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楼主: 陈珥

良民等三首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5-3-26 00:33:40 | 显示全部楼层
树尖 发表于 2015-3-26 00:27
中国自由体诗歌的高峰正是形式确立的高峰,有游戏规则,才能见出高低。自由体诗歌最难的是形式,不少人包 ...

树兄高见,我也对中国新诗的未来持乐观态度。其实一些大诗人,例如陈先发,已经产生。
中国新诗未来三十年,不会是孤立发展的三十年,而会与政治体制改革、法制、道德、人伦的重新修缮合流在一起,成为时代转折的一部分,如此,中国新诗自89年以降的苦苦支撑与无人问津的坚持,才彰显它的题中之义!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15-3-26 00:42:08 | 显示全部楼层
陈珥 发表于 2015-3-26 00:33
树兄高见,我也对中国新诗的未来持乐观态度。其实一些大诗人,例如陈先发,已经产生。
中国新诗未来三十 ...

是的。格律是传统文化在诗歌文本里的彰显,所以国人喜欢的仍然是过去的诗歌并且自由体诗歌并没有登峰造极,没有新的强大的文化注入诗歌,当今诗歌人必须有新的文化思维注入诗歌,以艺术得到彰显,扭转人们的文化认同的习惯,并杀住人们物欲横流的惯性思维。诗歌的未来也是社会现实的未来。
发表于 2015-3-26 00:50:36 | 显示全部楼层
树尖 发表于 2015-3-26 00:27
中国自由体诗歌的高峰正是形式确立的高峰,有游戏规则,才能见出高低。自由体诗歌最难的是形式,不少人包 ...

其实,当标准成为标准的矛,标准恰是标准的盾,内容大于形式,此乃万变之数,而其宗,莫过文心,也就是说,标准确立,更应该是一种顿悟,民主性的语言导向,绝非固定而唯一的参照物,正如善言者不能文,善文者不能言,都有其难得的优越感,想要能言能文,则所谓标准,是拒绝而孤独的,相对狭隘而没有互动效果,这是一种极端,关于诗歌,能言则言,不能言则文,却也是一种丰富,介乎严肃和随意中,也不压抑和苦痛,而所谓诗意栖居,莫非便是这样的自由和任意
发表于 2015-3-26 00:58:06 | 显示全部楼层
陈珥 发表于 2015-3-26 00:28
旋风兄弟好^_^兄弟一番深沉肺腑,让人回想起柠檬往事,所谓时艰念故人,风雨思良友。当时与旋风兄、红尘兄 ...

又读到兄弟这种于喧嚣之外自我独处的诗的申述,其中感慨之间,诸多意味倾斜而出,人无非星辰之寂寞,又如阵风过境,仓促而不息,此造化生死支内,却关乎遐想寰宇之外,由此可见,兄弟在旅途之上,曾经多么渴望这生活,是圆满的,而它却制造出无限的破碎,所以让人叹息,或许这正是诗歌的真谛,正因为破碎,成就了破碎的组装,而抵达了另一维的人生呐
发表于 2015-3-26 00:58:48 | 显示全部楼层
树尖 发表于 2015-3-26 00:31
如果青柠檬几兄弟姐妹能够汇聚一堂,得一举累十觞了。

那就真的是呼儿将出换美酒了
 楼主| 发表于 2015-3-26 01:00:49 | 显示全部楼层
树尖 发表于 2015-3-26 00:42
是的。格律是传统文化在诗歌文本里的彰显,所以国人喜欢的仍然是过去的诗歌并且自由体诗歌并没有登峰造极 ...

树兄所言“文化气象”,正是新诗所急需。如何注入类似于屈原启迪历代诗人天问传统的新气象,做活一条大龙,正是诗歌重新回流的关键。目前的社会矛盾错综复杂,局势暧昧,重新启迪对新时代无秩序的问号,才有可能唤回某种良知(既是道德的良知,也是良好的知觉与灵思),使那些人格的坚守与放纵的想象力重新回流。达成无秩序的噪音中的新的期冀。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15-3-26 01:02:00 | 显示全部楼层
黑旋风李逵 发表于 2015-3-26 00:58
那就真的是呼儿将出换美酒了

但闻人语声"
 楼主| 发表于 2015-3-26 01:06:15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兄弟妙解,此生的局限,或许是前生与来世对局限的突破。如果时间延伸到了往世和来生,同时取消时间本身的界限,将往世与来生所有终极自由的碎片整合在一起,也许,我们就会了解爱恨恩怨,以及自我对自我的束缚,重回“兄弟姐妹相拥在天堂”的那种大自由当中……
 楼主| 发表于 2015-3-26 01:06:32 | 显示全部楼层
黑旋风李逵 发表于 2015-3-26 00:58
又读到兄弟这种于喧嚣之外自我独处的诗的申述,其中感慨之间,诸多意味倾斜而出,人无非星辰之寂寞,又如 ...

感谢兄弟妙解,此生的局限,或许是前生与来世对局限的突破。如果时间延伸到了往世和来生,同时取消时间本身的界限,将往世与来生所有终极自由的碎片整合在一起,也许,我们就会了解爱恨恩怨,以及自我对自我的束缚,重回“兄弟姐妹相拥在天堂”的那种大自由当中……
发表于 2015-3-26 01:10:07 | 显示全部楼层
陈珥 发表于 2015-3-26 01:00
树兄所言“文化气象”,正是新诗所急需。如何注入类似于屈原启迪历代诗人天问传统的新气象,做活一条大龙 ...

或许是,这个时代接受的文化信息太容易,所以思考力不够,书翻着读和指着读是两码事,问题是一个追求效率的时代,不,不止是效率,还有利益,那么忽然有一个问题,读破书的伤在了书里,翻破书的笑在了书外,这个问题的严重性在于,书这个媒介,不一定是为诚实的孩子准备的,而孩子们却更多的是,不准备去书什么的,那么很显然的文化落差和价值观就分野了,要命的是从诗歌中根本体现不出来到底谁是书作者,谁又是盗版商,更要命的是盗版商决定发行量而书作者只能决定秃头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9-19 06:30 , Processed in 0.058051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