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1401|回复: 8

[诗歌奖投稿] 荷花淤泥失败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7-8 12:45: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人间的粮食 于 2014-7-8 14:18 编辑

“荷花  淤泥  失败诗”

我说出的荷花  划过黑鱼冲动的舌尖,做起水稻灿烂的表亲
我说出的荷花  有一枝正慢慢向我关闭,靠近
旋转着,把分裂的土地吸附到它明亮的广场上
我说出的荷花  是烈日与暴雨的好儿女,一副莲藕心肠
饮下再多的苦酒,它的脸还是那么从容  干净
我说出的荷花会与别处的荷花不同,一部分
轻绣在合意的脸盆和被单上,一部分正发动小火车
在地下的宫殿里游行。一朵红莲 去战斗,一朵白莲
去修葺。谣言从不能沾染到它的手指和花冠。 四月
天空投下汩汩的青荷。困苦的人被召唤
孩子们被吸引,纷纷涌向它发光的边沿。它给
这些倔强而沉重的身体里  放一个轻盈的神
守护他们,如同一座活的墓碑里跳跃的心。生活
正令人感到害怕,世界因为热爱秩序而残暴 因为爱美而荒淫。
我因幻觉长出皱纹和毛发,唱一句“自儿时掷出的碎瓦河漂
全沤成乱世池塘里繁星点点的淤泥”。打乱的道路和流水
被一起连锅端走,但星空和大地却显得愈加清洁  整齐,一座荷花
正搬到我体内来,我身体里有数不尽的死亡与污秽
需要吸收和转世。在乌黑的跑道上,是我时常忘掉菩萨的话
皆因还不会修行,偶尔能碰触到不坏真身,惶惶又无从说起。
发表于 2014-7-8 13:36:0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老钢克 于 2014-7-8 16:59 编辑

  粮食兄的这首读来很顺畅,下面的呈现很有新意:

    
我说出的荷花 有一枝正慢慢向我关闭

    我说出的荷花……一部分正发动小火车
    在地下的宫殿里游行。一朵红莲去战斗,一朵白莲
    去修葺。谣言从不能沾染到它的手指和花冠。四月
    天空投下汩汩的青荷。困苦的人被召唤
    孩子们被吸引,纷纷涌向它发光的边沿。它给
    这些倔强而沉重的身体里 放一个轻盈的神


    ……一座荷花
    正搬到我体内来,我身体里有数不尽的死亡与污秽
    需要吸收和转世……


  诗需要的,就是这般将所思所感转换为意境的能力。

  巧借童话,更见鲜活。一般而言,长句式令人望而生畏,

  那么,布设兴奋点与阅读期待,独特而有味道,就是必要的

  考量,而这一首在这之上又佐以趣味性(谐谑曲调),
  
  荷花作为主线,由以上种种助力而向四外畅通(谓之运思),

  可见,无论多么深刻,诗自身,一定要鲜活,


  盖因,诗是灵之舞,所谓神灵活现,这首有这意思。

    —— 钢克,2014. 7. 8,13:31.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7-8 13:45:41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种向内的诗不见的怎么好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7-8 13:48:12 | 显示全部楼层
首先语言没有韵味,就已经失去了简洁和干练,被老刚这么一解,是不是添花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7-8 14:05:59 | 显示全部楼层

  另外,诗内多有半格标点符号,比如标题 “荷花 淤泥 失败诗”,是 “荷花 淤泥 失败诗”, 还是 “荷花淤泥失败诗”,请粮食兄明示,以便更好阅读。

  正文中尚有:


    花 划
    花 有
    花 是
    从容 干净
    莲 去
    里 放
    暴 因
    洁 整

  ——钢克,2014. 7. 8,14:01.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7-8 14:09:2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倒觉得很好。

标题,字词,句读,都没有问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7-8 14:22:02 | 显示全部楼层
老钢克 发表于 2014-7-8 14:05
  另外,诗内多有半格标点符号,比如标题 “荷花 淤泥 失败诗”,是 “荷花 淤泥 失败诗”, 还是 “ ...

调整了一下,谢谢钢克老师。顺颂夏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7-8 14:39:56 | 显示全部楼层
张枚枚 发表于 2014-7-8 14:09
我倒觉得很好。

标题,字词,句读,都没有问题!

那我们也在这失败之诗里相遇了,请枚枚喝酒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7-8 15:43:4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老钢克 于 2014-7-8 17:00 编辑
月◇朦胧 发表于 2014-7-8 13:48
首先语言没有韵味,就已经失去了简洁和干练,被老刚这么一解,是不是添花了?


  这是诗写法的一种:半叙述体,就是常规写法与叙述写法混合,各占一些成分,诗写的意思不难懂,关键我们看的是表现出来的巧不巧、活不活,现在诗太海量了,能有点新想法,使点儿新招让人眼前一亮的,并不多见,非我添花,而是好诗,是为我们点睛的。帕慕克小说《红》写到一种画技:细密画,就讲精气神的韵致即为兄所言“简洁和干练 ”,以下所选,内里透露的修为层次也正如此,因为这个诗意空间,压缩的是多重精神向度的集合,它不单单顺着一个意思走,而是混频,但已清晰可辨。写得很巧啊:“一朵红莲去战斗,一朵白莲去修葺。 ”与“困苦的人被召唤/孩子们被吸引, ”句式巧为呼应,已不是韵味,而是韵致了:举手投足间,能见韵味,但韵致,一定是内在之舞这一层次,后者是律动。“简洁和干练”还有一个判定指标,就是在基本对焦点(辅助性言说)之上,有效对焦点(主要动机)的命中率,这一首主线(拿荷花说事儿)写得不走神, 辅助动机并不游离这个主线,各个部门门儿清,但合在一块儿看着有些忙不过来了,想朦胧兄说的是这个意思。如若选择性地看,下面这些会不会自整体脱颖而出,是这些文字为诗增添了鲜活的生机。
  即使经典,也难觅如此使人换换脑筋的启示:神因肩负而沉重,但我们从此永远记得:

  青荷…… 它给……身体里 放一个轻盈的神  

  愿与兄因诗而轻盈。

    ——钢克,2014. 7. 8,15:38.

  再领略这份神清气爽的美——

    我说出的荷花 有一枝正慢慢向我关闭

    我说出的荷花……一部分正发动小火车
    在地下的宫殿里游行。一朵红莲去战斗,一朵白莲
    去修葺。谣言从不能沾染到它的手指和花冠。四月
    天空投下汩汩的青荷。困苦的人被召唤
    孩子们被吸引,纷纷涌向它发光的边沿。它给
    这些倔强而沉重的身体里 放一个轻盈的神

    ……一座荷花
    正搬到我体内来,我身体里有数不尽的死亡与污秽
    需要吸收和转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10-20 03:48 , Processed in 0.056722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