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2718|回复: 1

推荐马休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7-9 14:17: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推荐语:精粹的语言,幽微的洞察,客观的描叙,深邃的哲理。


马休诗选

    马休,原名徐明发,1962年生于上海,长于农村。1986年毕业于上海师范大学美术系,1988始诗歌被国内外杂志刊用,著有诗歌七百余首。


《鹧鸪》


整个上午
鹧鸪坐在浓雾的家中一声声叫唤自己的名字


河对岸
所有走下楼梯的亡灵都以为自己还活着

  

   《盔》

瓢虫,一滴打过蜡的泪珠,
在枝叶前沿——
世界的尽头。
它那幼小的背壳有宇宙穹顶的弧度

这被退远的纪念缩小的阵亡战士的盔
仿佛造物主的纽扣系紧自己——


一阵风刮过你白日梦的眼瞳
一只天鹅在寂灭的湖面上留下一道战国时代的斧痕

《乌衣巷》

远处的铁轨慢慢地与更远处的地平线的音符并拢。


“他们什么也不懂
他们只会屈服于命运”

那匹游走在乌衣巷口的马
披头散发
空悬着两边的马镫

   《冬天》


整个下午
一只在枝头哀泣的鸟
就像自己拆散的零件

那个将低俯的时光朝向案头的人
统领着他帝国的孤寂

《秋天》

我听见自己的宁静呼吸着世界的声音。

这是秋天
秋天是用来生病的。

我看见一个保持美丽的形式主义拥有一间在叮当声中
淬火的形而上学的铁匠铺

《夏 》

蜻蜓点水——
哦!   这些有灵魂的弥漫的灰尘

我抬腿凌空  跨出蝴蝶的脚步,
我的名字便是我的疆界。

湖面绷紧的寂静里有巨大的疯狂。
《面窗而坐》
                                                        
指甲修长
就像苍白的自我的教堂
从反面半升倒悬的角质月亮


你是你自己的房间
你是你自己的囚徒
没有人在此

阳光摸进你的窗栅栏

在你万籁俱寂的皮肤上
有一匹空无的斑马的狂想

  《小镇》

这个小镇是一个打着死结的旧式领结。
街道太窄  多曲折,
就像那多虑的乡村绅士的女儿——

封闭于一个肺结核里的幽暗的嗓音。

荒凉的砖瓦厂  河水用旧岁月推它。
一个发展眼光的禁令在锅炉里憋闷。
在那个失业的司炉工的蓝色胆囊里憋闷。

一只鸥鸟倾斜的姿势,
接近于黄昏迅速的宗教。
一条鱼在水底下含住砖瓦厂的烟囱,
就像你用荒凉的旧时代的口唇
含住我的阴茎


《晨》

安静  厚厚的花粉盖住六点钟
醒来的眼睑多沉重
六点钟的花盘多沉重

一只我不认识的鸟有精致的衣裳和古怪的文章
它站在远处向不属于它的破碎的日子朗诵

我用轿车把遗忘和儿子送进了学堂
                 

《青龙寺 》

背着手  像个地主
绕着青龙寺外的田园走了一圈

我看见青色的竹子像细致的风搭在村庄上的桥
藤萝缠绕的野树倾向于河面……
时间曾经停在那儿
一有水
便又活了

唉  大地上原生的事物
那植物的姿态依旧有你所没有的优雅的风韵

就像这高于村庄的青龙塔烧光了眉毛
现在它没有了面目
但时间也有向背

一个香客和一个和尚同时被一个域外的母亲生下来


《茶叶店》

一只蜘蛛在椽木的屋角测量着六边形。
这忙碌的渔夫,
我在噩梦的掌中看见过比这更大的。

入夜的茶叶店光线柔和,
端坐于铁观音的女店主丰腴。
小儿子安静   犹如我的童年,

伏在板凳上做功课的姐姐
她抬头看世界的目光多么纯真

老青藤  老壁虎
哦  这些不安的灵魂
就像奇迹
日日新

  
        《无题》




梦中人总是入不了梦。一个
好的比喻,

却有一双迷迭香催眠的瞳子。


你看入海口稍远处那游泳的少女,
她由远天的弧度切入水中的手臂
比现实更精确,更清晰,也更孤立。


碧波荡漾,
甚至影响了你这午后半梦的情绪。



哪呢?
原来的地方早已不在了。


   《无题》


我打开信箱,掉出的
却是一双鸟的翅膀。


尘土飞扬。
这个夏天,我已经有一个月未出门了。
却越走越深,越走
越深


为什么词语被固定
马却还在沿着鬃毛狂奔





        《记忆之灯》




        一


        在果园
        我牵着她的手
        指给她看
        这儿  那儿


        我告诉她
        身体消失后
        记忆的头发依旧会生长
        果园的河床干涸
        却留下了流水空无而蜿蜒的
        体型


        我告诉她

哪里有碎片
        哪里就有拼图的手指


        哪里有手指
        哪里就有果园
        (我有时候是手指
        有时候又是碎片)


        而她是果园
        是甜蜜而芬芳的
        果子
        她女孩的身体会从果园的枝头脱落


        而一只鹧鸪
        会掠过她泪滴蓄成的湖面。


        二


        “但为什么
        所有的书
        现在都是空白的?”


        “为什么有人宣称
        思想走得再远也用不着穿鞋子?”


        “为什么短暂的打狗棍
        能用来击打湖水的永恒?”


        “为什么门有内外
        却没有四壁和屋顶?”


        “为什么新开的花
        是恋爱的口唇易碎的杯子上的旧渍?”


        “为什么
        记忆是情人
        而不是女儿?”


        三


        我右手牵着道路
        左手牵着果园


        这儿  那儿
        都是我自己的碎片


        我右手拿着拼图
        左手牵着女孩
        一只鹧鸪正掠过她泪滴蓄成的湖面


        一只鹧鸪正冲向尽头的
        没有四壁和屋顶的果园的门


        它叫喊





  《无月之夜,带儿子去看湖边乌桕树上的大鸟巢》





        我带儿子去看湖边乌桕树上的大鸟巢。


        这熄灭的天空的火柴堆,
        像乌桕树远挂天边的  肿胀而巨大的
        心思。萤火虫忽明忽暗


        “我就是在明灭中抵达我自己的光年的速度吗?”
        明灭即无限
        儿子的手指几乎触到了萤火虫的瞬间。


        虫声密集,灵魂的缝隙更小
        更锐利。
        我和儿子在堤岸上倒走
        因为世界现在是反的
        我们倒提着人间的脑袋


        鸟巢多大呀,大过了人间  和下面的
        万事万物。
        我的脑袋沉重,
        即便是一首从最深的骚辞里舟行而来的诗歌
        也托不住大鸟巢
        和万古愁




《在我的夏窗外》


总有一只黑蝴蝶
在我的视线内萦绕
它不象碧绿的茑萝    潜进我的窗台



它只将夏日正午    在窗外翻来覆去
就像一种悠远的手势    就像往事



整个夏天    没有人用手臂搁住窗台
                      向内
                        探进来





《一月七日》


一日之迹里   有星尘
有月球的轨道。
猫眼里的正午   有旅鸟飞过。
记忆,也有它飞过的痕迹
就像一幅画   里边有三只鸟。
白昼是太阳的痕迹
我的思想是一日之迹中
                弄脏的某一点
我是痕迹。   我是我自己之迹
就像字也是痕迹
就像星尘洒落
无迹可寻





《汽车外的野花》
        ——川西草原行



我们正襟危坐。
在车厢寂静的浩荡中   想起
模糊的人生。  而引擎
突然开进陌生地带   蜂拥而来的野花
挡住去路。
我认识鲜花。
我看见飞燕草在阳光的窗外
紧紧抓住我的微笑。
而我们陌生的脸
是谁?



我打开车窗
花粉沾满我椭圆形的眼泪



《除夕》


星球。  流浪的
陨石   与航天者一起飘行
灰色的星尘   悠远如梦。
航天者钢铁的靴子   飘起   飘起
他在世外迈步
迈过我头顶   无限的宇宙



我伏案
    的生命

就像蝶群飘忽
       在繁花的阴影里。





《白头山火山湖》


唯一波动的
是蝴蝶的翅羽。

       千年时空
在蝶翅
在蝶翅翻动的二岸。  觉醒的
记忆。
我坐在此岸   还是彼岸?
以及庄子   和恐龙
           在蝶翅
         在这扇状生长的峡谷。
宇宙之蝶
光与投影的牵线者。
一阵风暴
就从这飞翔前
从无开始。


我曾经是蝴蝶
         渡你过岸


《手里的风景》


一张被手弄皱的晚报,
(已被人读过)
在书桌上   很薄
有锐角的皱褶。
一些油墨的
文字   被
折进
尖锐的皱褶的
深处,
许多昨晚的
新闻    在起伏的山峦
歪斜    变形   成为尖锐的
风景。
还有一些文字走失。 所有的
散文
突然发生语病
疯狂地演绎
   另一种抒情


《夏岛》


有一只蝴蝶和一只鸟的岛。
你的脑袋枕着一本厚厚的书



打开的窗子呼吸着远远的沙滩
你被正午印刷的失眠   起帆



正午的航线在鸥鸟钩子的利喙中
          在波浪翻动的蝴蝶翅膀上



《诗》


起重机    与蛙鸣。
起重机抓起的怀乡,铜油灯般
          悬挂着
起重机不能采一束野花



蛙声独自。
我站在这儿
离蛙声一尺
而一只小鸟
正飞翔在我生命的前方





《一首诗》


一只写诗的手
就像一只独木舟。
新写好的诗搁在一边
也是一只独木舟
诗人坐在小舟里



诗人是独木舟。
诗人数着一根一根写诗的手指
      像五个干净的人坐在一起
                   发着兰香



诗人与印第安人是老朋友
我是说,
当这个长发人划着独木舟从亚马逊河过来
我就用汉字写:

            独木舟



《岛》






众神聚会的地方
用波浪   围起
这语言之岛







词语的手指是女人


白昼托起你的乳房
你腾身越过了海







词语的手指
是海的手指
从对岸伸过来
用浪花   点了点
这个小岛   和沙滩







我居住在岛上
就像居住在一个被潮汐冲刷的文字里


我居住在岛上的这个旅店里
就像居住在一组被海鸟围观的词语里



文字的窗口打开着
海鸥整个夏天都在你的视线里翻飞
不飞来    也不走远







“岛”这个汉字   有白昼的光辉
每一个文字
都是诗的化石
每一个文字
都是一个岛




《玻璃酒杯旁边的鸟》






一只投影般的酒杯
如实在的虚无
你一旦把它击碎
乌有的碎片
将把你的形而上学割出粘稠的血



一只白日梦般的酒杯
仿佛光线的薄冰
用空气雕塑的洞穴棗
一只回归之鸟    寄托了天空的
                 全部寓意



虚能容物
长空万里有候鸟的体重





词语与酒杯的对视
一如阴影与酒杯的对视
飞鸟的投影是一只酒杯



我是说这只雕饰着玫瑰的法兰西酒杯
为手指与触觉设计的酒杯
你掌握它
就像掌握了啼鸣的一部分
          天空的一部分
就像掌握了梦中的一滴水



《睡眠的琴》


桑巴    和格勒
一把睡眠的琴。   梦境
使湖水铺开--
一架鹰的投影
桑巴和格勒的投影。
一把睡眠的琴
使湖水漫上湖滩
而手指般的地平线
从睡眠的琴上醒来



老哥俩    不说
是同一个人
横同一副语言的眉毛
调同一把睡眠的琴弦,
龙头琴的睡眠
     催眠正午的眼瞳
宁静的湖水感觉到自身的遥远



老哥俩    不说话
暂缓一生一世
拨响
   睡眠的琴声

















发表于 2017-11-13 16:40:01 | 显示全部楼层
确实好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3-26 08:48 , Processed in 0.050573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