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楼主: 上官南华

迁徙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4-7-21 23:00:24 | 显示全部楼层
增加:



天空没有婴儿飘动
在神话里也没有这样的传说
这是天空的一个缺陷

天空的缺陷
就是瞬间成熟,并且这成熟居然是分离

震者,悦也;没有石头起诉
也没有风讼,本然也许是最大的无奈,默认

驱动物质,让他们具有物质的高贵品质
然后,我们卑微地去分享元亨利贞

原不过是偶然的擦伤,疼痛诞生了
起源于草的,终结于草

裒,眇,跛,履
幽人贞吉,歧义从波谲云诡开始

孤独第一次朦胧鬼和灵魂
切开一棵树,把血洒上,看看年轮能否动荡
颤抖若在枝头,大吉

祈雨和会,光眇判然
扔一根脐带给闪电引路
光阴在两片树叶间一拍即合,一拍即分
哭一回,笑一回,一口气岔了八百里

你怎么会挪用了阴历
到一条蛇里避暑,刀尖上取光
小子,真抽一根肋骨做女人啊

女人大养,其司有甲
你呢,摸着了黑夜的额头
往旧日子打井,掏不尽的流沙

用母亲的眼泪做露水
打湿整个秋天,你的梦结霜了
霜,像蚕,蚕食了你的梦的桑叶

亿万年前,时间在水上飘着
那是你在廖明中,水也刚刚认识水
整个世界还是错误的,整个世界还刚刚开始
生长出偏旁部首

小子,喝一杯醍醐酒
到月亮里去灌顶
嫦娥是一个神话比喻
你不可摸神话的屁股,也不可在价值规律中
偷情

金木水火土
大元素碰撞一个人的心跳
招一招手,你是我的哥哥你回一回头
不是我的哥哥,你走你的人

你不可挽留一把刀子在磨石上
你不可祈祷金子歇歇脚,母亲咽下一冬的寒风
你可以像一片雪花做天寒地冻的图腾

(2014,7,21)
 楼主| 发表于 2014-7-22 11:13:01 | 显示全部楼层

增加:

囊畴

寸寸其诂,他只收获了标准
米的个头齐天,风戽噜,风戽噜
你吸溜着鼻涕跳一根线,已无意识

天一口天印锅,人来人往
气孔偌匕,穷空难填,何时你扎了嗓津头
口风口风,舔舔树叶活神仙

胡琴拉了门闩
开门关门,人和光一起黑暗
那时你用破天荒订立门槛的底线

你怎么把美关在柜子里
美的呼吸细若游丝,你把坟圈在路当央
你用逃亡的风流做韵脚,死路只有一条

松树大得六个人坐在枝桠子上打牌
机器是早晚的事,早晚都得把命抬到高山顶
怀里揣着一窝布鸽咕咕叫,二哥哥,三妹子

怎么都把悬忘了,生和死是虎头蛇尾
卷卷舌头咽下去,你的路窄窄的九曲回肠
拉着胡琴上高山,高兴风云,风云必有人家

挂在草叶上
草叶像一个人从草里一脚浅一脚深地走出来
草必然地倒在草的尽头

养上九尾狐和九头鸟
手心里捏着喉头燕窝,你是那
你是忌讳,那年那月那日

囊畴其野,大获全胜
生灵躬躬,米大米小
又金黄,又银白,柜子里全是美
风戽噜,风戽噜

叫一声娘是娘
叫一声妹妹是妹妹
天籁也,地跫也

(2014,7,22)
 楼主| 发表于 2014-7-22 15:41:03 | 显示全部楼层
上官南华 发表于 2014-7-22 11:13
增加:

囊畴

修改:

囊畴

寸寸其诂,他只收获了标准
米的个头齐天,风戽噜,风戽噜
你吸溜着鼻涕跳一根线,已无意识

天一口天印锅,人来人往
气孔偌匕,穷空难填,何时你扎了嗓津头
口风口风,舔舔树叶活神仙

胡琴拉了门闩
开门关门,人和光一起黑暗
那时你用破天荒订立门槛的底线

你怎么把美关在柜子里
瓦局瓦局,两瓣桃花引用燕子
我在燕子的飞翔中瞌睡,性空入栖
美的呼吸细若游丝,你把坟圈在路当央
你用逃亡的风流做韵脚,死路只有一条

松树大得六个人坐在枝桠子上打牌
机器是早晚的事,早晚都得把命抬到高山顶
怀里揣着一窝布鸽咕咕叫,二哥哥,三妹子

怎么都把悬忘了,生和死是虎头蛇尾
卷卷舌头咽下去,你的路窄窄的九曲回肠
拉着胡琴上高山,高兴风云,风云必有人家

挂在草叶上
草叶从草里一脚浅一脚深地走出来
草必然地倒在草的尽头

养上九尾狐和九头鸟
手心里捏着喉头燕窝,你是那
你是忌讳,那年那月那日

囊畴其野,大获全胜
生灵躬躬,米大米小
又金黄,又银白,柜子里全是美
风戽噜,风戽噜

叫一声娘是娘
叫一声妹妹是妹妹
天籁也,地跫也

如果圆可以在天上滚
天就可任意在地上象征

那大象的征伐啊
我准备三万三千古咒
十万亩竹林,万斤狼毫应之

囊畴其时,只有旧日子
带给我之乎者也,宰宰其幢
太阳落荒,风言风语

一窗灯光晒粮

(2014,7,22)
 楼主| 发表于 2014-7-22 23:02:56 | 显示全部楼层
增加:

仓颉操

不可叫错了树的名字
你听白头翁在纠正自己的叫声
插一把茅草,白根根的土地真像个女儿卖了
那茅草的叶片三十层阳台
区区盘盘,所有的称呼都改成普通话
月亮唬做开房
妹妹叫做马子
妻离子散叫裸奔
汉字啊,天雨粟,鬼夜哭
脱胎换骨,转基因
天空叫变天账
人叫消费者
路叫黑白道
黑叫囫囵
播种叫阴暗
生命叫公司
心叫看点
疾病叫冰淇淋
爱情叫我把你灌醉
所有的屁股都叫大明星
所有的大明星都叫动漫
阎王爷叫鼻子
所有的江山都叫景点
所有的家乡都叫母弟弟
所有的肉都叫水
所有的岁月都叫霜规
人是需要一点精神的
翻译过来是:精神是需要一点人的
肺和肥的偏旁都去掉了
人间叫市吧
广场叫静坐
现在开始——
学习——
拍天拍地
蛤蟆崴子喘气
隔三差五
派对抓鸡鸡

投名状:爻

(2014,7,22)
 楼主| 发表于 2014-7-23 00:21:4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上官南华 于 2014-7-23 00:25 编辑
上官南华 发表于 2014-7-22 23:02
增加:

仓颉操


修改:
仓颉操

不可叫错了树的名字
你听白头翁在纠正自己的叫声
插一把茅草,白根根的土地真像个女儿卖了
那茅草的叶片三十层阳台
区区盘盘,所有的称呼都改成普通话
月亮开房裸奔
天雨粟,鬼夜哭
天空天账
人的销路黑白道
黑囫囵播种生命公司
心一个看点
疾病冰淇淋
所有的屁股
阎王爷的鼻子
家乡母弟弟
肉水岁月霜规
夜晚去掉月偏旁
人间市吧
现在开始——
学习——
拍天拍地
蛤蟆崴子喘气
隔三差五
派对抓鸡鸡

投名状:爻

(2014,7,22)
 楼主| 发表于 2014-7-23 00:58:0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上官南华 于 2014-7-23 01:03 编辑
上官南华 发表于 2014-7-23 00:21
修改:
仓颉操


再改:改至此,兀自感动。

仓颉操

不可叫错了树的名字
你听白头翁在纠正自己的叫声
插一把茅草,白根根的土地真像个女儿卖了
那茅草的叶片三十层阳台
区区盘盘,所有的称呼都改成普通话
月亮开房裸奔
天雨粟,鬼夜哭
天空天账
人的销路黑白道
黑囫囵播种生命公司
心一个看点
疾病冰淇淋
所有的屁股
阎王爷的鼻子
家乡母弟弟
肉水岁月霜规
夜晚去掉月偏旁
人间市吧
现在开始——
学习——
拍天拍地
蛤蟆崴子喘气
隔三差五
派对抓鸡鸡

投名状:爻

救湿,佛来云
更环,佛去月

新谜题蜡寺
梵骨走沧州
横平竖直方口撇捺

满天的星星是盲文
我摸着遥远的反光
形声观音——仓颉操

我为字哭
字为我笑

(2014,7,22)
 楼主| 发表于 2014-7-23 09:25:28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寒

在北极,雪是北,随处皆是,熊也总能找到北
北极雪是北斗花,雪就成了特称之花,其它
地方的雪就只能是泛称的广谱的雪花,也未必是星斗之花
很有可能是半道之花,或者是一些走失,逃逸,甚至是翻译
一个玩笑,雪是一个大玩笑

雪并不能全称判断自己,雪并不能极端,虽然飘动
但雪是不偏不倚的,雪有雪的断然,雪断然结子
雪总是侧身,侧身雪的遗世,抓取一把雪的颜色
消失也可以是冰凉的,亦可以是热的,并且可以是
有乐趣的,消失可以其乐无穷,雪难免也会穷,也会
贫困,并且是特称贫困,而贫困充满人性,人性是特称

任何想得到人性的,也必是特称的,就像你用雪特称
你的女儿,你的女儿有时也会真的白一阵又消失了
那也一定是你女儿特称的白和特称的消失,特称
获得最饱满的意义,雪的种子是一定会有的

熊像一个杠杆,后爪是支点,支撑纯粹
纯粹非常特称,独立不易,像从熊中走出的一条直线
熊是一条直线,可做测量仪,但没有所测之物
熊无所事事,因此大寒趔趄,小寒睡眠,像一首儿歌
儿歌无所不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悲伤也可以特称快乐
雪半包围,全包围,包围一片雪花的旧事

只有燕子是雪的天敌,时间没有方向,没有刻度
你我他雪,试探着给时间一个方向,一个刻度
你是一个时间的算子,雪卜算子,看你有没有急事
有急事就开一朵梅花,没有急事就等到春天
桃李满天下,雪最有可能是一篇散文,抄写或背诵
在黑板上——黑板空的时候也是空白,黑板在墙上
也可能在树上,或者挂在夜空

挂在一片雪花上
北风那个吹呀

(2014,7,23)
 楼主| 发表于 2014-7-23 09:32:25 | 显示全部楼层
信仰

信仰是一个数量词
特称数量词

因此,信仰的反义词是无限

(2014,7,23)
 楼主| 发表于 2014-7-23 09:49:46 | 显示全部楼层
上官南华 发表于 2014-7-23 00:58
再改:改至此,兀自感动。

仓颉操

再修改:

仓颉操

纳粹,卍。
改变一个时代先从语言开始
    ——希特勒


不可叫错了树的名字
你听白头翁在纠正自己的叫声
插一把茅草,白根根的土地真像个女儿卖了
那茅草的叶片三十层阳台
区区盘盘,所有的称呼都改成普通话
月亮开房裸奔
天雨粟,鬼夜哭
天空天账
人的销路黑白道
黑囫囵播种生命公司
心一个看点
疾病冰淇淋
所有的屁股
阎王爷的鼻子
家乡母弟弟
肉水岁月霜规
夜晚去掉月偏旁
人间市吧
现在开始——
学习——
拍天拍地
蛤蟆崴子喘气
隔三差五
派对抓鸡鸡

投名状:爻

救湿,佛来云
更环,佛去月

新谜题蜡寺
梵骨走沧州
横平竖直方口撇捺

满天的星星是盲文
我摸着遥远的反光
形声观音——仓颉操

我为字哭
字为我笑

(2014,7,22)
 楼主| 发表于 2014-7-23 22:37:32 | 显示全部楼层


你的指头不是指头
你的星只在水里
你得走,溜走,不要像旗和风
像根辗转反侧的旗杆
像一匹马,死了马死不了马性

你得用肩膀走,走在肩膀上
头踩着天,心是泥做的,散了再捏个团儿
怕你娘的事,就是坏事

三月藏不住花,记着,没有掀不了的屋巴
吃完了饭,舌头舔舔嘴
钱是鱼鳞,得刮干净了才能吃

天接天你得自己瞅自己个空
别忘了见了自己个黑影,咳嗽一声
你娘会死的,你想着你娘死了
死就是你的亲娘

生活当然不朽
你要知道赞美和哀悼是同义词
你得穿过子丑寅卯的随俗而安
你得把粮食站着收获
伤口也是一个娘,总是孪生

害也像家,狐也像瓜
也会有温暖,也会有一丝甜
汽车早晚会像露水珠
你在一个露水珠里要多看着点儿露水的反光

不要成为自己的风
把自己吹进自己的眼里像一粒沙
夜晚像个地窖,你要把自己储存好
梦是门你自己是门闩不要忘了关好

就像命门

(2014,7,23)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9-22 14:13 , Processed in 0.056679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