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1068|回复: 7

【查无此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11-2 16:01: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个像星期六的星期三晚上】


星期三晚上
下着很细的雨
像牛毛扎在脸上
像很久以前的
那个星期六
有一个人
在前面走着
没有打伞,背影像个熟人
我轻声喊出了一个名字
那个人
却一直没有
回过头来


2013.11.18


【虚线】


从山上看下去
那条河沟
干得差不多了
露出的大大小小石头
顺着山谷排列
像一条虚线
今年冬天,我和几个朋友
来这里拍照
从取景框里看出去
满目枯枝,遍地淤泥
我们像几条蚯蚓
鱼贯而行
是淤泥外的另一条虚线
走到山脚下的时候
我听见有人在上面叫我们


2013.11.30


【走一遭】


他有颗脆弱的心
爱吃菠菜和内脏
他说他要去
一个叫彩虹桥的地方

我知道那里的雾很大
那里其实没有河流
桥下长满了草
那里的人,不会说我们的话

我没有劝他不要去
简约之地,自有其稀疏之美
道一声珍重
他有他心中的绿洲
我有我理想的海市蜃楼


2013.12.01


【大手印】


风吹过那根拉山口
心中泥丸,起起伏伏
静寂转眼破灭
在雪天赶路的藏人
刹那间,走得一个不剩
这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生命近在咫尺,依旧一丝不挂
像你慢慢掀开围巾
像我手中
结了千百遍的法印


2013.12.01


【半截蜡】


井底蛙准备在寒夜里生火。
他从你手里要来
半截蜡烛。
当初你有一个火种,现在只剩下五根手指。
你开始相信你看不见的。
当空中的不明飞行物
来第三趟的时候
他用一根硬邦邦的胫骨
顶开一个井盖
案板上白生生的猪油
已慢慢凝结成蜡烛。


2013.12.17


【一粒枣】


我从一大堆枣子中
选了一颗来吃

这是很多个当中的一个
没什么特别

我挑中了它意味着
它也选中了我

半生囫囵,一朝相逢
我咬破它的皮囊,它进入我的肉身

脱离了躯壳的枣核
有寄生草之苦

如同我赤条条立于世上
有面团之形,亦有锥子之意


2013.12.26


【两碗水】


桌子上有两碗水
一碗是热水
一碗是冷水

冷水要端平,免得洒出来
热水可以放久一点
等它变成温水

男人回到家
端起冷水,一口气喝干
女人洗干净手,端起温水喂给孩子

现在
两个碗都空了
水去了该去的地方


2013.12.27


【祁连往事】


邮差骑着摩托
驰骋在连绵无尽的草原
远处乌云翻滚,像他宽广的过去
我与他,不在同一个空间
却处在相同的时间线上
并排着奔向死亡
再没有多余的路,让他重走一回
我想代替他去领略
其他的风光
森林、溪流、戈壁、大海
它们不久就会相逢于人世
寄出的信却永远到达不了旧址

2014.10.10


【枯枝】


皇天与后土,中间是坟墓
它安放在针叶林的中间
静静等待落日光临
亲人日渐生疏
炊烟消失殆尽
枯枝把烂了的一切缝起来
败叶落在沼泽,成为最新鲜的补丁


2014.10.12


【磐石】


他想砌一间石头房子。
只要门,不要窗。密闭幽静,坚硬冰凉。
此处春风不度,群山束手。
毫无疑问,这就是他理想的安乐窝。
房子还没砌好,
石头孤零零地坐在旷野上,
像一个泄了气的皮球,不知世间兴亡。


2014.10.14


【查无此人】


伞下的世界
凡人在游动
雨花一朵一朵地开
不真实的植物,亦不虚幻
鞋子走过了多年
路还在,但底子已磨穿
我记得你侧面的模样
只是当时已惘然


2014.11.02


【怎么办】


早起的菜农,挑着一担莴笋
走在进城的大路上
裹着披肩的老妇
在桉树下织毛衣,呵出一团团白气
世人熙熙攘攘
万物不留余地

我该怎么办?
玻璃窗外
白浪滔滔
他们坐过的船,不止一艘
他们说过的话,一语成谶
我怀疑这样的冬天
有一群人正在消失


2014.11.02


8.jpg
发表于 2016-8-12 11:30:19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粒枣】


我从一大堆枣子中
选了一颗来吃

这是很多个当中的一个
没什么特别

我挑中了它意味着
它也选中了我

半生囫囵,一朝相逢
我咬破它的皮囊,它进入我的肉身

脱离了躯壳的枣核
有寄生草之苦

如同我赤条条立于世上
有面团之形,亦有锥子之意
发表于 2016-8-12 11:30:57 | 显示全部楼层
喜欢这首,问好胡查老师。
发表于 2016-8-12 11:56:37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种诗,自然到不留痕迹,意义象细细的溪水。这种诗,大兴于官刊。问好!
发表于 2016-8-24 20:14:43 | 显示全部楼层
为本土诗人顶一个~
发表于 2017-6-20 17:41:52 | 显示全部楼层
再次来读,为什么读的人,如此少呢。
发表于 2017-6-24 23:05: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yuanyin 于 2017-6-24 23:12 编辑

现在很流行一首诗就是整个一段,也不分段,一段完整的诗句从头写到底,短诗还行,如果是长诗或叙事诗,一首诗就一段的话,从头到底感觉是什么样呢?可能我思想传统,既然不是微诗,一首诗从头到尾,跟短文有啥区别吗?我个人观点,诗歌该要分段就分段,较短的可以不分段。
我说句真话,楼主的诗歌,只要一分成段落,脱离叙事改换抒情体,就写不好了。请楼主不要生气,反正很多人都喜欢你,也给你精华了。在我认为,你好像不太会写抒情诗,多是叙事陈述的形式。
发表于 2017-6-24 23:13:5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随口说说,只想别可惜了你这个人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4-21 02:22 , Processed in 0.176283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