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1022|回复: 0

[诗歌奖投稿] 周启早自选诗歌14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11-12 08:32: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周启早 于 2014-12-22 09:08 编辑

1 初恋

懵懂的季节
采摘下一枚青苹果
只轻轻尝了那么一口
竟然回味了大半生


2 月亮的发卡掉在树上

月亮的发卡掉在树上
我爬上去一看
是几颗恋爱的小星星

我的脸一下子就红了
仿佛情窦初开时
她吻过我之后
转身跑了


3 聆听一条河的旋律

熟悉的旋律
再一次萦绕耳畔
淡淡的忧伤
再一次袭上心头
听着 听着我们初遇时对唱的情歌
仿佛又回到十七岁那一年
我们肩并肩依偎在那片芳草萋萋的草地上
静静地 静静地
聆听一条河的旋律


4 我的心是红红的果

我的心是红红的果
高高地挂在枝上
你摘去便可以品尝
我所有的甜蜜与芬芳
亲爱的姑娘
你还在犹豫什么
请踮起脚尖
如果够不着
我俯下身来
如果还够不着
我忍痛摘下我自己
直奔你手心
请你一定要记得
摊开温柔的手掌
别呀别让我的心
碎落一地


5 下巴上的思念


我的爱
我用剃刀精心刮过的思念
犹如荒原上疯长的野草
一茬接一茬 占据我的下巴
绵绵密密 怎么也割不尽


我的爱
我多么希望你是一株野草
悄悄来我的下巴生根发芽
等待我
一个孤独者的收割


我的爱
岁月经不起太遥远的等待
我的思念由黑到白渐渐枯萎
我坐在夕阳里含笑抚摸着柔软的下巴
仿佛你整整痴恋了我一生


6 那年,我们放生的烟火

那年,我们放生的烟火
终于长成永恒的模样
璀璨美丽

一如那年的你我
被定格在回忆的画廊
挂在时光这面斑驳的墙上展览

青春这只壁虎
在我的脸上爬出了甜蜜的忧伤
一道浅浅的皱纹
映现曾经美丽的你
还有年少俊朗的我

你紧紧搂着我的背
打马从草原走过
看那白白的羊群
大口大口啃着流浪的白云

累了我们就躺在绿色的海洋里
并肩仰望雄鹰展开梦想的翅膀
轻轻掠过我们最美的时光
马奶子酒十里飘香


7 母亲,一朵饥饿的花儿

母亲,一朵饥饿的花儿
摇曳在贫瘠的大西北 餐风饮露
白天 她拴着太阳干活
晚上 她扯着月亮纳鞋

母亲,开在我心尖尖上的一朵花儿
她像一根钢针纳进我的胃里
饿的时候想起她会疼
饱的时候想起她更疼



8 农民工

千万只流浪的蚂蚁
逃亡在柏油马路上
乡愁就像滚滚的车轮
不分日夜的从他们身上碾过
从早到晚 从晚到早
他们孱弱的身体不堪重负
在老板冰冷的目光下
匍匐着前进 前进
前进在温饱的路上
默默地撑起
中国现代工业的脊梁


9 产线上的青春

产线上的青春
苍白 乏力
一如槁木落叶般沉寂 萧条 落寞

流水线是我们无法逃离的宿命
手脚再快也快不过流水

把我们蓬勃的青春捆绑在一条线上
用年轻的血液燃烧
燃烧生命的激情

将我们廉价的身体遥寄在他乡狭窄的空间
用漂泊的灵魂渐渐拼凑
拼凑一份尘世的安宁

几张薄薄的钞票
换来黑白颠倒的人生

流水线越流越窄
窄到只剩下一盏盏刺眼的白炽灯
将我们疲惫的身心扎得生疼生疼


10 纱厂女工

我纺的不是纱
是比纱还要长的愁
不是我在操纵机器
是机器在操纵我
日复一日
年复一年
我用勤劳的双手
纺织着我的青春和华年


11  女工阿燕

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
不速之客大姨妈来访
害怕挨批罚款贴通告
我安静的坐在凳子上等离岗证
等啊等啊等
等到裤子开了花
等啊等啊等
等到凳子结了果
等啊等啊等
等到我殷红的子宫
仿佛熟透的烂苹果
耐不住地球的诱惑
就要坠落
砸在母亲的心尖
肉疼儿叫

12 女工咏叹调

是谁 谁安排我这样的命运
12小时望见惨淡的一生
工厂 食堂  宿舍 三点一线
单调 枯燥 乏味 空洞 重复
交出青春 交出纯洁 交出梦想

未来 我的未来在哪里
一个陌生的男人闯入我的生活
给我疼痛 给我伤口 给我眼泪
从我失血过多的子宫里
笑嘻嘻地抱哄婴儿

再一次回归流水线
继续混淆白天黑夜 憋尿 忍受痛经 屁股麻木  腿脚痉挛
劝自己习惯就好 习惯就好
不习惯又能怎样呢

年纪大了 身体吃不消的时候
阴暗潮湿的角落里
还有一把扫帚在静静等我
等我缓缓清除体内积压多年的隐疾与伤痛



13 我在流水线上拧螺丝


我在流水线上拧螺丝
螺丝在流水线上拧我
我们是两颗狭路相逢的螺丝
拼却一身的力气
拧血拧汗拧乡愁
却拧不出
那个原来的自我


流水线上的每一个人
都是一颗旋转的螺丝
皮影戏里的木偶
身不由己摆弄着荒诞离奇的舞姿
转痛转泪转流年
却转不出
贫穷荒凉的影子


零件加工零件
螺丝从不关心别的螺丝
只顾及自己脚下的位置
悬崖上的舞蹈
一步都不能错
稍有不慎
便无立锥之地


14 惊闻90后青工诗人许立志坠楼有感

每一个生命的消失
都是另一个我的离去

又一枚螺丝松动
又一位打工兄弟坠楼
你替我死去
我替你继续写诗
顺便拧紧螺丝

今天是祖国六十五岁的生日
举国欢庆
二十四岁的你立在灰色的镜框里微微含笑
秋风秋雨
白发苍苍的父亲捧着你黑色的骨灰盒趔趄还乡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9-21 06:41 , Processed in 0.054563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