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1388|回复: 1

或长或短或枝或蔓——2014年近作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7-8 11:25: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i=s] 本帖最后由 山东十一傻 于 2014-7-7 23:48 编辑 [/i]

[b][size=5]我不说黄河很黄了[/size][/b]


[b][size=4]《在岸边》[/size][/b]

我不说黄河很黄了
这么多泥沙已经令它气喘吁吁
它不再咆哮,它只是无声地流淌着

我不再说黄河很黄了
曾经的古道都已经,消失
它所有的孤独都被自己,吞没

我再也不说黄河很黄了
因为它已经病入膏肓,无力辩解
它只是挣扎着从我身边,流过

当我老了,想起它时
也许会流几滴浑浊的,老泪
应该就是这种很黄的样子

但是现在,我只是皮肤泛着黄
在岸边,兴致勃勃地看着
它的黄和我没有一丁点关系


[b][size=4]《在大坝上飞驰》[/size][/b]

当我在蜿蜒向前的大坝上飞驰时
忽然想到,这黄河的黄应该不是我所想象的意思
这高高的大坝,也不是固若金汤

这条我眼中已经衰老的黄河
仍旧需要这么多人,这么多块坚硬块石头
和这么多的泥土,联手才能降服

其实也不是降服,也不可能降服
他们日积月累的加在一起,丝毫也不敢懈怠
对于这条黄河,他们只是心存敬畏

但是,我就不同了
我只是一个兴趣盎然的看客
开始是政治,然后是语文,最后是地理

它的暴躁和它的温顺
应该可以解释它的黄,但是它的愤怒
已经被我抛在了脑后


[b][size=4]《黄河落日》 [/size][/b]

看到它时,我有点饿了
一个如此巨大的鸡蛋黄
热气腾腾的闪着诱人的光

这条黄河,因为衰老
所以慢吞吞地往下,咽
竟然也翻起了,浪花

公路上拥挤的大货车
不时地掀起,滚滚烟尘
它们排着长长的队伍向前涌动

夕阳的余晖是昏黄的
浮在水面上,这黄河落日
在我眼中, 忽然就融化了

看得见的黄是落日、余晖、河水
看不见的黄是胸膛内的五味杂陈
再见了,落日,再见了,黄河


[b][size=4]《在梦中》[/size][/b]

竟然,还是黄
它不再沉默,并开始咆哮
它的黄,铺天盖地

仿佛是在岸边
又仿佛被它卷入了河底
仿佛不是河水,是泥沙

仿佛很多人站在岸边
他们对我视而不见
我是黄河么

一颗炮弹呼啸着飞过来


[b][size=4]《我醒了》[/size][/b]

和一场街头暴动有关
和一场政治课有关
下课铃响了

但是黄河的黄
已经进驻我的身体
它的暴躁也已隐匿

现在,我写下文字
不是记录一场梦境
而是诞生一条河流


[b][size=4]《假设黄河消失》[/size][/b]

只剩下泥沙、河床和我们
只剩下那些隐秘的排污管道和,垃圾
只剩下一条绝望挣扎的黄河鲤鱼

我想我们还是会毫不犹豫的吃掉它
而现在,我从一场梦中醒来
我的假设,你想过没有

还有一种假设,我不说
我只恶狠狠地敲打文字,黄
你们自己去,随意猜想


[b][size=4]《还有一种黄》[/size][/b]

就是说文解字了
上面两个士,士兵的士
下面一片田地,一撇一捺

应该就是种田的人
中间一横,等级森明
加起来就是一个黄字了

还有一种解释
上面两个士,雅士名士
中间一横,就是拦河大坝了

下面仍旧是一片田地
和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耕田种地的,人
因为劳累,挺不直腰身

上面千变万化
惟有下面,一成不变
一个黄字了得啊

那么,黄河的黄
应该怎样解释,如果
黄河的黄继续,黄下去

黄到黄河,决堤
冲毁田地,水天一际
那么黄字就会,消失

士兵也会消失
名士雅士也会消失
暴力也会消失

一撇一捺的人就会浮出水面


[b][size=4]《也许一种黄》[/size][/b]

它们血腥、暴力,肆无忌惮
它们不是黄河的黄,它们的黄
是冠冕堂皇的道德文章

它们的黄,是教科书,是法律
是一页页肆意涂抹的历史
它们的黄,横冲直撞

它们的黄里,也有黄河
它们一边叫它母亲
一边厚颜无耻地乱伦

它们的黄,近亲繁殖
它们的黄,不需我们染指
它们的黄不是颜色

是也许一种黄的东西
也许不是东西,它们的黄
高高在上,但却是摇摇欲坠

像极那轮垂垂的黄河落日
暧昧、自恋、变态、堕落
最后的疯狂和,挣扎

(2014-07-05 21:50:35)


[b][size=5]法兰西万岁[/size][/b]

我在睡梦中忽然喊了一句:法兰西万岁!
仿佛《最后一课》的下课铃声响起
我睁开眼睛,四周是围困我祖国的黑夜
我是祖国怀抱里里被恐惧惊醒的一个噩梦
法兰西万岁!这是一句悲壮的台词
当黎明缓慢的到来,它就会消失

我们的祖国是一个巨大的热气球
而我们则是不断膨胀发热的气体
如果,我们一旦开始狂热起来
如果这只巨大的热气球忽然迅速高飞
如果我们集体大喊一声:法兰西万岁!
如果我们的狂热达到,一万度

一个集体暴动的春天就会迅猛降临

(2014-03-20 00:23:51)


[b][size=5]二十四史[/size][/b]

从传说中的黄帝到明崇祯十七年
暴动、杀人,然后再暴动再杀人
皇帝轮流做啊,明年到我家
杀人吗,有时合法有时犯法
合法时,杀的是该杀之人
犯法时,杀的是必杀之人
杀人的杀得理直气壮气壮山河
被杀的狼哭鬼嚎,血流成河

二十四史,不就是一把刀么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学二十四史有感

是以为记

(2014-03-26 19:49:42)


[b][size=5]为死去的亡灵做祭[/size][/b]

那些英勇赴死的人和悲壮死去的人
那些含冤死去的人和孤魂野鬼们

在今天,我为你们设下一座文字的祭奠台
你们安息吧,你们可以安息了

活着的人,忍辱负重地活着
苟延残喘地活着,抑或是醉生梦死地活着

活着的人,又能怎样啊
今天,我在这里祭奠你们

安息吧,生与死不过就是一个轮回
很多事情你们看不到了,很多事情又将发生

你们应该感到庆幸,因为这一切
需要我们这些活着的人,一一面对

安息吧,阿门

(2014-03-27 08:46:31)


[b][size=5]为活着的人做祭[/size][/b]

我们活着,无论高尚与卑鄙
伟大还是平庸,坦荡与狡诈
生命的旗帜一样会猎猎作响

我们活着,滚烫的血液就会流动
无论活得像人,还是畜生
我都一样的爱你们

生又何欢,死又何惧
还有一种人活着就看到了死亡
他们的悲壮会让我们感到崇高么

天苍苍野茫茫,不会出现在
每一个人的梦里,但是我仍旧要追问你们一句
你们活着,还有梦么

那些高尚的人,卑鄙的人
伟大的人,平庸的人,坦荡的人和狡诈的人
在今天,我都要追问你们一句

你们活着,还有梦么

(2014-03-27 09:23:51)


[b][size=5]为自己做祭[/size][/b]

昨日醉酒,生不如死啊
我体会过一万条河流同时汹涌的畅快
今天,也看到了我狼藉遍地的身体

如果我愿意,还有一万座火山
可以在顷刻间喷发,因为一万座火山
已经毅然决然的选择了我的身体

可是,我不能够啊
当我小心翼翼的咬住一支香烟
一万个炸雷又似乎同时引爆

这是我的身体么
一万条河流和一万座火山
竟然又同时选择了,静默

我必须赶在它们集体暴动之前
写下这篇祭文,祭奠自己
曾经似水流年的光辉岁月

(2014-03-27 10:03:03)


[b][size=5]清明之妖魔鬼怪快离开[/size][/b]

清明来了,我大喝一声:妖魔鬼怪快离开
先人魂魄归位,朗朗乾坤昭昭日月,归来吧
我左手持柳,右手执桃木剑,默诵般若波罗蜜多心经

看得见的妖魔,看不见的鬼怪,皆是孽障
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皆是心魔,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

这人时间有万般苦难,需要一一度化
我佛慈悲,浪子回头金不换,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如是心魔、妄念,且听我当头棒喝

妖魔鬼怪快离开,妖魔鬼怪快离开,妖魔鬼怪快离开
那妖怪快快现身,那魔障速度给我滚一边去
那些丧尽人伦枉为人形者来世必将你打入十八层地狱

般若波罗蜜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无上咒,是无等等咒
能除一切苦,一切苦皆由心生,般若波罗蜜多
这天下的苦水,必由我,一口饮尽

妖魔鬼怪快离开,妖魔鬼怪快离开,妖魔鬼怪快离开
你是妖魔鬼怪么,如是,速度给我滚一边去
你是人么,如是,从今天开始就说人话做人事吧

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槃
在今天,我将请起人间的一把大火,烧尽天下妖魔
即说咒曰: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萨婆诃

(2014-04-04 11:29:43)


[b][size=5]一个人穿越广场[/size][/b]

巨大的雕像并不会把投影压过来,它已经僵硬
一只举起的手不会放下,这座雕像已经存在了很多年
每次我从它的身边走过,都会心存畏惧,它已经老朽
但是它的巨大仍旧令我恐惧,它其实不是一座雕像
它是由一群盛装的人组成,这么多人表情严肃,这么多人
一层层的排上去,这么多人一声不吭地挺直腰身

每一次我一个人穿越广场,都会从它身边走过
这么多双眼睛紧紧地盯住了我,广场上只有我一个人
是孤单的,我的孤单甚至比他们还要,巨大

(2014-07-01 23:21:11)


[b][size=5]与友书:规划一下我的理想生活[/size][/b]

我的朋友,知道么,夏天已经再一次热烈地降临了
在这样一个神奇的夜晚,我忽然想计划一下自己的生活了
你是知道的,我是一个悠闲的人,骨子里的慵懒正在变硬
有时候我甚至怀疑自己是一块会行走的石头,走过的路
回头看看,都已失陷,并变得面目全非,陌生

是那些疯长的杂草,它们一路追随,并不允许停下来
但是我的朋友你也是知道的,我是一个只追随自己内心的人
更何况,我已经被自己围困了很久,也挣扎了很久
是的,我是应该规划一下自己的生活了,理想
我需要寻找一块足够大的地方,安顿它们

我的朋友,可以想象一下,一块会行走的石头
当他决定停下来,他还需要什么呢,如果能够找到这样一个地方
我会把自己安排在一个向阳的地方,最好是在一个隐秘的地方
然后身边有几棵并不张扬的树木,它们恰好能够为我提供
足够的沉默,陪伴着我偶尔向远方眺望

我的朋友,你看,我要求的并不是很多
但是我也知道这是一个多么奢侈的愿望,世界那么大
它竟然也不允许我停下来,由于我的坚硬和固执
我的倔强和我的沉默,都是它所不允许的
甚至于我的散漫和慵懒,它也无法接受

我的朋友,你是知道的,我是爱着这个世界的
那么多人,这么多喧哗,甚至于它的丑陋也是我所热爱的
但是现在,我只能沉默,只能保持足够的警惕
当一场夏天的雨水忽然倾盆而下的时候
在雨中,我依旧是一名旁观者

我的朋友,知道么,我需要用我的坚硬
再一次砸出一个坑来,做一下短暂的停留
如果我愿意,我会慢慢等待那些迫不及待的泥沙
把我掩埋,只能这样么,我的朋友
它们的急迫恰恰和我相反

我只是坚硬,固执、沉默,倔强、慵懒、散漫么
这个世界所看不到的狂热正不缓一刻的在我的身体内汹涌着
我应该也是一块火热滚烫的石头, 我的热烈不能表达
所以才会选择沉默,我的坚硬恰恰是内心沸腾的岩浆
慢慢冷却后的一种模样,如何安顿它们

我的朋友,这正是我目前想要规划一下的事情
我知道,夏天过后就是秋天,我也会慢慢变冷
现在的火热与热烈,也许是一个假象,但是我
并不着急,因为我有足够坚硬的身体包裹它们
甚至也有足够的耐心,冷却和遗忘,它们

闲来无事,书信一封,顺致夏安!

想你的兄弟!

(2014-06-29 23:21:24)
发表于 2015-12-4 20:04:46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佳作,祝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3-22 14:20 , Processed in 0.051622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