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1626|回复: 1

组诗:人字头上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7-9 14:11: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i=s] 本帖最后由 冬羽 于 2013-10-9 10:21 编辑 [/i]

[size=3][b]组诗:人字头上[/b][/size]

[size=3]秋天的花瓣 [/size]

夜晚的丧钟为何而鸣
白日光芒是谁托举太阳喷涌
秋天在强光中欢腾,秋天
在城市患伤寒病的腰部发芽,壮大
我走在故乡温凉适宜的马路上
路边播报的嘴,美好的晴朗天气
金火龙倾吐秋天的新嫁娘身上一瓣瓣美丽的图案
鞭炮的小焰舌激发起尘土更多的贪欲
二十八辆红色迎亲车
隐没在树梢。黑夜的车队归于寂静
黑门楣张灯结彩(要谁看),黑暗
是我手里一把剪刀张开,光明是瞎子剪彩
在我的内心,我情愿从未见过日光喧腾
情愿是那个提着灯笼上街,摸着石头过河的瞎子
我的秋天多么无助,他被剪掉翅膀,挖走双目
他不会飞,不会思,不会察言
不懂罪和恶,不懂手的漆黑与白
说到眼镜跌地,在黑暗中撞击黑暗

“该腐烂的正在腐烂,
该下落的正在下落”
我们的眼睛全瞎了,我们有痛慢慢咽
秋天没有叶子,没有腐烂,没有下落
雪烧红花瓣。黑夜的花瓣红得离奇。

9.2

[size=3]纸的女儿[/size]

谁蒙上双眼,谁带离
一丛草无法说出,一棵树不张口
一个人在暗中。一朵向阳的花,一张脸孔
醉人的醇酒就要点响体内的爆裂声
我依然顽固地期待,光在云层上漂浮
一片纸可否燃烧出伟大的奇迹
死亡秘密在人类身上发生

纸的火焰迟缓吐核,死亡恢复
一棵羞愧的树;纸的女儿额头狭窄
长跪的膝头钉着一颗闪亮珍珠
父亲,我是女儿
我的小腹坐下一个男人试针管
上膛,推开我苍白的泪容

请允许我有最后的会面权
黑暗的深渊谁急速坠入
父亲,我是女儿,我蒙上黑布
忍受,时间一遍遍做加法
我一遍编缩减,到树的最底层
被掩住的喉管
和你绽放一节死亡会晤

[font=楷体,楷体_GB2312]*曾成杰案件。是纸归于纸。[/font]

[size=3]人字头上[/size]

1
我忍着,不说出草的死亡
坐着,一棵草在体内疯狂抽长
如此长的草啊是柔软的鞭子
亲手饲养的赤练蛇像梦魇的河流展开腰肢
我取下人字头上的一根针
缝紧黑夜累累垂悬的花之唇
继续沉默
捧着的杏仁果是奶奶绣鞋顶尖的一片黄
漆黑的棺椁
我忍着,不发出惊呼。
如此柔软的草,在体内疯狂盘长
针脚密密麻麻,从冬到夏,从春到秋
深夜反复裁出一个字
赤练蛇盘卷又展开
开口便被黎明前的黑按住

2
更大的雨点雷声
将我细弱的身体和几乎看不见的脸
埋于潮湿的泥土中
更多的人朝我叹息,吟唱
“春风吹不尽,野火吹又生”
纷纷取下,人字头上豁口剪子
修剪累累垂悬在窗台的
可歌颂的一日又一日。
我忍着,毫无破损之口
度过难捱的,一时,一分,一秒
充满痛苦的人性恶与善混交的尘世
人们将我连根拨出,不断谬赞,重构
更大的雨点雷声,一棵细弱的草
闪电中流泪的脸

7.22
  
[size=3]孤独是飞走在花蕊间的雷鸣[/size]

如果只有沉默的心,或是哑巴
无法开口,沉默的人紧闭鱼形嘴
宁可浑身长满鳞片,阳光一样剥落
世界在哗啦的巨响中打碎

沉默,利刃穿透
越过壮大的伤口
流血的唇聚合闪电的蜜吻
这闪电,惊醒无数雨夜梦魇

清澈的眼所看,孤独
是飞走在花蕊间的一声雷鸣
沼泽地陷入的脚
拔不出,足下两根绣钉

血迹淋淋,七月的傍晚
我的头顶飘过朵朵青云
哑默墙心拱出,不同规格的向日葵
在哗啦的巨响中失容
7.22

[size=3]晒黑夜[/size]

镜子里鱼一样的女人
游在镜片,帽檐下湿润的脸
太阳视而不见
镜子把十万亩水田铺过来
鱼需要去打开门
渴望,喝一杯制造死亡的水
美绽放摔碎的片,喉结第三格
一面空镜子前,咽下去

死亡不会如此畅快,晒干
镜子里鱼一样的女人,
座下有青山,骏马,罂粟花妖艳
眼睛决堤的女人,鱼一样跃入
怀抱她从未谋面的爱人

脸颊无数白珍珠游走
镜子里鱼一样的女人
每天将黑夜翻过来晒晒的
女人,黑
到奢侈和高贵
座下有黄河,草原,骏马狂奔
镜心喉管连接
植物的根系,开出无数金蜀葵。
7.19

[size=3]高烧的人字[/size]
     [font=楷体,楷体_GB2312] ——纪念一次聚会[/font]

掌声打破夏夜的沉闷
女主持娇小的身躯忙碌
这个晚会没有霓虹灯
只有人字檐下暗影重叠,
她闪光的双眼皮

树枝带叶,从树木的冠摘取
一枝献给动情歌唱的美丽王主席
一枝献给圆眼睛的侯诗人
一枝掠过疯女子吴明花狂笑的高音区
残跛腿,迈过去
台梯贡献白酒
给长篇小说秦主人

打着醉拳的秦主人
此醉,此无醉
掌声雷动,美妙的树叶献礼
将开场白和结束语叠出一个
高烧的人字
屋檐下暗影重叠,闪光双眼皮
7.26

[size=3]黑暗说[/size]

黑暗躺着说,站着说
手拿树枝说,寻找眼珠说
怀抱饥渴说,撕裂花朵说
身下压着喷香的女性体说
吞下一根根金条不停拍打肚子
嗝嗝说,躺进棺材一边钉口一边说

缝好破损的人之唇

“阳光挤不进来啊
大雪亮不起来!”

黑暗将白骨扔丢在大街上
露出牙齿冷笑说

摘走星星说。入住月宫说。
黑蟾蜍安抚哭泣的影子。
搬石头填竖井。

说:脸颊开花,人骨长着牙
黑暗的发是一群群难民
他已不需舞动千军万马

涌入邻国大家的嘴巴失血说。

黑暗的男人腿瘸了
眼瞎了。下巴打着厚石膏。
白纱布上洗不净的血迹

黑暗的女人坐在一辆公交车
扶着黑暗投币。在这个四野无光的秋季
黑暗将一个孩子抱走

企图以跳井威胁另外的黑暗说。
黑暗的云不再如乱马蹄印,黑暗的渴望
是一地杏仁,“曾被乱枝所戏”

黑暗丧失性功能,爱,勇气,善
黑暗的女人坐在一口井旁
扶着黑暗洗煤。

黑暗的头顶着针管
脚踩着天空
手以一国勇气,不停注射我说

你让我说什么呢?黑暗
9.8

[font=楷体,楷体_GB2312]“该腐烂的正在腐烂,该下落的正在下落”——赫塔.米勒
“曾被乱枝所戏”——池凌云[/font]
发表于 2015-7-31 21:09:39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冬羽!

“父亲,我是女儿,我蒙上黑布
忍受,时间一遍遍做加法
我一遍编缩减,到树的最底层
被掩住的喉管
和你绽放一节死亡会晤”

疼痛告诉我们还活着!

握!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1-17 21:32 , Processed in 0.051186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