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616|回复: 8

[诗歌奖投稿] 看一个人的云(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7-3 12:08: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看一个人的云》(组诗)


《现在》

现在我的眼里有两个东西:
一是石头,很大一块;
二是蟋蟀,很小一只。

这两个东西,它们相互不陌生,
我对它们也不陌生,
但它们这般:

石头压在蟋蟀上,蟋蟀动弹不得,
但仍然吐字掷地有声,
对此我感到很陌生。


《零点四十分》

在关闭阁楼小窗之时  我向外看了一眼
只见街边三两个睡意朦胧的街灯  和一个
仅存一位人的小吃摊  其他的是夜色
我便说了一句  这么晚怎么还有人来用餐
即见那个在小吃的人  站起伸一下腰
又坐下  我以为他会走的  时间是零点四十分  
月高星远  风有些寒  昆明腊月也冷
此时气温零上5度左右  小吃摊缭绕着白雾处
一只白碗  一双竹筷  若隐若现
那个人我不认识  但在心里一点儿不陌生  
于是触景生情  我又说了一句  吃小吃的  
他也是一个  上帝派来到人间打工的人


《屋子里的黑》

把灯关上,
只用一个动作,
只咔一声响光去了他处。

这时的黑,看不见厚薄,
不知深浅,读不着内在的纹理,
也找不到白。

不像夜的黑,那么柔韧,
可以用帘子卷起,也可以随帘子放下。

但在这屋子里,有黑的虫,
在悄悄地动,不是在翻找什么,
是在捕捉什么。

这里是我栖身的地方啊,
怎么也有这个:
黑吃黑。


《切洋葱》

他轻轻切开洋葱  刀子没有碰到尖叫
只遇见一股辣气  他一直保持着平静
厨师都这样  脑袋里的炉火正纯青
他手上的刀  并没因洋葱的一分为二停下
而是继续有节奏地切分着  厚薄均匀
生活的目的要的是整齐随心  刀亦清楚
洋葱一片接一片  在刀的絮语中呈现
这时他突然发现  洋葱一层层包裹的
并不是一个核  而是一瓣小小的蜷曲
这事看清楚了  他放下刀不想再做厨师
擦擦手转身说  如此的东西包裹得太多了




《小蚱蜢》

你隐入一片青草中  只见草跟着风动  
不见你动  你是一只小蚱蜢  谁也看不出秋时  
你也会金黄  现在还没有秋  你是绿色  
你在草最高的那一寸上  把手脚收藏在怀里  
拿出一份清凉意  玩起打坐的技法
只有鸟的阴影来  你才会从草的阳面转过阴面
只有羊来  你才会从这棵草上蹦到另一棵草上  
这样的转换  你是否动用了心思
在不远处念咒的一个风  也许知道



《蟑螂》

屋里的蟑螂不是虫  是一群鲜活的文字  
在地板上大小整齐  个个有头有脑
有它们的在  屋子里不怎么暗

我是一位普通人  低在生活的矮处
业余喜欢阅读  但我每个夜晚
不是拿从窗口流下的月光  看纷繁的事  
而是借关不严的门缝  透过街上的灯亮
读着蟑螂的褐色和爬动  也读它的意思

外面的风也好雨也好  都不入我的心
这没有什么  在我的住所里
蟑螂走来走去是常态  鼓捣出一点窸窣声
并不呈现什么叵测  叵测也不怎么可怕

夜深时四周虚幻而空洞  这才是我要说的
一间小屋没有蟑螂  只装着一个人
孤寂冷漠  那才是房子里的黑


《这一夜我没睡着》


风把树叶吹走了
叶的声音还没有落下
这时比某时都要静

一条虫爬上这棵树
动作十分缓慢
用了它二分之一的夜晚
这是因为不远处
有一双睁着的眼睛

又来了一只鸟
虽然这只鸟不大
但这只鸟的脑袋很沉
压弯了昨日的枝头

不是我关注这棵树
也不是这棵树上的事太多
是有一个风俗提到过它
它的枝条能把红杏送出墙外
它的根须亦能扎入人心痛处

话不多说了   
这是无数个秋天中的一个
树欲静而风不止
让我困惑的是
树上的叶子比风声安稳
怎么会比风声先落地

这一夜我没睡着
就因为这点儿事


《风筝》

我上街路经一个小广场  见一个人在仰望天空
像一块站立的石头丝毫不动  我擦他身边过去  
他也无反应  大约我向前走了100步左右  
下意识地回头看他一眼  他还在原地寸步不移
我顿感这个人有点怪异  于是我转身来到他的跟前  
也学他的样子向天空看去  天空湛蓝无挂一丝云  
我迷惑的问他望什么呢  他好一会儿回过神儿答  
那只风筝不见了  我这时才见他的手里还攥着线


《躲过一场雨》

我从一棵树下走出
在初露阳光的云下
路清晰了许多

从一条街转向另一条街
怎么个走法
棋书上没有说明
要去的地方在胸里

雨后的天空  
犹如擦拭完的窗玻璃
开朗干净透明
透出着几日后的心情

在树下避雨
是为了头里的事不被浇湿
也是想听雨与树
在阴天状况下会说些啥

躲过一场雨的我
站在树下那一份的孤独
我这时转身才看到


《守候在黄昏里的猫》

这盏小灯照亮过我的左右  很清净
我不想让这盏小灯  在我远离尘世后过于孤寂
奄奄一息大病一场  或随我而远去
那个领域没有黑白也就没有夜  不需要灯
我那时眼帘像陈旧的窗  关上就不易打开
世间的景物看得已差不多  没什么需要再重复看一遍
尽管二十一世纪繁华灿烂  也还有光去不到的地方
这不是因从前黑暗勒索过我胸里的光明  而生仇恨
是我深深懂得活在世间的一部分事物  
出于种种原因缺少光亮  有着痛不欲生的企盼  
于是在我对天地理解有限的情况下
我确实愿把这盏陪伴我多年的小灯交给猫
这只猫具有魂魄  也喵喵向我要过


《看一个人的云》

有雨落下  打在谁的头上  
谁的头上会湿  这看似简单  
其实一点也不简单

我停在一个路口上  一朵蘑菇云  
心事翻卷  变化多端  内容单一  
此刻就是想弄出叫雨的  
那滴水来

我脑袋里没有一把伞  也就没有必要去想  
在伞下应该做什么  我是一棵只长叶子  
不长花朵的树  外表粗糙  
有雷火爬过的痕迹
这是沧桑  很难描绘

我这是为啥出来  无事的一个雨天  
寂寥的一个下午  衣兜里
装着同样空荡荡的手
孤独地站在这里

像一棵树 那么直立着的我
是在看一个人的云



发表于 2014-7-3 12:18:44 | 显示全部楼层
读着有味道 赞一个 分享了细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7-3 16:31:01 | 显示全部楼层
智性化写作,多年来是凡事问茶一贯不懈追求!再次品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7-3 18:27:49 | 显示全部楼层
《守候在黄昏里的猫》

这盏小灯照亮过我的左右  很清净
我不想让这盏小灯  在我远离尘世后过于孤寂
奄奄一息大病一场  或随我而远去
那个领域没有黑白也就没有夜  不需要灯
我那时眼帘像陈旧的窗  关上就不易打开
世间的景物看得已差不多  没什么需要再重复看一遍
尽管二十一世纪繁华灿烂  也还有光去不到的地方
这不是因从前黑暗勒索过我胸里的光明  而生仇恨
是我深深懂得活在世间的一部分事物  
出于种种原因缺少光亮  有着痛不欲生的企盼  
于是在我对天地理解有限的情况下
我确实愿把这盏陪伴我多年的小灯交给猫
这只猫具有魂魄  也喵喵向我要过


赞赏佳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7-3 23:52:16 | 显示全部楼层
ln1962 发表于 2014-7-3 12:18
读着有味道 赞一个 分享了细看

谢谢!祝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7-4 00:11:16 | 显示全部楼层
诗人张成德 发表于 2014-7-3 16:31
智性化写作,多年来是凡事问茶一贯不懈追求!再次品茶!

成德:别老品茶了,来喝酒吧。昨天我打开一瓶86年生产的“优质汤沟大曲”味道挺有意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7-4 00:12:41 | 显示全部楼层
湘西刁民 发表于 2014-7-3 18:27
《守候在黄昏里的猫》

这盏小灯照亮过我的左右  很清净

谢谢!老兄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7-4 00:19:09 | 显示全部楼层
《现在》

现在我的眼里有两个东西:
一是石头,很大一块;
二是蟋蟀,很小一只。

这两个东西,它们相互不陌生,
我对它们也不陌生,
但它们这般:

石头压在蟋蟀上,蟋蟀动弹不得,
但仍然吐字掷地有声,
对此我感到很陌生。

这个很精炼,学习并问候。
后面的还可再淬火,会更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7-4 00:36:25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祝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10-16 12:57 , Processed in 0.077084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