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楼主: liumingwenxue

[诗集奖投稿] 等(不可能获奖刘鸣诗歌集300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11-1 06:46:18 | 显示全部楼层
兄弟的诗,能比得上郭沫若,却如此被冷落!上天不公啊!

我史无前例地为兄弟顶个帖。你提到了红色七一,我就让人了解一下那七一。

                       长春围城——对三十万平民的大屠杀
                                                                             
                                                                               中国     龙应台
决定去一趟长春,因为长春藏着一个我不太明白的秘密。
最晚的班机,到达长春已经是五月十三日凌晨一时。即使是深夜,即使昏暗的街灯照在空旷无人的广场上,看起来有点辽阔、冷落,你还是看得出长春与众不同。宽阔的大道从市中心四面八方辐射出去,广场特别多,公园特别大;如果你曾经走过莫斯科,走过柏林,走过布达佩斯,长春给你的第一印象就会是,嗯,这个城市有首都的架势、京城的气派。
长春的五月,风还带着点凉意,抱着孩子的母亲,把围巾绕在孩子脖子上,孩子迎风露出来的小脸,像北方的苹果。我站在人民广场的边边,仰头看着广场中心那个高耸的碑
一九四五年八月,在接受日本人统治十四年之后,当苏联红军以“解放者”的姿态进城,并且在长春和沈阳中心建起那些高大的战机、坦克纪念碑时,长春和沈阳的人是带着什么样的心情在那纪念碑上落款,说“长春各界人士”共同纪念?事实上,在纪念碑落成、“长春各界人士”在向红军致敬的同时,红军正在城里头烧杀掳掠。
那一年冬天,二十一岁的台北人许长卿到沈阳火车站送别朋友,一转身就看到了这一幕:
沈阳车站前一个很大的广场,和我们现在的(台北)总统府前面的广场差不多。我要回去时,看见广场上有一个妇女,手牵两个孩子,背上再背一个,还有一个比较大的,拿一件草蓆,共五个人。有七、八个苏联兵把他们围起来,不顾众目睽睽之下,先将母亲强暴,然后再对小孩施暴。那妇女背上的小孩被解下来,正在嚎啕大哭。
苏联兵把他们欺负完后,叫他们躺整列,用机关鎗扫射打死他们。许长卿所碰见的,很可能是当时在东北的日本妇孺的遭遇,但是中国人自己,同样生活在恐惧中。
一九四五年的冬天,于衡也在长春,他看见的是,“凡是苏军所到之处,妇女被强奸,东西被搬走,房屋被放火烧毁”,不论是中国还是日本的妇女,都把头发剪掉,身穿男装,否则不敢上街。所谓“解放者”,其实是一群恐怖的乌合之众,但是,人民不敢说,人民还要到广场上他的纪念碑前,排队、脱帽,致敬。
长春围城,应该从一九四八年四平街被共军攻下因而切断了长春外援的三月十五日算起。到五月二十三日,连小飞机都无法在长春降落,一直被封锁到十月十九日。
这个半年中,长春饿死了多少人?
围城开始时,长春市的市民人口说是有五十万,但是城里头有无数外地涌进来的难民乡亲,总人数也可能是八十到一百二十万。
围城结束时,共军的统计说,剩下十七万人。你说那么多“蒸发”的人,怎么了?
饿死的人数,从十万到六十五万,取其中,就是三十万人,刚好是南京大屠杀被引用的数字。
我百思不解的是,这么大规模的战争暴力,为什么长春围城不像南京大屠杀一样,有无数发表的学术报告、广为流传的口述历史、一年一度的媒体报导、大大小小纪念碑的竖立、庞大宏伟的纪念馆的落成,以及各方政治领袖的不断献花、小学生列队的敬礼、镁光灯下的市民默哀或纪念钟声的年年敲响?
为什么长春这个城市不像列宁格勒一样,成为国际知名的历史城市,不断地被写成小说、不断地被改编为剧本、被好莱坞拍成电影、被独立导演拍成纪录片,在各国的公共频道上播映,以至于纽约、莫斯科、墨尔本的小学生都知道长春的地名和历史?三十万人以战争之名被活活饿死,为什么长春在外,不像列宁格勒那么有名,在内,不像南京一样受到重视?
于是我开始做身边的“民意调查”,发现,这个活活饿死了三十万到六十万人的长春围城史,我的台湾朋友们多半没听说过,我的大陆朋友们摇摇头,说不太清楚。然后,我以为,外人不知道,长春人总知道吧;或者,在长春,不管多么不显眼,总有个纪念碑吧?
可是到了长春,只看到“解放”的纪念碑,只看到苏联红军的飞机、坦克车纪念碑。
我这才知道,喔,长春人自己都不知道这段历史了。
这,又是为了什么?
帮我开车的司机小王,一个三十多岁的长春人,像听天方夜谭似地鼓起眼睛听我说起围城,礼貌而谨慎地问:“真有这回事吗?”然后掩不住地惊讶,“我在这儿生、这儿长,怎么从来就没听说过?”但是他突然想起来,“我有个大伯,以前是解放军,好像听他说过当年在东北打国民党。不过他谈往事的时候,我们小孩子都马上跑开了,没人要听。说不定他知道一点?”
“那你马上跟大伯通电话吧,”我说,“当年包围长春的东北解放军,很多人其实就是东北的子弟,问问你大伯他有没有参与包围长春?”
在晚餐桌上,小王果真拨了电话,而且一拨就通了。电话筒里大伯声音很大,大到我坐在一旁也能听得清楚。他果真是东北联军的一名士兵,他果真参与了围城。
“你问他守在哪个卡子上?”
小王问,“大伯你守在哪个卡子上?”
“洪熙街,”大伯用东北口音说,“就是现在的红旗街,那儿人死得最多。”
大伯显然没想到突然有人对他的过去有了兴趣,兴奋起来,在电话里滔滔不绝,一讲就是四十分钟,司机小王一手挟菜,一手把听筒贴在耳朵上。
一百多公里的封锁线,每五十米就有一个卫士拿枪守着,不让难民出关卡。被国军放出城的大批难民啊,卡在国军守城线和共军的围城线之间的腰带地段上,进退不得。尸体横七竖八地倒在野地里,一望过去好几千具。骨瘦如柴、气若游丝的难民,有的抱着婴儿,爬到卫士面前跪下,哀求放行。“看那样子我也哭了,”电话里头的大伯说,“可是我不能抗命放他们走。有一天我奉命到二道河去找些木板,看到一个空房子,从窗子往里头探探,一看不得了,一家老小大概有十个人,全死了,躺在床上的、趴在地上的、坐在墙跟的,软绵绵扑在门槛上的,老老小小,一家人全饿死在那里。看得我眼泪直流。”
林彪在五月中旬就成立了围城指挥所,五月三十日,决定了封锁长春的部署:
(一)......堵塞一切大小通道,主阵地上构筑工事,主力部队切实控制城外机场。
(二)以远射程火力,控制城内自由马路及新皇宫机场。
(三)严禁粮食、燃料进敌区。
(四)严禁城内百姓出城。
(五)控制适当预备队,沟通各站联络网,以及时击退和消灭出击我分散围困部队之敌人。
(六)要使长春成为死城。
共军激励士气的口号是:“不给敌人一粒粮食一根草,把长春蒋匪军困死在城里。”十万个共军围于城外,十万个国军守于城内,近百万的长春市民困在家中。不愿意坐以待毙的人,就往外走,可是外面的封锁在线,除了炮火器械和密集的兵力之外,是深挖的壕沟、绵密的铁丝网、危险的高压电网。
伊通河贯穿长春市区,草木葱茏,游鱼如梭,是一代又一代长春人心目中最温柔的母亲河,现在每座桥上守着国民党的兵,可出不可入。下了桥,在两军对峙的中间,形成一条三、四公里宽的中空地带,中空地带上尸体一望无际。到了炎热的七月,城内街上已经有弃尸。眼楮发出血红的凶光、瘦骨嶙峋的成群野狗围过来撕烂了尸体,然后这些野狗再被饥饿的人吃掉。
于祺元是《长春地方志》的编撰委员,围城的时候只有十六岁,每天走路穿过地质宫的一片野地到学校去。野地上长了很高的杂草。夏天了,他开始闻到气味。忍不住跟着气味走进草堆里,拨开一看,很多尸体,正在腐烂中。有一天,也是在这片市中心的野地里,远远看见有什么东西在地上动。走近了,他所看见的,令他此生难忘。
那是被丢弃的赤裸裸的婴儿,因为饥饿,婴儿的直肠从肛门拖拉在体外,一大块;还没死,婴儿像虫一样在地上微弱地蠕动,已经不会哭了。
于祺元出生那年,满州国建国,父亲做了溥仪的大臣,少年时期过著不知愁苦的生活,围城的悲惨,在他记忆中因而特别难以磨灭。
“围城开始时,大家都还有些存粮,但是谁也没想到要存那么久啊,没想到要半年,所以原来的存粮很快就吃光了。城里的人,杀了猫狗老鼠之后,杀马来吃。马吃光了,把柏油路的沥青给刨掉,设法种地,八月种下去,也来不及等收成啊。吃树皮、吃草,我是吃过酒曲的,造酒用的曲,一块一块就像砖似的。酒曲也没了,就吃酒糟,干酱似的,红红的。”
“酒糟怎么吃?”
“你把酒糟拿来,用水反复冲洗,把黏乎乎那些东西都冲洗掉,就剩一点干物质,到太阳底晒,晒干了以后,就像荞麦皮似的,然后把它磨碎了,加点水,就这么吃。”
有一片黄昏的阳光照射进来,使房间突然笼罩在一种暖色里,于老先生不管说什么,都有一个平静的语调,好像,这世界,真的看得多了。
我问他,“那么──人吃人吗?”
他说,那还用说吗?
他记得,一个房子里,人都死光了,最后一个上吊自尽。当时也听见过人说,老婆婆,把死了的丈夫的腿割下一块来煮。
一九四八年九月九日,林彪等人给毛泽东发了一个长春的现场报告:饥饿情况愈来愈严重,饥民便乘夜或于白昼大批蜂拥而出,经我赶回后,群集于敌我警戒线之中间地带,由此饿毙者甚多,仅城东八里堡一带,死亡即约两千。不让饥民出城,已经出来者要堵回去,这对饥民对部队战士,都是很费解的。饥民们对我会表不满,怨言特多。说,“八路见死不救。”他们成群跪在我哨兵面前央求放行,有的将婴儿小孩丢了就跑,有的持绳在我岗哨前上吊。
在这场战役“伟大胜利”的叙述中,长春围城的惨烈死难,完全不被提及。“胜利”走进新中国的历史教科书,代代传授,被称为“兵不血刃”的“光荣解放”。
发表于 2014-11-1 10:00:5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默默阅读这一首:

南京大屠杀纪念馆陈列着头颅和膝盖上钉着钉子的遗骸

头颅没有破碎     膝盖没有磕响
铁钉子钉在头颅上和钉在膝盖上
身躯倒下了 骨骼碎了胸膛
南京的中华门里堆了许多脊梁

那是在三十年代血雨腥风里
我的中华民族苦难沉重
南京钟山紫金山的烟雨迷蒙
诉说着南京大屠杀的殉葬

顺着江南烟雨迷蒙的走向
朦胧里天灰地暗枪林弹雨
阴霾里身躯倒下  站起
一场浩劫历史埋葬了中华英魂的血肉情肠

头颅没有破碎     膝盖没有磕响
铁钉子钉在头颅里和钉在膝盖里
我的中华民族血脉骨骼铮铮
骨骼当当在今天的江南烟云之上

发表于 2014-11-1 10:03:13 | 显示全部楼层
罗傲鹰 发表于 2014-11-1 06:46
兄弟的诗,能比得上郭沫若,却如此被冷落!上天不公啊!

我史无前例地为兄弟顶个帖。你提到了红色七一, ...

龙应台是谷子的本家。
发表于 2014-11-1 19:11:49 | 显示全部楼层
liumingwenxue 发表于 2014-9-21 07:36
2     承诺
                     
                    刘鸣

拜读,问候!
发表于 2015-1-1 08:08: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liuming 于 2015-1-5 12:41 编辑

[img][/img]                      2015深圳和襄阳         

                               1

        不敢打开电脑,虽然是个文学爱好者,但是在过去的一年里,几乎没有发表一篇像样的文字,文学上失败得一塌糊涂 、  满目疮痍 、 无声无息、销声匿迹得无影无踪!但是我们不能抗拒时间的洪流——2014年立马时光荏苒过去,2015年的钟声跫音跟随深圳天籁的朝曦飘飘然而降临,迎着崭新2015年清晨的阳光,踏上梦想的旅程。在新旧交替的时间时光里:我有许多的感慨和联想——过去的失败和不能够、过去的伤怀和总结、过去家的爱念和成绩、过去的汗水和哀叹、过去的魅力和失望、过去的风雨和所走的路······爱的情长,家的希望家的温馨家的成长家的喜旺;新的2015年的目标和畅想、文学的前行和开创、诗歌的爱昵和歌唱,在网上奔腾和浩瀚、打马赳赳、在深圳打工如潮流、支晨赶暮、漂汗投入、与日月同进、与时光箭步、赛跑我最、打马赳赳、一如既往!
        我的乡愁忧患来自故土父辈母亲、还有亘古历史的共性痕迹、为着新中国而抛头颅洒热血革命先驱们的渗透·······思念了历史的沧桑,革命者的血雨腥风,捐躯无悔;我在新年子夜灯光中总有感慨:自然万类都把靓美呈现在面前:这满城灯光璀璨星斗,深圳的光芒,榕树柔柔,绿草悠悠、四季如春;灯火儿闪亮、一切魅力无与伦比;那一条条直指远方苍茫的高速公路、高速公路上的灯光的索引——我的故土祖辈、我的父辈母亲,我的祖国,我的烈祖烈宗,我致尊敬爱的革命祖辈先驱们·······自然万类,皆我一般心声情怀和乡愁感性!没有承诺、我非不为自己、为自我的快乐、幸福而宿命而虚度年华。奔跑乡愁衷爱真诚表达对故土山河泥土 、父辈母亲、妻儿亲戚、后孙子代的生生不息挚爱和热恋!缱绻和顾望着祈祷祝福!
      所以我的基色喜欢乡愁和忧患、高瞻远瞩,我生命的绚烂不是为了自我目的而怨天尤人、怨责许多,我主张月亮亿万年在黑暗里为人类给些光芒,永葆青春,圆圆光彩!我希望生命把过去的凄苦和忧伤、失败和颓废抛弃得十万八千里、握住今天明天的美丽梦想、披星戴月、勇往直前;我知道不需得到什么收获什么,像我最爱故土里深秋十月,伟大故土里深秋十月那金黄黄沉甸甸的稻谷子,给了我们温饱能量,默默的根深蒂固。我自然成为文学草根,文学的理念,卑微我的胸廓自然的情怀,在这一生我要敞开,只为故土家的钟爱而在他乡流浪、一个人的孤独和寂寞、一个人的漂泊和承受、一个人的泪水和迷茫、一个人的艰苦和奋斗、一个人的思念和顾盼、一个人的给予和祝福!是如我的父辈母亲、祖辈先烈!九曲黄河万里沙、浪淘风簸自天涯!
         2014年的伟大故土里深秋十月,我是多么幸福的日子,我家的一对胞胎孙子——刘金襄、刘金阳已经在伟大故土里深秋十月二十六日里过了快乐生日!他俩一模一样已经会说话了、还会走路了,二十多斤了!真是家的兴旺发达!家的温馨雄伟希望!这一切的功劳全是他妈妈——马宽桃和他奶奶——蔡从风的千辛万苦、日复一日的关爱和照顾!耐心细致入微的良苦用心的呵护哦!在这里我在深圳新年子夜清晨里深深的说一声谢谢你们!
       我在深圳有着许多的乡愁和感怀,但是在过去美丽温馨襄阳我的家里,我的家人们是多么的福祉和快乐!大儿子刘轶龙他一个月的闪婚终于把美丽漂亮的闺女马宽桃娶回家,那是农历2013年正月27日的那个午夜起了一阵春风哦:当时我们家里有客。门前灯火辉煌,偌大的彩门如虹置在门前 ,客人和家人们都入睡了,我一个人在看场:心情特别激动,我的家哦终于兴旺发达了、喜事满门了——为此我亲自给他俩写幅对联张贴在大门上——我为大儿子刘轶龙和马宽桃准备了一幅喜联:《刘轶龙潇洒郎君寻遍大江南北终得今世佳人;马宽桃最美娘子掬捧万种风情奉献靓美人生。横批:今世奇缘!》万般具备,只欠东风!28日的良辰美景哦,子夜时刻!我终于等到了东风,真的东风乍起!你看在正月的28日里,我们湖北还是冰封时刻,或许还是没有一点春风绿意的驻点,但是真的有一场春风!天意哦!我知道上苍的良苦用心!上苍的恩赐和关怀!而且是南风只向我的家里吹来,我在星空子夜里我在南风拂拂里有了许多的甜蜜和感怀!谢谢上苍,我的祖辈和父亲在天之灵,我知道您们的那一种久远的期盼和悠远和浓烈的乡愁和祈祷、缱绻和祈福、您们的浓浓的情意和盼望哦!你们的祝福和期盼终于有了结果!不枉我作为一家之主的家的繁衍和壮举!谢谢世界万类和一切!春风得意、春风焕彩、春风春情、春风温馨!
   时光荏苒,马宽桃最美娘子掬捧万种风情奉献靓美人生十月怀胎,又是光彩熠人!她妊娠了一对胞胎,又是喜事连连,在十月26日里生下了两个男宝宝,在我们美丽襄阳出生的,我们给两个宝宝取名叫:刘金襄、刘金阳!刘家的金襄阳哦!你看他俩是多么的伟大、多么的光荣和幸福!多么的福祉和快乐!我一个玩弄文字几十年的爷爷!怎么也无法抒写着他们给刘家的兴旺发达!刘金襄、刘金阳这两个小家伙一模一样,全身光亮亮的没有一点记号,大大的头黑黑的头发,浓眉大眼睛,白皙皙的脸庞、长长的身躯、双胞胎一个娘生的,作家爷爷分不清!美丽的奶奶也分不清,美丽善良的奶奶给老大刘金襄的帽帽上用红线做一个记号、老二没做!我在深圳电话里说:给老二也做两个红线记号,这样两个小家伙都带了红多好哦!奶奶说:如果把帽子戴错了怎么分呢!到现在我们还是一点分不清楚!可是她妈妈马宽桃是完全分得清的,她听声音,看模样怎么都分得清,这是母亲和儿子的心有灵犀一点通哦!母与子的血脉血缘哦!我说父爱如山、母爱如水!浑重浓烈或深沉细腻、历史久远或当今面前!
    刘金襄、刘金阳、马宽桃三个人,2013年、2014年给了刘家的温馨和光彩,你们是带着使命和感激来到刘家!我知道你们的美德和奉献和给予!这是上帝的恩惠和关照!天地日月的洪福!祖辈血脉的人之初!我想自上帝、天地,我的祖辈们的心诚和绵延,你们给了家的传承和光荣!我爱你们!你们的恩情我永远懂在心里、我的血肉襟怀里!我给你们膜拜了!
     2014年10月26日刘金襄、刘金阳的周岁快乐生日里!我从深圳回到家里  左手抱一个刘金襄、右手抱一个刘金阳、在他俩牙牙学语的爷爷呼唤里!我对着腾腾生命的强壮突然淬然泪下,不管我们在生命短暂里、生活长河里、不管人生有几多的苦难和悲欢离合、九曲黄河万里沙、浪淘风簸自天涯,我们都会默默奉献给家的血脉传承、为着祖辈们的祈愿和希望而绵延着、我终于没有辜负中华民族祖辈的血脉传承、刘金襄、刘金阳你俩有着亘古的重担和责任!我爱你俩!伟大而悠远的家的绵延以后就是你们的了,祖辈爷爷们没有什么传承给你们,只有把家的传统传承给你们,你们有着历史和前程的使命!

                         2

        随后几天中我去了一次大山里!在阳光兮兮古树木木中、在枯草轻轻、凉风徐徐里,带上纸钱和思念我来到祖辈爷爷奶奶以及父亲的坟地边,静默聆听山的松涛和山的天籁之音、在茅草凄凄的坟头边躺下沉思良久、良久哦——回忆着他们以往曾经的汹涌和浩瀚!泪水盈满在他们的从前英姿飒爽和中流砥柱的风采里,给他们烧一些纸钱、祝福和祈祷他们在天堂里开心幸福!一切快乐!——生来死亡、新陈代谢!自然不可抗拒哦!死者树一汪渊源的历史风采、家的伟大绵延和传承、我的偶像和精神领袖、以山的伟大苍茫雄伟绵延独占故土天高日远、以水的情长上善厚物绵延不息、潺潺流长;缄默在深情里、在松涛沉沉里、在小河溪水汩汩里、在深邃我的血液里、我的丰姿魅影里——生者为着祖辈们的凤愿和使命尽管天地悠悠、冰寒酷暑还是支晨赶暮、奔腾不息!是您们的化身您们的姿影、您们的传承您们传授的爱意哦!于是我没有什么给您们祖辈、我只有用诗歌的情怀在泪光中给您们一首首低吟:
《盐爷 》
西伯利亚的寒潮袭来革命的猎风
1958年冬诞生了最高指示上级精神气候
没有我     才一夜乡的一堂会议   
强硬落实上级路线
社会主义上有些人叫右派     五类分子     要斗私批修
盐爷顶不住寒潮     吹翻倒下乡了
家    一叶扁舟     从汉光武帝刘秀的故乡小镇
飘散流放在苍茫大山背后
竹叶子顶    篱笆墙的三间茅屋     名字叫窑家坞

因为沿徙盐的专制贰仟六百年的历史   少哉    解放前政府垄统
因为盐爷知道大山里人无盐劲     东倒西歪    强体盐酬   生必所求
他是血气汩汩的脚夫
汗流浃背    和野兽交朋友    与乌云间一弯新月牙儿深情默视着走
春夏秋冬   翻山越壑    支晨赶暮
挑一担子希望    挑一担子故土的想有    古镇等候的盐重

盐白的血     盐咸的渊由     盐味的浓度     盐香的馥郁
盐白的心     盐咸的苦求     盐味的骨肉     盐香的溢出
盐白的性     盐咸的爱慕     盐味的肝胆     盐香的风流
盐白的人     盐咸的凝重     盐味的脉动      盐香的敦柔

自此
盐爷那时不叫走私    解放后收编为五类分子   叫地富反坏右
经营了盐铺头行业   混沌   说不清地富反坏右的阴谋
拥有盐在大山古镇上的销售
家是地主    要下乡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

不可能狡辩     盐爷成了盐迷糊    海盐胸能受  缄默  失去了盐的风骨
架飞机  游街示众    挂牌戴帽    每次群众会台前有人批斗
有盐的文化   盐爷夜夜学习写作了许多盐的自首
盐的誓言   盐的销售   盐的别无是处   盐的莫须有

最后没有盐的歌谣  盐的晶莹   盐的志气    盐的胸廓  盐的顽固
盐爷陨落了盐的丰腴
唯有家谱一日三餐   一脉绵延   盐的魂魄   盐的浩瀚汹涌楚楚
盐的伟丈夫     偶像我有   盐渗心胸   
盐飘人生春夏秋冬     盐向无阻
《父亲》
我双手放下轻轻的父亲
放在杜鹃似血乡愁如泣的苍山里
自此父亲与山永远静静地躺得安逸
躺得安逸      这一安逸
他是骑着白龙马义无返顾再走他的孤程

原来父亲高大变得廋小
从亲近变得疏远浑重变得如此轻盈
哦    生命的过程是从小到大     大又到小
轮回的新陈代谢填不平浩瀚澎湃的汹涌
有血有肉的深邃

所以      不管生活如何如何
生命短暂    责重如山 来得浓烈去得轻盈
与父亲同样   拥有祖辈的共性
留下天空让后孙们奔腾

——告别和迎接   忧患同瞻望    时光荏苒向前
死亡和重生   昨天与今朝    新陈代谢的自然
黑夜和黎明  走过再将往    思潮汹涌海浪浩瀚

是2014到2015年岁末子夜独灯下翻卷
在深圳    有个枯槁榕树狼狼仓仓恰逢诗歌晚宴

2014年随风带走了迷惘或没有完成心愿愁伤  冥冥泪水盈满
在天苍苍野茫茫里挥汗落雨春夏秋冬热血一腔
奔腾和渴望缱绻痛楚翻云覆雨一泻空洞
子夜的深圳之光崭新驱赶圈榭是我故土父辈收藏的冬粮

2015年曙光晨曦咋新星光灿然明犀天汉
抹去史怀凝视了那颗启明星的明亮
是故乡山河阿娇期盼大约在冬天带回成果的眺望
是理想崛起天涯一朵云儿的奔忙
这样笔的飞翔    红尘滚滚里风流倜傥

我总把2014年以秦时的明月冰霜少许熠熠的光芒  
故土祖辈生来死往的轮回   
淡淡的《离骚》创伤  收购胸装      
在深邃脑际里此时回想
我总把2015年以深圳之光的辐射千里之外   
在光辉里畅想   子夜繁星汪汪   以云儿的背负再流浪

                               3

  2015年哦  我今天在深圳,在深圳我自己的生活并不很开心和快乐!我的心愿就是为着文学的一切而奔忙,说大一些:这是我的所求。其实我和祖辈们一样有着亘古而永恒的人之初——人性的为着别人、为着世界——为着生活的悟性而喋喋不休、思潮千里、一种奉献和自然的能量。和文学一样、和太阳月亮一样,亿万年发热发光,为君消得人憔悴、从不后悔!尽管我的卑微我的草根植被,永远的期盼和顾望,正如:我站在深圳子夜清晨灯光里怀想着故土、祝福故土祖辈妻儿子孙们安好、你们平安幸福、快乐吉祥如意。我的期盼和眺望,良苦用心,日日矗立。我将我的文学摸索以诗歌八千行在2015年新年伊始里写下来,不为名不为利,只因为长此以往我的文学梦自然天生、生生不息。一种奉献一种情愫一种历史祖辈的传承给予一种自自然然胸廓的敞开!

默默是睛朗朗的天 ,自然是沉甸甸的大地,默默和自然组合天地之间;
你总是默默用目光,跨越时空走过春夏秋冬,任凭一朵云儿流浪在天涯海角,任凭苍海地老天荒,给予了片信般的惊喜和祝福;
你默默和天给予祝福,一朵云儿自然走着孤凄的里程,只有心是伟岸的山,树天地之间永久屹然。

1盘古开天    天海蓝蓝     
翠春雪白    鲜花果实      
万万世纪生命熊熊火焰   
诗歌蠢蠢欲动宇宙空间

太阳永恒里程     
亿万光年掬捧爆燃     
亘古不熄诗歌的萌长   
晨出暮落   朝花夕拾   笑脸璀璨

地大物博     新陈代谢      昨日明天   
今夜    银河繁星无数系算   亮眼圆圆   
诗歌爱你  诗歌恨你   诗歌懂你   诗歌盼你
你在我心最重    独树辞典

月亮追求浩淼   
38万公里外嫦娥孤女月月阴晴圆缺   
老上心头所有     天地间离合情仇   银河两岸
七夕人间仰望追寻    思绪万千
上玄乡愁中秋团圆下玄思念

大地幽涵滚滚洪尘    立春大雪   布谷芒种   
世间沧海桑田要么鳞次栉比或一马平川
地震海啸飓风火山   蔬果遍野麦浪滔天
稻穗籽实诗歌灵魂裹在外面里面   
每一个流靓溢彩   四季华年  颗颗光点

大山凸高守望     
冀求相逢或举目送别   
万类胸廓     
风暴雪雨斑驳满体     霾霜孤寒
圣祖骨骼外躯体的脉络神态
汹涌的缄默
溪流潺潺敦柔抚摸     
上善若水  厚德载物   
心跳郁重灵动冷暖圈榭     
眼角愁痕   发丝雪白     沧海荣枯
母氏肝肠中的深厚笃情    良苦用心
宽阔   渊源的独白

2生命的过程要想奏出强音
信念的彩虹挺拔朝向天际
青春的火焰要想红枫映天
信念擎举了亘古的千钧

带着沉甸甸的故土
今晨从此地出发
倒下在彼岸还是个诗歌信徒

怀疑踯躅是诗歌信念的雾霾
动摇彷徨是诗歌信念的蛀虫
朝秦暮楚是诗歌信念的礁屿
如偌
飓风袭来的刹那
折断摇曳的桅杆
吞噬了潮汐起落的扁舟
颠覆了奔向彼岸的行程

世界各有一个诗歌信念
人之初是大雪压青松就不俯首
目光长在远天苍茫之外
是你举一帆生命诗歌的奇迹
是我撑一片沧桑诗歌的踯躅

3许多的繁重和琐碎
以及生活得艰辛和不幸
造就了一个永战不休的奔腾
所以没有再光顾和你的盟约

请原谅
总有一天我会回到你的身边
和你畅游在诗歌的土地
这一子夜失眠矫情孤芳的浓重怀想
或许是山和水的偶然相依相留

和你告别
是因为我背负着沉重父辈的寄托
是因为我承载阿妈久远的叮嘱
是因为我包容着故土的蹉跎厚重
是因为我忧患着人类诗歌共同的乡愁

我是在你盟约里滋生的一朵追求云儿
和你挥一挥手
不管时间的罹难和时间的不能够   千辛万苦
随着阵阵春风
义无反顾的流浪去了陌途

大河上下    天地悠悠我憔悴陨落   
诗歌以你的方式  依然苒苒迥异  
梨花三月白    八月桂花香    十二月梅花傲然枝头
天地悠悠我顽固勃起   我行我素
诗歌是崖尖的草水里的雨花石   浮萍禾   
今日去何方    今日去何方  千年以后的荣   
你等我
你等我哦
万年以后的不朽  
首首伤痕累累   骨髓火焰   石重蹉跎  字字鲜红血肉
字字鲜红血肉   刚正不阿  遗臭万年   流芳千古


  
古刹门前和庙院内一簇簇颀高的竹
千年风霜沧海桑田腐败泯灭没倒青青寺边人的丰姿
我独有无人的风流   孑孑然顶天立地
青春的火焰     高眺     刚正不阿的守望
繁茂靓美过峥嵘     
诗歌是竹在深诱丰富的寺上
deng字与我商榷宣言同窗学友      
在缄默里与等牵手蹒跚的走

平等和不等方程式涵概了世事流年迹象
平起平坐   百姓人家   
夫唱妇合   风雨同舟相濡以沫
平等相处    和谐共赢   
国家政策   世界经济互补通衢
平等里有和谐     战争流血杀戮后世界和平相处共融
不等式的人类     生活里危机四伏   
中东约旦河西岸为自由主权而自杀式虚无
一去不复返的封建社会奴隶和压迫     
不平等的条约   马关甲午   
钓鱼岛    中国人牢记在心头

等你的人    是古刹寺庙山水竹的化身     
纤纤的念久久的等
汨罗江畔你颀高的身姿与汨罗江畔的瘦竹依伴孑孑守望
白发蓬散斑胡须垂长面颊幽涵世事蹉跎两鬓沧桑
粗布长衫灰扑矗立岸趾一桩   
五月的粽子龙舟楚歌
守望的目光憔然乡愁诗句汹涌流水潺潺悠长   
屈老您还在等什么
孟姜女刚刚哭倒秦的长城   
崩塌的阴霾遮不住我眺望中华民族明月般的眼睛
望夫石顶天立地在千山万壑的巫峡峰峦上   
长江黄河的泪水为等静淌
滚滚长江东逝水   大江东去   
陌上的风尘    待到良辰美景  一壶浊酒喜相逢
今天的一见钟情   
你衣袂飘飘向我而来   

朝花夕时杯中酒寂寞的你等在风雨后
风雨后   伊人不知去了何处
春前有雨花开早    秋后无霜叶落迟
九曲黄河万里沙   浪淘风簸自天涯
精卫填海    喜马拉雅以西西西弗斯推石上山
离骚的悲剧     梁祝十八里相送   
我看到黛玉忧伤的葬花
我一定用双臂为牛郎织女搭一个虹

人的等和等的人  泾渭分明   
不幸和幸福各有各的阴阳生命
人的等    窈窕淑女   君子好逑    关关雎鸠    在河之洲
路漫漫其修远兮   吾将上下而求索   
汨罗江畔守望乡愁的竹
据说中华民族从粽子的投江或食用是给你忆你的等
因此幸福写在楚辞诗经   
上下五千年的春夏秋冬
等的人     我在诗歌里等你驾着子夜之舟而来
娇妻独依在天苍苍水茫茫故乡吊脚楼门方旁
望断袅袅炊烟去云间    红日从山头莘莘归来
青青河边草悠悠天不老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不倒
唯有你疯长纷乱的等节节空心的竹  
雨后春笋  立竿见影
有酒东倒西歪    四季枯荣    浪来如潮    势如破竹

文学想养命的等   
天苍苍   野茫茫   风吹草低现牛羊   
不现牛羊憔悴朴雅古刹里我是尼姑和尚   
子夜孑然孤凄两泪汪汪
秋虫正呢哝时的郁金香   
戴望舒你撑一把油纸伞背向我去了江南小巷
孤帆远影碧空尽    千里江陵一日还    几日还
我的鸿篇巨著伊人  
你烟消云散悄无声息去了何方

等死和死等也是哲学一分为二     
新陈代谢的自然可能
出生后就向死亡循进    时光飞逝   
叫我们快马加鞭   非虚度光阴
无所作为     麻木不仁    浑浑噩噩   
暮然回首    钻进了死亡的桎梏

死等你个老神经     
太阳和月亮    昼夜追求没有邂逅的可能
任时光歌榭       轮回的亿万年浩渺得无影无踪
死等是个烈烈英雄      一泓美酒      流芳千古     永垂不朽
先驱和父亲    生的伟大   奔忙苦难  死的光荣    低实无息
父爱如山    母氏如水    上善厚物      
您缄默骨骼在深山泥土
芳草萋萋枫叶正红平仄的坟头   
心里跌宕有您的汹涌

做寺上的竹子    不做竹子下寺里和尚尼姑  
竹松梅岁寒有三友  等之初   缱绻生活的冀求
等在的内涵浓重  春花秋月   布谷芒种   
铁马金戈   岁月悠悠
不等时光溜走   
这是等字的全部

4于是我拖累孤苦伶仃   世事渊源     一脉残垣断壁      
你读懂了一世风尘飘忽不定历史般的阴影
你眺望挥手一生雾里苍白的笑      
我看到了哭容在     我触摸到了哭容在
老旧心底坚贞不渝  眺望如树  想守一膜
承载负予义无反顾征程的愁伤    离骚
从你豆蔻九九女儿红时的泪花   桃花雨泪   白发枯草
历史的阴霾湮没了你我的厮守   与故土跪拜举酒
海誓山盟的归属    我的背信弃义    不忠不孝
违背当初     老泪盈漫    把承诺撕碎了   腐朽了
魅力天天思念的故土哦   
违背当初农耕爱织伴你左右

5有酒的时候      
诗歌你在古老阡陌之上   汹涌喷勃曾经后
背叛远离  风尘仆仆   伤风落泪的逗
没有酒的时候   
诗歌你在繁忙的季节里  烟消云散   销声匿迹
雨雪淫灭    无影无踪


6一片云一曦阴霾   
一帘幽梦    一壶浊酒
把酒临风    滚滚长江东逝水   
狂草古墨一章   
你曾经亢奋黄河长江倔强流淌   
泰山昆仑挺拔傲强
泰山易移    禀性难易
九九八十一执迷不悟的倾向 倒塌  入内
就这样千万年自由自在的奔腾   向前  向前
浪花朵朵轻唱跳舞    鬼哭狼嚎    排山倒海
诗歌  
人在天上跑   马在地下游  
天涯孤女    冷若冰霜   搭剑举鹜
无限风光在险峰     旌旗晃晃   
漫道雄关   一代枭雄

孑人在月光窗下   
诗上心头是朵云儿  
独饮上下五千年的酒    敦柔
祖辈故土乡愁曾经汹涌      泪流
倒在你的大山小河中
世间感悟   历史与我交流   人生如酒    一脉潺潺的老歌  
望断诗漠南飞燕     
相见满面泪珠一坨坨

                          4

   ——总喜欢迎接崭新清晨的曦光、在曦光里打马赳赳挥汗奔忙;总喜欢在2015年新年伊始里一如既往的思念和畅想 、感怀和汹涌顾望!我是从历史祖辈上善厚物、缄默故土上奔波、青山依旧在姿影里汹涌浩瀚着的开拓,尽管走过许许多多的风风雨雨、风霜雪雨的沧桑蹉跎、人生的悲欢离合、痛苦和快乐、失败和成功;我是从后孙牙牙学语、活蹦乱跳里得到了福祉和安稳安慰!在他们快快乐乐里欢乐、畅想和感怀!生活绵延我没有虚度年华、违背家的传承承诺,传承血脉的责任我担在身上在我的一生一世里没有放弃、你在我心中最浓!文学的自然奉献是如我的家的绵延儿女后孙们的茁壮成长!文学的独创是如我的家的绵延和敞开故土的远方!于是我拿什么给2015年呢,诗歌的东倒西歪、纷乱不堪!雨后春笋!立竿见影!总以一个流浪云儿的卑微和孱弱而表现在你们的面前——诗歌八千行举过头顶、和我美丽温馨福祉快乐故土家的一切绚烂在前!后孙们的伟大强壮和我一样有着祖辈的传承、父辈母亲的情长、家的绵延奉献!我们一起打马赳赳 支晨赶暮!带着使命和责任!刘金襄、刘金阳我们一如既往!


2015年首祝北京文艺网的老师和诗歌朋友们、特别关注我的钢克、蓉城愚夫、谷子 、罗傲鹰 等朋友新年快乐、幸福吉祥!
123.jpg
发表于 2015-1-1 16:41:0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liuming 于 2015-1-1 16:42 编辑

          盐爷       

              (外三首)2015年第一次废话诗歌

西伯利亚的寒潮袭来革命的猎风
1958年冬诞生了最高指示上级精神气候
没有我     才一夜乡的一堂会议   
强硬落实上级路线
社会主义上有些人叫右派     五类分子     要斗私批修
盐爷顶不住寒潮     吹翻倒下乡了
家    一叶扁舟     从汉光武帝刘秀的故乡小镇
飘散流放在苍茫大山背后
竹叶子顶    篱笆墙的三间茅屋     名字叫窑家坞

因为沿徙盐的专制贰仟六百年的历史   少哉    解放前政府垄统
因为盐爷知道大山里人无盐劲     东倒西歪    强体盐酬   生必所求
他是血气汩汩的脚夫
汗流浃背    和野兽交朋友    与乌云间一弯新月牙儿深情默视着走
春夏秋冬   翻山越壑    支晨赶暮
挑一担子希望    挑一担子故土的想有    古镇等候的盐重

盐白的血     盐咸的渊由     盐味的浓度     盐香的馥郁
盐白的心     盐咸的苦求     盐味的骨肉     盐香的溢出
盐白的性     盐咸的爱慕     盐味的肝胆     盐香的风流
盐白的人     盐咸的凝重     盐味的脉动      盐香的敦柔

自此
盐爷那时不叫走私    解放后收编为五类分子   叫地富反坏右
经营了盐铺头行业   混沌   说不清地富反坏右的阴谋
拥有盐在大山古镇上的销售
家是地主    要下乡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

不可能狡辩     盐爷成了盐迷糊    海盐胸能受  缄默  失去了盐的风骨
架飞机  游街示众    挂牌戴帽    每次群众会台前有人批斗
有盐的文化   盐爷夜夜学习写作了许多盐的自首
盐的誓言   盐的销售   盐的别无是处   盐的莫须有

最后没有盐的歌谣  盐的晶莹   盐的志气    盐的胸廓  盐的顽固
盐爷陨落了盐的丰腴
唯有家谱一日三餐   一脉绵延   盐的魂魄   盐的浩瀚汹涌楚楚
盐的伟丈夫     偶像我有   盐渗心胸   
盐飘人生春夏秋冬     盐向无阻


       父亲

我双手放下轻轻的父亲
放在杜鹃似血乡愁如泣的苍山里
自此父亲与山永远静静地躺得安逸
躺得安逸      这一安逸
他是骑着白龙马义无返顾再走他的孤程

原来父亲高大变得廋小
从亲近变得疏远浑重变得如此轻盈
哦    生命的过程是从小到大     大又到小
轮回的新陈代谢填不平浩瀚澎湃的汹涌
有血有肉的深邃

所以      不管生活如何如何
生命短暂    责重如山 来得浓烈去得轻盈
与父亲同样   拥有祖辈的共性
留下天空让后孙们奔腾

         2014与2015

告别和迎接   忧患同瞻望    时光荏苒向前
死亡和重生   昨天与今朝    新陈代谢的自然
黑夜和黎明  走过再将往    思潮汹涌海浪浩瀚

是2014到2015年岁末子夜独灯下翻卷
在深圳    有个枯槁榕树狼狼仓仓恰逢诗歌晚宴

2014年随风带走了迷惘或没有完成心愿愁伤  冥冥泪水盈满
在天苍苍野茫茫里挥汗落雨春夏秋冬热血一腔
奔腾和渴望缱绻痛楚翻云覆雨一泻空洞
子夜的深圳之光崭新驱赶圈榭是我故土父辈收藏的冬粮

2015年曙光晨曦咋新星光灿然明犀天汉
抹去史怀凝视了那颗启明星的明亮
是故乡山河阿娇期盼大约在冬天带回成果的眺望
是理想崛起天涯一朵云儿的奔忙
这样笔的飞翔    红尘滚滚里风流倜傥

我总把2014年以秦时的明月冰霜少许熠熠的光芒  
故土祖辈生来死往的轮回   
淡淡的《离骚》创伤  收购胸装      
在深邃脑际里此时回想
我总把2015年以深圳之光的辐射千里之外   
在光辉里畅想   子夜繁星汪汪   以云儿的背负再流浪


     刘鸣八千行废话诗歌

1盘古开天    天海蓝蓝     
翠春雪白    鲜花果实      
万万世纪生命熊熊火焰   
诗歌蠢蠢欲动宇宙空间

太阳永恒里程     
亿万光年掬捧爆燃     
亘古不熄诗歌的萌长   
晨出暮落   朝花夕拾   笑脸璀璨

地大物博     新陈代谢      昨日明天   
今夜    银河繁星无数系算   亮眼圆圆   
诗歌爱你  诗歌恨你   诗歌懂你   诗歌盼你
你在我心最重    独树辞典

月亮追求浩淼   
38万公里外嫦娥孤女月月阴晴圆缺   
老上心头所有     天地间离合情仇   银河两岸
七夕人间仰望追寻    思绪万千
上玄乡愁中秋团圆下玄思念

大地幽涵滚滚洪尘    立春大雪   布谷芒种   
世间沧海桑田要么鳞次栉比或一马平川
地震海啸飓风火山   蔬果遍野麦浪滔天
稻穗籽实诗歌灵魂裹在外面里面   
每一个流靓溢彩   四季华年  颗颗光点

大山凸高守望     
冀求相逢或举目送别   
万类胸廓     
风暴雪雨斑驳满体     霾霜孤寒
圣祖骨骼外躯体的脉络神态
汹涌的缄默
溪流潺潺敦柔抚摸     
上善若水  厚德载物   
心跳郁重灵动冷暖圈榭     
眼角愁痕   发丝雪白     沧海荣枯
母氏肝肠中的深厚笃情    良苦用心
宽阔   渊源的独白

2生命的过程要想奏出强音
信念的彩虹挺拔朝向天际
青春的火焰要想红枫映天
信念擎举了亘古的千钧

带着沉甸甸的故土
今晨从此地出发
倒下在彼岸还是个诗歌信徒

怀疑踯躅是诗歌信念的雾霾
动摇彷徨是诗歌信念的蛀虫
朝秦暮楚是诗歌信念的礁屿
如偌
飓风袭来的刹那
折断摇曳的桅杆
吞噬了潮汐起落的扁舟
颠覆了奔向彼岸的行程

世界各有一个诗歌信念
人之初是大雪压青松就不俯首
目光长在远天苍茫之外
是你举一帆生命诗歌的奇迹
是我撑一片沧桑诗歌的踯躅

3许多的繁重和琐碎
以及生活得艰辛和不幸
造就了一个永战不休的奔腾
所以没有再光顾和你的盟约

请原谅
总有一天我会回到你的身边
和你畅游在诗歌的土地
这一子夜失眠矫情孤芳的浓重怀想
或许是山和水的偶然相依相留

和你告别
是因为我背负着沉重父辈的寄托
是因为我承载阿妈久远的叮嘱
是因为我包容着故土的蹉跎厚重
是因为我忧患着人类诗歌共同的乡愁

我是在你盟约里滋生的一朵追求云儿
和你挥一挥手
不管时间的罹难和时间的不能够   千辛万苦
随着阵阵春风
义无反顾的流浪去了陌途

大河上下    天地悠悠我憔悴陨落   
诗歌以你的方式  依然苒苒迥异  
梨花三月白    八月桂花香    十二月梅花傲然枝头
天地悠悠我顽固勃起   我行我素
诗歌是崖尖的草水里的雨花石   浮萍禾   
今日去何方    今日去何方  千年以后的荣   
你等我
你等我哦
万年以后的不朽  
首首伤痕累累   骨髓火焰   石重蹉跎  字字鲜红血肉
字字鲜红血肉   刚正不阿  遗臭万年   流芳千古

4于是我拖累孤苦伶仃   世事渊源     一脉残垣断壁      
你读懂了一世风尘飘忽不定历史般的阴影
你眺望挥手一生雾里苍白的笑      
我看到了哭容在     我触摸到了哭容在
老旧心底坚贞不渝  眺望如树  想守一膜
承载负予义无反顾征程的愁伤    离骚
从你豆蔻九九女儿红时的泪花   桃花雨泪   白发枯草
历史的阴霾湮没了你我的厮守   与故土跪拜举酒
海誓山盟的归属    我的背信弃义    不忠不孝
违背当初     老泪盈漫    把承诺撕碎了   腐朽了
魅力天天思念的故土哦   
违背当初农耕爱织伴你左右

5有酒的时候      
诗歌你在古老阡陌之上   汹涌喷勃曾经后
背叛远离  风尘仆仆   伤风落泪的逗
没有酒的时候   
诗歌你在繁忙的季节里  烟消云散   销声匿迹
雨雪淫灭    无影无踪


6一片云一曦阴霾   
一帘幽梦    一壶浊酒
把酒临风    滚滚长江东逝水   
狂草古墨一章   
你曾经亢奋黄河长江倔强流淌   
泰山昆仑挺拔傲强
泰山易移    禀性难易
九九八十一执迷不悟的倾向 倒塌  入内
就这样千万年自由自在的奔腾   向前  向前
浪花朵朵轻唱跳舞    鬼哭狼嚎    排山倒海
诗歌  
人在天上跑   马在地下游  
天涯孤女    冷若冰霜   搭剑举鹜
无限风光在险峰     旌旗晃晃   
漫道雄关   一代枭雄

孑人在月光窗下   
诗上心头是朵云儿  
独饮上下五千年的酒    敦柔
祖辈故土乡愁曾经汹涌      泪流
倒在你的大山小河中
世间感悟   历史与我交流   人生如酒    一脉潺潺的老歌  
望断诗漠南飞燕     
相见满面泪珠一坨坨



以后网传
发表于 2015-1-2 07:17:40 | 显示全部楼层
liumingwenxue 发表于 2014-9-21 07:36
2     承诺
                     
                    刘鸣

佳作,赞赏!
发表于 2015-1-2 07:21:30 | 显示全部楼层
罗傲鹰 发表于 2014-11-1 06:46
兄弟的诗,能比得上郭沫若,却如此被冷落!上天不公啊!

我史无前例地为兄弟顶个帖。你提到了红色七一, ...

傲鹰兄弟以郭沫若作比,岂非成心寒碜刘鸣兄弟乎?
发表于 2015-1-2 08:37:5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罗傲鹰 于 2015-1-2 08:43 编辑
湘西刁民 发表于 2015-1-2 07:21
傲鹰兄弟以郭沫若作比,岂非成心寒碜刘鸣兄弟乎?


我持不原谅态度,是因为他们伤害了大地和作为大地之子的人,伤了天地之道。
天地是有德的,她也不以人为刍狗。如果天地无德,人和众多生灵,为何能生存于世上?

老湘,圆蛋节快乐!
发表于 2015-1-5 12:45:45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湘西刁民   罗傲鹰 两位诗哥老师的关怀和支持!你们的作品才是我学习的榜样!今天我祝你们新春快乐、羊年吉祥如意!一切心想事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12-17 02:25 , Processed in 0.059877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