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楼主: liumingwenxue

[诗集奖投稿] 等(不可能获奖刘鸣诗歌集300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8-11 19:31:55 | 显示全部楼层
罗傲鹰 发表于 2015-8-7 06:28
稍有良知的人,都能看清这世道。

你居然还在这儿歌功颂德,非要强拆的推土机开到你家门口,你才会清醒? ...

1   上官南华语:

请您退出此论坛。
2

罗傲鹰

23
主题       
3959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大傻
Rank: 8Rank: 8
积分12586
发消息
60#
发表于 昨天 06:28 | 只看该作者
本帖最后由 罗傲鹰 于 2015-8-7 06:39 编辑


稍有良知的人,都能看清这世道。

你居然还在这儿歌功颂德,非要强拆的推土机开到你家门口,你才会清醒?

诗,至少要脑袋正常的人才能玩。
♫   凭栏一片风云气,来做神州袖手人 ♬
3
管理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使用道具 举报
罗傲鹰

23
主题       
3959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大傻
Rank: 8Rank: 8
积分12586
发消息
8#
发表于 昨天 06:16 | 只看该作者
本帖最后由 罗傲鹰 于 2015-8-7 06:21 编辑

刘鸣 发表于 2015-8-6 21:53
谢谢!祝诗歌老师朋友们天天快乐万事顺意!


“国家政策   世界经济互补通衢”

大凉山儿童在饿死,国家却在支援非洲。

殷龙龙在饿死,国家却要开冬奥会。

这昏天黑地伦常颠倒,楼主却写了八千行颂歌,你有一点诗人的骨气?

你放弃诗歌吧。诗歌是有天赋的人玩的。汉字,是仓颉老祖造出来维护生命尊严的。
♫   凭栏一片风云气,来做神州袖手人 ♬
管理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使用道具 举报
湘西刁民

110
主题       
6061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15552
QQ
发消息
9#
发表于 3 小时前 | 只看该作者
罗傲鹰 发表于 2015-8-7 06:16
“国家政策   世界经济互补通衢”

大凉山儿童在饿死,国家却在支援非洲。

不要刺激病人哟,赶紧拨打120或者通知精神病院。
对待上等人直指人心,可打可骂,以真面目待他;【上等人用心交流】
对待中等人最多隐喻他,要讲分寸;【中等人用文字或语言交流】
对待下等人要面带微笑,双手合十,他很脆弱,只能用世俗的礼节对他。【下等人用动物的龇牙咧嘴来交流】
管理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使用道具 举报
四顾

60
主题       
571
帖子       
1745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1745
发消息
10#
发表于 3 小时前 | 只看该作者
湘西刁民 发表于 2015-8-8 09:00
不要刺激病人哟,赶紧拨打120或者通知精神病院。

这楼主被打击的不轻。不过这诗歌确实没必要存在

反思下自己的,大概也如是呵呵。
诗非为流传而作。倡导非功利性写作。还诗歌一片净土。
管理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使用道具 举报
下一页 »
因为我写了八千行颂歌你们叫我就该退出北京文艺论坛

        终于我被北京文艺论坛上官南华、罗傲鹰、山西刁民等指正了方向而失败了!

       我的头颅难道是仓皇摇晃在劳积高血压、高血脂、高血糖的三高之中——东倒西歪,你可以想象、横冲直撞、不能自拔、倒下又崛起蹒跚又倒下······三高后终于消失陨落了,没有了浩淼哥的苗歌、绕山伴崖忧郁惆怅荡气回肠的期盼歌唱·······阿爹阿妈没有了星光——我在阴霾里颠覆霡霂、从此销声敛迹、诗歌以你的方式、抽丝剥茧、议论风云、左右乾坤、富丽堂皇。
      你不喜欢一个独灯诗影的魔    岁月悠悠来去无踪    、七十二变的琢磨夜光火石     朝秦暮楚    忽悠烟末;你不喜欢独灯诗影魔的诗歌    、诗歌驾云儿去了商榷     诗歌随屈夫子汨罗江水淫没、 莫忆念回首    诗歌立马泪眼朦胧模糊、诗歌销声匿迹     浑浑噩噩    浑天暗日、再远走他乡      粉身碎骨     、自然腐败糜烂;你不喜欢一个沧遗流放的诗魔    、诗歌精神病了   、有时浅浅的有时浓浓的、泪花残荷凄清落寞在风雨中 、孑孑然顽强擎举眺望    挥手 、风雨后残荷夭折了   倒伏了、一败涂地  魂飞烟灭   人去楼空!
       你可以找个理由让我好过   找个借口让我接受、我知道你现在的想法   而你却看不出我的感受、天好黑    风好冷    诗歌在远方、流浪     漂泊      没有住所、别说是时间把你我诗歌疏远捉弄、现实的生活难免出现没有读懂的邂逅   、别说你此时偶然一次放纵   一次驻留、而我却陷入了困境   、我好累  、我好痛、诗歌没有住所   没有活路!

     可是你虽然知道:
     我拖累孤苦伶仃   世事渊源     一脉残垣断壁  ,你看到披星戴月古朴冰霜独有傲强满面黝黑斑驳的长城、你看到横亘华夏干涸芳草萋萋仍然涓涓流淌的黄河    、你终于读懂了一世风尘飘忽不定历史凝聚的阴影。
     你送别挥手一生雾里迷蒙白皙透红的美丽     、你看到了哭容在     你触摸到了哭容在、老旧心底坚贞不渝   眺望如石如山 如树老柳寨头    想守一膜、承载幽涵包容了时间破坏粉碎消失的漫长、负于义无反顾征程的愁伤    望断秋水    离骚   、从你豆蔻九九女儿红时的美丽泪花   桃花泪雨   荏苒白发枯草,历史的阴霾蹂躏湮没了你我相依相伴的承诺厮守     与故土跪拜举酒,陨落了海誓山盟的归属   相濡以沫  风雨同舟   永不分手   ,我的背信弃义   义无反顾   不忠不孝,违背当初     老泪盈漫    ,把承诺遗忘了 诋毁了  撕碎了   腐朽了,魅力天天思念的故土根哦   ,违背当初农耕爱织     犁土播种    养老送终   伴你左右!
    于是告别和迎接   忧患同瞻望    时光荏苒向前、死亡和重生   昨天与今朝    新陈代谢的自然、黑夜和黎明  走过再将往    思潮汹涌海胸高亢,是昨天到今天子夜独灯下或漆黑中翻卷     反侧辗转,在远方    有个枯槁松柏狼狼仓仓恰似我的诗歌流放。昨天随风带走了迷惘或没有完成心愿愁伤  冥冥泪水在热泪盈眶、在天苍苍野茫茫里挥汗落雨春夏秋冬热血一腔   一腔热血、奔腾和渴望痛楚翻云覆雨一泻空洞    海潮奔放、揪心凄苦漫长后    漫长后突生崭新的冀望、驱赶圈榭人生蹉跎沧海桑田是如故土父辈母亲收藏的冬粮。
        明天曙光晨曦咋新万里无云  喷勃的日头    艳阳郎朗、抹去史怀凝视了那轮喷勃日头的耀眼  阳光千万仗、是故乡山河阿娇期盼大约在冬天带回成果的眺望、是理想崛起天涯一朵云儿漂泊的奔忙,这样馥笔的飞翔    洪尘滚滚寥寂里风流倜傥。
      我总把昨天以秦时明月冰霜枯枝烂叶洒满小路斑驳古朴村子的光芒、篱笆边扛犁父亲山歌向田  斑驳草堂   老柳依依一庄子春乡、故土祖辈生来死往的轮回   浓缩的《离骚》创伤!收购胸装  、在深邃脑际里此时彼时细微嚼想    甘苦适当  孤芳自赏、仿佛清晰中止水映茅屋   父辈种春摘秋支晨赶暮的故土模样、姿影绰绰   顶天立地     泪花莹光   古扑飒爽,我总把明天以熠光的辐射千万里之外   在光辉里比划狂想  、狂想、晨曦阳光汪汪   以云儿背负着、背负着  、依水流年着去流浪。
         我以大山河流郁郁葱葱长旺正茂、孱弱而顽强的诗歌方向血气方刚,至极诗歌的殿堂诗魂孑然潇洒倜傥:驶入刘鸣诗歌八千行里章章诗魂遍山遍野、满天满地,诗汪云贵高原——头颅翘视天高云淡、坚毅而高亢——你看到刘鸣诗歌八千行的溪水汩汩蜿蜒流淌。
        我们不能因为人生蹉跎、苦寒冰凌、奚落遗忘,四季就没有了绿彩和努力的高度深度格式、收获不了春夏秋冬四季华年、遗忘不去人生坎坷就可以左右把世界看得如诗歌地带上的指导、斥责和幽怨戴上灰色冕冠。我们被世界淘汰了——冷淡和不喜欢就要把世界推翻,我们······我们惨然得面目全非——一茎冬雪里的枯草,就这样诗歌是伟大的天、抑或我们是伟大的天,诗歌的能量微乎其微·······你有地位呐喊诗歌的魔力翩翩运筹帷幄国家政策!你能用诗歌的核子裂爆抑制冬运会、富豪们、贪官们吐出金钱?
           我甘甘心底善良的浅浅吟唱:以阳光的诗集装裱世界祖国大好河山、伟大的中国共产党,阿爹阿妈殷殷眺望是如秋谷子的笑脸,故土苍山耸篙     溪涧潺潺  ,衷爱版画原始   奇光异彩   千古默守,魂魄曲折仿佛曾经鲜活灵动,感悟逻辑繁殖放纵朝您膜拜,我的故土原汁   、我的故土朴素(600);诗歌世界绿汪大江南北、四季华年,我们虽然沧海桑田,人生冷暖浩瀚、仍然需要在山巅上眺望远帆,抑或顾望枫叶正红、落叶萧瑟满草堂的一庄子故乡、我们能够必将在日理万机、纠缠纷乱、清清苦苦的生活里,扒寻到诗歌的姿影绰绰——绿草萋萋   白雾迷离     有位佳人    靠水而居,诗歌像草原一样广阔       层层风雨不能阻隔,总有云开日出的时候       万丈阳光照亮你我;诗歌像梅花一样开过     冷冷冰雪不能掩没,就在最冷枝头绽放  看见春天走向你我!
发表于 2015-9-16 07:22:35 | 显示全部楼层
23
是你的缘份相伴知音
就不需要你苦苦相求四处追寻
他会和三月的剪燕翩翩向你靠近

是你的文学灵子
就不需要你反复斟酌再刻意创新
他会在子夜风雨失眠声中
悄悄地推开你孤灯笔耕桌前的窗棂

是一个农民
流着小溪潺潺的甘甜
开着草茎悠久的胸廓
把苗山捧为歌把人生唱成谣
岁月流痕的诗集歌榭
不断的    永久不断的叠进

24
在山巅上看你
你一身绿色背着行李扬帆远行
没有泪水没有挥手告别
天空海蓝一片大地绿草茵茵
十八岁苗家的儿子
你一路参军走好
和三月的那朵白云

你一路参军走好
三月的那朵白云
你丢掉稚气的泪水
挣脱家的桎梏
背负家乡所有的盼望
去向属于自己的环境

我是阿妈
和苗家这座守望深沉的大山
放飞着三月里你朵白云

25
珍装一捧故土
放在一腔热血的胸口
走向美丽的远方

有了故土的同行
才能恬静的生存
有了故土的嘱托
才有了打拼创造的动力

那么
就让自己远征天涯海角
和执着求寻的太阳
来报赏大地故土的养育

26

你自由漂泊那天边的朵云儿

在湛蓝里执着地扬帆独行

初春的蓓蕾鲜花如冬雪凋谢了

孕育着夏季籽实的浓香


梨园边的荷塘里

红鲤鱼追着天上那朵云儿

或许想驾云儿跳出苗乡

有两只花鹊雀抬根“梁”在水中树上


顺倒影看对岸树叉上的鹊雀屋

我思忖道

虽然是个菜籽命

流浪久了

也该落入土里


27
悄悄贴近
悄悄地

风儿不吭声柔柔地
雾儿不逃走濛濛地
花儿不藏味幽幽地
河水不逃走脉脉地

······我怎敢惊醒故乡的春梦
怎么敢

28

或许是你       第一个就是你

把我牵着归来

······滋生蔓延牵魂的路

情丝和你一样

悠长


望着

父老的风姿浮动于眼前

阿爹阿妈们挨着你

已将白发花开般的给了我

起初让你指着走向远方


而此时让你

让你呼唤了回来

你依旧朴实

默默地负重挑担着岁月的沧桑

任风雨如父老任生活陶冶

仔细地看你被岁月浸蚀的风姿
从脚趾到头顶 看一位百年不倒的硬汉

29
一棵树     朴实雄盘   古柳
是躬着身子
站在苗乡的村口

每次我流浪去远方
猛回首
你和阿爹相守眺望在一起
在晨曦在春光正好里
久久地挥手  挥手


(待续)

发表于 2015-9-23 07:04:21 | 显示全部楼层
30
风固执觅向初始的承诺
饮了黄连苦苦漂泊
抑或逃过迷魂谷
孤寂      意无返顾地寻找伊人
雨是硬梆梆的男子汉
背叛云温暖的奖赏
朝缤纷色的珊瑚岛
任拖累成瘦骨嶙峋的游丝
也要深入大地


贫瘠古老而年轻的原野上
一个猿的裔人拓荒者
从乳干就充有理想灿烂着闪光
独自求寻是月亮追求太阳
纵然头发被岁月浇上了银色
仍和风和雨拥抱
组合着天地间永不绝息的汹涌

31
丢掉繁重的生活也不要灯火
仰躺着让你骑在我激荡的胸口上
聆听着你对诗歌世界的演讲
子夜时光在我俩相聚中
静悄悄的流淌

你那优美长方形的胸廓
包容了自然界有诗有画的馥香
以《二泉映月》的潺潺溪流天籁跫音
浸染着一个文学小溪里雨中孤荷的心芳

和你相处——收音机
从你花蕊上吸吮着甜蜜
悄悄地生出个个蹦跳的籽粒
如月亮撒在床前的点点鳞光


32
我所生在地方
在八百里之外映山红染遍山遍野的深深苗乡
我所厮守的人儿
是父如山母如河敦柔淳朴的家园
我所做着的事业
是繁琐和沉重艰辛而又平淡
我所苛求的籽实
是子夜孤灯独笔的藤蔓
在乡愁和汹涌稿的方田上
永久蹒跚的坚韧不拔冲锋向前


我没有金币  能够开启艺术殿堂的钥匙
我没有英特网  那是城市贵簇们的高档
我没有一个远方的导师和伙伴哦
我没有伟大世界的谅解和支援


我在贫瘠而没有顾盼的苗山里劳作
任头发撷拉成花白如雪
身心苍峋憔悴得寒秋风雨中的枯荷
仍每日在做着春梦
反反复复在生与死的蹦跳时间深渊里
顽强和阿爹阿妈们挣扎   

33
自从有了思潮就疯长得春笋般的茁壮
妻子说你朽了请不要再做着春花般的美梦
儿女说你枯了请不要在原创那条小径上挣扎
我也每时每刻告诫自己
不要再浩瀚了  黄粱秋梦   痴心妄想
摸去久远为着世界万物的乡愁和殇葬
让自己丢掉重荷轻松快乐 潇洒稠傥


然而
你有父辈们亿万年割别离去的楚痛
你有伊人远去漂泊的思念和等候
你有上古先烈的忠魂和当今先锋的身影
你有万类这种绵延雄浑的奉出和
   深受其染的悟性灵光


是一条亘古奔腾的长江
走过了苍茫高原穿梭峡谷峭壁而直向大海
挥一挥浪般的手什么不要
静静的把胸廓包容积忧无怨无悔的
自然释放  



34

我是一匹来自西方的狼

雄健低头走在广袤古老的田垄上

将割别亲朋之情和都市交响乐装进像册里

凝望纵横阡陌的所向

错梨树旁久久站成一隅风景

总算将美梦洒落在阡陌里


面对夸父将手杖一掷倏地化作一片神奇的土地

长啸一声

将手深织于肥活丰腴的热土中

让我爱吧

为了古老而又年轻的你

  

35

自然的重锤敲打着神经
疼痛来自苗山这初冬寒风袭人
过去的一塌糊涂弥漫叫人呐喊无声
还有过去的蹉跎峥嵘苦难沧桑和蹂躏
天地有他 他对神的祈祷不诚 他的无能
滑落在夜的深渊里
深邃吞没了曾经骚动勇敢的灵魂

一盏孤灯覆盖了汹涌的世界
笔是止疼的银针
在痛楚里澎湃和呕心沥血
在疼爱里东倒西歪 不能自拔 纠缠纷纭

弥漫在阵痛苍茫中的诞生
才是文学的金银

(待续)
发表于 2015-10-28 05:35:09 | 显示全部楼层
36
深圳很美丽叫人留恋往返
苗山很神秘叫人夜不能寐
白昼的纠缠频繁叫人手忙脚乱
只有在子夜深渊里的失眠
才明犀盘旋在诗歌草原上
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现牛羊的  
草原上
苗山和深圳 深圳和苗山  
钱塘江潮般的草茎覆盖了整个草原

站在世界之外
诗歌的骚动是笔滋滋震撼



37
一盏灯光馥郁了整个夜的世界
一只笔流浪在雪白纸的大海上面
汹涌澎湃的八百里之外
苗乡的雪花是否洁白
苗乡的阿爹阿妈是否健在
苗乡的苗歌是否孤戚或奔放
苗乡的阿哥阿妹是否在洞房里潇洒开怀

有一只海鸥
在初冬夜的海洋里
追逐着苍茫之外的一望无垠
在苗乡苍山濛濛浪尖上盘旋

38
苗乡苍翠伟岸错梨树旁没有他
苗歌覆盖着苍茫大山里没有他
阿爹阿妈的红褐色掉角楼里没有他
阿哥阿妹的花烛洞房酒里没有他

有可能
他背了一背篓苗山的顽强和自信
他怀揣了一坨苗山鲜活灵灵的石头
他吃醉了苗家婚嫁时的红高粱

跋涉过西域天际上的云贵高原
去了远方流浪

39
如果是因为别离的伤痛
萌长了眼泪
那若钱塘江潮般汹涌情不自禁
或是仲夏里倏地雷电交汇的狂飙
瞬时
整个世界在炙热的迷朦之中
沉沦
奔腾
沉沦奔腾在你以往的记忆里
记忆是你伟人般亲亲切切的往事
可歌可泣惊天动地  姿影绰绰
占据了深邃整个世界的心灵
你的丰姿你的魂影
你的付出你的坎坷人生
你的排山倒海惊天动地
在这天此时
化作了巨力叩击着情弦
让有个人奔腾在浩瀚的灵感之中
久久释放翻滚
那一汪大海的幽深
许久的幽深沉沦和奔腾
一个人清醒之后
你曾经告诉过他
如果是因为离别的伤痛
萌长出了眼泪
请把眼泪种在心里
它会让你滋生着勇敢和自信


(待续)
发表于 2015-11-4 19:16:14 | 显示全部楼层
40
采一枝红彤彤无叶满花的映山红
寻一束淡黄馥香磬心的幽兰花
紧握住放在胸前在上面吻遍
再看一眼满天满地绿得滴翠的植被
在春的苗乡里矗立沉醉

曾经父辈们在这春意潇洒大山中耕耘

红彤彤的赤热播种在苗山土地里
结出了幽兰花般的子实
酝养着每年此时追寻归来的儿女


我把映山红的花瓣吃一片
这酸甜甜的汁味就是我久淌不息在故土里的母乳
我把幽兰花的馨香吸一口
这荡气回肠的馥香就是我伟大敬爱父辈们的汗味

他们曾经在故土上汹涌
繁养了一代代奔腾不息的儿孙
他们化作了春夏秋冬的泥土植被
把绿色花红幽香覆盖着自己的家园




41
因为岁月的沧桑灌注了一个躯体
成熟在中年满心斑驳的伤痕里
遗留着世间轮回疼痛的充溢
是一个空壳苗乡寨头错梨树
有悲苦凄厉  分别和沉寂
有生合死别刻骨铭心的记忆
更有穷竭困迫和冰凌的孤冷
如风痛刀切般侵蚀敲打着神经

许多的失措和你没有彼岸的无望
让所有的阵寒楚痛歌榭盈漫着灵魂
疲惫的岁月
如仲冬透风美丽而矿空的掉脚楼
让人沉沦在子夜失眠翻滚浪潮推入胸廓深渊里
又如巨莽苗山孤矗苍茫一望无垠

亲手把失去的父辈们深埋在故土里
流泪的苗歌凄婉弥漫覆盖了苗山诡异
又看到流浪的人儿冻死在荒野之外
看到苗阿爷孤寡在溶洞里凄凄然苗歌断续
看到透风的掉脚楼摇摇大幌

我没有了眼泪
是因为我的泪水早已在黑夜里飞溅汹涌干痼
沉沉的阵痛早已寒风虐去
我没有热情
是因为身心包容得太多的忧患和乡愁
太多太多的忧患和乡愁   一塌糊涂
开不了春天树梢上的蓓蕾
后长一汪苗山上满花荫幽的植被

所以
人到老时是一棵寨头寒冬中的错梨树
虽久久站在前头而亍望着
就是有一阵阵风儿的吹动
只是摇摇手
摇摇手哦   没有一丝笑容


        



42
从山脚走向山脊
把浑重的心慢慢向你们靠近
祖辈们
三月三的思念
浓浓得千山万壑
千山万壑   恰似一地绿海无垠的植被

这个世界潮水般的生活
你们曾经奔腾开拓得有声有色
把沉默汹涌播种在故土上
把沉甸甸的收获哺育给了后人
让子孙繁衍得如若苗山磐石
磐石的坚毅和自信如你们昔日的轰轰烈烈
轰轰烈烈划过了苗家不跨的岁月
如你们把日子在有声有色中
过得热热火火

如今你们静站在无言的山脊上
守望着后人们如往的岁月
你们如今的岁月到如今从不希求
只有守望和祈祷 乞愿和乡愁哦
或许把挚爱和浓情浩瀚在风中
或许把苦难和悲戚幽涵在漆夜里

如若不是
我看一夜春风过后万类郁郁葱葱
我看一阵秋风过后枯叶遍山遍地
我听一曲夏夜如潮鼓蛙凄婉悠长的嘶鸣
我读一轮寒冬苍茫万山上的圆月亮

这个时间轮回里的苦难和奇迹
这个大千世界里前仆和后继
都有着血脉相息锵锵脆响的默契
都有着深情奉予的炽热和传承

你有你的偶像灵魂魅力
如今仍把绿色植被覆盖着自己的家园
我有我的奔放和细腻
把一汪春天的鲜花凝聚为您掬过头顶

你们不要眼泪也不要呼唤
只需要我们的贴近   俯身亲吻
贴近象你们头颅般沉甸甸的思绪
贴近象你们秋果般往昔孕育苦难的历程

这一泓漫无边际的美丽过程
这一地浓浓得千山万壑绿海葱葱的植被


43
盐爷

西伯利亚的寒潮袭来革命的猎风
1958年冬诞生了最高指示上级精神气候
没有我    才一夜乡的一堂会议    强硬落实上级路线
社会主义上有些人叫右派     五类分子     要斗私批修
盐爷顶不住寒潮     吹翻倒下乡了
家    一叶扁舟     从汉光武帝刘秀的故乡小镇
飘散流放在苍茫大山背后
竹叶子顶    篱笆墙的三间茅屋     名字叫窑家坞

因为沿徙盐的专制贰仟六百年的历史   少哉    解放前政府垄统
因为盐爷知道大山里人无盐劲     东倒西歪    强体盐酬   生必所求
他是血气汩汩的脚夫
汗流浃背    和野兽交朋友    与乌云间一弯新月牙儿深情默视着走
春夏秋冬   翻山越壑    支晨赶暮
挑一担子希望    挑一担子故土的想有    古镇等候的盐重

盐白的血     盐咸的渊由     盐味的浓度     盐香的馥郁
盐白的心     盐咸的苦求     盐味的骨肉     盐香的溢出
盐白的性     盐咸的爱慕     盐味的肝胆     盐香的风流
盐白的人     盐咸的凝重     盐味的脉动      盐香的敦柔

自此
盐爷那时不叫走私    解放后收编为五类分子   叫地富反坏右
经营了盐铺头行业   混沌   说不清地富反坏右的阴谋
拥有盐在大山古镇上的销售
家是地主    要下乡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

不可能狡辩     盐爷成了盐迷糊    海盐胸能受  缄默  失去了盐的风骨
架飞机  游街示众    挂牌戴帽    每次群众会台前有人批斗
有盐的文化   盐爷夜夜学习写作了许多盐的自首
盐的誓言   盐的销售   盐的别无是处   盐的莫须有

最后没有盐的歌谣  盐的晶莹   盐的志气    盐的胸廓  盐的顽固
盐爷陨落了盐的丰腴
唯有家谱一日三餐   一脉绵延   盐的魂魄   盐的浩瀚汹涌楚楚
盐的伟丈夫     偶像我有   盐渗心胸   
盐飘人生春夏秋冬     盐向无阻




(待续)





发表于 2015-11-9 07:12:2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刘鸣 于 2015-11-9 07:14 编辑

44
苗阿爷骑着苗山巨兽意无返顾亿万年的求寻去了旅游
苗寨里后孙们是条蟒蛇状绵延悲泣着的溪流
弥漫过耸高的苗山就这么一望无垠  苍茫
驾着凄婉的苗歌儿
让起伏的松柏植被覆盖了层铅色的霜雪

你站在深沉的山界上
和松柏挥一挥手
苗寨里的期盼与乡愁
还有久远的思念和等候是片片青苔
风长在你沧桑斑驳墓碑额头
你倒下去消失着是一尊若猛兽的苗山岩石头
簌的滋生了些棵高大的青松柏古桕
青松树的躯干削割制成了千年不朽的吊脚楼

所有寄生在千年不倒的木楼里
是一群群苗山石头
苗山石头与苗歌婚嫁在岁月歌榭里
升腾着
把个太阳和月亮背负

45
双手放下轻轻的父亲
放在杜鹃滴血乡愁如泣的苍山里
自此父亲与山永远静静地躺得安逸
躺得安逸      这一安逸
他是骑着白龙马义无返顾再走他的孤程

原来父亲高大变得廋小
从亲近变得疏远浑重变得如此轻盈
哦    生命的过程是从小到大   大又到小
轮回的新陈代谢填不平浩瀚澎湃的汹涌
有血有肉的深邃

所以   不管生活如何如何
生命短暂   责重如山  来得浓烈去得轻盈
与父亲同样   拥有祖辈的共性
留下天空让后孙们奔腾

46
金秋十月的天辽阔而又美丽
那是因为四十五年前十七日的今天
今天一个金光灿烂旳中午
阿妈在裂痛中把我生下
阿爹在惊喜中把我掬起
让我的生命如晨阳冉冉萌动

金秋十月的天苍白而又枯凄
那是因为去年二十八日的今天
今天-个寒风瑟瑟碎雨沥沥的中午
在浩荡泣泪成溪的漩涡里
我紧紧地抱着至尊疼爱的阿爹
放入棺椁捧起热土
把他深埋在苗山上泥土里
好让他有个永垂安稳的居地

而今年的十月
十七日我没有了快乐的生日
更没有了阿爹的叮咛
成了一朵漂泊的云儿
在渺如烟海的太空中流浪无痕
也许他在山上和玉皇大帝正黙黙地祈祷和祝福
祝福我流浪无痕而一帆风顺
好似这缕阳光在普照深情而又温韾

这个二十八日里
我又会随着响首的号角和悲戚的潮流
把神台上阿爹的灵位
缓缓扶起贴近胸心
出了门在前面向阿爹的土冢而行
放入给他送去的髙楼大厦
一同焚烧让他化为尘埃灰烬
化为灰烬让他老人家在天堂里
在天堂里幸福点好超渡而生
而生后再做我下輩子的父亲

这个世界上每一个人
有了生命的辉煌和幸福
这是黙生在父軰母亲的深爱胸怀里
才滋长着如先辈们奉献一切的胸廓
才有着父辈们山洪裂爆的火焰
才能战胜生活的艰难险阻
做-个豪气冲天的好儿女

我不要生日
是因为我要担扛起阿爹留驻的重托和乡愁
如夸父逐日般轰轰烈烈而奔忙
我不要哭泣
是因为阿爹曾告诉我他的远行义无返顾
好让我抛去忧伤欢快地把日子支撑

可是我
仍把那棵山崖上的青松看做阿爹
它的苍劲是阿爹刚毅而顽強的精神灵魂
它的葱郁是阿爹永驻笑对生活的风范
也仍把这座大山看作阿爹的脊梁
它的雄盘意象阿爹深扎入故土根的期盼
它的风彩折射阿爹丰碑般神采春夏秋冬

所以
阿爹留下一个十月的十七日和二十八日
我附着阿爹天长地久不跨的忠瑰
在深沉而又贫瘠的苗山里
澎湃着
勤勤恳恳的繁生


(待续)


发表于 2015-11-16 18:57:23 | 显示全部楼层
47
故乡的土上了枕头
故乡的(异域的)书头边睡人
在异域他乡夜里梦醒
三个心

父辈坟头目光苍茫里
大山壑满霜披松柏巍然
母亲河岸小船悠悠荡晚
船头的歌谣应山蕴水
阿娇眺望的双眼
昔日一见终生的深情

背井离乡
流浪者长生的深沉凝重
枕一把故土伴随
枕一札苗山情缘阿爹阿妈的叮咛相怜


48
恍然间两年
一座苍山 芳草萋萋 枫叶红遍
一座苍山 秋风乍起 有堆坟圆

阿爹
定居成孤寂 任冰寒风霜
铮铮脊梁  英雄是胆

晨雾思绪从苍山上汹涌
野菊花身边灿烂

那云雾里
漂来了悠悠怅怅凄凄婉婉的苗歌
这么熟悉的声音
弥漫过天地之间


49
滚滚红尘 人生短暂
阿爹倒下了
化做了苗乡的大山
大山松涛阵阵 枫叶红遍
大山长在远方思念上
大山根深蒂固在灵魂里纠缠

每当寒风刺骨一个漂泊人儿的夜晚
或在仲冬飞雪子夜失眠的枕边
疼长在阿爹山般的丰姿上
痛忍在阿爹山般的风采上

疼痛疯长在阿爹的曾经里
疼痛雪覆在阿爹清晰的大山上
  
50
山的浩荡
松涛阵阵 枫叶红遍
吞噬了岁月
阿爹倒下了
落土在你这险峻的额头

丰姿长在灵魂里
风采雄起擎举的风流
苗歌从我尖喉里吼出
弥漫了云贵高原的山岚垭口

沉默疯长在墓碑的厮守
阿爹在阕宵端挥手






51
义无返顾    告别    没有泪水远行
消失于深邃时间长河里
安逸站在山脊上
阿爹

您的流浪放心着
家已经长成您的姿影
轮回 传承着世代血脉繁衍
或许是您的消失所愿

疼禁不住汹涌在那个冬季
冬雪飘洒着弥漫了整个高原

在风中雨中子夜或太阳东升时
又从痛粟刺骨寒风飞雪的那个日子开始
是一汪明犀您的种春摘秋连年奔腾的记忆

(待续)


发表于 2015-11-24 10:01:12 | 显示全部楼层
52
苗阿老太爷没有倒下是尊苗山石站在苗寨村头
仍岁月风雕雨噬得憔悴苍峋遍体黝黑
有些扭曲了的躯体还是个不垂头的硬汉
盘根庞大的雄居意象中华民族的擎天柱
千万双绿得发亮叶的眼睛老盯着苗乡的轮回
满头上面春夏秋冬的易始仍疯长成葱郁的服饰
永远的承诺是位不朽的风流这样亍着   亍着
在荏苒里生着诱惑的苗乡寨头守侯
苗乡错梨树

阿爹在身边凉着
后背一把明光铅亮的大弯镰和老水牛说着话儿
把块田是毡子挂在那耸入云霭山腰斜坡处
望着田里的油菜花金黄是张惊喜的瀑布
阿妈在身边凉着
背篓里长出了乡愁       萌长出嫩嫩苗歌的乡愁
在黝黑古雅高低错落木楼老屋上闪着目光
这种望儿长大深沉浓重的胸心是砣苗山石头
阿哥在身边凉着
三十多是团烈火     吼一声就能叫高山峡谷田地里
覆盖着绿油油仰或沉甸甸的金黄
就是没有伊人       伊人你在何方
在老阿爷目光看不到的何方呀
阿妹在身边凉着
这丰腴若串红辣子窈窕淑女穿身苗家新娘妆饰
羞答答要把九九女儿红的甜美掬在手上
                                                         
和村头苗阿老太爷对对苗歌
坚韧不拔日日守候的错梨树                                                               
韵谐着苗山风一阵雨一阵的欢欣
领略着苗家人的酸甜苦辣和岁月蹉跎


53
苗山是黝黑的  还黑里泛着铅亮的光
高高的 圆圆的 全是些下大上尖的锥体
长在寨子前后左右 许许多多繁衍在苗乡里
而苗山岩石就是山的羽鳞灰黑 灰白样朵雅新
在苗山顶或腰角里平行的排列着   纹理清晰
从下到上随磐石岁月的流痕层层叠叠
层层叠叠灰黑的灰白的永恒排列着
是个哑女缄默承诺     有着某种骚动的承诺

苗阿妈
山般的头颅昂着
这头上灰色的黑色的花样的丝帕是一座苗山石垒
下小上大层层叠叠在苗家日子里晃晃荡荡
后背背篓里正萌长着苗家的儿女

54
苗阿爹上山后腰背着柴镰和水牛没有了苗歌
前进的脚步叩击着苗山黝黑满山坡的石头
苗阿爹然后手拿出柴镰明光铅亮弯弯长长在深处荆棘里
舞动着
舞动着砍一片斜坡的旷地
和老水牛流着血汗用铁犁划着如浪般的诗行
没有怨叹和悲戚  执着的劳作
间歇里阿爹眼睛长在柴镰上
而后看着山脚下古朴风雅褐色的老屋木楼
看着满山遍野黝黑的岩石头
眼光又长久的生在绵延起伏如巨蟒的苗山苍茫外头

红红的那共产党党旗上的镰刀
有把苗山阿爹手中的柴镰
或是阿爹的阿爹那把搞革命风潮手中的武器

55
苗山的太阳是个老鬼光照在高山头顶射不穿苗寨头帽的霾烟
苗山的大地是个巫婆瘦瘠无汁横亘杂错山脚纠缠着碎在山腰
苗山的木楼与苗山石头相间相生组成如版画的古寨风景
苗山的路是拔出的羊肠绕缦在山岩缝边还白亮的发着光
苗山的水是油从悬崖谷沟石缝里用羊肠状管接来汩汩滴出
苗山的生活是装在阿妈乡愁背篓里缺乏的香醋
亦是首凄忧而哀叹深沉的阿爹在半山腰田里和老水牛劳作的苗歌
是一阵寒风从这里穿越
弥漫着枯叶似雪飘洒在苍苍茫茫旷远的苗山中

而有个三十多孑然单身的苗哥
他憨厚朴实是座苗山猛生着脊梁
背负着岁月清贫而丰富善诱的苗家生活



(待续)

发表于 2015-12-1 18:47:1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刘鸣 于 2015-12-1 18:50 编辑


56
从善诱藏娇起起伏伏春花正红的苗山里走来
是朵苗家的彩云儿
微笑妍开在圆脸上有太阳般的温暖
头上长着鲜花胸前生着鳞琅耀眼的妆饰
一路泉水和春风和韵的苗歌

掬一捧   甜醉了苗寨的春天遍山遍野叶绿花红
品一品   抹去了孤魂  苗阿哥久远期盼的乡愁

苗山姑娘真漂亮
这模样是把钩魂剑
击碎了苗阿哥这如苗山黝黑磐石的承诺
揎起了苗阿哥九九尘封的这坛茅台酒

追着
求着
追红了这千年吊脚楼张贴的喜联
求到了苗乡这丰富美满的生活

57
是苗山
石头缝里苗阿爷正骑着白龙马去会见玉皇大帝
是苗水
山腰间苗阿奶长成了参天竖直的古松柏桕
是苗山
绵延雄浑   亿万年深沉担扛着沧海桑田
是苗水
清甜隽永滋养着寨子里的生机勃勃

阿爹唱着  
柴镰在身后和水牛爬过了高如云霭的陡山
日复一日的艰辛劳作    快快火火
阿妈唱着
后背背篓里盛着红辣子和玉米
头戴和苗山石岩平行叠起样的黑丝帕还有眼角处长着的乡愁
阿哥唱着
击碎了千年的山岩  石灰窑火旺着  
让腾腾白雾状的烟缥缈着是幅苗寨的风景版画
阿妹唱着
甜味里笑容里蕴藏着诱惑  吮养着灵魂  
若似有着诗歌私定的承诺

苗歌
苗歌
千万年的天神
魂牵着苗家如苗山浓烈而丰富的日子
指挥着苗家喜怒哀婉而神秘善诱的生活

58
黝黑得铅亮铅亮得纵横交错满山遍野
许许多多的怪兽自由的放食在高入云霭或低谷隙幽处
在田里在寨里在松木楼里在路上在小溪里
还有条条巨蟒横卧千万年可能胸廓里底蕰着某种企望
头颅昂起  挺胸露骨
朝着天际永恒企盼在苍茫之外

燃烧着就是大堆面粉把雪亮挂在新楼里
粉碎着就是些方砖推翻了千年的风蚀残楼
堆砌着就是这高低参差而遮挡风雨鞭打的躯体
挖出来就有了铅亮黄金般是沉沉涨破衣袋的铜板
苗山石头

苗山石头
是阿妈
凄婉的苗歌里长出了企盼而久久站立在寨子桕柏边
是阿妹
吊脚楼上黄玉米红辣子串般靓艳秀美的丰姿
是阿爹
腰背着柴镰和老水牛扛着原始的日子在春夏秋冬里踱步
是阿哥
顶天立地胸廓里生长着雄浑深沉而喷爆的火焰

59
打一面
敲碎了阿妈企盼乡愁这面镜子    泛起了凄婉的苗歌
这苗歌是棵苗乡寨口的错梨树     风动了久远的等候

打两面
碰撞了阿爹铅亮弯弯的柴镰   浮现了党旗上雄浑的火焰
火焰是棵苗山高崖处的古柏桕
锯割了倏地化一幢幢风铃叮当脆响的吊脚楼

打三面
撕开了阿哥这苗山般的胸膛     捧起了这碗茅台酒
吼一声苗寨田地里蔓延着沉甸甸   金黄直流

打四面
掘铣了阿妹埋藏十八个冬的女儿红  
微笑着羞涩长在脸上出了门
把个甜蜜丰腴善诱的承诺许给了阿哥
和阿哥婚宴扭着苗家欢快的歌舞

打起四面鼓
忧愁和邪恶被苗山神仙甩在苍茫山的外头
美好欢乐的丰收鸟在你我微笑中筑巢
蹦蹦跳跳万人浪潮里手舞足蹈  风情万种

(待续)
发表于 2015-12-7 20:09:4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刘鸣 于 2015-12-7 20:11 编辑

60
纯洁静生在云贵高原里
馥香滋润着整个心潮

阿爹阿妈和栀子花相偎着生长
六月的栀子花叶绿花如瓷酒杯满树开放

栀子花和阿爹阿妈是苗家的纯洁
栀子花和阿爹阿妈是苗家的馥香

纯洁和馥香是人生的给养
给养叶绿花如瓷酒杯满树开放
开放猛长在诗歌的潮流之上

61
今天你没有呼唤没有挥手
打破漫无飘渺的晨帐
走出寨头错梨树顾盼不到的远方
仍满天满地的苗山石头脸面潮润了
汹涌着悲泣

朝雾为你动容
挥撒得细细如丝
太阳不忍看你
逃避在遥远的浩淼里

白亮亮的新手帕挥在天地之间
风儿站住了脚跟是崖前的古松
青灵灵的服饰披挂成全身的轻纱
站在寨口是和几千年红褐色吊脚楼
伫望哦
仍风雕雨琢得遍体鳞伤
也没有动容和挥手

有些扭曲身躯的苗阿老太爷
长成了一种浓烈的苗山风景

62
失败成云贵高原梅雨潮蕰着满山满地
连石头都浸腐萌生了青苔而鲜活灵灵
还有满身苍峋痛的疤疾血充浓烈
有一口气息
为你 为爱你
在山崖处   独望 
呼唤

呼唤  让雨停雾落 天开云散
呼唤  让苗山覆盖着掉脚楼的青松一汪汪
一汪汪绵延不息的苗歌

63
你的美丽萌长着活泼灵灵童贞得无忧无虑
豆蔻华年的林妹妹笑醉影红了苗乡的满山满地
丰韵猛生繁衍了后生让阿哥快活幸福中年
老太隆钟苍恂憔悴晚霞染红了西域天际

漂亮神圣神秘终生的你
因为没有缘分和差异流逝成银河
在子夜苗山山巅上
天长地久有一棵孤望的错梨树

(待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9-18 23:46 , Processed in 0.060698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