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4060|回复: 23

[诗歌奖投稿] 【钢克】  (非参赛)友人余怒新作组诗《喘息》10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9-14 07:34: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老钢克 于 2014-9-16 09:24 编辑

————————————————————————————————————————————————


推荐理由


  老余的表现张力以及向周遭的渗透能力愈发强大,将超验与对生存现场的直觉,直接融汇成举手投足间的诗意萦绕,换言之:在我们穿行的每时每刻间,经验和诗意被诗人的灵视触发成活的调式,并互为感应,这诗意空间与人生存的物理空间因而充满声色盎然的蒙太奇,每一片段,每一经意或不经意凝固的镜头,朝向人的精神中枢提供关乎人多重境遇的真切与可靠印证,人对自身与同类状况的深究与评判由此,有了一份实在的把握。并且,诗的修辞与构成均与一情一景如影随形:修辞的因势利导与诗在随机抓取间构成有效的机体,以随意性暗中施法诗的谋篇布局,以散漫透露无比精准,自如调动内外经验而侧身生存现场,并旋即提喻出可双向推演的戏剧性画卷:即,诗人的提炼既能逆推回生存之真,又向前启示着命运的预判与可能。诗的活力根植于瞬息万变的生存现场,而富于诗意哲学的洞察,又使真切的每一瞬息,贯穿着古老智慧的自然周流,那么,诗意化的生存与生存的诗意化,才得以在字里行间,获得自在随性的精神支撑。

  ——钢克,2014. 9.15,14:29.




诗人余怒 回复了你的评论:2014-09-16 08:18:03 [回复]

钢克兄的评点精准而老辣,下月底我有一诗集将出版,是2000——2013年诗歌选集,兄请留地址,届时奉寄,请兄批评

来自博文《《喘息》定稿10个》


———————————————————————————————————————————————————————


喘息
(组诗)


余怒



  两个世界


深夜回家拖着疲惫之躯在
楼梯上站一会儿使自己平静下来
外面漆黑一团而屋内光线明亮两个世界正面反面如果你
一头闯进去你会大吃一惊谁戴着
牛头面具望着你眼泪汪汪孤独的唯我论扭动四肢
想起去年梦中猝死的某某一天他来串门在沙发上
一声不响不停地发短信猫在他腿上挣扎他没有感觉
我问他发给谁猜这个猜那个他笑而不语是否真有其人
一时半会得不到休息就像从游艇上
突然降落到飞机上


  元诗


夏日炎炎没人在意牙齿因为羞于
整天琢磨吃什么怀着实习医生的洁癖
突然想起狄金森和米斯特拉尔我不喜欢她们的诗
将一团废纸扔进嘴里嚼碎它们
我只关心我的消化系统嗓子胃因为它们经常
半夜疼痛它们比诗重要
出门时我听见楼梯上一个叼着香烟的胖女人与一个
穿着竖条纹衬衫的高个女人在交流雨天的感受而一个上楼
一个下楼我从中间穿过她们
女人们喜欢夏天并在夏天的大雨中重新认识事物
潜泳时短暂失明海水呼啦灌进耳朵还是不愿抬头
身体各部分的迷茫各有各的秘密各有各的局限
被闪电击中过的人
我想问问他的感觉
不过是一种小情绪划破一个句子
破碎的句子击中一首诗


  我们的忧伤


从前我们忍受了特朗斯特罗姆现在仍然
对他念念不忘因为你们的忧伤我们的忧伤
不单纯关乎写作甚至当我告诉你未来主义仅限于一些
被敲碎的大脑那是一只用电池驱动的鸟因为飞翔
总带着一丝抒情性和展翅欲飞的童趣你愿意赤条条
坐在送你去木卫二的单程火箭上吗那里到处是
我们无法理解的死之安静飘浮的质子的微微力量我们是夜盲
冬天我穿着很多衣服喝酒我的一位做玉石生意的朋友喜欢
生病的感觉他常常爬到汽车顶上向路过的咪咪胸女孩打招呼嗨
亲亲我正在返回世界


  反语言


我坚持向单眼皮苗条的银行女职员
介绍完我自己再递上手中的三张钞票
它们的面额是10元的这引起了别的储户的不满他们
排着队站在一米线之外嘀咕着什么昆虫
探着头往外爬什么怪物你用放大镜看蚂蚁身上的纹路
存完钱之后我想回家洗个澡顺便想一想伊壁鸠鲁
在元旦的痛苦时分我喝下一点儿酒吞下两片
米隆丁躺下来接受陌生人的抚摸
想到我以前的诗歌那是关于恐惧的艺术被
脱掉了裤子的儿童的涂鸦一文不值我开始怀疑
自己的痛苦我应该生活于亚马逊水下像电鳗或
迷路的海洋生物蜷曲在一块断裂的大石头上不像现在
我的诗是反语言的


  继续存在


二十岁很感性
把所有莫名其妙
的烂情绪都称作孤独把
军人称作孤独的坦克它们带来
许多新鲜的炮弹直径很大估计射程在100公里
我在家中等待空袭祈祷做一名基督徒看窗外穿着
短裙的姑娘们放鞭炮其中一个裙子被
炸出一个洞其他姑娘大笑如同粉碎了一个
秘密一般高兴我决定马上爱上她并和她一起放鞭炮
像鸵鸟蛋里只能孵出鸵鸟一样绝对


  弥漫


灰暗有些迟疑
谈不上是弥漫
写下这句话我便进入到飞行般的写作状态随后我
告诉自己放松放松降落下来想一想老人仰泳
海面上没有风他漂浮着数以千计的海豹海豚
也漂浮着周围浮冰无声撞击他夹杂在它们中难以
分辨令人怀疑他的存在那才是弥漫
想一想某种穹顶的设计四周
空空中间没有一根柱子多么单纯宁静
为减少对时间的依赖我只在傍晚时写诗
对每一行没有要求否定作者你就当我是在用克里克语写作
当我的一首诗受到攻击我会写下一首更长的诗一列笨火车
老是拐弯拐弯转圈圈跑得还很快
没有外力的作用它在练习灵魂出窍
不去想这些超感官的事情我坐在一截树桩上抽烟
低头看它我好奇这是一棵什么树


  某个下午


两个警察将一个胖子塞进警车一个脸色苍白的
中年妇女朝临街的楼梯上泼水我正在人行道上闲逛
从一家服装店出来进了一家琴行转了一圈又进了书店
不知道自己想干什么反正今天下午我很痛苦
洗了头用电吹风吹干还是痛苦
糊里糊涂我跟着一群游人进了动物园
跟着他们缓缓前行看看狐狸看看孔雀他们挺安静
可是到了狮子笼子跟前他们开始说笑追逐打闹朝
熟睡的狮子身上扔香蕉皮矿泉水瓶
龇牙咧嘴相互拍照我想跟他们合个影


  这个傍晚乱我心者


走着走着身上热起来不如绕着
一棵树跑这是亚热带常见的树
落叶乔木悬铃木科十一月它会开花
花瓣呈六角形可现在是三月天气阴冷
绕着它跑一圈仅需要数秒钟树干笔直纤细如果在
一首诗中写到这棵树我会怎样描述它从树的
分叉谈起还是从树冠的形状树脂的分子结构谈起
用什么样的语法动不动感情你们不懂我的语言
天黑了周围多出了许多无名的物体麻雀
树枝上铁塔上一只两只三只四只五只
但不是麻雀
我将帽子抛向树梢根据帽子
是否落下来决定是否继续跑下去


  那是什么


下午接着犯困于是咬一口苹果
为表示苹果的清凉性质我在纸上画一个
透明的苹果悬垂于空中这令我想起了她
当她还是个姑娘的时候她长得很快但现在慢了
一次我做胃镜全身麻醉她在我的耳边轻声问我
你会不会真的不愿醒来我们是否应该只爱完整的世界
接下来我画一幅苹果的透视图四个不同
的剖面让我们重新认识苹果及其构造
这一段时间我老是犯困老是感觉天空在不停地掉落什么东西


  至关重要


外面阳光强烈引起多种反射如
香气的反射红色对白色的反射
在空调房间里我不认为我有权利把自己
改造成他们那样的怪人我把吃剩的药片和
一沓诗稿锁进档案柜又加上一把锁
坐下来剥葡萄吃一颗一颗舌头被染紫胃酸上涌想说话
其实闹钟与时间一点关系都没有其实我们
都是标准的哺乳动物周围环绕着许多上帝
在电话里我对一位刚刚结识的年轻朋友
阐述我对智能机器人的理解说了一半我
感到没意思他已经过了那个阶段况且他并不傻
踱到一盆枯死的海棠跟前装作嗅嗅这对大脑有好处

(2014. 9.13,14:52:31,博客刊发)

【来源:余怒的博客

发表于 2014-9-14 08:39:55 | 显示全部楼层
好身手。语流的转换快速、跳跃而又流畅,意象具有萨尔瓦多·达利式精确的怪诞。
发表于 2014-9-14 10:17:40 | 显示全部楼层
嗯哪!余怒的短诗不断,有厚重犀利之感
发表于 2014-9-14 11:34:31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诗人新作。
发表于 2014-9-14 18:27:40 | 显示全部楼层
喘息间,生命如此鲜活。
发表于 2014-9-15 13:42:18 | 显示全部楼层
钢克兄帮人卖刀呀。刀是杨志的祖传宝刀了。
 楼主| 发表于 2014-9-15 14:29:5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老钢克 于 2014-9-15 15:00 编辑
松林湾 发表于 2014-9-15 13:42
钢克兄帮人卖刀呀。刀是杨志的祖传宝刀了。

  老余的表现张力以及向周遭的渗透能力愈发强大,将超验与对生存现场的直觉,直接融汇成举手投足间的诗意萦绕,换言之:在我们穿行的每时每刻间,经验和诗意被诗人的灵视触发成活的调式,并互为感应,这诗意空间与人生存的物理空间因而充满声色盎然的蒙太奇,每一片段,每一经意或不经意凝固的镜头,朝向人的精神中枢提供关乎人多重境遇的真切与可靠印证,人对自身与同类状况的深究与评判由此,有了一份实在的把握。并且,诗的修辞与构成均与一情一景如影随形:修辞的因势利导与诗在随机抓取间构成有效的机体,以随意性暗中施法诗的谋篇布局,以散漫透露无比精准,自如调动内外经验而侧身生存现场,并旋即提喻出可双向推演的戏剧性画卷:即,诗人的提炼既能逆推回生存之真,又向前启示着命运的预判与可能。诗的活力根植于瞬息万变的生存现场,而富于诗意哲学的洞察,又使真切的每一瞬息,贯穿着古老智慧的自然周流,那么,诗意化的生存与生存的诗意化,才得以在字里行间,获得自在随性的精神支撑。

  ——钢克,2014. 9.15,14:29.
发表于 2014-9-15 15:55:15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4-9-15 21:48:00 | 显示全部楼层
建议钢兄推荐一下“商略”诗也不错啊!哈哈!
 楼主| 发表于 2014-9-16 09:25:1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老钢克 于 2014-9-16 09:50 编辑



诗人余怒 回复了你的评论:2014-09-16 08:18:03

  钢克兄的评点精准而老辣,下月底我有一诗集将出版,是2000——2013年诗歌选集,兄请留地址,届时奉寄,请兄批评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12-17 01:30 , Processed in 0.072347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