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1725|回复: 0

缓慢书1-81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7-16 11:19: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i=s] 本帖最后由 远沫 于 2014-7-15 14:46 编辑 [/i]


缓慢书


1.

对于这个世界
我的爱不够

对于我自己
这个世界的恨不够

一直就是这样

2.

立春这一天
我听到了几声布谷鸟的鸣叫
我把它们收集起来
藏在了一首诗歌的
几行汉字里
此事我没有对任何人提起

3.

十年来,他换过五个地方
从单人床到双人床,他换过八张床
在他的床上,他换过
三个女人,现在的这个
还让他的床上多出来一个儿子
这是他不曾预料到的
十年来,只有他自己知道
无论他的床怎么换
他的床上只盛产诗歌

4.

久病之躯,早已经不堪
时光的重量,我的肉
一块一块的融化掉
我的骨头变得弯曲
我目光呆滞
头脑迟钝
但奇怪的是
就是这样一个不可救药的人
竟然把一身的病养的肥肥胖胖
茁壮成长

5.

我在后半夜突然醒来
就再也睡不着了
我看见黑夜里到处都是
失眠的人
梦游的人
瞪着眼睛装睡的人
比白天还要拥挤
我混在他们之中
面无表情的挤来挤去
假装谁也不认识谁
假装谁也没看见谁


6.

一个人死了
一个熟透的果子
被他自己摘走
他把自己摘到哪里去了

一个人生下来
一个熟透的果子
自己落下来
他是从哪里落下来的

7.

万卷书都读过了
都读破了
又都忘记了
唯一记住的
是在小学二年级语文作业本上
写下的一个错别字
几十年过去了
我至今不舍得将它改正

8.

我坐在一块石头上,此刻
我成为一块石头
但前提是那块石头不反对
我坐在一块石头上,此刻
那块石头成为我身体的一部分
但前提是那块石头自己愿意
我坐在一块石头上,度过了
漫长的一秒钟,漫长的一秒钟里
亿万年就过去了
当我从石头上离开
我成为我,那块石头成为
那块石头本身
整个世界被自己还原

9.

肉体说要高尚
灵魂说要庸俗

一个人的两半
在后半夜擦出了火花

幸亏此人当时
正在梦游
捡回一条小命

10.

整个冬天都没有下雪
我对这个世界已经不抱任何希望
哪怕是在今天早上
从天上洒下来白白的一层
不是雪,是白粉
我也无动于衷
一个冬天都没有抒情的诗人们
你们吸吧
连落在垃圾堆上的也不要放过
但是这些,远远不能平息你们
肉体的抽搐,灵魂的毒瘾

11.

从虚构自己开始
我虚构了一切,虚构了
这个世界,我虚构了一个梦
在那个梦中我虚构了一个美人
我们私生下自己的日月星辰
我虚构了柴米油盐的日子
我虚构了这一首诗

12.

我对于死胡同的迷恋
源于在母亲子宫里的
那十个月零二十一天
时间早就过了
我还迟迟不肯出来
只是因为我在那里面
到处碰壁

13.

村里的那个疯女人
跳进那口井里之后
我再去那井上打水
怎么看
那石头砌成的井壁
也是肉的
它滑而湿润
迎接那个疯女人
回到了大地的阴道里

14.

我突然意识到
在我的诗歌里
写下的全都是痛苦痛苦痛苦
怎么会这样呢
世界不是这个样子啊
至少不全是这个样子的
另一个我的声音在我的耳边
适时地响起,他说
你的幸福正源于此

15.

我把我经历过的这个世界
原原本本的记录了下来
没有征得它的同意

16.

我听过的最恐怖的故事
是我的奶奶讲的
他说我的爷爷
在年轻的时候
抓住了一个鬼
就烧了一锅开水
要把它煮着吃了
那鬼赶紧告饶
说他是哪个村哪户人家的
我的爷爷一发善心
连夜把它给那户人家送去
那家人家千恩万谢
至于那个鬼回到家后的情景
奶奶没有交代
我至今想象不出

17.

我像摘下一个果子那样
摘下过那些在大白天
把自己倒挂在树枝上
睡觉的蝙蝠

它们连眼都不睁一下
只顾在自己的梦里
转着圈子
但是我记住了
它们在梦中发出的尖叫

18.

自从我老婆的家乡
被认定为
牛郎织女的故事起源地后
我明显的感觉到
她对我的感情
越来越淡了
与此同时
她对我家的那头老黄牛
感情越来越浓

19.

分手多年的老情人
在经历过几次失败的情感后
说她爱的还是我
对这话我表示怀疑
原因有二
她连自己都不爱
此其一
她只爱了几个
我在这几个里面
出类拔萃
没有一点问题
但相比这个世界上的
几十亿个男人来说
我对自己没有信心
此其二

20.

我还能说什么呢

她把衣服一件一件脱下来
她把自己脱光
她把自己的人皮脱下来
她把自己的肉脱下来
她把自己的骨架
一块一块拆下来
她已经荡然无存了

我还是无法看见真相

21.

我在自己的脊梁上写下一个“拆”
刚画上一个“×”
就开来了几十辆推土机把我围住
它们太饿了

22.

天下大事
分久必合
合久必分
人也是如此

这个规律
我和我的老婆
都能接受
我和我的老情人
都有心理准备

23.

我对某人的唯一印象是
只见过两面
就挨了他三刀
把我的心里
对他的爱和恨
全砍光了

24.

我写下再多的善
也无法弥补
因为我心中的恶
而犯下的大错

换句话说
哪怕我已经手无寸铁
手无缚鸡之力
也不能让那些死在我
屠刀下的生灵复活

所谓放下
只是宽恕了自己
还在继续惩罚别人

25.

我见过的悬垂之物有
一个男人无力勃起的阴茎
一个女人空空荡荡的乳房
天边的落日
城头上的旗帜
悬挂在树枝上的
冰冷的身体
长长的舌头

26.

他在一块石头上
大刀阔斧
刻出一个人
他有祖传的手艺
我相信
他也能在一个人身上
精雕细琢
刻出一块石头

27.

春天一到
我的狗就发情了
我把正在发情的老婆扔在床上
抱起我的狗
去给它找另一条狗

28.

作为一个动物学家
她把自己爱过的每一个男人
都制作成了标本
进行全球巡展
我去参观过一次
结果,很不幸的
我在那些标本当中
发现了我自己

编号:HX2766153-201
姓名:王炳立
产地:中国
制作时间:1998年12月27日

29.

我和我的母亲
使用同一个身体
用了十个月零二十一天

我和我的母亲
在一个被窝里睡觉
睡到十五岁

十五岁以后
我在这个世界上
再也没遇到过一个女人

30.

那个我厌恶的女人
突然跑到我的面前质问我
“你说过的话还算不算数?”
我被弄的一头雾水

“昨天夜里,在我的梦中!”
她补充说,“可别不承认!”
有时间有地点有人物
我还能说什么

说什么都是在狡辩
什么也不说就是在默认
可是我到底说过什么啊
我一头跌进了云雾里

31.

结婚以后
一个人和他的母亲
老死不相往来
直到他的母亲死了
他都没有去见母亲
最后一面

他的母亲死了
他在这个世界上
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32.

我一直在努力和这个世界
保持一定的距离
既不能让它跑掉
又不能让自己受到威胁

33.

两个人面对面坐着
一秒钟就是一万年
他们不说话
他们已经无话可说
在他们中间
隔着一场大雪
白茫茫的一片
两个人面对面坐着
一万年只是一秒钟

一个我和另一个我

34.

生病以后
我吃下去的所有东西
都成了药
有些能要我的命
有些对我的身体有好处
我常常为无法分辨它们
挨饿,只有一点可以肯定
这世上没有一种东西
能够治好我的病

35.

我也尝遍了一面山坡上的
一百种青草,把它们
一株一株采下来
就是一部《本草纲目》

因为有盗版的嫌疑
我没有这样做

36.

我写下的东西
拥有我自己相同的命运
我在三十三岁那年
有了自己的老婆
也就是说
我写下的东西
要到三十三年以后
才会有人读到它

37.

我见过一条刚褪下蛇皮的蛇
我见过它的惶恐和尴尬
我见过一个把自己拖得
一丝不挂的女人
我见过她的落落大方

而她们本就是同一个人

38.

我把一个名字刻在了白杨树上
用着那个名字的女孩
还是被人娶走了
当我再去找那颗白杨树
那棵树也被人砍到了

这个世界上本来连天地
都无法天长地久

39.

我还在用着一个肉体
吃喝拉撒
我还在用着一个灵魂
胡思乱想
我还在用着一个名字
招摇撞骗
我还在用着一个旧梦
苟延残踹

40.

弃我去者,昨日之我不可留
乱我心者,今日之我多烦忧
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这是多好的一句废话

再颠覆不破的真理
用到自己的身上后
都变成了谎言
不堪一击

41.

一百户人家的小山村里
九十九缕炊烟升起来了
我数了一遍
又数了一遍
然后下山
升起了村庄里的
第一百缕炊烟

一村人家的晚饭
一一有了着落

42.

鸟在巢里睡着了
鱼在水里睡着了
钟声停了下来
世界归于寂静
钓了一天鱼的人
还是一无所获
没钓到一条鱼
他就没脸回到那个
空无一人的家
他要等撞了一天钟的和尚们睡着后
钓一只被他们敲死的木鱼

43.

他的胃出奇的大
他的胃口出奇的好
他只吞噬星辰
从来不招惹尘埃
他一口就吃掉一个星球
从来不吐骨头

44.

我未老先衰
过早的把自己一生的爱
都用完了
把自己一生的很
都用完了
所以当我说出
我已经爱上了这个世界上
所有的女人
我就已经没有一个女人可爱
所以当我说出
我已经恨上了这个世界上
所有的男人
我就已经没有一个男人可恨

45.

对于我自己
是男是女
我从来都不置可否

我对我自己
已经没有了爱
没有了恨

这样一个人
过去和未来没什么两样
活着和死去没什么两样

46.

那些挡住我的绊脚石
我在它们的底下
找到过成群的蚂蚁
蜈蚣和毒蛇
我在它们的底下
找到过一个国家

47.

没有人再害怕狼来了
没有人再喊狼来了
没有人再讲狼来了的故事
没有人再相信狼来了
连羊也不再相信
所有的人们
都开始怀念狼

这是狼的不幸
和人的悲哀

48.

看《西游记》看的
谁都像是妖怪
看《水浒传》看的
谁都像要造反
看《红楼梦》看的
谁都像是林黛玉
看《三国演义》看的
谁都生了一颗贼心

这就是文学之花让我结出的恶果

49.

当我生出了向善之心
就必须除掉
我心里的那些恶
这对恶生出的杀心
何尝不是另一种大恶
当那些恶还在我的心里时
它们没有动过我心里的善
一个手指头
这又何尝不是一种大善

50.

越复杂越简单
这世道
越简单越复杂
这人心

51.

树上的那些鸟民
从早到晚的打情骂俏
吵闹个不停
连鸟枪都不能让它们闭嘴
它们的一生都在说三道四
对这只鸟或那只鸟
慷慨激昂
指指点点
却从来都不谈国事
不理朝政

它们因此得以繁衍生息
它们因此能叫的那么好

52.

我对雪花过敏
冬天还没到
我的身上就早早的
开出了红花

一个人开出来的花
它的芳香
可以置蝴蝶于死地

53.

一个彪形大汉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
满脸的酒气、怒气混合着杀气
“砰”的把一件东西仍在地下
“你看着办吧!”
他又扔下这句话
然后不知去向
我赶紧朝地下看
什么也没有啊
我找遍了每个角落
依旧没有任何发现

这是立春过后
我梦中的一个情节
我把它记住了
并且记录下来
仅仅是因为
在我醒来后
为这个情节写下的注脚是
春天的尸体

54.

我写下了我经历的这个世界
它的星辰,它的光芒,它的黑暗
我写下了我经历的这个人间
它的每一个人,每一件事
我记下了这个秋天
记下了这个秋天的山坡
这个山坡上的衰草和虫鸣
露水和尘埃
我都把它们一一写下来
并没有征得它们的同意

55.

我对于一条毒蛇的恨之入骨
在一条真正的毒蛇面前
立刻变得暧昧

56.

他的病已经无药可救
他的身体已经被废弃不用
他坐在院子里晒太阳
像是一个被遗忘在田野里的
冬天的稻草人
他已经感觉不到温暖
也感觉不到悲伤
这样一个人,甚至
连一只麻雀也可以让他魂飞魄散

57.

在什么时候
什么地方
我和什么人看见过
一树梨花
我都忘记了

多少年都过去了
多少物是人非
只有梨子的味道
一点没变

58.

那些爬上楼顶的人
那些爬到楼顶上还在向上爬
终于一脚踏空的人
那些忙于在黄昏里抒情
把饭烧焦了的人
那些在大地上绝望的抒情
手舞足蹈的人
从他们的身上
我一次又一次领悟了一个真理

落日圆满
并不需要赞美

59.

我正在啃的这块鸡骨头
是我的父亲
从一只老鹰的嘴里
夺来的

我的父亲还曾经
从一只老鹰的嘴里
给我夺回来一个
受伤的祖国

60.

在我根深蒂固的记忆里
红糖不是甜的
不是酸的
不是苦的
不是辣的
它甚至是没有任何滋味的

我一直认为
红糖是一味药

61.

多少日子被我过没了
我总是这样表达
多少时光如同白驹过隙
这是我第一次使用这个词语
并不怎么喜欢
我有我的嗜好
就像我相信前世
但不相信有来生一样
谁也无法改变我的信念
所以亲爱的
哪怕是我们在今生
这有限的空间里
再相逢一次
我依然会与你分道扬镳

62.

我一直想要写一些
我从五楼的阳台上看见的
楼下的那个人间
两年了,我一直都在五楼的阳台上
朝它张望,却从不曾下楼
但是每次我想要动笔
上帝就想不开
这让我到现在都不忍心
戳穿他

63.

我不是一个孤独的人
纵使多年来我一直与世隔绝
与诗隔绝,不交友,不远游
禁欲,无信仰,无思想
无法,无天
我依旧不是一个孤独的人

多年来,我一直都在试图与自己
决裂,与“孤独”一刀两断
可是,这两件事情我都没办到

64.

花朵结出果实让人兴奋
果实凋谢成花朵让人沮丧
这世界历来都是如此
男尊女卑

65.

我曾经和这个世界
只用一张窗户纸的隔阂
当我试着用舌头把那张窗户纸添破
我的舌头舔到了世界从窗户外边伸过来的
它的冰凉的舌头

我再也没有动过与这个世界和解的念头

66.

落日这头棕熊在跌落山崖的一刹那
吐光了它的胆汁

于是,黑夜降临

67.

大风刮了一天,不讲一点道理
我去阳台上看了三次
这个楼还在原来的小区
这个小区还在原来的城市
这个城市还在原来的省
这个省还在原来的国家
这个国家还在原来的星球上

但是我无论如何也不能保证
这个星球还在不在原来的地方
大风刮了一天没停,一直刮到了夜里
一直挂到了梦里,还在刮

68.

一个人和另一个人
不停交换着各自的思想,梦想,猜想,瞎想
胡思乱想,一个人和另一个人
各自在对方的脑袋里挖
终于有一天,他们意识到
他们并没有挖空对方的思想
而是把对方的思想
都挖到了自己的脑袋里
他们本来的思想还原封未动
这情景让他们尴尬
两个人在各自的眼睛里
空空荡荡,没有了意义
他们都还在这个世界上
却成了一个人

69.

夜里有人上楼的声音把我从梦中吵醒
但是我不能确定这是哪一层楼上的
哪一个人,他在这个七层楼的楼梯里
好像是迷了路,一直在上来下去
却一直找不到自己的家门
我听着他一直忙活到后半夜
还是没有停下来
终于忍不住了
我从愤怒变成了理解
披衣下床
到门外去看看那个人遇到了什么麻烦
当我打开门我才发现
楼梯上到处都是人
在忙着帮一个人找他到底住在哪户人家
我二话没说加入他们的行列
但是没有一个人愿意向我吐露
那个找不到家的人的半点信息

70.

从一块石头里
找出一尊佛像的人
和从一尊佛像里
找到一块石头的人
都是艺术家

他们其实是同一个人
石头和佛像
只不过是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

71.

我曾经试图把一颗星星
装进我的脑袋里
没有成功

我曾经试图让自己
钻进一粒尘埃里
遭到拒绝

因此我只好任凭它们
在我的灵魂里呼啸着钻来钻去
不能出声

72.

在夜晚被我反复提及的两种事物
苍蝇和飞机,它们几乎同时
出现在我的世界里
房子里装满了嗡嗡声
天空里装满了嗡嗡声
到哪里才有一个安静的地方
到什么时候才能够让它们停下来

这两个没有脑袋的家伙

73.

在遥远的乡下
我有一座有井的院子
有一个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
多大年纪的老人
替我守护着
只要她不死去
那个院子就是我的
一旦她死去
在这个世界上我就没有了故乡
没有了祖国

那是一个我从来未曾到过的院子
那是一口我从没有喝过水的井
至于那个老人
我强调她的性别有意义吗
我从来没有见过她
她连自己的性别都不知道

74.

等了一个春天
那棵桃树还是没能开出一朵桃花
我想吃一个桃子的愿望
又一次化为泡影

我守着一棵桃树
眼睁睁地看着自己一步步衰老下去


75.

昨天有一只麻雀
撞在我窗户的玻璃上
我写了一首诗

今天又有一只麻雀
撞在我窗户的玻璃上
我又写了一首诗

这是两只完全不同的麻雀
我写了两首完全不同的诗
但那两只麻雀的疼痛是一样的
我写诗时的疼痛也是一样的

所以我决定明天把这块玻璃打碎
结束这日复一日的疼痛

76.

一只猫在春天发出了猫叫
一只狗在春天发出了狗吠
到处都是春天啊
到处都是花朵的耳鬓厮磨
蝴蝶刺耳的尖叫

只有一个女人在春天默不作声
任凭她身体里的那根琴弦
几乎绷断

77.

前天向我借走母亲的
是我的父亲
昨天向我借走妻子的
是我的情敌
今天向我借走女儿的
是我的仇人

我不知道明天会有谁来
我不知道他要向我借什么

78.

一只鹰的影子落在地上
砸死了一只野兔
我看见那只鹰落下来
叼走了野兔空空荡荡的肉身
并且理所当然的拒绝了
那只野兔的灵魂

鹰只是取走了它要的东西
如同我站在山坡上自取其辱

79.

以前我迷恋于一只乌鸦
一块一块把肉叼来
放在一具骷髅上
让他有个人样
让他活过来
这骗人的鬼把戏
多么可疑

现在我热衷于
再看着那只乌鸦
一块一块把他身上的肉叼走
让我只剩下一堆白骨

一个人在晚年
终于把欲望放下

80.

在我的老家
把没有褪掉蝉蜕的蝉
叫做蝉鬼
把褪掉蝉蜕的蝉
才叫做蝉

由此可见
只要肯褪下那层糊弄人的假象
一个鬼想变成人
不是没有可能

81.

少年好唐诗
青年好宋词
中年好元曲
到了晚年
不出人意料的好上了明清小说
结果一事无成

临死才弄明白
一个人的爱好
一点也经不起改朝换代
只是为时已晚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6-16 04:51 , Processed in 0.050792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