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1421|回复: 6

境界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8-4 19:49: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宋家彬 于 2014-11-5 11:27 编辑

境界说


饶了一圈,还是这里。
懒得换地方,懒得打交道。
我高兴的是,每一次来这里
都像第一次。从二十岁开始,我在一个
女人身上
埋伏着、周旋,直到今天。

七夕这天,很多小情侣从床上下来走到
大街上。我独自站在天桥上
他们经过天桥也经过我。

你在干吗?刚做过脑瘤切割手术的朋友,
他脸色好得很。他越来越轻盈起来,
像穿裙子的女人
女性特征更明显。这叫我明白,
人身上有些东西是多余的。
现在对一件东西的理解
我们略有偏差。我身上多余的东西太多
需要靠语言这个东西来消耗。这再好不过了,
这些年,在一个城市,我们见面却很少,
今天偶遇
谈话不能有针对性。

他问“你过得好吗”,我说我刚和美女
在咖啡馆里谈完艺术。
如果我说“你还好吗”,他说好或者不好
我都不好回答。从天桥上下来
他跟着我下来
夹在两棵榕树间,我们谈榕树
宽大的叶子、黏糊糊的奶白色树汁。

现在怎么办?他躲在树后面。
看不见他的表情
谈话可以更具体一点或一边谈话一边
将树汁涂在手心上感受其黏糊糊的奶白色。

天气热,不适合拐弯抹角。
我们不断重复
热这个词,汗水湿透周身。
假如我说冷这个词,他会信我吗?
假如我们不是在树后面,而是在这栋上了锁的房子
的两个房间里,那时哪一个再说冷这个词,都会获得谅解:
可能是刚洗完澡湿漉漉地
站在空调房里裸体看看自己。


2014
发表于 2014-8-5 09:26:55 | 显示全部楼层
每当心情不好我就坐在楼顶上
看楼下的人们小如虫蚁。她打电话来,不接;
发微信,不回;有飞机从头顶飞过
我绕天然气管道转一圈。还能怎么着?
难度找到更多的理由

诗可具细,但不能琐碎。否则诗意就被琐碎淹没了
 楼主| 发表于 2014-8-5 17:26:18 | 显示全部楼层
杨诗斌 发表于 2014-8-5 09:26
每当心情不好我就坐在楼顶上
看楼下的人们小如虫蚁。她打电话来,不接;
发微信,不回;有飞机从头顶飞过 ...

诗不可琐碎这点没问题。不过,我现在拒绝诗意,呵呵。
发表于 2014-8-6 12:06:33 | 显示全部楼层
诗可不可琐碎不是问题。
发表于 2014-10-27 21:34:56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不懂,呵呵。
发表于 2016-8-8 23:10:06 | 显示全部楼层
假如我们不是在树后面,而是在这栋上了锁的房子
的两个房间里,那时哪一个再说冷这个词,都会获得谅解:
可能是刚洗完澡湿漉漉地
站在空调房里裸体看看自己。

发表于 2017-5-31 12:15:36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年后,再次来读,问好老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4-21 02:19 , Processed in 0.132927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