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楼主: 上官南华

迁徙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4-7-23 09:49:46 | 显示全部楼层
上官南华 发表于 2014-7-23 00:58
再改:改至此,兀自感动。

仓颉操

再修改:

仓颉操

纳粹,卍。
改变一个时代先从语言开始
    ——希特勒


不可叫错了树的名字
你听白头翁在纠正自己的叫声
插一把茅草,白根根的土地真像个女儿卖了
那茅草的叶片三十层阳台
区区盘盘,所有的称呼都改成普通话
月亮开房裸奔
天雨粟,鬼夜哭
天空天账
人的销路黑白道
黑囫囵播种生命公司
心一个看点
疾病冰淇淋
所有的屁股
阎王爷的鼻子
家乡母弟弟
肉水岁月霜规
夜晚去掉月偏旁
人间市吧
现在开始——
学习——
拍天拍地
蛤蟆崴子喘气
隔三差五
派对抓鸡鸡

投名状:爻

救湿,佛来云
更环,佛去月

新谜题蜡寺
梵骨走沧州
横平竖直方口撇捺

满天的星星是盲文
我摸着遥远的反光
形声观音——仓颉操

我为字哭
字为我笑

(2014,7,22)
 楼主| 发表于 2014-7-23 22:37:32 | 显示全部楼层


你的指头不是指头
你的星只在水里
你得走,溜走,不要像旗和风
像根辗转反侧的旗杆
像一匹马,死了马死不了马性

你得用肩膀走,走在肩膀上
头踩着天,心是泥做的,散了再捏个团儿
怕你娘的事,就是坏事

三月藏不住花,记着,没有掀不了的屋巴
吃完了饭,舌头舔舔嘴
钱是鱼鳞,得刮干净了才能吃

天接天你得自己瞅自己个空
别忘了见了自己个黑影,咳嗽一声
你娘会死的,你想着你娘死了
死就是你的亲娘

生活当然不朽
你要知道赞美和哀悼是同义词
你得穿过子丑寅卯的随俗而安
你得把粮食站着收获
伤口也是一个娘,总是孪生

害也像家,狐也像瓜
也会有温暖,也会有一丝甜
汽车早晚会像露水珠
你在一个露水珠里要多看着点儿露水的反光

不要成为自己的风
把自己吹进自己的眼里像一粒沙
夜晚像个地窖,你要把自己储存好
梦是门你自己是门闩不要忘了关好

就像命门

(2014,7,23)
 楼主| 发表于 2014-7-23 23:31:49 | 显示全部楼层
俳句

兔,一只爪子挠耳朵
两只耳朵都竖着
月,也还是缺一块

那样的夜晚在柳堡
也只有魂魄才有记忆

但他们说越王剑有金属记忆
不知水的记忆是什么

我记得小米汤
可他们说小米汤断魂

斑鸠是一个无花果
而蝴蝶是一双小花鞋

三寸美人在竹筒里
可她的眉是竹叶

我提起一条河水
他们说看见凤凰了

他们说的也对
凤凰睡在河床上

他们总想从遥远取宝给我
他们也知道我是离他们最远的宝

留着记忆吧
没有故事你一生会只有废话

(2014,7,23)
 楼主| 发表于 2014-7-24 11:29:4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上官南华 于 2014-7-24 11:57 编辑



故乡啊,苍蝇在擦手
虱子爬在石榴上

门口的底下是石条
燕子飞进石条里了

我没费多大力气就到家了
壁虎的舌头把我黏到嘴里
又把我弹出来

难道我一直在西厢房的墙上

一只蜂爬进墙里了

西厢房里有花
西厢房外有花

墙里就有蜜吗

(2014,7,24)

修改:



故乡啊,苍蝇在擦手
虱子爬在石榴上

门口的底下是石条
燕子飞进石条里了

我没费多大力气就到家了
壁虎的舌头把我黏到嘴里
又把我弹出来

难道我一直在西厢房的墙上

西厢房里有花
西厢房外有花

墙也是花吗,一只蜂爬进墙里了
墙里就有蜜吗

(2014,7,24)

再改:



故乡啊,苍蝇在擦手
虱子爬在石榴上

门口的底下是石条
燕子飞进石条里了

我没费多大力气就到家了
壁虎的舌头把我黏到嘴里
又把我弹出来

难道我一直在西厢房的墙上
暗黄的雨线编制了路途

西厢房里有花
西厢房外有花

墙也是花吗,一只蜂爬进墙里了
墙里就有蜜吗

(2014,7,24)

三改:



故乡啊,苍蝇在擦手
虱子爬在石榴上

门口的底下是石条
燕子飞进石条里了

我没费多大力气就到家了
壁虎的舌头把我黏到嘴里
又把我弹出来

难道我一直在西厢房的墙上
暗黄的雨线编制了路途
雨水老得弓着身子

西厢房里有花
西厢房外有花

墙也是花吗,一只蜂爬进墙里了
墙里就有蜜吗

(2014,7,24)
发表于 2014-7-24 12:03:18 | 显示全部楼层
上官兄才气纵横,长诗一首一首的!这首的语言文白夹杂,雅俗并存,庄谐互生。有一句不懂——
伊乃字,小弟亦乃字
——《说文》:“字,乳也。从子在宀下,子亦声。”伊是表姐,可以“字”,“小弟”怎么也可以“字”了呀?记得前些日子,报载米国有一对男同生育了一个孩子。吾兄乃用典乎?
发表于 2014-7-24 22:14:17 | 显示全部楼层
李骜 发表于 2014-7-24 12:03
上官兄才气纵横,长诗一首一首的!这首的语言文白夹杂,雅俗并存,庄谐互生。有一句不懂——
伊乃字,小弟 ...

诗语贵新创,文法或不遵。似懂非懂间,妙趣时可寻。与上官兄共勉!
发表于 2014-7-24 22:24:45 | 显示全部楼层
李骜 发表于 2014-7-24 12:03
上官兄才气纵横,长诗一首一首的!这首的语言文白夹杂,雅俗并存,庄谐互生。有一句不懂——
伊乃字,小弟 ...

因兄大作运用了很多《易》中词句,而《易》有三年不字、三年乃字之语,皆为育子生子之意,故有此疑问。兄今一解,疑问冰释矣。握手致意!
 楼主| 发表于 2014-7-24 22:38:4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上官南华 于 2014-7-24 22:41 编辑
李骜 发表于 2014-7-24 22:24
因兄大作运用了很多《易》中词句,而《易》有三年不字、三年乃字之语,皆为育子生子之意,故有此疑问。兄 ...


汉字汉语,宗庙无穷,我们这一代人只用了我们母语的皮毛,而易,象文互生,朦朦胧胧,在似是而非之间,彖辞实乃比诗经还早的古歌谣,以歌谣彖经,实在荒谬,而易恰在期间也。

单讲卦象,虽言易变,但其象仅在横的上下变化,只有到了太极才达无穷,似可依而不可依也。

本身难解,解也是一难,此也是字之苦难也。呜呼。
 楼主| 发表于 2014-7-26 11:58:31 | 显示全部楼层
增加:



红房子,白房子
红鱼,白鱼

换洗早晨和晚上
血淡得褪色了

都没有离开一顶帽子
重新组装一棵树,叶子胸章,立鸠头徽

似乎是时间阳性帮助一个人失去记忆
猫叼着一条鱼召回失魂落魄

物质极端,灵魂年少
一群人是没有姓氏的

幸甚至哉,烟传言,水无意
一个人,水的分子式

一群人,一群人的河床
我已抵达铭文,柳如是,是也如柳
倒挂的松菱子,倒挂的蝴蝶,你的心绪伸出婉转的触须
所有的树答应了树林,树林外檐鸱鸮,怀抱孢子

一座坟的峰峦,阴性的侧翼
最危险的珍珠耳环,我听说了你的离殇
你的源远流长早已和乐,成为不二法门
来,摇摆淇尾,吹开云朵,喝一口月亮

大壮,我的男子,我的父和岳父
我们一同把伤口蜿蜒,把伤口拓宽
一百年,一千年,种瓜得瓜,种豆得豆

我们的真理是可以吃的
我们的性命可以说文解字
我们的家族让阳光回到太阳

坐南朝北,坐东拥西
一个民族在我的流亡中
河水汤汤,我已没有眼泪
高山影天,我的内心是它的光源
赤子——你可以做一个梦

(2014,7,26)
发表于 2014-7-26 13:33: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月牙泉

原因也已经雷同,痛苦的账房和仓廪已经没有新的名目
也遗传,已经成为他的基因,痛苦
一种怪诞的收藏癖,他的河水拍打犯戒和修行的两岸,风景独好

月亮顿悟孤独的穷乡僻壤
秘密打开,饥饿遇上棉花,什么时候
女人写一手好字,写在黄昏的册页
蝙蝠扇着灯火,掀开十八重阳光暖暖脚

女良也,月亮跳到地上就是黑影
黑影抖动,只抖动风声

眼泪从脚趾流出
他一身沙漠,只残留脚心的月牙
--------------------------------------------------------------------------------------
喜欢这个~~~~~~~~问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9-21 07:03 , Processed in 0.055441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