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2275|回复: 17

在戴庄精神病院饮酒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9-21 19:32: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张灿枫 于 2014-9-22 08:37 编辑

《人面虾》

它们在玻璃鱼缸里,游来游去,如入无人之境,如入无我之境。
可是,它们都长着一张悲伤的人脸。


《雾中的水鸟》

运河里的水鸟大多叫不出名字
除了偶尔落脚的鹤
其它都是可以吃的
它们以各种姿态
在我眼前飞过
那是一片片多么干净的肉呀
入夜,偶尔一两声鸟鸣
提示它们就在某个地方藏着
早上,它们先于河水醒来
尾随着南下的运煤船
上下翻飞
不时抛下一坨坨粪便
在晃眼的晨光里
在母亲的斥骂中
砸在一个孩子的大脑袋上
砸在他捧着的粗瓷碗里
起雾了!码头上灯火通明
两岸的芦花发出
“嗡嗡嗡”的响声
一九七五年的那个孩子
始终没有从雾里走出来
至于那只粗瓷碗
应该早就碎了
成为河堤,或者河水的一部分


《总有一些蟑螂》

傍晚时分,总有一些蟑螂来到这间屋子,在墙壁上的光斑里散步
像是要证明它们已经在此存活了四十亿年

总有一些蟑螂来到屋子中间的床上
啃噬你留下的头屑
以及这间屋子里发生过的
或正在发生的影子、气味

总有一些蟑螂跟着你坐上夜行火车,南下——
你一摇一晃地打磕睡,而它们爬出窗外,用力牵引着车头的灯光


《易名癖》

前天还是棉花地里的青蛙,昨天就成了棉花地里的蚯蚓,今天又成了棉花地里的沉默
在这个QQ群里,类似的人还有不少
比如,那个棉花地里的法海
最近就成了拾棉花的老汉
昨晚棉花地里的口哨说
这个老汉应该是个高高瘦瘦的家伙
在灰蒙蒙的天空下,不时直起腰来,擦一把汗
这个棉花地里的口哨,以前也不叫口哨,他叫过棉花地里的芦苇,棉花地里的李尔王


《忧伤小号曲》

那是在德克萨斯的一个小镇,那是一九七三年八月的最后几天
天黑后,布拉德和布兰妮就到儿童游艺场转一转
骑一骑旋转木马,坐一坐过山车、小火车
一个中年男人、一个中年女人,挤在孩子们中间
放肆地大叫,大笑——
有时,也面面相觑,陷入突然的沉默
“嗨,布兰妮”
“嗨,布拉德”
他们像久别重逢的老朋友一样打招呼
到最后,他们往往吃着棉花糖离开,孩子似地拖着长长的影子


《在戴庄精神病院饮酒》

透明的酒杯,透明的酒,被几个精神科大夫举着,喝下。自始自终,我都陪着。
食堂后面是著名的德国教堂,门窗紧闭,墙上爬满了藤萝。
早年教堂就是医院,近几年才腾空了,成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并有男女信众,来做礼拜 。

席间,我一直竖着耳朵,却没听到一声病人的哭嚎。
他(她)们怎能不哭呢?在这里还有什么顾虑?
可我终究没有听到一声哭嚎
以至于我怀疑此间埋伏着一个巨大的消音器。“想什么呢?老张,给你敬杯酒。”


发表于 2014-9-22 04:34:51 | 显示全部楼层
它们以各种姿态
在我眼前飞过
那是一片片多么干净的肉呀

——漂亮!
发表于 2014-9-22 08:58:22 | 显示全部楼层
《在戴庄精神病院饮酒》

透明的酒杯,透明的酒,被几个精神科大夫举着,喝下。自始自终,我都陪着。
食堂后面是著名的德国教堂,门窗紧闭,墙上爬满了藤萝。
早年教堂就是医院,近几年才腾空了,成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并有男女信众,来做礼拜 。

席间,我一直竖着耳朵,却没听到一声病人的哭嚎。
他(她)们怎能不哭呢?在这里还有什么顾虑?
可我终究没有听到一声哭嚎
以至于我怀疑此间埋伏着一个巨大的消音器。“想什么呢?老张,给你敬杯酒。”

哈哈!兄弟够大胆的
写实或务虚,皆是生活的影子
 楼主| 发表于 2014-9-22 09:11:11 | 显示全部楼层
山东十一傻 发表于 2014-9-22 08:58
《在戴庄精神病院饮酒》

透明的酒杯,透明的酒,被几个精神科大夫举着,喝下。自始自终,我都陪着。

一次真实的经历,跟精神病院的大夫们在一起喝酒,而且还是在精神病院的食堂里喝,感觉怪怪的。
 楼主| 发表于 2014-9-22 09:11:36 | 显示全部楼层
杨炼 发表于 2014-9-22 04:34
它们以各种姿态
在我眼前飞过
那是一片片多么干净的肉呀

谢谢点评!
发表于 2014-9-22 15:09:36 | 显示全部楼层
至于那只粗瓷碗
应该早就碎了
成为河堤,或者河水的一部分

好诗。正是个人和初衷消解在茫然无尽的历史与社会化进程中的写照。
诗歌玄光闪耀,隐藏着一种称之为玄秘的幽微之火。
问好灿枫兄。祝秋天愉快。
发表于 2014-9-22 16:35:22 | 显示全部楼层
只有记述没有抒情的诗歌,能叫诗歌吗
 楼主| 发表于 2014-9-23 06:15:36 | 显示全部楼层
陈珥 发表于 2014-9-22 15:09
至于那只粗瓷碗
应该早就碎了
成为河堤,或者河水的一部分

问好兄弟——
 楼主| 发表于 2014-9-23 06:16:12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生抒情 发表于 2014-9-22 16:35
只有记述没有抒情的诗歌,能叫诗歌吗

有你一生抒情就够了,我就免了。
发表于 2014-9-23 09:19:05 | 显示全部楼层
平铺直叙的语言里充满浓浓的情感
并写出了诗人的责任心。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10-17 17:45 , Processed in 0.067298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