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诗歌奖
查看: 3689|回复: 42

[诗歌奖投稿] 格式近作《而且,下游》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6-21 09:09: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山东诗人格式 于 2014-6-21 09:14 编辑


         而且,下游

上午阳光,下午阴历
河床上。母亲的坟茔
如走狗

茫茫的。——十年了
漫滩的夜
持续抬高着两岸的堤坝
高一声,鹊山;低一句,洛口

几字形的辗转,不断有近亲加入
码头形销骨立,中雨如注

失去的身体:比如留守的险工,固化的夯号
以及数根绳的角力
吠。唤醒了大船的无赖

一块石头压着一堆石头,不说话
一棵柳树株连一排柳树,不弯腰

河流迟疑。母亲变成了节日
我却不能狂欢。顺手折来干枯的树枝
这失血的鱼儿,在雷电的走火里撞身取暖

孩子,孩子
满脸鼻涕的孩子
忽然的断流,一下子冒出这么多险段

他们不知社稷,所以成为社稷
他们不想出走,因此饥饿滔天

我买来了铅笔,橡皮和写字本
就是想另起一行
在休闲的时候,让母亲小住片刻

为什么不能临大篆?那些笔画是母亲的线条
那些弯钩,那些流沙的铺垫——

迴流中,大汗加粗。属羊的母亲
一生爱吃羊肉
我把羊群赶下大河
沉闷的叫,疑似布谷

大河拐弯处,必有频繁的对冲和对撞
第二纽扣滑落
四十六岁:中年的不群和党争
母亲生下我时,已接近下游

蓖麻油灯
在野鸭的眼里
颤栗——
滞洪区。童年自治
分忧和分流,澄清和辟邪
宛如聊斋

鱼在树上飞。干瘪的乳房
一再失控,我的牙印
赤裸到六岁。父亲的特区和无奈
纵容着一颗落日的野心

放学的孩子,防洪坝似的校服
一水地拥挤到成片的芦花里
野火无常。资本家的铁桥
反复为一个国家出没

在母亲的下半身,我给大河的脸打上马赛克
那些只看到我后脑勺的女人
此刻月光披肩。阴道独白中
我要把大河的双腿压下来

倾斜,倾巢;爱和宗教
在排着山的小推车上统一
上万的民工搬运
母亲的坐骨神经

不能缝合的痛
让一座孤坟陷入无名
要命的是,现在还找不到合适的针线
银杏不断地交头
大河和母亲道路以目

指缝里。那只
走乏的狗
已经无力撕咬我的衣角
我把舌头屡屡伸出来
途经济南的河
倒着时差
演习跟母亲分手

沿途
看不见
枪炮
入海口
成片的红柳
爱上了化学

指缝里都是污染物
诈死的母亲
还是决定扎下去
祥云蔽天!
阴、阳;黄、蓝
——打嘴仗似的交融

我说,母亲。到底
我还不能够
把你过成一个节日
大河有大河的难处
你最终的遗物和冲动
最后的灾变与托生,都是我
                         2014-5-15

      洛口
          ——兼悼卧夫


多元化的修正,不如一次主义的撕裂
像殖民的兔唇
性感和风暴眼
反脸

铁桥横行
百年的耻辱和便利
建筑师的脸,将赵州排空

船是木质的。腐朽的烟火
已有樱桃味


下河的暮色,为落日怀柔
开往天堂的火车不设卧铺

饿死废墟!让活埋的马匹
靠边站。女人不能免检
此岸低,彼岸虚。村庄是死神的过道

拉链般的伤口和闭月
绳子提升为绞索
公交车在这里断头。爱的高压线
由乌云扯后腿:抑郁将服装盘活

那么多覆盖和油漆
像深渊的一次撒泼——
               2014-5-17

                     演讲者

……说一次,不能减刑
却能减轻骨头的疼;锁在眼里的泪
一圈又一圈,暗算着制度。你是你妈生的
父亲不好找。那么多禽兽
衣冠都差不多。你试图找个背影依靠
索性从男人堆里扎了出来。一把刀子不能说明
原材料的性能,但对本在的动静
却不设防。你不该告诉我们这些
须知,我们是被自由捆住的一群
                               2014-5-9

             点燃

过了年。淮河的冰
不能自拔——

我从后面撬开
骨头崩坍。和平公寓B房间
做一次,你喊一声:
“社会主义好!”——门缝里
尽是走动的便衣警察

电话打在静音上
远方的尖叫,呈皱纹发射状
玻璃门一推再推。暗流闹开了
春荒。我在背后抓紧你
记忆的抓伤。夜色像空心菜
孤灯变成了孤掌
                       2014-5-16

             四女寺

唯有处女,不解深渊的静
唯有父亲,爱习女儿禅

正门是大树,侧面是流水
绕膝的香火
随时修缮着姓氏。鏊子般的姓氏
反复照见祖先
那张憋红的脸

流尽父亲的血。披肩的长发
永远不要披肩。素日子的针脚
以泪和面,就是包不住男人的臭汗

那些飞来飞去的红气球,蓝气球
赖以安全套的入赘;那些羞愧的驼背
像行走的墙壁,在四周停下来

哦,悠闲的马褂当不了中年之险
作为路过的父亲
我不得不为时间的易容术涉案

                      月宿大明湖

落在荷叶上,就是蜻蜓
落在荷塘里就是青蛙

落在树叶上。有时是玉枕,有时是猫抓

那些睡不着的青草和流水
像生活一样无辜

那些翻来覆去的梦
像轻轨一样专制
像清照一样复杂

其实,借口便是漱口。身段是女人的词。上半夜无须沉思
                             2014-2-21

               中年

醒来还在自己的床上
周围遍布父母的慌张

祖国的花园在自行车上移动
他用光头反对空巢的月亮

闹钟从青春期定时
炸弹在血管里徜徉

被文化提着双脚在盲道上徒步
上班不过是野花的紧

一曲又一曲划深了光盘
时间表以菜单下帐

下一次演出还在自己的床上
爱人,爱人,死亡的跟班和跑堂
                                 2014-5-25

              无题

政治和性,让他的诗句
获得鞭子般的弹跳力
因此,灰烬给他带来白银的排场

那些俄罗斯寡妇,那些下半身同党
被死亡这只黑手
拖入体制的恐慌

什么叫一党独大的月亮?什么叫高原洒下的荒凉?
什么叫红旗下过的蛋?什么叫春眠不觉晓的痒?

与提着鸟笼在人民公园闲逛的人民相当
不过是换了又一只鸟笼
历史和文化被意义弄烦了
双管猎枪在山庄避署
久而久之,也传染上山庄的忧伤
                            2014-5-25

             纸婚

第一年,安全第一
以套记事
适度的柔软以及略显夸张的肿胀
被一根晾衣绳看见

一张纸裹住你——
我隔着橡胶交谈
不过气,也不透气
算计暗杀了尊严

我的表白太欺人
你的赞美太自欺
月光欺负着窗棂
想进来就进来

有时,你听见猫叫
看不见猫爪。有时
你感受到抚摸,却抵制不了伤害
此刻,墙缝斑驳
像抓伤的时间

片,一片,一片片
我说的是雪花,而不是尿不湿
放进去,便是溶入
像一滴水变成一个水滴,像一个瞎子易容成荷马或阿炳

格斗的戈从眼睛里来,趵突泉从眼睛里来
扎进鱼的心脏,叫承欢;骑到鱼的背上,称逆爱

树叶挡住了大树,阳光挡住了四壁
我空。我悟到了空。但,我不是孙子

可以装孙子,这是第一年的法律
父母在,不游三国
在床上,我颠覆了我的身体
不断地叛国,就是为了投奔你这个死敌

你死不了。此刻,你死在这里
不是佯死,而是死得像没死一样

雪白夜黑。一张纸的约定,醉醺醺
                             2013-7-9

               一代人

1966年,我一岁
大人们堆成了人堆
他们挡住了我的视线
我看不见他们的正面

1976年,因为一个人的消失
恐惧在泪水里扎堆
广场上稳定压倒一切
我看见中国人的胳膊
纷纷被黑色的布匹包扎

1986年,我身高一米七三
大学的高音喇叭压低了嗓门
高龄的父亲突然提高了血压
我吓了一跳
在分到家的田里
我成了分行的田埂

1996年,我在海底里漫游
除了中国人,还是中国人
连握手都是牲畜经纪的样子
我老是想用茶蛋换外国的导弹
顺便改善一下中国人的皮肤
结果原油因为管线的问题
至今还在荒滩上放冷枪

2006年,我被父母和妻子
逼成了单身
一个人带着孩子
在搅肉机练习夜里飞行
着陆的时候
陌生人敲门
拉开眼帘
竟是一只狗叼来情人吃剩的草莓

2016年还没有到
但我会在那一年
梦到我的鲁N1989、2008甚至2000
这些车牌不断地更换
只是为了在高速公路上跑得更快
为了让更多的人民警察
认不出人民
当我为他用卡上的人民币兑换出等额的冥币
我想,再也没有一条路能拦住我了
                            2013-11-17
发表于 2014-6-21 09:46:48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代人

1966年,我一岁
大人们堆成了人堆
他们挡住了我的视线
我看不见他们的正面


呵呵!格式兄长我五岁,一晃我也老了

问周末好
发表于 2014-6-21 10:15:3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首是否配画诗呢老师?总有一种若隐若现的感觉!
 楼主| 发表于 2014-6-21 11:03:23 | 显示全部楼层
山东十一傻 发表于 2014-6-21 09:46
一代人

1966年,我一岁

兄弟的算术不错。连你们的距离都算出来了。哈哈。
 楼主| 发表于 2014-6-21 11:03:58 | 显示全部楼层
相公 发表于 2014-6-21 10:15
第一首是否配画诗呢老师?总有一种若隐若现的感觉!

不是。是一个采风活动而得。
发表于 2014-6-21 11:06:53 | 显示全部楼层
新景观,尽在格式!赞!推荐!
发表于 2014-6-21 11:08:03 | 显示全部楼层
山东诗人格式 发表于 2014-6-21 11:03
不是。是一个采风活动而得。

哦!难怪诗中有画!
发表于 2014-6-21 12:55:2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说,母亲。到底
我还不能够
把你过成一个节日
大河有大河的难处
你最终的遗物和冲动
最后的灾变与托生,都是我



----------好处,妙外,多多。
发表于 2014-6-21 12:55:4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说,母亲。到底
我还不能够
把你过成一个节日
大河有大河的难处
你最终的遗物和冲动
最后的灾变与托生,都是我



----------好处,妙处,多多。学习格式老师力作
发表于 2014-6-21 13:25:00 | 显示全部楼层
  纸婚

第一年,安全第一
以套记事
适度的柔软以及略显夸张的肿胀
被一根晾衣绳看见

一张纸裹住你——
我隔着橡胶交谈
不过气,也不透气
算计暗杀了尊严

我的表白太欺人
你的赞美太自欺
月光欺负着窗棂
想进来就进来

有时,你听见猫叫
看不见猫爪。有时
你感受到抚摸,却抵制不了伤害
此刻,墙缝斑驳
像抓伤的时间

片,一片,一片片
我说的是雪花,而不是尿不湿
放进去,便是溶入
像一滴水变成一个水滴,像一个瞎子易容成荷马或阿炳

格斗的戈从眼睛里来,趵突泉从眼睛里来
扎进鱼的心脏,叫承欢;骑到鱼的背上,称逆爱

树叶挡住了大树,阳光挡住了四壁
我空。我悟到了空。但,我不是孙子

可以装孙子,这是第一年的法律
父母在,不游三国
在床上,我颠覆了我的身体
不断地叛国,就是为了投奔你这个死敌

你死不了。此刻,你死在这里
不是佯死,而是死得像没死一样

雪白夜黑。一张纸的约定,醉醺醺
                             2013-7-9

“我颠覆了我的身体
不断地叛国,就是为了投奔你这个死敌”

问候格式兄:喜欢这首,写得狠,用传统纸婚的现代词语直接打开关乎生命与词语和诗歌精神之间一些方式,有趣味,有性情,也有个人的诗学高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8-18 11:09 , Processed in 0.056234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