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1989|回复: 0

光的倾斜(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7-16 11:19: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i=s] 本帖最后由 whitestone 于 2014-7-15 15:43 编辑 [/i]

[size=3][b]光倾斜[/b]

光倾斜,
靠在黑暗的背上。
我低头,
靠在我的阴影上。
我站立的每一个姿势,
我走动的每一个步伐,
都在黑夜之上漂浮。


[b]一只黑鸟[/b]

我看到一只黑鸟飞过,
       以自由的弧线潜跃而行,

而我久已失去清晰明亮的能力,
    在一步之内的世界之雾中,

我只看到一只黑鸟飞去了,
      毫不关心我的无知和思念。


[b]西红柿之红[/b]

是光与天使
此刻蛰伏在那里
汩汩然
仿若有一股新鲜的力量
意欲绽放而出
那是年轻的果实
熟透的种子
向我们昭显一种命令
一种秩序
一种默默无声的
色彩的喧嚣  

我欲饮下这红
在这些苍白的日子里
分解并消化这红色之光
以我黑暗而空虚的胃
正如千万个卑下而琐碎的问题之后
我们需要一个应答
一个解脱
一次进入你之自由的
新陈代谢之旅
一次燃起你之无机质热情的
火红的越轨

[b]  梦殇的渡口[/b]

蓝色海里的蓝色小舟,穿过
星光,白雾,树林,和码头,
静静地停泊在我梦中的港口。

白雾挟带蓝色海水,涌动游移,
在水面上投下沉郁的阴影,
好似久远的时光无尽海归来,
小心地隐藏着一些静止空间。

唯一显露的是那条蓝色小舟,
我梦中的小舟,像一切过往时光
中的时光,一切远行之路上的道路,
静静地停泊在一片幻海不息之上。

仿若黑夜之光照亮白昼,我的蓝色
小舟超然于无尽烦恼海上,随波纵横,
照亮我梦中的港口和整个风景。


[b]夜泊[/b]

夜里一两点光景。咖啡馆。
还有四个人在这里停栖。

一对男女,站在中心,
手肘撑着吧台,静默无语,
眼神凝滞地投注前方。

不远处,一个男人默坐一角,
边沿帽轻轻盖着他的黑暗,
他低着头,凝视手中的杯子,
杯中的酒晃荡着光亮和阴影,
窗外的夜色在杯底肆意漂流。

吧中唯一的侍应,无意识地
擦拭着一个个空杯子,墙壁上,
有一只斜三角的白亮小舟,
停靠在无边的寂静里。


[b]旅馆房间[/b]

太阳很好,在窗外。
暂可以安顿下来,看会儿电视,
读点儿书。街上的噪声越来越弱。

旅行是好的,离开,散散心,
别人都不认识我。别人都不认识我。
多好。不用说话。我只是一个过客。

我不喜欢房间中的烟味,蓝色烟雾
执着而沉默地缭绕在空虚里,那个人
真是看不开,他有什么可想的?

我喜欢看书,文字就像烟雾,就像
丛林,我准备跳进去,一个下午不出来,
不会有人知道。我的旅行包很安静。

女主角手中为什么总是捧着一封信,
就像捧着一道伤口。她肯定没有注意到
一根蜘蛛丝悄然折断了苍蝇的翅。

不经意,梯形的光已移到墙角,
地毯上那光影交错的湖边风景很有名,
我们曾去过那里。


[b]奔跑[/b]

穿过一片敞开的空地,
越过惶徨的憧憧人影,
在夏天瓢泼的雨中央,
我奔跑着,寻找一种呼吸。

我所热切渴望的,
尚未到达,不能到达
风吹过,树枝晃动,
一只黑鸟受阻于茫茫。

必有一种节奏,在空气中,
暗合我的骨头和血肉,
就像雨水自由降落,
奔向地心无声的召唤。

就像你不该走进我的存在,又离去,
就像你眼中的夜,星辰燃烧,
永恒地占有生命和热量,
而我,在冷却的雨中,离开。

穿过一片敞开的空地,
越过惶徨的憧憧人影,
蜷翅栖息的黑鸟,快醒来,
我正踩着你的影子奔跑。

[b]蓝色鲸鱼[/b]

如果海水上升,
蓝色鲸鱼再次带来波浪,
我们是否一天天
又会长出脚蹼,尾鳍,鱼鳃,
我们是否一天天
又开始沉默,
无声?

如果海水漫过村庄,
蓝色鲸鱼再次卷起波浪,
我们是否会心跳
沉缓,不必再下沉,
不必再躲避白昼的
真理、规则
和强光?

我们潜入最蓝的海底,
游弋于沙丁鱼的银色波浪,
沼泽地上的鹳鸟
是可鄙的掠食者,
它那红色长嘴随时准备
侵入我的世界,
偷取我的猎物。

而我在最蓝的海底,潜存,
驱赶着沙丁鱼的银色波浪,
我将学会史前话语,
学会威吓、警告、
诅咒和进化,
学会自然地生,
自然地死。

如果海水上升,
蓝色鲸鱼再次带来波浪,
我将在最蓝的
海底栖居,季候和洋流
经过,带来一些变化,
我看见水
穿过我的身体。

如果海水漫过村庄,
蓝色鲸鱼再次卷起波浪,
熟悉的阳光是否依然倾斜
照入我种满水草的院子,
那经历过的几次风暴,
日复一日,能否抵住
一种安静的遮蔽?

[b]镜中之镜[/b]

若我手中长出藤蔓,连接
星辰,原野,月光,空气,若我
是一颗树,枝叶繁茂,从容安静,
体内蔽有黑暗神秘沉寂,
我当不致一脚踏空,从这巨大的
子宫中空空跌落。

落入这到处都是镜子的世界,
墙壁,书本,屏幕,面孔,一切
意象回旋湍急,因我而存在,
因我而倒映万象,我是这虚拟的
中心,游戏世界的王,花中之花,
水中之水,井中之井。

[b]唱歌[/b]

无人的时候我喜欢唱歌,
唱无人能懂的歌,只为听到
声音,没有意义的声音,
呓语式的声音。

升起又沉落,潮水轻柔地起伏,
又或渐行渐远,长风呼啸过天际,
无尽的夜晚,万物长出翅膀,
在我身体内冥想。

边界在此消融,声音是唯一,
我进入它所能到达的地方,
虚空,无意识,风,
月光明亮。

这亮光照彻我的灵魂,
像一只黑鸟偶尔振翅啼鸣,
于喑哑中破空,带我
作一次远离。[/size]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7-24 04:05 , Processed in 0.050000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