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484|回复: 1

[诗歌奖投稿] 《父辈编年史》(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7-11 09:29: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父辈编年史》(组诗)

《一九四八》
  
活在传说中的曾祖父
如果您不吃那么多糠皮
您或许还能继续拉肚子
而不至于,在茅房里蹲上一整天
就再也站不起来
如果您不咬着牙齿死掉
喉咙还能敞开一点点
让一丝空气从嘴角流下去
让一小碗清汤流下去
您或许还能活着
听膝下三个儿子嚷饿
听自己的女人摸着床沿儿
把一家人的眼泪哭干
您或许还能看到明年
10月1日的那场日出啊
听到秋天的原野上
响起的滚滚春雷
更重要的是:您可以让
自己的儿子们不那么绝望地
回想起他们的父亲
只活了三十九岁

《一九七六》
  
安静了,祖父
人群散开,木棍和铁锹散开
再也不会有人向您抛石头
再也不会有人向您脸上
涂抹秽物,再也不会有人
把那么高的帽子戴到您的头上
让您足足长高了一米
再也不会有人拴着您
让您光着脚,像一头牲口
从杨店走到辛集
从咬牙走到喊娘
从站着走到趴下
真的安静了,祖父
您的孙子都跑过来了
他都敢叫您爷爷了
他都想背您回家
让您回去
听听墙壁上的挂钟
发出的滴答声多有节奏
  
《一九七七》
  
二叔,您依然记得
二婶用一篮子鸡蛋
给您换来的钢笔
在一九七七年的冬天特别好用
在考卷上写下的字体
多么清秀,就像您的小女儿
趴在洁白的纸上
就像一朵朵浅蓝的桃花
开在积雪的墙上
您都嗅到春天的气息了
那么近,几乎贴着鼻梁
几乎跟心跳挨在一起
几乎把您变成风筝
飞起来,又变成云彩
飘起来,又变成小鸟
您栖落在光荣的门楣上
脆声鸣叫,好像在渴盼
所有的母鸡都下双黄蛋
那一年,春节刚过
您就收到了师范大学的
录取通知书
  
《一九七八》
  
父亲,在前几年
把您的胳膊和腿脚加起来
把您的鼻子和眼睛
加起来,把您的老婆
儿子和女儿加起来
把您的走资本主义路线
挖社会主义墙角
加起来,您都不能作为集体
到街巷里炸油条,您都不能
兜售您的茶叶蛋
哪怕做得再好,嚼着再香
您都不能私自开火
做一顿家常饭
您只能把自家的铁锅、铁勺
铁脸盆,捐献给国家炼钢
您只能带着一家老小
去生产队吃大锅饭
哪怕没有油水
哪怕会让您的小儿子
一天到晚拉稀
但后来啊,您听到了
广播里的改革开放
作为非集体的您
可以大干一场
  
《二○○六》
  
再也不会有人催您
交公粮了三叔,从今之后
地里收获的麦子、玉米、花生
都是您的亲生儿子
都跟着您一起姓张
再不会有人把你们拆散
让您疼得整宿整宿合不上眼
连个囫囵梦都没做过
国家取消了农业税
您可以像一个父亲一样
安排孩子的去处,把这些
含着您的汗味的颗粒
屯在瓮里,堆在仓里
拉到粮市上换票子
给上大学的二妮凑足学费
都行。村里的喇叭
民兵队长,不会再在您耳边
聒噪来,聒噪去了
他们和您一样
也乐滋滋的,喜欢做自己的
地主,支配自己的粮食
而不动用村里的帐本
发表于 2014-7-11 09:50:29 | 显示全部楼层
去除0回复。嘿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10-16 13:17 , Processed in 0.054902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