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1154|回复: 0

复工笔记(21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7-16 11:20: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i=s] 本帖最后由 黑骆驼 于 2014-7-16 00:18 编辑 [/i]


黑骆驼,又名黑骆。甘肃武山人。1995年开始写诗。
个人诗观:
一首好诗,应该符合两个难度。提高写作难度,降低阅读难度。





01林间小道


人间真有这样的小道么
是乡野孕育了这条小道
还是这条小道养活了
恬美的乡野
就连树林的舞姿
也是那般优美
教堂也踮起脚尖
茅屋也踮起脚尖


02通晓


虽然我亦仍未到达那顶峰
但我通晓那些秘密
当我回头望
知道他的愤怒、恐惧,
因何而生


03就范


落日离开了,之后
惆怅
翻过白色的栅栏
步态轻盈。没有迟疑。
直跳进来
轻松越过沉思的哨卡。
仿佛轻车熟路。
仿佛一种宿命。
天空合上眼睑,去睡了。
暮鼓亦褪去
沉甸甸的衣衫。
凉风骤起。
而他却不肯轻易就范


04道路


猛然
一条泥泞的道路
横在我面前
忧伤在道旁的草丛里
闪出暗淡的光芒
田野愈加茫然
太阳何时闪出云层
我望了又望
无人回答


05一种成熟


黄昏里
我卷起心事
在一株蒲公英旁边
蹲了下来
相比较
它比我更博大,繁复、又简约
托举着那么多梦想的种子
却没有一点儿疲倦与沉重
在它呈现的哲学里
成熟仿佛比青春更加轻盈、俊逸
——不由得让人颔首称赞


谁能否定这不是一个贵族
狂风与暴雨可以摘除它的生命
却无法阻止它传递梦想和尊严
它甚至
能够把智慧传递给下一代
子民们一出生
每人就携带一把降落伞
而且它们看透了
风的把戏
所以降落伞除了降落
还能够升空
温煦的晚风里
它轻轻
摇晃着身体
目送它的子民陆续离散
继而飘到空中
飘过树梢
河流
山川
像一张纸
直飞向那遥远而陌生的去处


06写诗歌


今晨醒来早,
凉风灌我窗
恰好来写诗。

昨日为何不写诗
新友老酒会京城
没有空写诗。

前日为何不写诗
我爬泰山山压我
没力气写诗。

今日写诗非寻常
明日可否再写诗
明日再说吧。


07悲伤


一片叶子掉了
你看着我

又一片叶子掉了
你眨了一下眼

又一片叶子掉了
你闭上眼

我的叶子掉光了
你才走到我跟前

拣起地上的叶子
你放声大哭



08独立之途


也许是一团冰云,一个闪电,一只飞鸟
飞机坠落于雪峰(或许缘于飞机自身)

一瞬间,心从云端跌入深渊
绝望像举着火把的饿狼,尾随黑暗慢慢围拢

恐惧最先来自于地上横着的一截手臂
“四周弥漫着血腥味,它们随时会扑来”

情人反目,金钱,地位,莫名之罪
蜂蝶簇拥的环球酒庄,沉冤,非物质遗产

“现在,这些都不重要了”
这话一出口,手中只剩下一把短匕……

而脚趾唯一能分辨的光明
是蹲在黑暗里的茫茫雪山

大雾笼罩的星空像一个黑洞吞噬所有仰望
地上无穷无辜的雪粒,作势
欲擒拿每一条独立之途


09手机里的光


一缕光在闪烁,在手机里,一明一灭
那么熟悉,那样揪心
仿佛烛火移入了镜子
源源不断,喷吐出热量和烟雾
此刻,镜中的温度一点点升高
万物时而清晰
时而模糊


尚无人能说出,那一缕光
从何处来,会有怎样的归宿
它兼具文字的外形,比火焰更神秘
一直沉默的时间突然开口
“它比闪电更接近闪电”


倘如,它施展神通
地球这壁的狮吼可以统领球壁对面的羊群
它是那么柔弱,却又那样强悍
浩瀚的森林、海洋,辽阔的沙漠
在它眼中,只一秒而已。


10流徙


在腐朽的春色里
一路掩口,而奔
倘若无有千载的苦修
可否迎接一朝的伐惩
刀和斧,火并——
闲与散


哼着歌子的人来了又去
姣好的面容从熟悉
抵达陌生
意义从有
渐遁入空茫


流水啊,依然浇灌着
河床深处的青玉
——它已经习惯与时间对峙
以至于裸露
也不能说明什么


倘若阅尽人间,万物
就没什么好指点的
聒噪与悲泣不算什么
能沉寂的,
随时在沉寂


或许,该停下追问的步伐
或许
该在那果皮做就的期冀之帆
涂上厚厚的遗忘之蜜
流徙哦
为何
不在流徙之外


11大来


我不可能是一片云
也不可能是一小段空虚
或不可能更直接
是如来的投影


我知道我的投影更苍老
也更容易沉醉
于这乌浊的尘世修行,四海跋涉
不去宽慰与沉思
——但这几乎不能。


……那么多人子正速朽
错过了美景与良辰
那么多花谢无人问、
歧途无人峙
那么多江山白铸。


我期冀有人以身相许
把光明从神学中蓖出来
成为你荫凉的专属


而你无视风声
身衔彼海
这恐怕将错过王土之上、
云影之下的 那块礁石


叫我以后如何再给你。
     ——仿回遛达的七七


12春日外史


索然无味的春日
我像一个王朝的弃子独自在乡间游荡
褴褛的集市上
春风猛吹散乱的云袖
一截枯木的野史令人唏嘘
哦谁亲近矮凳谁就得俯身于地
至如今
我倒没什么荣耀可以牵绊
养蜂人的名号已成为昔日美谈
风暴席卷了天空使我日益空旷
大雨浇透了我
空山更是日日在催
我像是即将告别熙攘的红尘
临别前将眷顾慷慨馈赠


乡野与集市中的事物揪我心肝
我首先辞别一直跟随的傲慢
频频低头与弯腰
头顶的云卷云舒无暇顾及
卷走蜂王的大风啊
似乎已永不能再让我关注
却有那将我从尘埃里认出的花粉
稚嫩的香气
让我惊讶和羞愧
哦有时
一缕如烟的花魂远胜于天下
刀剑般矗立的王林


13复工笔记


停了几日工,刨子都不听使唤了。
木头们胡乱堆在地上,分不清哪个是哪个。
刨花如嘲笑,卷曲着,随人心之风翻滚着。
我掂了掂年过七旬的身子骨,
默默的踏过一堆裹满灰尘的的木屑。
从地面看,苍老的脸和荒芜的天空已经融为一体。
晚风里,一枚铁打的图钉在前方闪亮
“金色而邪恶的九月......”
很快就要完了......


14金色的纸人


一张纸,原本蓄满空白
金色的夕阳像一个老男人的谎言浸泡了它
那面就变成光滑的金纸


夕阳慢慢下沉,金色的光晕
由亮变淡
乃至另一面完全沉入黑暗


声音逐渐嘈杂
一把剪刀
经过了某种鼓励
在胆怯的抖动的金纸内穿梭
仿佛为了不让它覆灭
一个声音低吼
剪出一个逼真的人形


15深山午睡


犁悬挂在柴房的一角,用坚硬的骨骼
深耕过的土,如今沾在犁尖。
像一个随处可见的反喻,将它的光芒蚕食。
扶持它的主人,正倒在树荫里午睡。
布质的衣衫挣脱了钮扣的束缚,自由的
敞开着。和那古铜色的胸膛一道
承接着上自树冠投下的斑驳光影。
有风吹过。吹着那雪白耀眼的光
吹着那暗淡深沉的影。
这夏日,午后。
深山,小院。
树上的大枝小枝在摇晃。
树荫里,主人酣睡。


16沧州诗篇一


这一天,我忽然想鼓足勇气
想为海水覆盖的心,讲一次真理。
“沸腾的人海中,有无限寂寞。”
有多少口吐莲花的人,
就有多少空虚。
谁知,真正的相思隐身于烂漫的山花丛
烟雾缭绕,非平凡的目力所及。
我举目四望,别人眼中簇拥的
是我的空旷。
是那些日常的树梢在妨碍吗
为何越是雄心万丈,越能感到
孤独如深渊。
而当我开口,我将虚伪
一切表达,全是苍白
难道化身为
无限江山
就注定破碎
   

17 清明词


你高贵,你是天上的鸟,你翱翔!
我卑微,我是地上的土,死了把你埋



18 或为2011秋之无题


风未至
荒草摇曳在土丘;
风至
荒草摇曳在土丘;
风走
荒草随风消失。
(土丘默然。)




19愿景


清澈如水的诗篇
将在静谧的山巅复现
叮咚之音劈开死寂的松林

一颗被世事荡涤千回的赤心
在迟暮的恋人身边
依然放出琥珀晨露的光芒

威仪具足的上师
授我以四十四个赫色宝匣
匣身是莹润如玉的时光

匣中之物
令我惊讶而释然
它们先后劫掠过同一个赶路人

此刻,……它们蜷缩着——
绝望、痛苦、饥饿、孤独、恐惧
忧伤、贫穷、失败、仇恨、霉运……

许多诡异的路口
它们曾着凶悍的面具阻拦……
嗳,我以为翠绿的青春

……以为激昂的情志
早已消失、永不再复活



20 雷电的深渊


遥远的海面
死亡的雷电亲吻红鹳

黑暗如帮凶险些封死锯开的胸腔
回返的星空冰冷又陌生

羽毛和空气在有关仁的辩词里
牺牺然奔向同一个结点

如果长时间盯着深渊看
深渊也会盯着你



21 未来密码


慵懒教你恋上了密码学
主张去中心化的星辰在深夜道出天机
假相是一个疲惫的中年
横卧在黄金海岸的水床
还有一只羔羊
默等神的启示


在十分清醒的旷野
你闻见迷茫的花香
在喧嚣的丛林独行
灵魂传给你一行文字
“你还记得你,存放在天堂的清晨的雨露吗”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3-25 17:57 , Processed in 0.050048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