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1484|回复: 11

推荐:庞培的诗二十五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10-10 18:38: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庞培的诗二十五首



    庞培,1962年生,诗人,散文家。江苏江阴人。早年曾在江南各地漫游。散文著作有:《低语》《五种回忆》《乡村肖像》《黑暗中的晕眩》《旅馆》《帕米尔花》《少女像》等。誉为90年代“新散文”代表之一。有自印诗集多种问世。作品获1995年首届“刘丽安诗歌奖”、1997年“柔刚诗歌奖”。参加北京《诗刊》社举办的1998年“第十四届青春诗会”。部分作品被译成英文、法文。







黑夜



有时候人的脚步不能跨越的黑夜

来到座位底下



房子的呼吸声,越来越近

清晰可闻



而在房间暗下来的部分,一本书

象征着远方



在霜降的夜晚

某个无名小站的扳道工,以



闪烁的灯盏,敲打

一场流星雨……



——那属于我俩的

命定的会面!





我爱上了……



我爱上了这里的秋天

我爱上街道的哀竭,落叶

弄堂口的小孩,多么像

傍晚天空的一弯新月



我听到土地的笑声,它那

童稚的黑眼睛,隐现在农家的院落

河畔的柳丛

和晨雾里……



啊,每一垅庄稼

都生长穷人的欢情

恒古不变的山岗、平原、河流

行人的面容投射在窗玻璃上的苍凉——





我记得你睡觉的姿势



我记得你睡觉的姿势

我记得早晨大雪纷飞,镜子

蒙上了水气,我记得

你站在窗前

满脑子的幻想

一个柔和的冬天

我记得你脸上的红晕

当我们钻进被窝,感到

屋子里又大又冷,静悄悄地充满喜悦

--我记得你怯生生的爱、嘴唇

啜泣的双肩、动情的眼睛……

我记得!记得

我俩的离别,街上的太阳光、梦、泪水

一个越来越模糊的房间里

时钟幸福的“嘀嗒……”





座 椅



座椅长长的靠背

像干了的泪痕,阴凉、颀长;

我的头颅也如同疲倦的鸟儿,

要在旧日里,寻找栖息的心脏。

这椅子黑色的靠背,

如甜蜜、舒适,长时间的停顿。

它使我想起一你的嘴唇,哦!

还有你袒露的脊背,柔密的发丝。





在离别中



在离别中,衣服开始磨损

房间的门窗移动,向着莫名的岁月

一个男人像一把松动的插销。风沿街叫卖

折;日的画报。在离别中

街上的行人满面悔恨。汽车的声音不绝于耳

刹车在暗中苦苦央求。一棵突然长在街角的树

使早晨的阳光耀眼。春天不知不觉

流下眼泪……

我打开录音机。我走到房门前。我

仁立于异乡,在离别中--在离别中

我找到这个夜晚。我说出了

命运本该让我说出的话语!





日出之歌



  白色醒来了

  一个房间醒来了

  大气中裹满霜寒的春醒来了

  江面上轮船的汽笛声

  远方醒来了



  田埂上的马觅草醒来了

  乡下灶膛里,去年腊月里的灶灰醒来了

  我的一次访友,一次小树林之行醒来了

  青春宛如深埋的半截墓碑

  在途中,遭遇了荒草



  树桠上有鸟儿啄醒的童年

  死亡多年后,人尽可以在茫茫黑夜尽头

  享受一轮朝阳

  这是清晨柔软的云层

  这是门窗秘密的啁啾



  悲伤醒来了

  一封信掉落在地,无人拣拾

  光线透射如同友人多年以前的叮嘱

  黑色十字架,柔软的木质

  在其中(一本抽象的书中)醒来了



  在郊野,恋人们重逢

  拨开脸庞的荆棘

  沁凉,那一颗饱受凌辱的心,醒来了

  他们的手,他们彼此对对方不幸的温存

  目不转睛的凝眸,醒来了



  我童年时,

  曾在一条故乡的小河边迎候,滚滚河水

  层层波浪翻开的一页页书……

  我在其中读到了黑色和料峭,读到黑色无

  人的钢琴

  读到了“晨曦”这个字眼!

2007年

  



琴  凳

  

  为了接近美

  我需要一张古旧的琴凳

  我需要空白暴风雨的乐谱

  一个试奏音,一点点剧场的荒凉

  白色和窈窕

  电话打来时能够腾出手来

  记下姓名(不免潦草)

  我们见面,我们看过一模一样的电影

  记得差不多同样悲伤的台词

  有关阴霾的海上风暴……旅行——

  而为了遗忘,我需要

  多么需要一张黑色琴凳!

  

  2009

  

   

    

  灯

  

  一个房间亮着灯

  噢!如此强烈的爱情

  房间里有书、手纸、吉他

  窗外蟋蟀低吟……

  

  雨水穿透墙壁的记忆

  从卫生间走出来一串心跳

  生活如此畅亮、肯定

  时间:午夜

  

  爱情就像半夜亮灯的房间

  所有街巷全睡了,城市睡了,乡村睡了

  站台上火车只亮了一小会

  爱情就像灯一样——消逝于漫漫长夜

  

2009



  

  破碎的早晨

  

  这个早晨破碎

  从长途公共车的车顶

  从夏日已逝这个事实

  清晨的阳光碎裂成建筑工地

  矗立的大厦基座

  粉末状的街道和锯板机

  一首译自斯拉夫语的诗作

  一点行人路过时的谈话

  破碎成空气

  清洌彻骨的心

  鸟儿啁啾躲进看不见的枝桠

  文件夹打开空无一人的住址

  蝉鸣声里的西洋式教堂

  依旧存在的局部的石库门

  在身体废墟上

  标写“主卧”和“次卧”……

  大地坚韧的泪水破碎

  卡车装载的重型钢板在柔软的颠簸中破碎

  我坐在窗前

  我目睹年华已逝——

  

  2009

  

   

  变  化

  

  我变化得不多

  早晨我坐在椅子上

  身旁总伴有轮船的“突突”声

  一个繁忙的港口

  我房间的气味,留有你到来时的馨香

  你的到来使日子纤巧、雅致

  我在我沉思的面部

  保留下这种雅致

  这些年,我的住址

  渐渐不为人知

  我曾想起那个雨天

  此外,书架有你喜欢的书

  这房子静悄悄的

  仿佛不能肯定:你的模样

  弄得我不时对着阳光和那些床笑

  独自发笑

  傍晚天黑,一个20年前的我

  会去郊外散步,把乡下新鲜空气

  带给留在家里

  独自笑着的那人

  

  2009

  

    

  雨  滴

  

  一阵风中你似乎在

  一阵夜间掠过树丛的风

  这风声音,介于

  我们从未见面,已经结束

  你即将到来之间

  

  爱从未到达

  但是正在路过

  一个人遗憾他未能到手的爱情

  但却收获了一个幽灵:

  “沙沙……”当她如午夜的雨滴洒落窗前

  

  2009

  

    

  清   晨

  

  惟有清晨

  能够检视爱情

  她只在朝阳清新的树丛

  露一小会脸

  

  2009

  

  见   面

  

  我一早就醒来

  仿佛邮筒落下第一封信

  仿佛无声无息的雨

  趁大家都还睡着

  给对方留下秀丽的字迹

  趁大家都睡着

  树丛湿漉漉

  草地雾朦朦

  对于刚刚结束的一次远行

  树下的小车多么安静

  车身涂抹茵绿的雨

  我每天早早醒来

  也许不久就要和你见面

  

  2009

  

  智慧的消亡如此明亮

  

  我向灯学习孤寂

  向黑暗学习过路者的光芒

  向透明胶带学习苦修

  向夜晚学习隆隆的惊雷

  向黑色的椅背学习思索的一丝颤栗

  

  我向窗户学习雨的“沙沙”声

  向哭泣的走廊学习等待

  向星空学习情色

  向围绕着灯的茫茫宇宙另一个我

  漂浮的自我学习椭圆形终极的白色

  

  伤心。宁静微风的器皿

  蟋蟀咯血。消亡

  的雨滴。悲凉

  轻柔者沉睡或一病不起的电话机

  智慧的消亡竟如此明亮

  

  2009

  

  吉他和黏土

  

  吉他和黏土

  我都曾拥有

  无论曾归属怎样的风暴

  我必定有瞬间属于琴弦,闪闪发光!

  远方湿淋淋地归来,在房门口

  月亮在琴箱底部轻轻一叩

  心跳默不作声——仿佛敲门声

  “请进,大师

  “请进,黑色闪电——”

  我复原土地古老深沉的叹息

  和一条奔涌的大河一起清了清嗓子

  那颤抖的波浪的和声——

  噢夜晚!不可见的恋人的脸庞——

  

  2009

  

  雨,2009

  

  雨,一册窄窄的书

  白色

  供早起的人,结束了旅行

  坐在窗前阅读

  

  我的房子正好也是窄窄的

  听着命运溅起的雨雾

  由远至近……

  雨。过道

  

2009



  

  一名吉他手的生平

  

  吉他的琴箱破了,从里面渗出歌声

  这跟夏天的情形类似

  童年

  你拥有一整个街区的生命

  每个细部,每棵树木的呼吸

  黎明前昏昏欲睡的老宅墙上的壁虎

  年代久远的天井内,有人种花,有人去井上

  光芒四溢地打水

  破裂的琴箱必定要用那一只铅桶吊井水声音

  去修补。如此离奇的一生

  一名吉他手的一生

  

2009



  

  睡

  

  我跟我的夜凉达成默契

  我闻着草编的枕席

  黑暗中摊开双臂

  睡觉一直保持和你会面的样子

  

2009



  

  夏  天

  

  夏天结出果实:一封信。早晨的蟋蟀

  孩子们在童年的院子做着暑期作业

  汽车像描红,停在描红本下端

  公路两旁空气

  富有明亮的磁性

  空气像是从台风驶经的官窑烧制出的青瓷

  海上一排浪涌来

  绘有古希腊图案

  孩子们的声音像“汩汩”的晨风

  而晨风无声无息

  停泊在恋人的港湾:渴望爱抚和见面

  渴望被舔时的欢快

  蟋蟀这时爬到了房顶和窗户的位置

  去年积雪的地方。太阳升起

  

2009



  

  致读者

  

  墙壁是美妙的读者,黄昏、篮球声音,也是

  卡车穿过公路上的雨雾

  和轮船汽笛声

  和一首诗的古旧韵律

  相交织

  我的心和你的手相交织,和你

  看不见的柔情看不见的房间影子

  椅子呈45度角——树冠

  晾衣架高出窗外——我仔细看

  从一首诗中探出脑袋观看

  是一棵园区的香樟

  雨中热热的树叶香气,簇拥着透明,簇拥着苍白

  雨中的苍白是美妙的读者

  雨滴声,多么像人类忧伤的记忆

  那美妙的读者和美妙乐器

  那细雨朦朦的弦乐

  所有文字全在这傍晚的雨中

  回到了童年——

  我的童年,或许,也正是另一个人的童年

  

2009



  

  最美的等待

  

  我不敢说

  你喜欢雨天

  可是我的房子几乎是全新的

  雨中

  我要用房子外面,一点点落雨的声音来等你

  我什么灯也不开

  这一天就这样开始

  在等待中开始

  我,整天都不出门

  仿佛你在这里,从未离开

  即使你成了一张空椅子

  听着你听不见的CD

  

2009



  

  波   浪

  

  波浪有时是我青年时代的课堂

  有时是白炽日光灯管照耀

  夜校的课桌味

  我把美丽的睡眠交付它

  一阵风在江面露出恋人修长的颈脖

  性的温热,十二月凛冽的寒风

  依然灌满吉他雄性的歌唱

  有时是一页翻开的书

  有时在街头,是

  骤然而至甜蜜的等待

  波浪有时是万籁俱寂的清晨

  

2009



  

  乡   村

  

  树林里有一头牛

  河滩上有一头牛

  我,原本藉藉无名

  在一个细雨朦朦的早晨,写下的诗

  像牛尾巴上甩落的水珠……

  

2009



  

  纪念鲁文•达里奥

  

  十一岁写出第一首诗

  十一岁踏上拉丁美洲的土地

  十一岁内心清晰地存留大海的涛声

  不可思议的夜在沙滩徐徐退去

  十一岁学会观看、咀嚼人世

  会行走的屋檐,倒置的河床

  棕榈树

  风暴似的炉火

  交谈的幽灵

  幼年体弱

  但十一岁那年,他的视野被海岸线吸引住了

  他的心静谧如常

  被月光照耀、透彻!

  

2008



  

  最后的诗

  

  没有最后的诗。有最后

  琴键上加快的弹奏

  因为琴师已经回家

  空荡荡的诗句,需要人的歌唱

  他回家了,他经过一处夕阳下的公园

  他看见屋顶像音符

  随落日的火球滚入黑夜。星月璀璨

  没有人能够停止他内心的爱

  死和孤独,是爱情

  最后漫长的表达

  死者在最后离世的一刻

  枕着儿时出生那一刻,那条小街,或许

  泥泞的村庄。而音乐家

  看见睡眠的人将自己的脸

  藏进蟋蟀啜饮的草丛

  他在诗中感到的夜的清凉

  他回家的一刻必将如他的梦想

  

  2009
发表于 2014-10-10 20:20:1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老钢克 于 2014-10-10 20:30 编辑


  今年5月在上海李笠家小型中外诗人聚会上,结识神会多时的诗人庞培,他展示了代表作长诗《在婺源》,庞兄的吉他也获得了满堂彩,南华兄好眼力!
  特别问候庞培兄。

  什么是好诗?

  那就看看你在里面能不能读出真我。

  在但丁与杜甫世界,你读到的:绝非他者

  而是自我的全部可能:已发生的,与即将到来的。


  言自我,而不言宇宙,因为:

  每个自我的各个他,即丰沛的精神宇宙,

  诗,只因探寻的深广,才得以高远,惟其高远,配得上自在。

  这个迹象,也同样出没于大制作:

  《R城寓言》。


  ——钢克,2014.10.10,20:26.

 楼主| 发表于 2014-10-10 22:42:01 | 显示全部楼层
老钢克 发表于 2014-10-10 20:20
  今年5月在上海李笠家小型中外诗人聚会上,结识神会多时的诗人庞培,他展示了代表作长诗《在婺源》,庞 ...

感谢钢兄,跟庞培很好的朋友,但有很长时间不联系了。它属于散漫的、执着而又不经意的才子型写作者。是个很有情趣的哥们儿。
发表于 2014-10-10 23:39:51 | 显示全部楼层
上官南华,这组是你选的,还是顺手牵羊从其他地方直接复制过来的?如果是后者,不注明出处就不应该了
 楼主| 发表于 2014-10-11 10:21:59 | 显示全部楼层
杨诗斌 发表于 2014-10-10 23:39
上官南华,这组是你选的,还是顺手牵羊从其他地方直接复制过来的?如果是后者,不注明出处就不应该了

感谢,英雄不问出处。
发表于 2014-10-11 10:26:34 | 显示全部楼层
很早就读过庞培的诗。
也有机会有幸读到过他的《父亲》散文的手稿。
文字中有着江南地域的细腻,湿润,阴郁,和温暖生活细节的沉积感。
是我心中喜欢的诗人之一。
发表于 2014-10-11 11:40:04 | 显示全部楼层
上官南华 发表于 2014-10-11 10:21
感谢,英雄不问出处。

智慧。问候南华
发表于 2014-10-11 11:40:34 | 显示全部楼层
 乡   村

  

  树林里有一头牛

  河滩上有一头牛

  我,原本藉藉无名

  在一个细雨朦朦的早晨,写下的诗

  像牛尾巴上甩落的水珠……
发表于 2014-10-27 11:13:05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直在读他的东西。顶
 楼主| 发表于 2016-6-20 00:09:53 | 显示全部楼层
提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4-21 02:20 , Processed in 0.161156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