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楼主: 陈珥

良民等三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9-7 11:38:14 | 显示全部楼层
好诗!为什么不是精华呢?这么好的诗
 楼主| 发表于 2014-9-10 15:37:27 | 显示全部楼层
西门扫雪 发表于 2014-9-7 11:38
好诗!为什么不是精华呢?这么好的诗

感谢西门兄的欣赏。您的欣赏比评委们枯燥乏味的精华更让人高兴。远握,并祝秋天愉快。
发表于 2014-9-12 20:07:57 | 显示全部楼层
陈珥 发表于 2014-9-6 23:11
问好成千兄。感谢成千兄与红尘惦记,我也一直怀念与两位在青柠檬赤诚相待 共同谈论诗歌的日子。希望有一日 ...

消失即永恒,非常怀念并且深深地感动在那些不平常的日子里
发表于 2014-9-12 20:12:48 | 显示全部楼层
兄弟的诗歌,绝对有可读的力在,虽然不体现为即时进入的那种灵动,也不体现为以象观察到的绚丽和美,但是内蕴上的字句的构造和铺设,一直有宏大的空间在,那些犹如钨丝一样的语言,只有黑暗才能刺激它们发出非同寻常的光芒,而介乎历史和个人之外,诗秉承厚重大气的胸怀和志旨,从来没有怠慢一分。如果养炼师的那句:美是血淋淋的。是一种终极结语的话,或者感喟。那么在兄弟这里,美是默默然的。并且我很喜欢你这种在欲语和言之间,谨慎的处理流俗的那道德,我因此要说的是,任何想要把诸如身体之类的词义释放出生活的洪荒感,一定要具备古铜色的语言品格。
 楼主| 发表于 2014-9-21 00:48:29 | 显示全部楼层
倾红尘 发表于 2014-9-12 20:12
兄弟的诗歌,绝对有可读的力在,虽然不体现为即时进入的那种灵动,也不体现为以象观察到的绚丽和美,但是内 ...

感谢兄弟。回复来迟,恳请见谅。兄弟的评论犹如雄鸡一声,天下大白。正如同兄弟所言,黑暗的压迫下,个人生存的风声鹤唳,人格尊严的风雨飘摇,在这样的随波逐流的历史中的个人生态,确实会催发对黑暗的抵制,对道德洪音的抵制与警惕,却又不能不摆脱对道德的根本性迷恋,这样,就自然会在整体上体现为语言的笨重,粗糙,强烈的戏剧冲突,犹豫与迟疑,被动与欲言又止,悲壮时常消解为无厘头,信念,常遭到世俗策略的拷问,先是质问策略本身,继而,会质问坚持本身,进而,会在策略与信念的分离中自我确认所谓的城府,而实质渐失慧性。唯独往昔沉淀下来的一点基本的不敢声张的道德信守 会因为自我否定而自我满足,从而如同兄弟所说,在黑暗刺激下,泄露出一点虚无的残光,因其踟蹰,不敢声张,是以尴尬却默默然……
发表于 2014-9-21 16:52:35 | 显示全部楼层
陈珥 发表于 2014-9-21 00:48
感谢兄弟。回复来迟,恳请见谅。兄弟的评论犹如雄鸡一声,天下大白。正如同兄弟所言,黑暗的压迫下,个人 ...

今天是我的生日,一个人过日子,也无需什么特别的,自写诗来,或多或少认识了一些写诗的朋友,这里选三个我个人平时联系较为密切的人,以一些粗浅的语言去觉感语言的神秘,以之为我生日的礼物,谢谢。

一,读陈珥《同志》,诗的内部,弹动之力在划痕

有一段时间,我不想看到诗歌,作为破落贵族的文字祭品,诗歌曾几何时,不堪于被阅读和谈论,甚至,只要稍微靠近,诗气息缭绕,一定就有强烈的失望感。那段时间,正是我最为压抑的时候,生活和诗歌势必要分野为两种极端,可是怎样平衡这种分野,并且还能以之飨动弹的内心呢?我于是在问自己,诗歌它立足于一种怎样神秘的表达?又是凭借什么成为构造?它从哪一个部位凸起而内敛于哪一种受觉?今天,在第N次读陈珥的《同志》,在这个生日的个我的夜晚,除了用诗歌来安慰我,或者说,以自私的文字为奉献性的赠礼,也该有这样独特的一个时候吧。

陈珥的诗一贯有大分行的意味,写诗的朋友们都知道,作为区别,分行在诗歌的定义上,或多或少从视觉上得到了一种认证,但是我所认为的分行,一定是有机于上下两个链条之间具有润滑作用的一种递进和延伸,陈珥的《同志》无疑就是这种第一时间在视线范围内构造绵密感的语言铺陈,而我将它说成是“大分行”,一则,句行多而密,空间充实;一则,句意厚而宽,相互搭建大局。

作为第一印象,“同志”在现代语义上是尴尬而暧昧的,它特定的时代感已经被赋予第三方,作为此时社会化的我来说,至少它不唯一定性在某种指示上,但是,在这里,它确实在蠕动,一方面,它以历史的片段,那种犹如抽象剥离的镜头的投射打在退后的历史的屏幕上,是切实而充满歧义的某种呈现;一方面,它冗杂着其中多疑的想象和故事,把摁倒的人性再次浮出世局。

诗的第一句:“夜色 浓密得象上了锁的
枪匣子里的弹头。”率先把“黑暗”作为一个实体抛出来,如果不通过整首诗歌来回溯,这里的“黑暗”丝毫无法达到向时代宣言的目的,正好,这个起笔就像剑客的起手式“童子拜观音”,它含蓄而谦恭地遥遥指向被“笼罩”,特别时代语境里的印象用语,像拘谨的少女,可是,顿时变化的是,这么一句并非为应景而抒,它暗喻的指示突出“子弹”这两个字,一时间把“浓密”的潜在呼唤出来,那种紧张,窒息的感觉顿时四下散开。

这个时候,顺承诗歌,读者就像沿着一条山路走在没有星月的夜晚,一条山路的哲学意义就是,以林樾间的森然坦白人生真正的困境是自我蒙蔽,在陈珥的另外的诗歌中,针对蒙蔽,它有独到的见解,在这里,他淡而不失严肃,不断用电影的手法来切换场景,如现实的“海龙沐足”和遥远的“苏维埃”被定置在同一种指认上,通过语言的色差,现实和历史的落差昭然,陈珥不去揭示的,正是蒙蔽的自我敞开,然后,读者从受者的身份切进在场者,历史之沟谷蒙蒙地显示出它内在的纵横。

“施施然”的妓女像被特写的花苞的绽开,她纤柔而灵性的躯体是历史疏忽了的美的错误,因她失身于和平的诗歌的礼遇,正如当下的物质所摧毁的道德,她瘦弱,但是,恰好这瘦弱构成了战争的丰腴,因而它是多义的战利品,她本身具备一种“恶之花”的象征,可是不在场的“凶手”俨然是英国街头剧院上那些灰暗里的殷红,这个时候,真正的嘲讽,没有一种不指向“我们”,那被冷风吹得瑟瑟发抖的“大兵”,那想要背离战场回到家乡的“大兵”,他们制造了“手榴弹”——撕毁真善美的手榴弹。

很显然,“妓女”这个非常荒谬的词语,一直是妇女解禁路上的绊脚石,又很显然,这里的妓女,正是那个年代难以解禁的绊脚石,它本身的“妓女”身份,难道不是剥夺吗?被操纵,被阴谋,被出卖,被顺从,被格式化……无论是哪一种,“妓女”和“同志”恰恰构成一对染色体,它们彰显一个时代的非人性分割,在各自的灵魂,而远非身体,因之从大时代回到“海龙沐足”,通过心理暗示和场景嬗变——“我的眼中 突然揉进了砂子
“HI……美女……留步。
这边,这边。”荒诞,一直是荒诞的宗旨,它不断起伏在暗黑中,可是它也无法脱出它的荒诞,继续进行这场被动(叛逃)。

直到:

当许多年后 少女的初潮降临
她缓缓地缓缓地感觉到了遗腹般的
潮湿的滋味。

略去后续的旁白,《同志》以一只灵巧的笔,翻阅了跨时代的心性,在眼下和故事之后,《同志》不忘将人性趋向的善,整理出它合该被认真正视的世理,读者从中感受到跌宕,最后在平静之余,一定是唏嘘的,作为阅读的代价,跟着内容去解剖是有意义的,因为内容存在多维的进入可能,然而不变的一点就是,作者终于在律从他的文字使命,圆满地达到了目的,乃至于《同志》这一首诗,居于现实批判和历史问答,多么像一场蒙太奇,不是吗?它疏忽弹动的内部,不是向上构造悬崖就是向下构造海沟,作为此种阅读感的我个人而言,在这首诗歌中,没有一种适合的评价标准是万能的,复杂的剧情只要人们记住开幕的黑夜和谢幕的少女潮湿之心,其中便是谶,便是一道道支离的划痕,充满个人的天机,那满街的同志们呢?

 楼主| 发表于 2014-9-22 14:58:03 | 显示全部楼层
倾红尘 发表于 2014-9-21 16:52
今天是我的生日,一个人过日子,也无需什么特别的,自写诗来,或多或少认识了一些写诗的朋友,这里选三个 ...

感谢兄弟,这篇文章看了三遍。兄弟一片赤子之心,柔韧而磊落,善意而宽广,为人为诗,皆出自一片高洁,一片胸襟。尤其兄弟身上,除了喷薄的诗歌创造力,还有优秀诗评家的眼光和潜质,条分细缕,沉入诗中,又能返游。可谓尽兴。兄弟这种沉醉于某种美、某种技艺的禀赋,他时用在其他领域,一定将大有成就。
知音寥寥,秋空恰似无人来过,期待和兄弟把酒论诗的一天。谨致敬意和祝福。
发表于 2014-9-22 15:20:52 | 显示全部楼层
陈珥 发表于 2014-9-22 14:58
感谢兄弟,这篇文章看了三遍。兄弟一片赤子之心,柔韧而磊落,善意而宽广,为人为诗,皆出自一片高洁,一 ...

问好兄弟,诸如谢泰山的那些,诚然佳作,可能读者尚不识趣,所以遗珠,是为憾,同志一诗,多读多次,每次下笔都有不同,再到回首,再去感觉一次,说感觉,因为它实际指示,一定是无心的,难以达到的,而有心地,趋向窥见一些部分,也能从斑这个认识去实现豹子的印象
我是这么想
其他言语都不必,若有机会,确实该好好地喝几杯,一醉或许敌万语,蹒跚归去已成恒
发表于 2014-10-14 13:43:44 | 显示全部楼层
思想高于诗歌,问好陈诗友。
发表于 2014-10-14 14:31:37 | 显示全部楼层
孩子们,这时你们真的应该忘记我了
让我颤抖着在你们的手心里

——看到了期望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1-21 12:19 , Processed in 0.130878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