,语焉不详,影子从此飘游
石头只有破碎的命运

第一滴落在石头上的血,破碎出诅咒、谶语和回声
谁知道那山上山下古老的兵城都干了些什么
至今牌孤山,牌孤城之牌与孤,也错愕难解

或许石板如一副变化莫测的牌
或许孤独正把玩着石牌的戏剧
山的骨骼做了山的石牌坊

一块一块石头进城了,也许那正是一座山追随自己的子民进城的砺途
破碎之途,在电锯的切割和乙炔火枪的烧灼中,成就自己的方圆
它的硬度,高度,占领城市的硬度和高度

破碎堆积,一座山的破碎不再象征破碎的事
如果能计算出破碎,那将是所有数和精确的疼痛
也许只有疼痛才能清算破碎
而疼痛已经获得了破碎的利润
而利润也许是破碎的负数,是的,数和破碎、疼痛纠缠着

石头内部是石头,事情没那么简单
石头内部有深渊,有雷电,有额头,有眼睛,有心肝
有你的五腹六脏,有狼群,也有花团锦簇的淤血,更有地府暗道鬼门关
石头内部也有一个家族,一个故乡,如处子,修士
石头内部是一触即破碎的脆弱

一根石线的美会破坏石头的统一品质和价格
也许你会说,泉水像粉尘尖利地飘走了
而石头内部的裂痕会像闪电把一个人击毙
那在火中的,冷却的戏剧全部重现
如同一个巨大的市场在破解,运输,出卖沉默
他们低估了沉默的非价格因素,低估了沉默的悲凉
也许他们低估了一朵雏菊和一只蝴蝶的死亡
在一个流氓的世界是没有母亲的
电接通泉水,按下按钮泉水迅速在岩体中膨胀爆破

我曾经搬起一座山喝水
曾经在睡眠中野生车票
一座山被分解到哪里去

没有谁否认一块石头的身世
就是利润

石头的册页,铺展复古风
在那墙壁的反光中,风度复活荒美之诞生

死亡是有价格的
就像石头,从那压死的人体里
压出一口气,一口气就是一口价

一口气,那最软弱的支撑着
如一朵浪花支撑着,泪水滋润着死亡的干枯
虚无和废墟,一座山飘在蝴蝶上
一朵雏菊支撑着
一片霜一块石头就是摔碎的琵琶和摔碎的安魂曲

改名卡也许是一只蝴蝶,蝴蝶尖叫,岁月才突然醒来
有人用眼睛吐丝,用眼泪咬眼睛的桑叶
疼痛是粉末,齑粉,如同虚无和废墟的摩擦

盾牌和铜镜齿成锯盘
电是最盲目的,水也真像妓女
电和水,钢铁都没有记忆,也没有反省

但它们交媾,生产,遍布全地
资本的伦理如霞光,也如彩虹

只有蝴蝶在梦中破译梦境如
一个石场,风的浓度,弥漫的消费观
一个石场,像一个难产的母亲
被刨开肚腹

马群长满青草,古老的养马城在陶罐里
破碎也许是马奔向少女的一刻
心的颤栗也许是花朵最美的破碎
是一朵雏菊或者蝴蝶花撒满一身
撒满牌孤山野,马蹄踏在石头上
石花破碎,刀戟刻在石头上
石花破碎,锯齿在草叶上挂满水珠
锯齿咬碎了一夜月光

人和敌人同时搬起石头
同时在石头里塞进火药

牌孤山顶有庙宇石础,磨盘,石臼,磐石上有旗眼
牌孤山下有养马城,地下有古墓鲜红的漆棺,陶罐
暴棺破碎,陶罐破碎,骷髅,眼窝,牙齿放大成遍地石坑,碎石
一座山的骷髅,一片古城的骷髅,神殿的反规划空落落看破哦

一座山失明了,停止了心跳和唧啾
一座古兵城换了一副机器的喉咙,机器的心跳,机器的厮杀
资本复活了一个古战场

总是破碎,在破碎的陶罐遗迹上
再破碎一座山,在山的破碎之中再复加蝴蝶和雏菊的破碎
还有被粉尘和切割的尖噪破碎的独孤青
破碎的借贷资金链,破碎的人和破碎的风水符
破碎的熟面孔,破碎的信头预购娘娘庙开局六八九
破碎的函告红,源头燃点凤凰,破碎的黄金尼采

疯狂的破碎否定了永恒
破碎的利润证实了有用才是真理
只有现在才是金子,必须抓在手里
吃到口里,必须把月亮吹出银元的声音

必须点石成金
必须让山交税
必须让石头和泉水交出汽车,房子、机票,玛卡
红木家具,二奶,麻将,交出你的魂魄

莲花红,莲花白,莲花青
毕竟石板如镜,石花晶莹
毕竟金水桥畔,铺展着石头的光华
毕竟吊杆如一个支点
毕竟石鹿滚花,美在门庭
毕竟夜夜灯火也是一种光明

好像机器是神,要夜夜长明灯供养
好像机器是夜之怪兽,要灯光监守
或许机器是盲目的,而那山洼的灯火莫不如明亮的陷阱
机器沉陷其中,轰鸣的挣扎,也是挣扎的象征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
以万物之胜胜万物
与天地相敝而不穷
金石相克,刀山火海
五度九夺,代兴代废
无不用其极也,穷斯滥矣

即使交出一切最后是空虚
而我的空虚正如一个只有饥饿的婴儿
嗷嗷待哺
机器不响即是死亡
我富足,我兴旺,我发达,我的电锯日夜不停
我甚嚣尘上

而在石粉风尘之上
天空寂静如词液中的是

2015,3,30-4,2,于卧象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10-20 09:52 , Processed in 0.057810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