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楼主: 炎子

【炎子的诗】遇见乌鸦(九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11-28 10:34:59 | 显示全部楼层
炎子的诗歌越来越有刊载《诗刊》《星星》的危险。
发表于 2014-11-28 10:56:32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学习.炎子的诗总能给人出呼意外的惊喜,诗意看似淡,实却浓.
 楼主| 发表于 2014-11-28 11:01:05 | 显示全部楼层
没压制住 发表于 2014-11-27 21:48
文艺只是人的一个节点:漫读炎子《红枣》而来

《红枣》

红枣是一个大补,这个压兄也是知道的。
我采用的是一种实写,并且提升了红枣的意象。外形与内在的相互之间依附关系,也正是文学的形式和内容,它们之间不能产生根本性的分离。如果生生的把形式从内容上剥离开来,其中的内容或形式都将是赤条条的,因此,针对压兄的关于文艺创作的资深理论,我只有恭敬的聆听,当是虚心接收。同时对于这一篇借机灌输他“由此及彼还是又彼及此的文艺思想”的一次跟帖。不管怎么说,我从作者的角度看,我还是非常感谢压兄能够认真地看待文学艺术中的表达或表现方式。选择好的表达或表现方式,也将直接决定一件文艺作品的优劣。通过他对《红枣》的解析,能够看到他完全是站在一个文艺理论工作者的角度来审慎一首作品的成形及发展,我们暂且不对他的文艺理论表示任何的看法,但对于他在追求正确的文艺表现形式上,还是值得肯定的。“绝对表达变成了一种笼络人心的卖乖煽情、哗众取宠、道行逆施、装疯迷窍、自娱自乐,而虚空抽象的精神表达则变成了质朴、笨拙、富有牺牲精神、自我实地较量、从容隐含、人格的最高满足”——这两种表达方式的不同,也将决定文艺的方向。在此,对压兄文艺所持的认真态度表示敬佩!


 楼主| 发表于 2014-11-28 11:07:24 | 显示全部楼层
没压制住 发表于 2014-11-27 16:37
极尽其意,逞尽转弯抹角之能事。但能透露出自己最终的内心的心机么?所以,回到“表现内容为表现力服务”上 ...


从开始到最后,应该是极尽其意。
但对于“转弯抹角”之说,窃以为压兄只是站在自身的立场上看待世界,而不是站在世界本身,也就是客观上来观察,因此也会失却最朴实的东西。压兄,当主客观融为一体的时候,所有的理论都将会失去它应有的功能。
呵呵!问好压兄!感谢你的读、评
发表于 2014-11-28 11:11:29 | 显示全部楼层
炎子 发表于 2014-11-28 11:01
红枣是一个大补,这个压兄也是知道的。
我采用的是一种实写,并且提升了红枣的意象。外形与内在的相互之 ...


谢谢炎兄谨语与赞扬,自不蔽喻。
我觉得用一个形式或题材来拴住自己是一种偷工减料的精神作为。虽然你做到了头——却为什么不伟大,按理说这样已算伟大的作品了啊?
但是,精神是股自由的风,荡涤天地,遇到物质而呈现一段,是此,不可能一段装出整个,而是一段就是一段,一段即可定位整个,而无需包与缩。也没有这个功能,那么你的那股自由的精神之风,在“红枣”内外何处呈现?这恰恰是我们整个庸碌无为的世界文艺大流的误区。难道伟人甚少不是一件怪事吗?还可以推而广之。
并由此我再心生写了一篇引申的题,附于后,容兄辨鉴。


附:


文艺最怕被形式套住、被框架框住——自我失色


形成这样问题的原因
主要是缺乏自我精神的表现
于是总要在某一种物质的状态下去表现自我
没有自己来自于空虚之间的精神流量
让它穿过物质而形成为自己的表现
这时的表现体则表现为拥有自我独然的状态
而物质的世界只是提供了一种外在的翻越
也就是说物质世界并不能限制精神流
而只是提供了一段外在反应的机会

因为我们总是生活在这个世界里面的
它总是要通过外在世界来反应为有效的生活
但这并不意味着精神流不能够独立存在
相反正是因为它的独立才主导了这个世界
不能让世界的形式来决定和主导了我们的精神流
我们要反对那种来自于物质的压迫和诱惑的蒙蔽
我们必须在任何时候以敞亮的精神活在这个世界上
这样我们才能够以自我的方式贯穿世界的存在
而文艺就不能自甘堕落的先找一些框架式形式妥协起来

你看杨炼写的往往以大海或历史作为圈套
冲动的钻石又以打工经历作为自己的格式
无数的诗友又往往以某一种题材作为框架
还有秦晓宇干脆以某一种背景作为自己造境的工具
这都是把无力的自己先贴附在某个之上的自我渲泄
你看陶渊明等伟者都只是借事而穿过堂风
从来没有难以自持去依赖某一种格局而造势
无论诗歌,还是小说,还有美术等文艺作品都是一样
为什么我们总是要借故把自己张贴在一个安全而滑稽的地方

小时候老师总是命令我们选好题材
其实他这时是在告诉我们借用这个题材来显示自我而来
但我们总是把它听着了可以借题材来拴住而偷工减料投机取巧于我们的人生表现
天下可没有这么好的事情
因为老师是权威因为名人是惯性因为自己好逸恶劳贪生怕死巧取豪夺
我们就可以借故丢开敞世的风而牢牢地抓住从空中飘来的一个物件
就可以用它掌管世界掌管自我掌管文艺掌管事业掌管名利掌管人生
这样表面上自己是在某一根飘浮的鸿毛之上掌管了一切
实际上我们已经被世界的大风吹得漫天都是祸害人类

 楼主| 发表于 2014-11-28 11:11:35 | 显示全部楼层
楚楚 发表于 2014-11-27 19:43
  遇见乌鸦(外二首)
  
  ○炎子

谢谢楚楚的肯定!
说实话,前几天有个网友在弄同题诗,我不屑于参与,毕竟写乌鸦的诗歌太多了。
昨天早上上班哪会,路上偶遇了两只乌鸦,看见后,想捕捉下来,却不意惊动了它们,倏地振翅而去……
黑与白,即是对立的,也是统一的。这也许正是乌鸦之妙在吧!


 楼主| 发表于 2014-11-28 11:13:02 | 显示全部楼层
楚楚 发表于 2014-11-27 19:48
三首还是最喜欢第一首。第一首好是好,只是生活中哪那么容易遇见乌鸦。:)

谢谢楚楚!这几首都选了风格近似的放在了一起。有时候,偶遇会有特别的感觉。诗,也似如此。
发表于 2014-11-28 11:16:22 | 显示全部楼层
炎子 发表于 2014-11-28 11:07
从开始到最后,应该是极尽其意。
但对于“转弯抹角”之说,窃以为压兄只是站在自身的立场上看待世界, ...


主客观是不能融为一体的,世界上只有主观,或者说这个主观是客观的。间化的主观或客观,只能是对象。所以,问题并不在于主客观,或者说主客观的本质是“我与间”即“主体与对象”。故,囿于题材之框架,是自我偷奸耍滑。是精神流不能凭空自持所致也。切勿驼头埋沙。
 楼主| 发表于 2014-11-28 11:55:10 | 显示全部楼层
dragonfly 发表于 2014-11-27 19:48
很有哲理的一组。

谢谢忠伟兄阅读!

生活中不是没有哲理,而是缺少发现。正在寻找过程中……呵呵!

问好中尉!
 楼主| 发表于 2014-11-28 11:57:00 | 显示全部楼层
杨炼 发表于 2014-11-27 23:15
《遇见乌鸦》、《井水》!

感谢杨炼师肯定!你的鼓励,即是诗写的最大动力。
最近一定很忙吧?希望不断得到杨炼师的批评、指正!
问候!冬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11-21 14:11 , Processed in 0.071079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