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1689|回复: 2

苏菲绝唱{上卷}孙谦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7-9 14:44: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i=s] 本帖最后由 诗人孙谦 于 2014-3-18 13:39 编辑 [/i]

苏菲绝唱
——西御街十四行

前言:
我以这部诗反弹了伊斯兰苏菲主义诗学的金属之音,有两个用意:其一是想在今天灵修运动暗潮涌动的现状下,对其有一个诗学意义上的回应,或可有一点推波助澜的意图,借以呼唤世人领受造物主造物的用意,返璞归真,用以对抗机器文明的负面效应。因为在伊斯兰一千四百多年的历史中,苏菲主义担当了重要的角色,而苏菲也正是一神论灵修运动的始作俑者,并且在现今依然有其不可忽略的作用和影响。就是说苏菲的使命依然在行进之中,这关乎着中国伊斯兰的未来出路,也关乎着它对世界的影响。其二就是伊斯兰进入中国已经有上千年的历史,但是在文化上却一直处于边缘状态,我们说到国学时都说儒释道,伊斯兰却一直被视为一种异域或异端的东西,这显然是偏置的结果。明清时期的伊斯兰学者曾经有过以伊斯兰来诠释儒释道的,其目的就是想使汉语语境中的伊斯兰接通中国古典,进入主流传统,这个过程时断时续。在当代张承志无疑竖起了珍贵的里程碑。我的接续是希望我们族群中有限的力量,汇入到这个有益的工程中来。汉语的伊斯兰也该有自己的真正诗学——用以接通源头的诗学。中国有十个民族信仰伊斯兰,而说汉语的穆斯林民族就有四个,如果这种隔阂一直存在的话,对谁都是不利的。而文化上的完成显然应该成为先导。而文化上的相互参照和借鉴。在当今时代尤为重要。这个文本是与我此前的作品《穆斯林词》和《新柔巴依集》相续的一个体系。
我既非宗教狂热者,也不是完全彻底的神秘主义者,而更多是一个本性诚实,向往本真的人。当我以诗性的精神探索真理时,与宗教信仰相遇了。我所信仰的伊斯兰教究其本质来说是跨越地域、民族、宗教,超越所有意识形态的一种精神信仰——宇宙意识,当它被苏菲主义者彻底打开之后,它通达造物主的趋向和通道尤为向人开敞。它或许还没有超越宗教式的解释,可它藉助于远在天边的幽玄和尽在咫尺的体验,在虚悬的抽象思考和心灵体悟之间,印证和揭示自我生命和造物主之间的关联时,苏菲的信条便是一旦信仰了真理,就要身体力行,以全部的心灵力量作为献身。
苏菲的包容和汲取是无限,而非某种某类所知所见和某种某类未知未见。《苏菲绝唱》应和苏菲的方式,将在自我身心间所发生的一切,通过语词直接召唤其意义所在。它或许接近沉默的呢喃,或者似图接近永久的恩典,或者为接进真理之光亮做一种准备。与此同时,在诗写过程中汉语表达的大门也被无限打开,我感觉它几乎能够应对,并服务于任何复杂的生命体验和心灵感受。
尽管,这是一个无主的世界,有关神,有关造物主存在的观念和意识,已经退至空无。但是,人从哪里来,还要回到哪里去。苏菲的本义就在于人所认识的自我存在与世界与造物主存在的统一性,它是诗性言说的基点,也是所有诗性本质的依托。我们的活性存在和逝性存在;即时性存在和隐秘性存在,透过在物性中的自心领悟,是能够将其对应关系延展到趋近澄澈透明的境地的,这是我们的归属所在。当我笔尖下的语词越是触碰到那些幽微隐昧的事物,我就越感到造物主的博大、伟大和无穷光亮。诗性的真实和天真,仅此而已!
这个略显复杂的文本,于我过于简单的人生构成了某种悖反,我知道这是造物主对我的恩慈,他对我心灵的历练远超肉体,这种相异性构成了我的整体,诗性生命的衍生,在某种意义上就是在相同性中与相异性的相遇。
我将这部诗创作的地址——西御街作为副题。我是在这个死去的地址中饮入了某种复活,这个创作地点,让生存的窘迫,让位给精神的丰盈和诗写的甜蜜。
这部诗分为上下两卷,上卷是世界经验的集结,下卷是本土经验的归纳,当然,它只是感觉上的划分,它在整体上所标示的方向是一种本体建构,即生存本体与心灵本体的融合,诗性本体与造物主本体的融合。
2013、11、1

上卷

1、他说过他来过••••••
2、他在场或缺席••••••
3、他已容忍时光••••••
4、他总能找到你••••••
5、如果你是鲁米的夏姆斯
6、致艾卜•亚齐德•比斯塔米
7、致拉比尔•阿德维雅
8、致阿朱那伊德
9、致苏拉瓦迪{之一}
10、致苏拉瓦迪{之二}
11、致哈拉智
12、致伊本•阿拉比{之一}
13、致伊本•阿拉比{之二}
14、希德勒
15、致鲁米
16、致欧玛尔•哈亚姆
17、致哈菲兹
18、致萨迪
19、黑夜中的黑马之黑
20、大约在此时
21、盖德尔再次临近
22、希吉莱一直在途中
23、那个启蒙时代的征兆••••••
24、如你所见••••••
25、你也需要鸣响••••••
26、你要读出植于心灵顶端的树••••••
27、这晚夕的造物••••••
28、两肩的天使••••••
29、太阳躲在••••••
30、主啊,时辰已远
31、你品尝这只苹果••••••
32、你捡起了它,那朵玫瑰
33、必将在一滴水中回到••••••
34、在同一块岩石之外••••••
35、梦在世间已经徘徊太久
36、石头之痛与骨头之痛会面了

上卷


他*说过他来过••••••

他说过他来过,他存在
他说,你念诵
他便在你唇齿
你聆听,他便在你耳朵

你触摸,他便在你手指
你行走,他便在你双脚
你以额着地
他便在你额头

他说,爱从未废止
你笑,你皱眉,你流泪       
便是他笑,他皱眉,他流泪

如若你持续迟疑
不再醒来
他又说,生命——那是你自己
*诗中人称的“他”,通常可以作为对造物主的界说。

他在场或缺席••••••

他在场或缺席,对你而言
并不敏感,你只管诵读他的语言
一遍遍地读,一章章地读
好像他就是你发出的语音、音阶

过去有人用方言读,对你
阿拉伯语也是同样陌生
你沉醉于这种音调的顿挫流转
它既是倾诉,又是聆听

它还是呼唤,即对他又对你的
呼唤,伸过的空间空空荡荡
他在哪儿?你在他的哪儿?

你从未曾奢望过应答,那念诵
永是一个心灵接待室
你在那里收获,星月明灭的回声

他已容忍时光••••••

他已容忍时光,让河流
年复一年地围绕你身边流淌
你若干渴,他让你啜饮
你若燥热,他让你沐浴清凉

他在所在的流变中转变,处变不惊
他为两世天性者赋予凝望
嫌狭者为求宽阔
即便逾越,他忍受那逾越

如若玫瑰的贪恋时辰,超时开放
他持续那芳菲。他接纳闪耀
若你眼神中的星光尚未熄灭

启示流逝,又追踪流逝
他在此间,而永在彼处
那空间,那气息,不舍昼夜

他总能找到你••••••

他总能找到你,把你认得真切
他为你始终醒着,犹如
花香为了嗅觉醒着,犹如
音乐为了听觉醒着

他的本质会使你疲倦
而他自己从不倦怠,如若河流
在黑暗中转向了,他又在
银河的倒影里分辨出那个河湾,如若

最热烈的恋侣也失之交臂
他却能从双方各自的目光里
看到自己眼底的忧伤

他是微风,随时准备为你翻开
手中的书卷,从形状到声音
他收容,他怜悯、他提升

如果你是鲁米的夏姆斯(1)

如果你是鲁米的夏姆斯
他就是夏姆斯的鲁米
如果你是来到世界中间的孤独
他就让孤独和孤独相遇

如果你是尘世的蜡烛
他就是生命的火种
他让蜡烛因火焰而舞蹈
让火焰因燃烧而发出旋律

如果舞蹈与音乐在一处旋转(2)
如果宇宙之风也加入旋转
他就让风,吹过两个世界的边缘

他让风和风之间生成云
在聚散的云中,他只是他自己
而那湖中,前定的云影永不重现
(1)鲁米出生于波斯呼罗珊境内的巴尔赫,(1207年——1273年)他一生主要以波斯语写作,也有少量以阿拉伯语、希腊语写出的作品。他父亲是一位有学识的神学家。为了躲避当时蒙古帝国的入侵,他们全家最终在土耳其安纳托利亚的孔雅定居。鲁米自幼受父亲的教育和熏陶,在伊斯兰教神学、哲学和文学等方面皆由深厚的造诣。
1244年与神秘主义修行者夏姆斯的相遇,使鲁米发生了巨大的转变。用鲁米自己的话来说:“我从人类身上看到了从前认为只有在真主身上才有的东西”。由此他成为一位神秘主义诗人。他的抒情诗集命名为《夏姆斯•大不里士诗歌集》。诗中运用隐喻、暗示和象征等艺术手法,通过对“心上人”、“朋友”的思念、爱恋和追求,表达修道者对真主的虔诚和信仰,阐发了“人神合一”的苏菲之道。
(2)鲁米的莫拉维苏菲社团,在修行时以一种旋转舞的方式进入眩晕的状态,来达到与真主合一的目的。这种方式在西亚和小亚细亚的一些苏菲社团中仍然盛行。

致艾卜•亚齐德•比斯塔米(1)

你说过了没有我
那个所在的我
需要他召唤
像月亮召唤光影

你说过了没有我
那个流逝的我
需要他牵拽
像地球磁力牵拽坠落之物

你说过了没有我
只有他说出的
那个游离的我

那个他爱的
让你也陷入爱的我
在爱中回归于他
(1)艾卜•亚齐德•比斯塔米(874年殁)为波斯人,据说是无我主义的首创者。 苏菲修行者力求通过爱和沉思冥想,即通过消除个人意识来服从安拉,使自己融于安拉,从而达到\"无我\"。

致拉比尔•阿德维雅(1)

你追逐他
以人的条件
你以美
以芬芳而勇敢的爱

你的美和爱
无从比较
它在镜中无影
风中无迹

而他在一切迹象之中
保持缄默
保持所有的奥秘

他是你的唯一
在你的混沌之前
在你的澄明之前
(1)拉比尔•阿德维雅(801年殁)是苏非派早期历史上起过重要作用的第一位女性苦修者。她曾宣称:她崇拜安拉,不是因为惧怕他,也不是因为贪图天园,而只是因为喜爱安拉,向往安拉。神秘主义爱的信条在她的言行中得到发展。

致阿朱那伊德(1)

否定的自我,也许
会从肯定的自我中显现出来
这就是那颗光钻
由枯骨映出的容颜,是婴孩

蝴蝶必从僵硬的茧中
脱颖而出,那改变一切的光
将扶持一切飞翔和上升
并将那翅膀上的花纹映亮

你显示的和解,是一个意外的
礼物,它瞻望天园的眼神是全体
而不仅仅是片段、碎片

向上的路和向下的路
时间的历程,亘古不变
灵魂之翅,一再借镜太阳石
(1)阿朱那伊德(910年殁),偏好比较节制的宗教精神,他意识到比斯塔米的无我所带来的危险,他倡导在自我“寂灭”的状态之后,必须紧接着“复苏”,亦即回归到提升后的自我。他为后来的伊斯兰神秘主义勾画出基本体系。

致苏拉瓦迪(1){之一}

他说“唤醒你自己”
让你心的冰块在光中苏醒
让它在被光的温暖化解时
将你的惊恐转变为爱的宁静

欲望和高烧的火
在不可测量之处被测量的灵感
地域和天堂都在你自身
都须要被这一道光所击穿

诸如鲜花、美景和心旷神怡的感觉
诸如风和尘埃,阴影和委身泥土的骨血
诸如那消失的和到来的未知

这尘世的虚无烙印
因为光,与宇宙的迹象一一对应
于此光中屹立,你的承接和赞诗
(1)苏瓦拉迪常被称为长老以希拉克。以希拉克意指从东方发出的第一道曙光,同时也是朝向明觉发出的第一道智光,他认为东方并非地理的位置,而是光和能量的来源。他以光来经验神的信仰中,宣称人类对自己来源的记忆已模糊不清,对这个阴暗的世界感到不安,渴望回到最初的家园,而从安拉而来的光,是回归的介体,也是其存在本体。

致苏拉瓦迪{之二}

你让我在光中出现
因为硕大的晨阳在一滴露水中颤动
而一粒星辉去到黝黑的枯井里摸索
你又无从击溃真实的黝黯

而你让我的光,来到气血中间
以一支烛火去到风雨中历险
以一颗泪珠去到高悬的圆月中探问
那一点萤光闪耀,也已被你许愿

你让我在光中出现
俯下身来,聆赏玫瑰黄昏的色彩
可最后的一缕光,消失在了我最后合上的眼睑

可我已经到来,在光中
比孤独更孤独的光,古老、完整而永新
放逐与接纳,消弭与涵养,光已具现

致哈拉智(1)

真理来自大地和天际的融和
那也是爱,它被你像棉毛一般梳理
直到那棉毛开口说话
直到那棉毛和云絮中的天使相遇

就在那个温软的聚会中
空白纸页上降临了歌诗的语句
然而,在思想透析的影子世界
群星纵深间也会渗出血迹

棉毛的体内必然有一个主骨
它或者来自棉麻枝干
或者出自牛羊躯体

无论你有多少个暗示和喻指
自体永远扎根于母体
而乘风的唇舌必历险境
(1)苏非主义代表人物,早年当过梳毛工人,故名“哈拉智”。著有哲学文集《塔辛之书》和《诗集》。哈拉智曾在出神时说“我就是真理”, 充分表明了他的泛神论思想。 922年3月由阿拔斯王朝判决,处以磔刑。后被苏菲派尊为“殉道者”,其巴格达的陵墓被尊为“圣墓”。

致伊本•阿拉比(1){之一}

在一个人的镜子里面
你看见世界迹象
就是它自身的显现
犹如花朵为自己而开放

在世界的镜子里面
你看见自己的脸
叠加着一个个梦幻
在梦幻折射的梦幻中

你履行秘密的许约
那灵魂穿越欲望的时辰
与灵感相遇的惊讶

如同镜中的眼神
和另一个眼神相会
当那个眼神里出现另一个你
(1)伊本•阿拉比(1165~1240),著名的伊斯兰神秘主义哲学家,苏菲主义大师,著有《麦加启示》和《智慧晶棱》等书,特别是后者对于伊斯兰神秘主义思想的重要性再怎么强调也不为过。他在伊斯兰思想史上的重要意义在于将苏菲神秘主义学说系统化和理论化。

致伊本•阿拉比{之二}

你阐释欲望
时常令语词陷入高烧
语词总是自己喊叫出声
因为挚爱

当你在镜中看到他的眼神
当一个眼神中的眼神
被另一个眼神主宰
因为挚爱

总是悲欣交感的穿越
念珠触碰到了灵知
玫瑰香触碰到了直觉

当默示的激情展现时
你的额头正埋入尘埃
因为挚爱

希德勒(1、2)

就这样,你从草树走近我
你从一种绿,生发出
万紫千红。生命从根部被唤醒
并向上生长、移动

如何谛听树的语言在身体中延展
拔节?如何谛听光与风
在脊髓和心意中回响?如何
将目光无从抓住的叶片,给予认同?

从时间中穿越时,借助
这根骨枝,一个散步者正从新月下走过
那时,丹桂花正在他的体内盛放

这个伊甸园有的是灌木、草地和乔木
它是常新的,尽管
已被预见了凋谢、湮灭
(1)希德勒是出现在《古兰经》中的一位神秘人物,神赋予希德勒有关他自己的特别知识,当摩西向他求教时,他无法忍受这个事实,因为这超越他的宗教经验。他认为试图了解我们没有经验到的宗教“信息”不是件好事。希德勒这个名字的意思似乎是“绿色的东西”,意指他的智慧常保新鲜并且永远推陈出新。穆斯林传统把希德勒当成所有的追求神秘真理者的宗师。而神秘真理则被视为在本质上优于或相当不同于字面意义的外在宗教形式。(这个有关希德勒的信息,我是在英国神学家凯伦•阿姆斯特朗的著作《神的历史》中首次看到,此外再没有其它资料为佐证)。
(2)伊斯兰教的色彩标示亦为绿色。

致鲁米

没有人的灵魂是孤独的
当你在你的歌唱和舞蹈中
找到一个相伴的灵魂,如果
不是夏木思,那就是另一个人

没有一颗星星的闪亮是孤独的
当它在它的闪亮中,找到
另一种旋转的闪亮(1)
那眼睛对眼睛的理解、瞻望

你顺从光的观念。同一道光
安排了同一场动情的约会
同一股春风,携带的同一种温暖,孕育于

同一种寒冷。同一股劲和同一种眩晕
来自骨骼和气息的统一秩序
不必说,它是万物仰赖的默契
(1)鲁米的莫拉维苏菲社团,在修行时以一种旋转舞的方式进入出神的状态,来达到与真主合一的目的。这种方式在西亚和小亚细亚的一些苏菲社团中仍然盛行。

致欧玛尔•哈亚姆

唉,落日和花瓣
陪我一块儿落泪(1)
你在这坟墓里躺着
早已知晓

你写了那么多柔巴依
都和酒融在了一起
同时,还有爱情
还有望向天园的醉眼

我捡起了两枚花瓣
上面沾着,两世的土
夜莺唱出了此刻的寒意

走了,我也要走了
时间也不必跟随我了
我的笔要到水星去蘸墨
(1)据欧玛尔•哈亚姆的一位朋友尼达米回忆说,在一次饮宴中哈亚姆说:“我坟墓所在的地方,那里树上的花,将每年两次落到我上面。”
在哈亚姆死去之后,大约公元1136年时,尼达米去到哈亚姆的坟地凭吊。那是春日的一个黄昏,只见坟头上有一株梨树,还有一株桃树,当时无数纷落的花瓣几乎覆盖坟墓。尼达米想起哈亚姆的话,掩面而泣。哈亚姆以他的《柔巴依》闻名于世。

致哈菲兹

你的醉眼同时浸入
亚麻色月光(1)
和亚麻色诗篇
还有,凌乱不堪的秋风

可你的衣衫已经破旧
况且,酒气熏人
如果你醒着,在墓土里
在此刻,眼睛仍旧望着天穹

如果,天缘垂首
红玫瑰为你再次盛放
光因你而持续耀亮

天园的窗帘也是亚麻色的
我会裁下来一段
给你做件长衫
(1)哈菲兹(1320~1389)波斯诗人 。名字的含义为熟背古兰经的人 。父亲是伊斯法罕的商人,后全家移居设拉子。幼年丧父后生活困苦,一面谋生一面求学,对神学和阿拉伯文学尤感兴趣。少年时即开始写诗。20岁时在抒情诗和劝诫诗方面崭露头角。 巴格达宫廷曾邀请他进宫赋诗,遭到拒绝。1387年,征伐波斯的帖木耳占领设拉子时,他已沦为托钵僧,两年后去世,安葬在设拉子郊外的莫萨拉附近,今已修建成哈菲兹陵园。哈菲兹曾在自己的诗篇写到:用五百丈亚麻月光,换得了一个商人的全部家当。

致萨迪(1)

哦,我就是那个乞丐(2)
为饥渴而求得那唯一的餐饮
我也是那个盲人
用蒙翳的双目把唯一的良医找寻

我还是那个唯一的吝啬鬼
我的小气,让乞丐和盲人相逢
让盲人用他的饮食款待了乞丐
让乞丐的祈求,使盲人复明

我不想把这个故事告诉全城
因为我的眼泪不会变成粒粒珍珠
而被真主冷落,也是祈求的一个收成

对这一切心照不宣,是我唯一的报偿
我也同样感激于你
就像圆熟的果实,同时感激风霜和阳光
(1)萨迪(约1205-1292)波斯十三世纪著名诗人、作家。出生在贫苦的传教士家庭。童年生活十分艰难,成年后又长期过着流浪生活。他把这些丰富的生活体验都写入故事诗集《果园》和《蔷薇园》中。他的作品有着鲜明的思想倾向,通过对帝王,僧侣以及商人,市民各类人物的生活描写,揭露封建统治阶级的残暴和僧侣的伪善,对劳动人民表示同情,歌颂他们的善与美。萨迪的作品是波斯文学的典范,对后世影响很大。
(2)萨迪有一首诗说:一个饥饿不堪的乞丐哭倒在一个富家门前,并没有得到救济,倒是一个盲人将这个乞丐领到家里招待了一番,后来,在这个乞丐真切的祈求下,盲人双目复明了,然后这个奇迹传遍全城,令那个吝啬鬼后悔不已。

黑夜中的黑马之黑

黑夜中的黑马之黑
如黯淡的,未曾燃烧的煤炭
如一块缄默的神秘黑石
梗在你内心城邦的边缘

风在持续地吹过时
将它溶解为天空默祷的氛围
只要,它清醒的眼睛一闪
就会在你记忆的绳子上,打下一个活结

你看不清它黑色的瞳仁
就像你读不懂,它体内的沉静和安宁
它的气息围绕着北斗运转

它被光的纺车捻成了黑线
它被牵引,穿过针眼
成为专程赶来的先知的骑乘

大约在此时

大约在此时
蝉从壳中脱出,开始歌唱
花儿开了又开,种粒着地生根
无花果从阳光求得了圆熟

大约在此时
罂粟正在果实中转化意味
桂花的香馨一阵阵回到了旧歌
那为黑暗唱歌的夜莺,正贪恋梦境

大约在此时
正午的分界已经鲜明
神的历史,停留在一双孩童的黑色眸子

那孩童在用礼赞之水沐浴眼睛
大雷雨
正从天际驶过

盖德尔(1)再次临近

盖德尔再次临近
夜深了,狂歌还在飞扬
即便世间喧嚣依然,你也不再听到
你只想跟一缕清风言欢

在大地之心,那先知
已用宇宙尺度来衡量一个生命基点
他被自己的语调托起
他看见大天使,并被天使督促读出

这是真的,那清风一直在吹拂
你能听出那盈满
向那声息返归

现在他听到你了吗?
夜空无垠,幽暗的深沉中
几滴泪落入你眼睑
(1) 对《古兰经》始降之夜的敬称。“盖德尔”系阿拉伯语音译,意为“前定”、“定命”、“高贵”等。该词始见于《古兰经》第97章,译作“高贵的夜晚”或“珍贵之夜”。专指伊斯兰教历9月第27夜。

希吉莱(1)一直在途中

希吉莱一直在途中
有心者怀揣着它上路
心上的路并不自身具足
但黑暗星际间有它的回声

先知一行被他的血亲迫害
前往麦地那避难
而你在赶赴时间内外的约会

在大树下躲雨
在尘埃中查看影子
或者揉揉眼,张望天空

世界还在继续
而你已看到了终结
你能否从夕阳沉坠的湖里
取回一个真实的面影
(1)希吉莱是迁徙之意 公元639年,伊斯兰教第二任哈里发欧麦尔,为纪念圣人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 于622年率穆斯林由麦加迁徙到麦地那这一重要历史事件,决定把该年定为伊斯兰教历纪元,并将伊斯兰教历命名为“希吉莱”(阿拉伯语“迁徙”之意)。希吉莱也时常被穆斯林用于信仰者的流动和交流之意。

那个启蒙时代的征兆••••••

那个启蒙时代的征兆,如泉水一般
汩汩涌出。在石井边
在无花果树、椰枣树和橄榄树的
奥秘旁,他们学习诵读

那些牧羊人、赶驼人、商人、诗人
和占星者,从此
为这个情结着迷,并使其绵延
世间之爱或痛苦,无论多么

盛大,都只系于独一主的存在
就像一滴水珠抑制住了所有的
光的叹息。当黄昏的幻觉

试图在一朵将要闭合的花中
进入黑暗时,一只蜜蜂
仍然在花蕊中专注于它的持守

如你所见••••••

如你所见,在一个界限上
这千年巨楠生于我心
它俯瞰绵绵香客
在它的影子里,拾阶而上

薄光从叶丛间渗漏
让那袅袅烟缕去释解
信者的弥望。当它闪耀
并接进每一天的边界和你的脊髓

它也会发出声音,为谛听者
而吹送,当风为这土地的
痛苦和高旷而吹息

分享此间的高耸,并徘徊
无视自我,也无视光阴的摇摆
与它的消逝之音合一

你也需要鸣响••••••

你也需要鸣响,如松间之风
恰如他以歌诗推举那高旷
在天空的黑色布景中
星子的声音,是一种恒远的冥想

如果确有什么神秘的事物存在
因为你曾童心无忌
你曾仰望,在全身心品尝天园的滋味时
你会不假思索地说出一行诗句

你一直注视那松树,直到枝桠间
满覆白雪,直到风声止息
直到寒冷将你塑造成一个男人

难道你没听到一种贵重的音调攀上树梢
一种清澈、婉转的韵律
一种在汉语边界穿梭的,异族的唱敍

你要读出植于心灵顶端的树••••••

你要读出植于心灵顶端的树,你要
读出的橄榄树和无花果树(1)
高过所有的思想。你要
在所有的诵读中青葱,且如甘露

你要用大海的耳朵
聆听,用沙漠的舌头品尝
你要用恋人的心触摸,你感受
声音的抚慰,也是色彩的冥想

土地和叶子的色调,人的
皮肤、血液和光影的色调,混合为
神圣敬慕与殉难者之路

在劳作、苦难和牺牲之上,梦想
在白昼和黑夜不息循环。巴勒斯坦的
墓园,在生死嬗变中,高高隆起了海岸线
(1)《古兰经》第九十五章“无花果”章,是穆斯林最为喜读的章节。

这晚夕的造物••••••

这晚夕的造物,未必冰冷
在冥思了很久之后
耶路撒冷圣城履行职责
许诺在天光之间开合

同一盈满之地的柱石
同一飘摇之境的牡马
透过尘世,驰出了尘世的
抵达。先知登宵(1)这是

真的。这是为了让我们醒来
在行星聚拢时
与天园融为一体

鲜血和悲戚也能变得圆满吗?
若此时橄榄树凋零,斑鸠
在哭墙的一角,咕咕哀戚
(1)伊斯兰教纪元前一年,圣人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于伊斯兰教7月第27晚夕由天使陪同从麦加禁寺飞抵耶路撒冷远寺,登上天空之极境,接受安拉之默示,并于黎明前重返麦加,此事记载于《古兰经》十七章第一节。

两肩的天使(1)••••••

两肩的天使,被提升到了每一时辰的问候之间
如若你的生命确实被天使记载
他分享你的现实,乐意看到你被晨昏的光线射穿
然后赎回、留存每一个瞬间记忆

你看不到,他藏在光线中的脸在黑暗中是什么样子
而易卜里厮(2)却能将死老鼠的气息布满房间
出自口舌的声音,不是唯一有效的明证
你又能了解何等事物被置于考察和审判

无从猜测的命运走向,也无从在某一时空滞留
如果你从火炭中走过去捞取生活
他说,衡量你所做的是不可失去灵魂

主的语言和天使的在场能挽回多少过程
“当心你并没有欺骗你自己和别人。
来自我的罪恶的--才是真的。”(3)
(1)伊斯兰教认为每个人的两肩上都各有一位天使,记录人每天的善恶功过。穆斯林在每次礼拜结束时,都要以真主的名义向两肩的天使问安。
(2)易卜里厮是伊斯兰教中的一个天使,不过是代表邪恶的一面出现在穆斯林的语境中。
(3)语出波兰诗人米沃什诗歌《主》的诗句。

太阳躲在••••••

太阳睡在
晨礼之后
第一波邦克(1)结束
光才开始苏醒

风吹破了光
和漫天云海,悬铃木
叶簇摇曳
乌鸫歌声响起

而在江流之上
第一个影子
是残月的

万化归一
聚集为瞳仁的
晶体,含泪的闪光
(1)邦克是穆斯林呼唤礼拜的仪式。在每个清真寺每日五次的礼拜,邦克都有专人诵读。

主啊,时辰已远

主啊,时辰已远
黑暗在加重,而星座已远
迷失在都城中的乡愁和
断线的纸鹞已远

在这座城市里,你曾多次遭遇大风
大风还能翻越几重山
吹白几多昆仑的头呀
那被尘沙阻断的眺望,还是不是眺望

而眺望中的天堂已远
尘世与天堂的联姻皆起于神意
而肉体驱离了灵魂,神迹已远

干渴者又说,骨头里的水源都消失了
暮色里,盛水的容器离清泉已远
主啊,被爱者与怜爱者已远

你品尝这只苹果••••••

你品尝这只苹果(1),用整个身心
你触摸,她便有了温度
你嗅闻,她用香气与你交谈
凝视她。望着你,她是一个爱人

不太陌生的事物,也难以谙熟
而被感官熟知的事物
也将作用于心灵的盈动
她有静谧的颜色,是绿,也是红

这际遇在怎样的圆润上,标明了
怎样的边界?这甜蜜
在怎样的液汁中,标明了怎样的禁忌?

如果这噬咬,咀嚼的音律
与你的惧怕和敬畏相系,当她
给予,或者倏然而失的时候
(1)苹果在一神教体系中,具有性的象征。它是天园中的禁果,因为人祖阿丹(亚当)和哈娃(夏娃)吃了这禁果,才发现了自身性别的存在,才有了后来被从天园贬黜,并繁衍人类的过程。因此,性的禁忌和约束被系于具体的物象之上,苹果所代表的性相与神的恩典和罪刑都属于永恒原型。

你捡起了它,那朵玫瑰

你捡起了它——一朵红玫瑰
尽管一辆坦克从上面碾了过去
它还是回到了书本。那册页中的字迹
和花瓣上的血早已和解

夜莺歌声中的月光和少年的血
早已和解(1)。痛苦和死
是真实的爱情,是同一种爱情的
同一个变种。红玫瑰和它的倾慕者以颤音

将天命之爱延伸得那么久远
以至于在杜鹃鸣叫的
这一刻,你还在回味不已

鸟和树是共同生长的亲戚
当大地上响起那怪异的轰鸣时
你该与光和空气合作,对抗那机器
(1)波斯神话中的故事说,有一个少年要想得到一枝红玫瑰,就要按照一棵玫瑰树告诉夜莺的那样去做:“必须在月光下用音乐浇灌它,用自己心灵的血将它染红。你必须让一根刺刺进胸膛,对我歌唱。”这根刺就会刺穿鸟儿,它的血就会流到树上,到了早上,红玫瑰就会绽放。红玫瑰是爱情的象征。

必将在一滴水中回到••••••

必将在一滴水中回到
大海,必将以一朵浪花激荡
那岩壁,必将带着前定的
沙与盐,石与骨,返归血脉的

回流。必将大笑、痛哭和咆哮
必将在低泣、哀鸣、咏颂过后,接回
无边的缄默和荣光。你的荣光
被库尔希(1)言中,寄寓宝座,掂量着笔,攀缘光梯

而大海之舌下伸的根
没有经历的束缚,当语词携着云气
漫步向上,与着火的雷电、与群星相遇

它必将测量,那不可测量的
可大海最终从天空垂了下来,必将
在你的嗓音中充满一呼一吸(2)
(1)库尔希是在伊斯兰意识中具有举足轻重的意象,它被称为宝座,同时也有道、灵魂、法版和笔等称谓。
(2)在苏菲的修为中,《古兰经》的诵读是在气息的调节中进行的。

在同一块岩石之外••••••

在同一块岩石之外,在同一块骨头
你的自我与岩石和骨头是一体
在同一首音乐之外,在同一片星空
你的自我与音乐和星空是一体

带着水的说教来到我们中间
带着词,你的柔软在坚硬之外
水中沉淀漂浮着的词,让水挤进水里
让血球挤进血球,让血脉连接血脉

在同一面镜子之外,在同一双眼
你的自我与映照的光是一体
在同一种眺望之外,在阴影里

当死亡的眼神,穿梭于生者的情绪
当岩石在音乐间散步,你直接
走出骨骼,与星空合为一体

梦在世间已经徘徊太久

梦在世间已经徘徊太久
它不约而至,置身于你的边缘与核心
那似乎不断丰富的心灵配餐
转眼又成为浮云

连续不断的美梦、噩梦和无名之梦
强迫你接受,并要你做它臣民
有一天会醒来
做梦者和无梦者都曾这么说

在最近一个梦里
满目纯白的鲜花正重返你生命
那挡不住的香气恍若歌咏

那个花丛的诗人说:亚当子孙皆兄弟(1)
有一天会醒来
你和世界都这样宣称
(1)语出波斯诗人萨迪诗句,这句诗已被联合国奉为阐述其宗旨的箴言。

石头之痛与骨头之痛会面了(1)

石头之痛与骨头之痛会面了
在血液的溃败中,你还将
与花朵的尖叫相遇
灵魂被突临的飓风抛过了尘世

只有羔羊的咩叫独自留在了祭坛
受他引导,让我说出永世的
天命,救助的词任想象
在躯体的废墟中转身而出,朝向了另一边

偶尔的灯盏余光为书卷上的面影照亮
此刻眠息的便永不再醒来
此刻醒着的便永不再合上眼睑

会走到那里的,那头骨髓里的伤兽
会复归滋养万物生灵的源头
生在死中的相逢别无目的
(1)此诗为罹患罕见骨髓癌的德国友人大地艺术家约翰内斯•玛提森所作。约翰内斯所从事的大地康复和文化景观的修复工程,以及艺术创作和艺术教育事业,在欧亚非都设有基地,并广有影响。他是中国人民的好朋友,他的中文名字叫——石头爷爷。
依据约翰内斯的诗画集《癌症笔迹——111幅昏迷的绘画和结结巴巴的诗文》所提供的线索,可以看出约翰内斯不仅是一位虔诚的基督教信徒,更是一位自为的生命修持者。

发表于 2016-2-21 08:58:02 | 显示全部楼层
梦在世间已经徘徊太久

梦在世间已经徘徊太久
它不约而至,置身于你的边缘与核心
那似乎不断丰富的心灵配餐
转眼又成为浮云

连续不断的美梦、噩梦和无名之梦
强迫你接受,并要你做它臣民
有一天会醒来
做梦者和无梦者都曾这么说

在最近一个梦里
满目纯白的鲜花正重返你生命
那挡不住的香气恍若歌咏

那个花丛的诗人说:亚当子孙皆兄弟(1)
有一天会醒来
你和世界都这样宣称
发表于 2016-4-30 07:34:2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多谢孙谦兄指点。文本最初是想做一种嵌套形式,有些月份最后有一个释谜,后经蝼冢指点而整化成这种形式。但还是有较多的硬知识部分。主要集中在古象雄徘徊的时间。那个月尚缺经验,不象后面的月份,浩浩荡荡的就画出来了。最近出了一次灾难事故,心力尚未恢复,一时还不能完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1-17 21:22 , Processed in 0.053325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