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1018|回复: 9

推荐:秋窗无雨诗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7-17 18:22: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上官南华 于 2014-7-17 18:29 编辑

秋窗无雨诗歌


秋窗无雨,70后,自由人。2012年触网学习写作。2013年开博接触新诗歌

并尝试创作。作品散发于《天津文学》《中国文学》《辽河》等刊物。

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3169649682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作品选读



《那时灯花》


“娘,开灯花了!”我把灯举到娘面前
    娘用纳鞋底的针将灯芯朝里压了一下

“费油。”夜色黯淡了些许


“娘,又开灯花了

明天要来亲戚吗?”
    娘看看灯,去到鸡笼边
    把几只母鸡屁股摸了摸
    有四只鸡明天要下蛋
    明天看住鸡——

别把蛋丢在外面了


娘很钟意母鸡的肚子
    假如它们和她的衣兜一样干净
    无奈和窘迫会把娘

丢在辗转反侧的长夜


灯花盛开的日子

皱纹和白发像债主
    讨要两手空空的母亲

尚还年轻的岁月



《今夜,春雷响起》


第一声雷说来就来
    拎起昏昏欲睡的烟花三月

挂在风铃作响的廊檐下
    第二声雷,被云雾里穿梭的山峰

拦腰折断。纵横四野的豪情

化作肝胆俱裂的一袭绝唱
    扎进披头散发的大地

    闪电举起灵魂的火光
    招呼天高地远的呐喊

心悸的耳朵左右逢源

无处安放的焦灼攥湿

一双无望的手


第三,第四声雷接踵而来……
    在雨帘里安营扎寨

像催嫁的礼炮。那些咬紧枝头的花儿

才对蝴蝶发过誓言,它是多么不想

——就此乘上春风的轿子
    匆匆去往泥尘的世间



《倒出一汪春水》


将白昼最后的余光逼仄到一团墨里

黄昏——又一场雨赶来
    一路交织着模糊表情

被越来越葳蕤的季节打开

    闪电在缝补着破裂的云罅

堵住滚动的雷声

午夜的窗户已提前关上
    思绪掀起帘子垂下的一袭静默
    抹掉玻璃上的透明

逃出折叠影子的一盏灯光

    雨——终于落地
    嘴里含的脆响摔成无数的疼痛
    去往河泊途中,爱和恨在低处摒弃前嫌
    在汩汩流淌的来世中相溶

    还有多少不约而至的侵扰?

春天正踩着泥泞逆流而上

她要站在季节的最高处
    趁梅子未熟,夏天未来之前
    倒出心窝里的一汪春水



《青天是麻雀最高的屋檐》


晨光被麻雀用细小的爪子
    从枝头扯来,挂在我窗口的
    还有唤醒四季的啁啾

镜中的我,为一双长靴发愁

鞋跟太高,只能容下怅然若失的叹息

而不是河流弃在夕阳边缘的身影

    一撮普洱在杯子里翻滚着

音乐里的时光被荡漾的焦炭

味泡得越来越低沉。如果我们可以促膝而谈

我想对你说:家也是我的笼子

屋檐是你的屋檐。或者说——

生活是我最大的笼子

天空才是你屋檐的高度



《无人下的棋》


再冷的倒春寒都是短命鬼
    冬天走的时候,有人把牙齿

咬得咯咯作响。迟来的大雪

只够我写一首诗歌。太阳每天都新鲜

但心情慵懒,影子颓废

在某一时刻插上翅膀,逃离了真身.

——只为和你不期而遇



当你握着秒针剥痛午夜时光
    只能在心里把她提起又放下

放下又提起。窗外——

残雪无力消融却日渐消瘦
    河流撕开苏醒的胸膛

整个春天都川流不息
    而布满星子的天空

像盘无人下的棋

就那么夜夜悬着


《磨刀老人》


一声吆喝穿透街巷

一条板凳奔波春秋
    凹下肚子的磨刀石

弓着背的他都像负重着
    被时光切开的残缺半圆

    双手按着倔强铁刀
    向前推,朝后拉……
    直到把太阳推出山头把月亮拉出大海
    含血的锈开始融化

绽放的光芒继续向生活鞠躬



他用拇指荡一下刀刃,寒气就逼过来
    满手皲裂的口子,塞满风咬的黑色痕迹
    面对利器,他是否有过——

直接挥向寒冬咽喉的杀戮之心?



《远去的故乡》



再轻的风雨都能将它推向废墟

这杂草丛生的小路。土狗们在这里分割领域

低吼,招来苍老的呵斥。靠在门垛的老妪

打着哈欠流出莫名的老泪

枯指捏根干草在胸前摇晃模糊的目光

瘪嘴蠕动着。空了的牙床嚼不动往事



我要走的时候,看到儿时的天空

把儿时的夕阳投到儿时的村庄上

村庄低着头。躲在斑驳的时光里

除了在那遐想骨头的狗

其他的已不是我魂牵梦绕想见的样子


《如此爱着》



秋天已过

那些填满身心的金色喜悦

在一点点脱落。新鲜的伤口

敞向带着海风的盐

这痛尚不足以流血



当我拿不出卑微的尊严来抵挡时

空下来的日子,只能是一个冷秋

把初冬的寂寥从床上移到沙发

影子始终是一团模糊

——拖着碎裂的心事



将身体卷成一个忧伤的符号

嵌入绵软的孤独中

听大悲咒,看书,涂鸦……

这荒凉的人世

我还如此爱着


《卖小曲的虫子》



——夜听蛐蛐声有感



我听到了午夜心跳

是在在嘤嘤啼哭里?

还是颤抖的鸣唱里?

风不住地撩起帘子

窥视漆黑世界里漆黑表情



绵软的被子

恰好的余温——

聆听,这一深一浅的和音

它们是母子。不——

也许是父女



穿着枯叶缝制的蓑衣

提着萤火虫留给它们的灯笼

挨家挨户地站在阳台

窗台唱着哀怨的小曲

就像在讨要几文小钱

作回家的路费



《背叛》



夜,我背叛了母亲

回到你的子宫,重温生命的初始

恋上你的门徒,抛弃了誓言和婚姻

撕去用无数目光打造的面具

牵出内心的野马,扶起倒下的风

找回漂泊在城市的乡村小路



在十字架下,我焚香,烧纸钱

送月光给坟冢里的亡灵做衣裳

我背叛了教堂的钟声。天亮以后

我又回到从前的样子,活在太平盛世

赞美生活,祝福路人

每一句话——

都被牙齿咬上过期作废的痕迹


《推动摇篮的手》



扶着渐渐西沉的光线
    一个花瓣,一片叶子落下来
    都能将我送往春天的摇篮里

失眠的中年终于沾染了婴孩般的瞌睡



多么幸福,除了贴着大地的耳朵
    偶尔会听到麦浪拔节的疼痛声响,还能
    在春光无限好里把醋液浸透似的筋骨
    伸展出狭隘的思想之外



多么幸福,在梦里倾诉着一些美好话题
    枕着你遥不可及的风采和光芒

你说在春天,醒来无意就听到了花开

却不知风才是推动摇篮的手

致使我们醉在其中

  





发表于 2014-7-17 18:34:37 | 显示全部楼层
雨——终于落地
    嘴里含的脆响摔成无数的疼痛
    去往河泊途中,爱和恨在低处摒弃前嫌
    在汩汩流淌的来世中相溶

————————————
越是轻盈之处,越是触及到生命之痛。
感谢南华兄的分享。
 楼主| 发表于 2014-7-17 18:39:18 | 显示全部楼层
蟋蟀 发表于 2014-7-17 18:34
雨——终于落地
    嘴里含的脆响摔成无数的疼痛
    去往河泊途中,爱和恨在低处摒弃前嫌

她的东西从生活来的,很亲切,很真。刚写了没几年,语言很天真,直截。好。有天分。
发表于 2014-7-23 23:04:54 | 显示全部楼层
秋雨是我的好姐妹,在这里见到她的诗,真高兴。感谢上官!
发表于 2014-7-27 06:49:17 | 显示全部楼层
生拼硬凑的表达,虽然所指对象内容似海。
发表于 2014-10-23 00:19:06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佳作,问候!
发表于 2014-10-24 19:23:06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不懂!懂不了。
 楼主| 发表于 2016-6-20 23:31:04 | 显示全部楼层
提读————
发表于 2016-6-20 23:45:5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姐妹的,提读!:)
发表于 2017-5-22 16:34:59 | 显示全部楼层
有特色的表达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1-22 14:16 , Processed in 0.236528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