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楼主: 陈珥

良民等三首

[复制链接]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15-3-26 01:10:15 | 显示全部楼层
陈珥 发表于 2015-3-26 01:00
树兄所言“文化气象”,正是新诗所急需。如何注入类似于屈原启迪历代诗人天问传统的新气象,做活一条大龙 ...

木兰辞,我认为是中国诗歌的单诗而论的第一巅峰,可直入自由体诗歌的精神内力。
发表于 2015-3-26 01:11:38 | 显示全部楼层
但闻人语声,呼噜呼噜,醉的不浅啊,呵呵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15-3-26 01:15:25 | 显示全部楼层
黑旋风李逵 发表于 2015-3-26 01:11
但闻人语声,呼噜呼噜,醉的不浅啊,呵呵

哈哈哈哈。明天还是春眠不觉晓,明晚又是举头望明月,有明月就没有了润物细无声。
发表于 2015-3-26 01:17:01 | 显示全部楼层
过不多时就早有蜻蜓立上头了,然后就到月到中天分外明了
发表于 2015-3-26 01:20:00 | 显示全部楼层
陈珥 发表于 2015-3-26 01:06
感谢兄弟妙解,此生的局限,或许是前生与来世对局限的突破。如果时间延伸到了往世和来生,同时取消时间本 ...

诗歌也许就是为了实现这种假想或者幻想的真实状态,而诗人,无非是缔结这种在虚实之间模糊的景象以便它能够震颤我们卑微的心灵成为一次短暂又漫长的感动
 楼主| 发表于 2015-3-26 01:20:42 | 显示全部楼层
黑旋风李逵 发表于 2015-3-26 01:10
或许是,这个时代接受的文化信息太容易,所以思考力不够,书翻着读和指着读是两码事,问题是一个追求效率 ...

兄弟所言极是,尤其是诚实的孩子,已越来越少……即使曾经诚实过,将来在社会上撞得头破血流,也会对自己当初的诚实嗤之以鼻……而翻破书者与读破书者的价值隔阂,互相指斥对方的无意义,都使古代那种相对统一的价值观不复存在,诗歌也就难以形成大众传播或者普世价值,反而成为私人定制。不过,这一点也有助于诗歌本身的多元化,天花板的限制促使诗人自我更新其技艺。但翻破书的笑得太甜而读破书者过得太苦,都在鼓励一个时代将想象力和人格坚守嗤之以鼻,进而自然对诗歌本身嗤之以鼻,自然,就遭遇了秃头……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15-3-26 13:03:39 | 显示全部楼层
那边提示等待站长与技术人员定夺,让稍安勿躁,哈哈哈哈,第二次发出的信号。呵呵。
 楼主| 发表于 2015-3-26 22:59:30 | 显示全部楼层
树尖 发表于 2015-3-26 13:03
那边提示等待站长与技术人员定夺,让稍安勿躁,哈哈哈哈,第二次发出的信号。呵呵。

问好树兄,静候树兄佳音^_^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15-3-26 23:13:33 | 显示全部楼层
陈珥 发表于 2015-3-26 22:59
问好树兄,静候树兄佳音^_^

他妈的等了两天都没有结果,一群官僚!所他们商量,他妈的没个结果。我的一些资料撤销了。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15-3-26 23:15:59 | 显示全部楼层
他妈的可能考虑对他们的现代诗歌版有影响,他妈的待死的版面还怕影响。就只有等死了。根本无影响,他妈的一群饭桶。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1-21 12:31 , Processed in 0.107570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